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九涅吞天

更新时间:2021-03-04 03:41:30

九涅吞天 已完结

九涅吞天

来源:落初 作者:费虚 分类:玄幻 主角:白石灵修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费虚的原创小说《九涅吞天》,主角白石灵修,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这是个神灵陨灭、圣灵称霸的时代。  白石的圣灵蕴含着神灵陨灭的秘密,为此,他遭受了来自圣灵界的追杀。  历经磨难之后,他终于九次涅槃,修为大成,最终吞灭圣灵诸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那小畜生居然到了通灵境界?”林涛又惊又怒。

受伤的林栋给搀扶回来的时候,听说是白石下的手,他几乎立刻下令派出武师将白石击杀。只是在听说白石到了通灵境界之后,才克制下来,但情绪如同火焰一样的在熊熊燃烧。他对林岩恨之入骨,自然也将这股恨意沿袭到了白石身上,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何对这对父子如此仇恨,只知道不希望看到他们一直活下去,哪怕是在社会最底层凄惨的苟活也不行。

要是之前,就算他立即将白石打死也没人会多说一句,现在白石居然晋升了通灵,那么通灵三重只是时间问题,这样的人会在蛮武圣堂预先报备,要是贸然击杀必定会引起蛮武圣堂的制裁。这些年蛮武圣堂在与其他古城的交战中损失了不少好手,对每一滴新鲜血液都很重视。

林栋的伤势在珍贵丹药的帮助下恢复的很快,就连肩骨上出现的几丝裂缝也初步愈合,但他此刻对白石的仇恨却刻骨铭心,无时不刻不在焚烧着他的神经,他咬牙切齿地说道:“父亲,难道就这样放过那个小杂种?不将他碎尸万段难消我心头之恨啊父亲!要是让他成了气候,恐怕会成为心头之患。”

月光穿过树叶洒在他狰狞的脸庞,明暗相间,使得他看起来可怖非常,眼神中满是怨毒与凶残,而他的父亲林涛则是同样的神色,林涛的脑海中此刻满是当年与林岩的过往宿怨,他一直不愿意承认他当年做法太过灭绝人Xing,为了让这段往事彻底湮灭,林岩父子必须死。

“哼,他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放心吧,那个小子不会蹦跶多久,弄死了这小子,我看林岩还怎么活下去。”林涛知道白石是林岩全部的希望,没有什么比让人希望破灭陷入绝望更能打击人了,他似乎看到了林岩在绝望、凄惨中哀嚎着死去,咧着嘴笑了起来。

林涛在蛮武城外号毒狐,林栋也有耳闻,自然知道他父亲想要出手对付的人,任凭修为多高多强悍下场必定凄惨无比,更何况小小白石,顿时满意的大笑起来。

“对了,还有楚潇潇那个小贱人,今天她也看到了我的耻辱,她也要死,而且要凄惨的死去。”他咬牙切齿恨恨说道。

“不过是一个小女孩罢了,听说丙字房的炼药师莫松正在物色年幼的处女做姬妾,这厮Xing格怪癖,给他折磨死的小女子已有数人,让人给他提一下那个楚潇潇,他或许会有兴趣。”

父子两人对视一眼,扬声而笑,眼中尽是快意。

月光下的长街,依然人头挤挤,熙来攮往,但白石与楚潇潇却没有了继续游玩的心思。

小河边,看着河对岸热闹的人群,丝竹与歌声交缠,欢乐的气氛如美酒般浓烈,让人发自内心的想要投入进去,尽情歌舞尽情欢笑。

白石低头安慰楚潇潇,看着她带着哀伤的眼神,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好啦,犯不着跟那些恶人一般见识。不就一只月神灯嘛,等明年的斋月节,我来替你做一个又大又好的,好不好?”他有些束手无措,从未有过如此的慌乱,长这么大他都没怎么跟女孩子打过交道,更别提安慰一个哭得如同泪人的可人儿。慌乱之余他更加的对林栋愤愤不平,身世如此可怜的一个善良女孩儿,竟狠得下心来伤害。

楚潇潇梨花带雨,大大的眼睛蓄满着晶莹的泪珠,睫毛长长的,白净的脸庞在月光下如同可爱的小精灵。她停止抽泣,抬起头来,如同宝石般的眸子定定地看着白石,“是真的吗?你不要骗我,我会一直记着的。”她的小手攥紧了皂白裙角,咬着嘴唇侧着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白石,似乎无比期待白石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白石的胸中涌动着一股莫名的柔软,油然而生的一种责任感让他坚定的点了点头,“真的,不骗你,明年一定。”他不善言辞,但说出来的话却有着一股魔力,能让人无条件的相信。

“嗯!”楚潇潇破涕为笑,白净的脸上如同开着一朵带着清露的山茶花,眼睛弯的如同月牙儿,满是喜悦的光芒,她不住的点着头,擦干了脸上的泪痕,用力吸着小小的鼻子,却不自禁地将脸埋在双膝间哭了。

白石更加的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又把她惹哭,想着养父说的果然没错,女人的心事男人永远捉摸不透,他不禁苦恼起来,想到神秘莫测的云晴,更是心头迷惘。

两人肩并肩坐在河岸边,对岸的繁华喧嚣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此刻一切都在静谧之中,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白石闻着楚潇潇身上好闻的山花味道,心头忽然安宁许多。

楚潇潇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白石,见他怔怔地望着夜空,清俊的侧脸看起来那么的深邃且有男儿气,本已平复的心像小鹿一样在乱撞,一丝羞红爬上了脸颊。

“对了,今天我赚了三十个铜币呢。”她掏出一个小布袋,朝着白石晃了晃,喜悦的神情溢于言表。

铜币是蛮武城流通的最底层货币,一百铜币才能换一个一阶晶核,但对于楚潇潇来说,每一个铜币都是沉甸甸的,让她无比满足。

白石能够理解她的这种满足与兴奋,他带着鼓励的目光注视着她,真心为她而欢喜,因为当年他第一次从山里挖到草药并且换来几枚铜币的时候,与她是一般无二的心情。

“刚才有一位姐姐告诉我她很喜欢我身上的香草汁味道,还说要是我能调配出来的话她愿意花钱买呢,还说会有更多的人喜欢,你看真的能行吗?”楚潇潇的小脸红扑扑的,扑闪扑闪的看着白石,眼神中充满着希冀。

原来她身上好闻的清新味道是自己从野外摘取并调配的香草汁,真是难为她能想到这个,不过还真的是很好闻呢,白石连忙点了点头,笨拙的挠了挠头,嘿嘿笑了起来。

“说不定要不了多久,我就有钱交学费了呢!”她的眸子在闪着光,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认真,她的小小身躯中总有一股劲儿,让白石能感受到并且认为不亚于自己。

“没事的,不用那么辛苦,我现在当试药人能赚不少晶核呢,不用多久就能够替你交学费了。”他有些宠爱的看着她,不忍心她那么辛苦。

“不,不用,真的不用,我自己会想办法。”楚潇潇连忙坚决的摇头,白石的情况她多少了解一点,她怎能让他用试药换来的血汗钱替她交学费呢。不过她心中无比的欢喜,更多的是感动。

白石故作轻松的跟她讲起在炼药房试药之事,“放心吧,我的圣灵天生适合试药,更何况,我这次遇到贵人了呢。”

听着他讲起试药时的情景,更有许多趣事,似乎试药并不是她所听说的那么凶险与不堪,但她的兴趣都给那位叫做云晴的炼药师吸引起来。

看着向来沉毅的白石笑容灿烂的脸庞,闪着光芒的眼神,她的心里忽然没有来由的紧张不安,更有一丝抽痛,仿佛有什么在缓缓地绞着她的心脏,让她几乎说不出话来,“她,她一定很好看吧?”

正眉飞色舞的讲述着迈入通灵经过的白石一愣,脑中闪过云晴那披着面纱的样子,然后挠着头说道:“应该很好看,嗯,一定是的。”那么心好的人怎能不好看呢,更何况,只是看她亭亭玉立的样子就已经很享受呢,这是个不用看到面容就会生出好感的妙人儿哩。

楚潇潇白净纤巧的脸上重新爬上了笑容,哪有这样的傻瓜,都不知道人家长什么样子呢。

月上中天,清辉如净水泼街,夜空高远,极目满天星辰,心头有说不出的畅快。再看河对岸,狂欢终于结束,人群逐渐的散去,正是最鼎盛的时候。但很快,对面的月神庙就会重又变得冷清,恢复先前那尘埃满地的光景。

她怅惘的想着,人生聚散离合,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可不要总是经历这样的冷清,想到离她而去的父亲,她告诉自己,要坚强,坚强,偷眼向白石看去,但愿这样的时光能够一直下去,不要有离别。就这么想着,眼中爬上一层迷离的轻雾。

“对了石头,帮我的香草汁想个好听的名字吧?”她歪着头,伏在膝盖上侧视白石。

白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哪里有这么好的文采呢,不过他还是用力的想了想,“要不,就叫潇潇草吧?”

“潇潇草?小小草。”她喃喃念着笑着,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他们沿着小河一路走着,一路洒下欢笑,少年人总是容易忘记忧伤,更容易将快乐的时光深深铭记。

一路来到楚潇潇家门口,月光照着两人长长的身影,楚潇潇双手负在身后背转身来,俏皮地对着白石说道:“别忘记你说的话,你欠我一个月神灯。”她的脸庞像一朵尽情绽放的山间小花,不下名花娇艳,更加别致动人。

白石呵呵傻笑着挠着脑袋,用力的点了点头,“一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