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雄霸宇内

更新时间:2021-01-20 03:48:53

雄霸宇内 已完结

雄霸宇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文静闲 分类:玄幻 主角:展丰许妙依 人气:

《雄霸宇内》是文静闲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雄霸宇内》精彩章节节选:展家大少爷展丰在新婚之夜遭逢横祸,却因祸得福,获得绝世奇宝,纵横宇内,横扫八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华道兄的意思是?”“这个展丰一定有问题,早就听说他们展家有一部神龙圣经,难道他学会了?嘿嘿!有趣!有趣!也好久没动动筋骨了,出去锻炼一下也好,展丰!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何兄你回去复命吧!请让府主放心,我即刻就启程,一定会把他交待的事情办好。”华赤子眯着眼睛意味深长的说道…吉川港一条街道上。展丰来到了一家写有百年老字号的商铺外,一个小厮迎了出来笑嘻嘻的道:“这位爷是要买什么呢?先进店来看看,我们这里是百年老字号,各种粮食应有尽有。总有一样是爷中意的。”“我现在急需一批干粮,你赶紧给我去办理一下。”展丰回道。“好勒!爷先里面请,喝杯茶等着。”展丰随着那小厮进了店,只见柜台处一个掌柜模样的中年人,手指正不停的击打着算盘似乎在算账。不一会小厮从后堂提出了一壶茶,走到展丰面前,将一杯茶倒满,笑嘻嘻道:“请问爷想购买多少呢?”展丰从怀中取出了一袋金币,砰的一声,丢到了桌上,道:“这袋金币能买多少就要多少!”那小厮一看整整一大袋的高级金币不禁呆了:“爷,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袋金币能买我们这店一大半的干粮,起码也能吃个半年,真要全买吗?”“咳咳!”正在柜台算账的掌柜见来的是大客户,突然停下了手中的算盘,走了过来,拍了那小厮的后脑勺:“你这小子,人家客户需要买,那就卖了,哪里这么多废话,还不赶快装货去。”接着那掌柜转身对着展丰一脸奉承道:“下人不懂事,小爷千万别怪罪,小爷是从外地来的吧?”“嗯,算是吧!”展丰喝了一口茶,回道。“那小爷你可要小心些了,现在这地方不是很太平,你一个外地人,又带这么多干粮,只怕会遭人眼馋,你最好多带些人来运送。”那掌柜东张西望,小心翼翼的凑到展丰耳边轻声道。展丰微微一笑:“我理会得。”便在这时门外突然冲来几名壮汉,吆喝道:“掌故的,你们店所有的粮食我们都买了。”说着也丢了一袋金币到桌上,却是比展丰的少了许多。“这…几位大爷,你们晚到了一步,我已经把粮食卖给这位小爷了。”那掌柜为难的道。那壮汉向展丰瞟了一眼,又看向桌面展丰的那袋金币比自己的多了许多。横道:“俞掌柜,你嫌我们给的少是不是?”“这…我们做生意的向来都是诚信为主,既然这小爷先来,那自然先卖给他了。”“哦?那如果他不买了,你是不是得卖给我们呢?”那壮汉紧逼道。俞掌柜看了一眼展丰,心中抱怨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遇到这倒霉事,如果这小爷不买的话,那只好卖给他们了,不然得罪了他们,以后可还什么在这里做生意,当即咬牙道:“如果这小爷不买了,自然要卖给你们。”“嘿嘿,那就好!”那壮汉走到了展丰的对面,拍了一下桌,指着自己鼻子道:“小子知道我们是谁吗?”展丰镇定的摇摇头。“我瞧你也不知,不然你见到我们来了,早就该抢着跑回家躲被子里去了。现在我就告诉你,张耳朵听好了,我们是富明商会的人,富明商会的柯会长就是我们的头,这次买粮食就是他亲自吩咐的,知趣的就快滚开吧!”那壮汉得意的道。眼睛扫到桌面的一大袋金币时,贪心顿起,右手一抓,便拿到了怀里:“这些金币就当你孝敬我们柯会长了,看在这袋金币的份上,我们就不会追究今天的事了,你快走吧!”展丰满不在乎的,举起桌上的茶杯,悠哉的喝着茶,对他们的话充耳不闻:“俞掌柜的我货装好了没?请快些,我还赶时间呢!”俞掌柜还没回答,那壮汉却是脸色一变,大拍桌子,怒道:“小子,给你脸不要脸是吧?敢跟柯会长做对,我看你是活腻了。小的们上,把他废了。”几个大块头走了过来,将展丰围成了一圈,包围了起来,那名壮汉伸出大手往展丰左肩一抓,用力捏起来,想先给他个吓马威。不料展丰只是一声冷哼,左手反抓,运起气功,用力一紧,那壮汉只觉自己的手好像被一只铁钳夹住一样,疼的额头冒汗,一声杀猪般的吼叫,从他的大嘴中传了出来。几人见状,急忙挥动拳脚向展丰脑袋招呼过来。展丰依旧坐着不动,左手松开,向后背伸去,落至那壮汉腰间时,手往里一扣,抓住了他的腰带,猛的举起来,抓在手中犹如无物,展丰把他当成一条‘人棍’,转动了起来,周围的那些大汉拳脚打到时都被‘人棍’一一挡了回去。展丰越转越急,范围也越来越大,那些大块头被‘人棍’扫中,砰砰砰!都震飞了出去,躺着地上不停的呻吟。展丰见那几个大块头都已经倒下,手中一松,将那‘人棍’抛下,那壮汉落至地面,摇摇晃晃,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眼冒金星,口吐白沫,昏死了过去。展丰站了起来走过去道:“回去告诉你们柯会长,我会去拜访他的。”几个人战战兢兢的起了身,扶着晕倒的壮汉,向门外灰溜溜的逃窜而去。俞掌柜见几人都走了,才从柜底穿了出来,知道展丰也是惹不起的人物,当下也不敢怠慢,命已经装货好的小厮,雇一辆马车将货搬了上去,随着展丰拉货而去。展丰带着小厮,拉着一车干粮向港口方向走去,走到半路时,却见港口上空冒着浓浓滚烟。展丰一愣,暗料港口可能已出事了,当下吩咐小厮慢慢赶车向港口,自己则先夺路而去。展丰运起气功,将气送到双足之上,顿时步履飞速,路人只觉的身边有一阵风追过。便没了人影。不一会展丰赶到了港口,只见天和商团的大船已经烧了一半,另一半的船栏上面似乎有人在求救,再看港口附近却好似有人在打架。展丰走到了近处,看到眼前一人背影熟悉,却不是吴高又是谁,当即忙问道:“吴大哥出什么事了?”吴高回头见是展丰,犹如遇到救星,忙道:“展兄弟,快,快去救公子,这里我顶着。”说完又跟几个人撕打了起来。展丰知道事态紧急,不容耽搁,当下加快脚步,猛向大船冲去,几个人见展丰冲来,忙挥刀上前阻拦。却被展丰一一挥掌挡开,震飞了出去,匪人见他勇猛,均不敢再上前追击。展丰冲到船前,只见半边船只大火熊熊,一股热浪扑面儿来,火辣难当。展丰不惧火浪,运起圣功,丹田处八卦气海呼呼而转,两股爆动的气力分向他双掌上游去,展丰大喝一声,双掌猛的向河面击出。砰砰!随着两声巨响之后,河面溅起十米来高的浪花。展丰此时体内气力充沛,生生不息,滚滚而来,他不停的向河面击打,浪花一浪接着一浪,瞬间河面上数十里范围内便犹如下起了倾盆大雨。哇啦啦!在凶猛水势的狂扫之下,熊熊大火终于被压住,逐渐熄灭。躲在灵一半船只上的人举手欢呼,都纷纷下船而来。率先下来的是何公子,何金南等几位领头人,何公子走上一步,道:“展兄弟神功盖世,当世无双,要不是展兄弟出手相救,我等的性命只怕已丧身火海。这份恩德我何公子莫生难忘,日后一定禀明家父,重酬答谢。”“何公子不用这么客气,我是你们商团的保镖,保护你们是我份内的事,我已经购买好了干粮,不一会就有人送来。”展丰回道。何公子再次多谢,道:“这次出门能遇上展兄弟这样的贵人,那是我们的福气。”忽又见他皱眉:“只是如今祸起萧墙,大船被毁,看来得在这里待上几天,等把船修复好了,才能离开。”“何公子,展兄弟,我抓了个活的。”这时吴高等人也走了过来,原来那伙人见大火被灭,大势已去便纷纷逃散而去了。展丰走过去问道:“你们是谁的人?为什么要来放火?”那人脸往一边翘去,一副不理不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吗?吴大哥你命人搜他身上看有没有什么标记。”展丰从小在展家长大,也知道一些关于帮派的事,每个帮派都会有自己的特有标记,好分清敌我。吴高当即会意,命令了几个人在那人身来回的搜,果然在他手臂上有三个骰子的图腾图案。“三个骰子?这就是你们帮派的特有图案吧?哼,现在不管你说不说,只要我拿这标记到街上去问人,肯定会有人认识,到时我一样知道,所以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亲自招供,或许会放你一命,要是不说这就是你的下场。”展丰一掌挥出,码头傍边的一颗巨石顿时化成了无数的碎片。那人一脸冷汗,一时犹豫不决。展丰见他不说话,双眼一冷,缓缓的举起手臂。那人震慑于他的余威,双腿一软,跪倒在地道:“我…我招,我…把我知道都说出来,求你们绕我一命。”“你们是属于哪个势力的?”展丰问道。那人犹豫了一下,最后狠狠一咬牙道:“我…我们是赌馆全老大的人。”“你们的目标不是船上的货物吗?为什么要烧船?”“本来,本来刚开始是这样想的,可后来派去阻止你们买粮的人都被…被你杀了!在被杀的人里面,其中有一位是全老大的儿子,老大听后恼羞成怒,就派人来烧你们的船,想为他儿子报仇。”“那么派人来水底凿船的也是你们的人吗?”展丰又问道。“这…这个…不是我们的人。我们的人只负责阻止你们买粮。”那人把头摇的跟泼浪鼓似的否认道。“哦?这么说,难道你们是几股势力一起规划好的?”问到这里,那人似乎有点害怕,低着头一直沉默不语。展丰大喝一声:“说!”那人受了一惊,心中似乎更害怕展丰只好点头承认。“来凿船的人是谁?一共有多少股势力参加这个计划?”那人想了一下,最后道:“来凿船的人应该是柯会长的人,后来他们失败,柯会长便想法子要去控制粮店,不给你们购买。至于有多少股势力,好像是安,柯,全这三家,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姓安的要实行哪些任务?”“安港主他们什么也不做,当初我们三家已经商议好,劫货的事由我们两家来做,安港主他只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手的让我们两家去干就行,等货抢到了,大伙三家平分。”那人小心翼翼的答道。“呸!你们这帮官匪勾结的无耻之徒,迟早没有好的下场。”吴高愤恨的骂道。展丰回头看向何公子,道:“何公子,现在一切都弄明白了,接下来公子有什么打算?”何公子想了一下道:“现在船被烧毁,如果顺利的话,只要几天时间就能够修好,就怕他们到时又在暗中作梗,那就不好说了。”“何公子你尽管放手的去修船,他们那些家伙就交给我来管,保证没人会来干扰。”展丰回道。“那么这一切就全靠展兄弟了,此恩此德在下终生难忘。”“何公子你又客气了!那我这就先去了,有什么事你们就往天上发信号。”展丰提醒道。何公子只好点了点头。吴高走上去问道:“展兄弟,就你一个人去吗?要不要带上几个兄弟?”“就他们那些货色,我一个便够了,你们好好的保护你们家公子,等候我的佳音。”说完展丰身子一晃,化成一阵风而去,消失在了人群中。望着消失在人群中的展丰,众人心情复杂,既对他的无私相助感到感激,又对自己当初轻视他的行为觉到愧疚。某条热闹的街道,有一间豪华的超大赌馆,馆里面挤满了人正热闹的在开赌。这时赌馆门口晃动,一个少年走了进来,他来到一张赌大小的桌子前做了下来。只见对面的庄家翻掌向外,对着赌桌上面盖着的一口小钟。气功一发,便听到小钟内骰子开始转动起来。而后庄家收回手掌大声吆喝起来:“下咯!小咯!买大得大,买小得小。”周围的人开始不断的丢下了金币,有压小的,有压大的,有压和的。那少年不紧不慢的从怀中取出一大袋金币,往大字上一丢,道:“我买大!”周围的人一阵骚动,“这少年是谁?一把就全压了,会不会赌?”“唉,这么赌法那不是跟钱过不去吗?”“这家伙是个愣头青,羊骨子,我猜这回肯定出小,换小的去。”人群中一阵议论,有的甚至已经压大了的,都改为了小。“嘿嘿,果然是少英英雄啊!有胆量,有气魄!”那庄家对着那少年赞了一声,又继续高叫:“买定离手,开啦,开啦!”就在庄家下手去打开小钟的时候,暗地里一股轻气流随着庄家的手指轻轻的传送到小钟内,外面的人谁也察觉不了,只有对面的少年却是不屑的一声冷哼。“出小!”“出小!”周围的人开始大声吆喝起来。那庄家笑眯眯的把小钟往上一提,登时周围的人脸色立变,只听人群中传来一句低低的声音:“五六七!”那庄家脸上笑容顿失。不可置信的向桌上看去,果然是五六七,愣了一会才回过神不情愿的道:“五六七!大,这位少年赢啦。”那庄家赔完了钱,又开始第二局,结果那少年将两袋金币又都压到了大上,这一回开出的是五五六又是大。那庄家又得赔了两袋金币。一眨眼间就赌了十局,那少年的身前此时已经堆了一大堆的金币。而那庄家却已是汗流满面,手开始发抖,已经没法再开了。这时赌馆后堂中走出了几个大块头,一阵斥喝,将桌子前的人都赶走,团团的把展丰围住,接着一个矮小精明大约五十岁年纪模样中年人走了出来,斜眼看向展丰道:“少年人哪条道上的?是专门来找茬的吗?”“你就是全赔本吗?”那少年不客气的问道。“正是全某,敢问少年尊敬大名?我们以前可有认识?”“在下展丰,是个无名之辈,什么敢高攀你全老大,这次我是慕名而来想跟你豪赌一把。不知全老大敢不敢接?”展丰冷声道。“哦?那你想赌什么?”全赔本轻视的问道。“如果我输了,眼前这些金币都归你,还有我这项上人头也双手奉上。”展丰回道。“那你赢了呢?”“如果我不小心赢了的话,其他的什么东西我也不要,只需要一样东西,那就是你的命!”展丰一字一句慢慢的从嘴中说了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