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神荼

更新时间:2020-10-18 05:17:45

神荼 已完结

神荼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智慧火光 分类:玄幻 主角:程江谢玉庭 人气:

《神荼》由网络作家智慧火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程江谢玉庭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万古之前,魑魅横行,黎民水深火热,人族一代圣人横空出世,上天入地肃清寰宇建朗朗乾坤,万民沸腾时,圣人突然不知所踪,仅留下一道划分天下的深渊镇压万古。万载岁月过去,谜一般的深渊躁动,就这时,一个书生机缘巧合踏入其中,渐渐揭开一段埋葬万古的辛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府尹衙门。

程江被带到了公堂之上。

按小圣国法律程序,他应该是先下大狱关押,在择日会审定罪,但府尹赵德刚得知此事与师爷耿秋商量一番后,决定快刀斩乱麻,连夜开审。

轰隆!

关闭的衙门打开,一个个睡意迥然的官兵被连夜叫醒,穿梭在各个角落点亮牛油火炬。

劈哩啪啦!

火光扫堂,公堂内‘明镜高悬’的牌匾、墙壁拓印的‘山水朝阳图’、文案上的文房四宝、惊堂木、铁血令牌,以及肃静回避的巡逻牌一映俱现。

整个公堂压抑而森严。

啪啪啪!

下一刻,留着八字胡,看上去贼眉鼠眼的府尹自后堂快步行来,坐到明镜高悬牌匾之下,一柔眼眶擦去睡意,斜眼看了看随他而来已坐到师爷位置假寐的山羊胡老者,赵德刚拿起手边的惊堂木使劲一拍高喝:“升堂!带人犯。”

“威武,武~~~”

衙役强打精神,公堂文案下手的胡青看了看赵德刚,又看了看捆绑在堂的程江小声提醒道:“大人,犯人已经在堂了。”

“已经在堂了吗?”

赵德刚一双睡衣迥然的双眼看向程江,好奇将他打量,突然一拍惊堂木大声呵斥道:“大胆人犯见本官还不下跪,你是想藐视公堂,藐视朝廷吗?”

小圣国律法,官司在身者入公堂见官必须跪拜,但有不从便是藐视公堂,藐视朝廷。

这两者皆是弥天大罪,一旦作实,不比叛国罪轻。

府尹一开口就是一顶大帽子,加之形象不佳,程江已然猜想此人就是安家故意安排,专门针对他的昏官,既然如此他也断不会客气,浑身一抖挣开衙役反击道:“好一个藐视朝廷,你这狗官是想造反吧!”

“什么,他说什么?”众衙役惊怒,胡青恼羞成怒上前将他按压强跪拜。

“滚!”程江挣扎高声呵斥:“小圣国律法第一条,功名在身见官不跪,你一小小府尹,一小小府尹衙役,居然强压一秀才下跪,到底是我藐视朝廷,还是你等想造反?”

程江字正腔圆,胡青愣神不敢妄动,就是赵德刚也是一愣一愣,迷糊的看了看一直假寐的山羊胡老者轻声询问:“耿老,小圣国律法有这一条?”

“嗯!”老者头不抬眼不睁轻哼一声。

“糊涂官呀!”

赵德刚的举动落在眼中,更加证实自己猜测,程江心中一悲,破口大骂:“你这糊涂官,身为皇城府尹,主管一方司法公正,居然连帝国律法第一条都不知,妄自为官。”

“大胆,公堂之上岂容你胡言乱语,给我闭嘴。”胡青冷声呵斥。

“狼狈为奸!”程江横眉冷对。

“大人,此獠猖狂,是否用刑?”吃了一鼻子灰,胡青微微躬身提议。

“请大人用刑!”堂外一众作证的安家奴仆跪下高呼。

“好了,该不该用刑本官知道”赵德刚不耐烦挥挥手,摆正身子道:“既然你是秀才,那就不用跪了,不过帝国律法之下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你这是当街杀人,别说你是秀才就是皇亲国戚也逃不了律法制裁。”

“现在本官问你所犯何罪,从实招来,否则就大刑伺候。”

从实招来,只怕是扭曲事实指鹿为马吧!程江嗤之以鼻,傲视皓月。

“你...”赵德刚双手猛力一撑堂案怒火含而待发,显然被程江呛的不轻。

“咳咳!”

突然右手下方的师爷咳嗽,传来低语:“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赵德刚一愣,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撑起的身体一退,坐倒在官椅之上脸色阴晴不定,片刻后才阴沉着脸道:“既然身为人犯的你不想说,那本官就判你诛九族之罪了。”

“什么?”

“诛九族!此罪何来,依我小圣国律,当街杀人不过是斩...”

“别给我说那些帝国法律,本官判案一律看心情,心情不好想怎么判就怎么判。”赵德刚不耐打断。

“你...”

程江气极,这昏官果然要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可惜我为鱼肉人为刀俎,他也只能咬牙将今夜发生之事一一说来,以期引起众人共鸣,以民意挟官意。

果然他这一开口,比之平民稍有权势的衙役也担心有朝一日被人如法炮制,纷纷仗义出言:“原来是这样,安虎确实该死。”

“这不算杀人,应该是为民除害吧!”

“不见得吧,安虎就算再不对也罪不至死,而且他不过区区一读书人就敢藐视朝廷律法将人打死,实在罪大恶极。”

有人同情,当然也有人反对,一时间公堂如菜市。

身为府尹,赵德刚不仅不阻止反而眼中精光一闪,大声向下手老者询问:“耿老,您觉得应该怎么判?”

“无罪!”

师爷紧闭的双眼依旧,仅仅飘出两字。

“无罪”赵德刚略一咀嚼,转身宣判道:“依你所言,本官在此判你无...”

“大人...”

“死者可是安将军的独子!”感觉事情不知不觉间变了味道的胡青脸色一变,急忙提醒。

“安从喜的独子又怎样!”赵德刚瞪了他一眼,道:“据他刚才所言,那就属于正当防卫,帝国律法之下一律平等,管他何人,该有罪就有罪,该无罪就得判他无罪。”

不等胡青反驳,赵德刚一转头抄起惊堂木一拍,宣判道:“以此为据,本官判你...”

“大胆狗官,你敢!”

罪将定,变故生,一股劲风扫堂,衙门外漆黑的街道上一队金甲铁马杀来,为首一人身着官服端坐铁甲银马之上须发皆张,人未到一声怒吼响彻府衙,随即翻身下马大步行来。

“竟然是安家家主安从褛!”火光照耀,看清来人,众人惊呼。

安从褛到来众人色变,胡青大松一口气,一直假寐的师爷双眼猛然一睁一道精光闪过,下一刻又开始假寐。至于正在宣判的赵德刚则是一愣,手抓惊堂木不放,气得浑身发抖。

“废物,给老夫滚!”同一时刻,安从褛踢飞公堂外叩首不停,恐慌不安的安家家奴,龙行虎步入公堂,双眼圆瞪虎目一阵扫视,最终停留在赵德刚脸上,射出寒芒怒骂:“赵德刚你这混账糊涂官好大的狗胆,私开公堂不说,还要私放人犯,你这是要造反吗?”

只差一步杀人者就要被无罪释放,安从褛气极,一来就是一顶造反的大帽子扣上,为的就是让赵德刚顾忌不敢乱来。

然赵德刚是谁,他可是出了名的混账糊涂官,岂会买账。

先不说,刚才他就是被这样的理由呛得不轻,单单是什么事没做,被扣一顶大帽子,就不是他能接受。

刹那间,一股火气上涌,赵德刚本性中逆反之气冲顶而来:老子是混账糊涂官不假,但也不是谁人都可以污蔑,既然污蔑老子,那老子就把他作实了,不然都对不起这名声。

还在紧握在手中的惊堂木猛然提起一砸,赵德刚出乎众人意料的对着公堂咆哮:“造反,好好好,又一个说老子要造反,老子今天就反了,我看你如何,都他妈的都愣着干嘛,没听见老子刚才的宣判吗,老子判他无罪了,还不给我放人。”

“额...老爷又犯浑了。”

衙役对望,眼神之中尽是无奈,心不甘情不愿靠近程江为他解锁。

“你你你...你这糊涂官,老夫明日必参你一本。”威胁不成,反遭咆哮,安从褛怒极,对身后跟随而来的兵士怒吼:“你们金甲兵吃干饭的吗,还不动手将人给我押回安府?”

“遵命!”

金甲兵,小圣国律法允许下豪门圈养的私人军队,他们眼中可没有什么王法一说,有的都是主子的命令,安从褛一声令下,衙门外等候的金甲兵涌入公堂,一个个眼露凶煞抽出腰间弯刀把持一方,强行劫持程江。

形势变幻,弯刀在侧,程江这才发现,一切已经脱离他的料想,一着不慎他将万劫不复。

关键时刻,岂能任由事情发展,程江猛烈挣扎,高声喝问:“安从褛,谁给你的胆子,光天化日携私兵入公堂,还敢强行抓人,你当府尹衙门是什么?”

“是你安家的后花园?”

“还是你安从褛的一言堂?”

程江面孔一转对着赵德刚道:“大人,您身为皇城府尹,难道就看此凶人横行霸道,当府尹衙门如茶馆酒店来去自如吗?”

程江一连串质问,一声高过一声,直指人心似一惊天炸雷振聋发聩,众人暗然叫好,忍不住同仇敌忾怒视安从褛,毕竟这可是府尹衙门,是他们的地盘,岂能轮到外人做主。

“大胆,放肆,给我闭嘴!”形势变幻,安从褛双眉一跳低吼。

“本官看要闭嘴的不是他,而是你”

身为府尹的赵德刚终于有所动作,当然由不得他不动作,同仇敌忾暂且不说,单单是他府尹的威严就不容挑衅。

电光火石间,赵德刚一撑堂案翻身而出,挡在程江身前怒视金甲兵:“你们这些混账金甲兵到底想要干什么,是想在府尹衙门耍威风,还是想要造反,居然敢在府尹衙门内拔刀,胆大妄为至极。”

“如此胆大妄为,尔等眼里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府尹衙门,还有没有我这皇城父母?”

连番质问,赵德刚胸膛一挺,慷慨激昂道:“今日,此案本官已判,谁也休想在我眼皮底下将他带走,谁在敢动就是与皇城府尹为敌,就是与朝廷为敌,本官与他不死不休。”

一时间,整个公堂。

“是吗,与你府尹为敌就是与朝廷为敌,本官倒还是首次听说这样的论调,本官倒是要看看你这皇城府尹到底能不能够代表朝廷!”就此时,公堂外传来一声低吼,一个人进入众人眼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