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这该削的能力

更新时间:2020-10-18 04:59:01

我这该削的能力 连载中

我这该削的能力

来源:落初 作者:痴鱼癫虾 分类:玄幻 主角:小姐姐岚 人气:

痴鱼癫虾新书《我这该削的能力》由痴鱼癫虾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姐姐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到新世界后,林乞面临一个问题。生命如何才能处于生与死的状态?植物算生命吗?十几株化血草被他连根拔起...小蚂蚁算生命吧?整个窝的蚂蚁被他一只只的用来做实验.....当他累到想要人抱着的时候,系统生命能终于增加了1点。“不到一百只蚂蚁就有1点生命能,我这能力是不是该削了?”林乞擦了一把汗,脸上满是得意。直到后来,他才发现自己有多天真,而这个系统....多硬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乞看到沾着血的铭牌一刹那间,瞳孔不自觉地收缩:“我擦嘞,真有证据?”

本来以为李宗的死与他毫无干系,现在算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作案动机、作案时间、作案证据一样都不缺,足够直接判定林乞的罪行。

但转念一想,这一切是不是太过于巧合?

冥冥之中,男人的第六感告诉他,自己被人算计了。

这个人是谁?

毫无疑问就是胡海这个肌肉男!

林乞神色渐渐变得严肃,仔细打量一番胡海的样子。

胡海面容粗犷,看起来就是一个肌肉发达却头脑一根筋的人物,再加上为了小弟李宗之死,摆出一副正义凛然的姿态。

满满的正能量爆棚!

如今看来,胡海远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相反,他是一个有谋略、有头脑的奸诈小人。

一方面,原主之所以在药田中被处处针对,是因为朱掌柜会对原主特殊照顾,引起胡海的嫉妒。

再加上历来雾岚村里面的药店掌柜就是从药仆中脱颖而出的。

胡海认为原主威胁到自己未来掌柜的位置,平日里处心积虑想要赶走原主。

另一方面,林乞穿越之后,这块铭牌就没有在小木屋里,事先应该被胡海偷偷盗走。

而李宗不管是被胡海杀死还是真的病死,这一切都符合了胡海的谋算。

随之而来,胡海经过长期的谋划,明明白白的将一切的罪责嫁祸在林乞的身上。

现如今,只是图穷匕见而已。

此时,林乞反倒觉得好笑。

胡海机关算计,但万万没想到,现在的林乞不是以前那个任人宰割的铁憨憨,而是一名武者,一名实力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强者!

林乞一番思索之后,并没有收回遗体怀里的铭牌,而是随意的拍了拍胡海的肩膀,轻笑道:“既然你们都认定我杀了李宗,再多的解释也是无用。你们不是想把我,送到镇官哪里吗?那还等什么,动手吧!”

胡海看着林乞完全不同于以往的表现,尽管心里发虚,但额前的青筋仍旧直冒,咬牙切齿道:“疯子迟早要遭报应的!”

随即,他眼神示意王飞、张可堵在林乞身后,按照商量好的策略围攻林乞。

见到两人从身后掏出木棒,胡海才有一丝安全感。

这个疯子性情大变之后,连生病的李宗都能下杀手,还有什么他做不出来的?

多一手准备,总归多一点胜算。

现在,三个人围着林乞一人,胡海料定,这个疯子再怎么不要命,也不过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林乞,你杀人就要付出代价,别怪我们不仁义!”胡海一边叫嚣道,一边往后退了几步。

林乞置若罔闻。

胡海又从身后掏出一根木棒,在手掌上反复击打,恐吓道:“我再奉劝你一句,还是乖乖让我们绑起来,一会打死了打残了,伤的还是你!”

“你别一副假仁假义的样子,我看着恶心。”林乞嫌弃道。

他实在看不下去胡海这副明一套暗一套的做派,关键还特意彰显他,站在道德至高点的位置。

诬陷他杀人就罢了!

明明三个人打一个,偏偏还想让自己不要反抗。

真想送胡海一颗能治好脑残的仙丹!

“你...”胡海脸皮一阵抽搐,似乎被林乞击中了痛点,手中的木棒用力一挥,破口大骂道:“上!给我打死这个混蛋!”

听到老大的命令,张可口中嗷嗷叫,朝着林乞冲了过去,宛若打了鸡血一般,瞄准林乞的后脑门就是一棒!

林乞毫不慌张,左脚往回一撤,做了一个优雅的转体动作。

险而又险的躲过张可舍身一击,避免了被敲闷棍的悲催下场。

但张可就惨了,巨大的惯性导致身体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摔在地上。

若任由其自由落体,必定是一个标准的“狗吃屎”。

但为了使这个动作更加充满艺术性,林乞在瞬息之间,做了一个神助攻。

一个手刀打在张可的腰部,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结果可想而知!

张可瘦削的脸庞狠狠摔在地上,眼里的泪水都被硬生生挤了出来,和灰尘混在了一起。

这种感觉不要太美妙!

但事情还远没有结束,张可倒地的一瞬间,手中的木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偏不倚的砸在胡海的脚拇指上。

胡海脸色逐渐凝固,只感觉脚拇指上传来阵阵麻木感,而且血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汇集。

“啊....”胡海大嘴猛地张开,口中传出一声惨叫。

原本白里透着红的指甲盖,很快变成了浓稠的血红色。

胡海手中的木棒立马丢弃在一旁,双手抱着左脚蹦蹦跳跳。

一时间,整个药田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林乞:“???”

本来好好的偷袭,张可却为了表明忠心,偏要一直嗷嗷叫,反而最后将胡海给伤害了。

传说中的猪队友降世?

“咔嚓!”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响彻在药田之中。

作为一名合格的老阴比,王飞完美诠释了这个词的概念。

为了降低存在感,他在第一时间,没有选择和张可围殴林乞。

而是站在旁边蓄积待发,并且躲进了林乞的视野盲区。

刚刚张可的自杀式攻击,成功牵制住了林乞注意力。

王飞一看机会来了!

他双手死死地抓紧木棒,调整呼吸的频率,小心控制着与林乞的距离。

五步,四步,三步.....

就在林乞失神的一瞬间,王飞眼底浮现一抹得意,双脚猛地一蹬,瞪大眼睛盯着林乞的颈椎。

他忍耐了这么久,终于要出手了!

木棒之下,皆是灰灰!

王飞默念着口诀。

甚至,他仿佛看到林乞倒下之后,脸上还带着懊悔的苦笑,不甘的眼神。

然而,一道断裂声让他的心都快碎了。

王飞脸色剧变,急忙后撤,朝着胡海喊道:“老大,这个疯子有问题!”

然而普通人的脚步怎么可能比得上武者?

林乞冷哼一声,快速抓住王飞的衣领,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嘴里还在骂咧咧地说道:“打的就是你这种老阴比!”

林乞此前早就注意到王飞的动静,心神时刻都在留意。

就在王飞以为志在必得的时候,林乞随手便将手腕粗的木棒给挡了下来。

只是林乞没有想到,这根木棒的质量太差,断裂声直接将王飞给吓跑了!

什么时候才是老阴比最绝望的时候?

当老阴比以为猎物只是一头待宰的小绵羊,对着背身一梭子子弹下去,却发现小绵羊连一根毛都没掉!

小绵羊转过身,对着老阴比咩了一声。

老阴比在一片莫名其妙中,不幸被爆了头。

在变成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的时候,老阴比脑海中还在想:“不可能啊!这都没打死?这只小绵羊绝对是锁血瓜!”

此时,王飞作为老阴比的典范,却没有想那么多!

他只是觉得鼻子变得好大,眼睛变得好小,还有就是好痛啊!

林乞看着王飞生无可恋的样子,故意嬉笑道:“来,笑一个!”

王飞死咬着嘴唇,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受的笑容。

泪水在不堪的屈辱下,缓缓流了下来。

林乞看着王飞异常的笑容,心里一阵子的腻歪,反思道:“我没干什么啊?一个大男人流什么泪啊?”

随即回过身来,林乞冲着胡海走去。

“你...你别过来!我还没有行冠礼呢!”胡海眼看着林乞脸上带着冷笑,握拳擦掌的样子,连忙捡起木棒指着林乞,嘴里弱弱道。

同时,胡海还单曲着腿像只惊慌的袋鼠一般,一跳一跳,慢慢往回退去。

林乞阴沉着脸,一把抢过胡海的木棒。

一脚踢倒胡海。

“让你诬陷我!”

一拳打在胡海鼻梁上。

“让你说我杀人!”

一棒打在胡海通红的脚趾上,

“让你们一起合伙欺负我!”

……

少倾,林乞才解了气,挥了挥手,不耐烦道:“滚吧!”

话音刚落,张可便利索地站了起来,擦了擦脸上灰尘,扬起天真的小脸,试探道:“打完了?”

“嗯?”林乞一时竟无言以对,感情这里除了自己,还有一个小脸没肿的人。

他看了看满脸泪痕的王飞,又看了看捂着腿的胡海。

要不是之前张可弱鸡的表现,林乞都以为这个人是一个扮鸡吃老虎的存在!

林乞上睫毛不停颤动,有种想要把张可再揍一顿的冲动。

“别动手!我滚!我滚!”张可急忙认怂道。

不一会,张可便将胡海和王飞扶起。

之后,三人带着李宗遗体灰溜溜离去。

没有再放一句多余的狠话!

林乞拨弄了几下头发,望着胡海一蹦一跳的动作,哀叹道:“当一个好人真不容易!”

他抬头看了一眼还有余晖的天空。

正打算再修炼一会。

带着夜色的药田上空传来一声怒喝:“林乞,你别得意!五天后,王松田要从青古镇过来收取草药,到时候,你给我等着!”

胡海的声音足足回荡了一秒钟!

林乞面色一僵,迟迟道:“看来,是我天真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