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最牛邪修

更新时间:2020-01-17 14:58:40

最牛邪修 连载中

最牛邪修

来源:落初 作者:邪字 分类:玄幻 主角:养马童丹丸 人气:

主角是养马童丹丸的小说《最牛邪修》此文是邪字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个故事始于一件蓄谋已久,残忍至极,泯灭人性的天才谋杀案……问我何名?谓之为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来几日,古道邪一直都按部就班的做着养马的工作,除了夜深人静时拿出【周天瀚海】心法硬背,其它的那些事,就像没有发生一般。

至于目地,废话,用屁股想想都知道,自己给乔远风送那么大的一个礼,他能不派人调查自己才怪!

一直持续了十五天,没有什么风吹草动,古道邪终于准备吞服洗髓丹……

“今天晚上,将是我能不能翻身做主的最重要的时刻!”

月黑风高,古道邪偷偷从草屋溜了出来,然后轻手轻脚窜进小竹林中。

在小竹林后,有一个泉眼。

古道邪虽不清楚服用洗髓丹会发生什么,但也听说过,人之所以洗髓就是为了排出体内的污渍。

既然这样,找个有水的地方,是绝对必要的!

看着手里的洗髓丹,古道邪双目火热,在这样一个可以修炼的异世,可不像上辈子,光靠脑子和一腔热血就能成为人上人。想要改变命运,只有不断的变强大,否则就得像自己面对乔远风那样夹着尾巴混一辈子!

一口吞下,古道邪按着日常所见弟子修炼的那样,两腿盘在一起,手背平放在两膝上面。

不多时,从膀胱往上,开始有一种灼热感。

好若一缕火苗在自己的体内燃烧,愈烧愈旺。

与此同时,古道邪的额头和后背都开始有汗液涌出,一开始都还正常,随着流量的加剧,这些汗液中渐渐开始掺杂灰色、深灰色、直至漆黑如墨……

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熏得古道邪面庞扭曲,等体内那股火热凉下,他都已经快被自己臭昏过去。

睁开眼睛,从头到脚都流着又黑又粘的污垢,古道邪忍不住呢喃:“真有这么脏么!”

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整个人泡进泉眼中,冲洗身体。

完毕,他拿着最后的那颗洗髓丹,犹豫了片刻,吞入了腹中。

虽然有听过,洗髓丹这种丹药皆乃一次性的丹药,多吞无益。

然而正如那些功法秘籍,对于尔今的古道邪来说,留在身上总归不安全,稍有不慎,可能变成祸害。扔掉又可惜,那就干脆当大补丹一样服用了!

能有多少效用,听天由命……

与第一颗不同,第二颗洗髓丹入腹后,那股灼热感没有那么明显,身体的汗液也没那么夸张。

全身的骨头酥麻,感觉就像一个烟鬼好久没有吸烟和一个酒鬼好久没有喝酒一样,就一个字……爽!

正是因为太爽,古道邪坐着坐着很自然地躺在泉眼边上,呼吸匀畅,竟是睡了过去。

熟睡中,古道邪进入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梦境,在梦里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意识,恍若前世所谓的清明梦。

他站在一座巨大的庄园中,突然有火光冲天,男性的呼声,妇女的急叫,孩童的嘤嘤声惨绝人寰!

骤然间,火势加剧,他一个转身,被身后的大火吞噬。旋即画面一转,他来到了一个完全没有光的世界。

有一道类似新生儿的“嗬嗬”笑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古道邪寻找笑声的主人,就在他感觉快接近的时候,梦境戛然而断……

自梦中转醒,天色已经有点蒙蒙亮,古道邪暗叫声不好,急忙抓起衣服穿上。可就在这时候,他摸到锁骨上挂的那根绳子,其上那苦苦研究威逼利诱都没有反应的月牙吊坠却是不知掉到何处?

“奇怪了,绳子明明一点问题都没有,怎么会掉了呢?”

放在得空的时候,碰见这种情况,古道邪又少不得要脑洞大开一番。

不过看到天色,想到再过一会,潘麻子就要起床,若发现自己不在,少不得一顿解释和训斥。

匆匆的赶回马厩,古道邪先是藏身远处观察了一会,没有看到潘麻子,方才暗松口气!

便当他准备快步跑回草屋时,却是看到草屋的门打开,一个人从自己的屋中走了出来,正是潘麻子。

‘他到我屋里干什么?难道是看我在不在?不对,要是那样的话,看到我不在屋里,他现在应该大嗓门叫我才对,不可能看上去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回去……’

一瞬间,古道邪脑子里想到了七八种潘麻子会从自己屋里走出来的可能。

这个潘麻子,本名潘大富,原是古道邪负责的这个马厩的养马师。两年前古道邪来到三千院,被分配到他手下学艺。

日里古道邪都叫他潘师傅,而他对待古道邪,倒也做足了师傅的架子。

自从古道邪来到他手下以后,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了古道邪,他自己则每天躲在旁边喝着劣质酒,边监督古道邪的工作,一个不顺,便是一顿叫骂!

若不然,古道邪也不至于私下损称他潘麻子了……

心里想着,古道邪回到了草屋里,自己昨晚出去前放在被子上的那根草屑已经掉到了地上,明显潘麻子有翻动过。

咯~咯~咯~

响起了敲门声。

古道邪打开门一看,正是潘麻子,原以为他会劈头盖脸的训斥自己一顿,却没想到,他第一句是:“小古啊,昨晚睡的还好么?”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试探我?

古道邪不露声色地说道:“潘师傅早上好,今天早上天快亮的时候一直闹肚子,上了好几趟茅房!”

“是嘛。”潘麻子笑着说道,“你一个小年轻还不如我这个上了年纪的,我可是一觉睡到天亮,精神倍棒。”

有古怪!

他竟然连提都不提?

一个习惯颐指气使的人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只有一种可能……他做贼心虚。

就算不是,今天的潘麻子也不正常。

“小古啊,自从你来了以后都还没休息过,不如这样,今天我就给你放个假吧!马厩的工作,我来做就可以了。”潘麻子和气地笑道,“以前我处处督促你,也都是为了你好。我早就看出来你是个人才了,要是被什么大人物看中了,可千万别忘了我啊……嘿嘿嘿!”

古道邪听的糊涂,这种口气,怎像在给自己认错一样?

还有……自己也没被什么大人物看中,要真有,还会在这里么?

莫不成是……

‘乔远风?’古道邪暗道,觉得可能性极大。

一定是乔远风让潘麻子看住自己,让他产生了误会,也只有这样,才说得通潘麻子态度的转变。

若真是这样,那昨晚自己不在屋里的事情,绝不能让他告诉乔远风。

潘麻子猜不到自己去干了什么。不代表,乔远风会猜不到。就算让他有一点点怀疑,对自己都可能造成严重的麻烦。

‘没有想到,这个乔远风看上去没脑子,做事还蛮精明的!’古道邪腹诽,动起了歪心眼。

“呵呵,潘师傅这叫什么话,既然潘师傅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瞒你,我来这里目地,就是为了成为三千院的正式弟子。”古道邪呵呵一笑。

潘麻子说道:“哈哈,从你第一天进来,我就看出你并非寻常少年,充满大志气!”

古道邪说道:“这不也得感谢潘师傅这两年对我的照顾,放假的事就不用了,要是潘师傅有空的话,我想晚上请你喝一次酒。”

心道;今天日落之前,你就别想离开我的眼界了……

晚。

古道邪拿着从膳堂卖来的荷叶鸡,木桌上,潘麻子也把他舍不得喝的两瓶三年老窖贡献了出来。

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样和谐的开吃了。

古道邪上辈子每天都泡在酒缸里,可这辈子却是第一次喝酒,并不敢喝多。

而潘麻子又嗜酒如命,古道邪能够少喝点当是求之不得。

酒过三巡,潘麻子开始醉态百出。典型的酒量小,酒瘾大。

古道邪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借故去撒尿,外围转了一圈,观察了一下有无人影回到凳子上。

“来,潘师傅我敬你一杯,万分感谢你对我的照顾。”

“哪里哪里,以后还得你多照顾照顾我这个老人!”

潘麻子开心的举起碗,一口闷下。

古道邪则在坐下的时候,手里的碗不小心“啪嗒”掉到了桌子底下。

正欲弯腰去捡,潘麻子先道:“你看你都喝醉了,碗都拿不稳,还是坐着让我帮你捡吧!”

古道邪打了个酒嗝,站在哪里故作醉样道:“谢……谢谢潘师傅。”

潘麻子笑眯眯地弯下腰,手刚碰到碗,脑门中陡然响起“乒”的巨响,脑袋瓜随即往下沉去!

古道邪拿着砸粉碎的酒瓶,一脚踢开身后的板凳,站到潘麻子的身前,看着血流如注,痛苦呻吟的潘麻子,瞳中凶光闪过,拿起另一个酒瓶砸下;

“虽然你平时老爱摆谱,可我也从没觉得你该死,可这次的事,我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杀人越货这种事,我一个小毛头可担待不起,所以,你只能死……”

古道邪边砸边道,直到潘麻子呼吸完全停止,才停了下来。

看着被自己砸的不成人形的潘麻子,古道邪突然意识到;自己两世为人,但骨子里那股凶戾还是和上辈子一样啊!

感叹之后,古道邪动手清理现场,便连明天院卫找到自己的证词都在心里刻画好了。

自己一个十二岁的小毛头,只需装成一幅无辜的样子,想必没人会真正怀疑自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