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虚天变日

更新时间:2020-01-17 14:28:54

虚天变日 已完结

虚天变日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大荒 分类:玄幻 主角:聂觉宁静 人气:

火爆新书《虚天变日》是大荒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聂觉宁静,书中主要讲述了:笼罩着整个大陆的神圣封印压制着这块大陆的力量,使得它本来的面目无法显现出来。突然有一天——被称作“万古天变日”的这一天,那神圣封印被松动,随之被削弱、打破。于是,大陆的四大禁区之地的各种生物——灵、精、怪、妖、魔、鬼、魂等出现在人间,人间霎时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上午,聂觉正在努力练习“金秋”,突然传来砰砰敲门声,聂觉并没有停下,一旁糜谐走过去开门。环飘娜站在糜谐家门口,满脸踌躇不安,犹豫不决。聂觉已经去了糜谐家一天一夜了,丝毫消息都没有传回来,让她着实担心。最终,她实在忍不住,瞒着家人跑了过来。没过多久,门开了。开门的是个糟老头,蓬头垢面,身上也很脏。环飘娜不认识他,本性的羞涩让她犹豫,但她还是强撑着语气问:“老……老人家,请问……聂觉在里面吗?”“在。”老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问:“怎么?你找他什么事?”“我……我……我就想见见他。”环飘娜红着脸、低着头。老头往里面瞟了一眼,然后直接道:“他现在没空,你不要去打扰他了。”说罢,也不管她站在外面,径直关上门。环飘娜还没来得及抬起头来,门就已经关上了。她在门外徘徊,不停往里面张望,直到很久,才失望离去。“刚才是谁?”聂觉手上动作不停,喘着气问。“一个女娃娃。”糜谐无所谓地道,“——找你的。”聂觉不禁停下,问:“她……有说干什么吗?”糜谐斜看了他一眼,道:“哦,没什么,就说想看看你。”聂觉听了,神色不由得黯然下来。低下头,不知道想什么。糜谐注意到聂觉的变化,便接着道:“她似乎很关心你。我跟她说你不想见她的时候,我看她的样子很伤心。——她喜欢你?”糜谐顿了顿,“还是你们两情相悦?”“没什么。”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又很低沉,“继续吧。”说完,继续练习。虽然聂觉嘴上说没什么,但是糜谐能够看出聂觉心境的变化。有一点担心聂觉会因此影响到进度,不过随即他便看到聂觉更加卖力得练起来了,也当下放心了。自此以后,无人再来打扰聂觉练功,让聂觉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中练习金秋,直至三日期满。第四日,聂觉拜别糜谐。“多谢师叔这三日来的指导。”聂觉诚恳地道。糜谐颔首,道:“去做你自己的事吧,我的平静日子还没有过够,以后没事就不要来打扰我。还有,金秋一式虽然你已经大概掌握了用法,知道怎么用,但毕竟你练的时间太短,还不能运用自如,以后得多加练习啊。”迟疑了一下,聂觉疑惑地问:“师叔,你教我这金秋一式到底有何作用?怎么我始终感觉不到它的威力呢?”糜谐呵呵一笑,“那是因为你还不会用,所以自然会出现这种情况。你现在就只是记住了金秋式的套路,就像看到一幅画,却看不懂画里面的含义,这是很正常的。”糜谐随手一扔,一样东西飞向聂觉,聂觉出手接住。糜谐又自顾自地继续道:“等你有了自己的领悟,明白金秋一式的奥义,你会知道它的威力的。”聂觉疑惑的打开手掌,看到手心正躺着一个圆珠。这圆珠木制的,做工粗糙,看起来很平常。聂觉看向糜谐,一脸疑惑。“带上吧。”糜谐似乎随意的道,“如果以后有人认出来,向你索要,你就给他吧。”聂觉看糜谐不想多说的模样,便不再多问,收了珠子,便告辞了。糜谐也没打算送他,见他走后,沉默了一会儿,进了自己的房间。聂觉关上了糜谐家的门,出了一口气,好似轻松了许多。按照之前说的,聂觉要到环屠家呆一天,也就是说今天去环屠家,明天去码头找陆彦。聂觉到了环家,一家人别提有多高兴了,把聂觉好好地招待了一番。聂觉在这里感觉到久违的家的感觉,可是想到自己明天就又要离开了,不禁伤感。环屠这时候走了过来。“在想什么?”他问。“想明天的事。”聂觉回答。环屠问:“怎么了?你有舍不得了?”聂觉道:“有一些吧。叔啊,我们一直是一家人,分开了那么久,只相聚一天又要分开,是谁也会舍不得吧?”环屠笑了出来:“还真是像啊,和你爹。”他拿出烟点了起来,又道:“我和你爹年轻的时候就是好朋友,他是一个很好强、想要出人头地的人,但是他也是一个非常恋家的人。每次我和他准备一起走出村子,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出什么名堂的时候,他就会像你这样坐在自己的家门口。”他边说边抽烟,浓郁的烟味从他的烟杆飘到念聂觉那里,让聂觉感觉到有点呛鼻,就像很久以前的事让人心酸。只听他又接着说:“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看到他的样子我就知道他在犯迷糊,不想走了。唉,说实话,当初我也有过迷糊的时候。可是当时你爹呢,他实在太过于担心——嗯,自己和你娘了。“我还好,当时我就一个人,那时候还没有认识你伯母,所以我也是轻松。他当时是咱们村里、镇上最好的武士,其实他担心自己走出会干不了事是没理由的,可我还是看出来了他对自己不自信。还有就是你娘了,怎么说呢?那时他们两个人刚认识,但是很快就爱上了对方,有种难舍难分了。”聂觉道:“所以爹最终都没有走出来?”环屠道:“嗯,我也就跟着留了下来,还跟你伯母成了婚。”他看着聂觉,接着道:“孩子,现在你可以做更多的事了,不要留下一个遗憾,跟你爹和我一样,把年轻时的梦想给埋了起来。想什么就去做,年轻小伙子不该被羁绊。”聂觉道:“可是——““有什么好可是的?”环屠打断他,“犹豫不决会阻挡你前进的,是男人就应该堂堂正正地果断地作出决定。”聂觉听伯父这样说,立马放宽了心,用力点头道:“嗯,我一定会的。”环屠哈哈大笑,露出了那口因为抽烟而变黄的牙,拍着聂觉的肩:“这样就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