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明月难渡情

更新时间:2022-09-23 04:18:39

明月难渡情 连载中

明月难渡情

来源:创别 作者:吾州 分类:玄幻 主角:孟文娘老婆婆 人气:

《明月难渡情》由网络作家吾州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孟文娘老婆婆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孟文娘看着一步步向她逼进某人,满头黑线:“月清风!你是要把我折腾死才肯罢休吗!”只见某男委屈巴巴的抬起头:“你是我的爱妻,我怎么舍得把你折腾死,只不过是折腾的让你下不了床而已……”孟文娘全身瞬间僵硬在原地,随后满脸的邪恶:“月清风,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吗?我警告你要是再敢挪一下,我就去找我的阎王美男!”看着瞬间愣在某地的某人,孟文娘很是满意的拍了拍手。哼!还真当老娘治不了你了!……他是天上的神,她是地下的魂。看凡事,叹红尘三生石,续前尘。我曾听说孟婆和月老曾是一对有情人。可他们一个葬送红尘,一个璧合良人,再世,她是替身,她是追着他的孤魂,她是奈何桥的孟婆……她曾说:“不管是一年,十年,千年,还是万年,我都会等,我相信他,会来的……”奈何命运从不曾眷顾他们。他曾说:“诛心,诛魂,不管如何,我绝不会负她。”而还有一个人,见证了她与他的起起落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凌霄殿上,王位上坐着高高在上的天帝,而下面站着的则是头发花白,捋着胡须的神秘高深的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这都已过了一月有余,月老上神何故还不醒?”

“天帝,这可能是因为月老在度劫时,受到了红尘的牵绊,消损了一些法力的缘故,不过天帝不用如此担心,月老不多时应该便会醒了,只是……”太上老君的说着,脸上突然显出几分为难。

天帝皱了皱眉,凹显出几分威严:“老君,有什么事直说。”

“是,”太上老君便朝着天帝略微点头示意道:“天帝,请听臣道来,只是虽说这次月老下凡历劫,飞升成了上神,可是月老这次却在凡间欠下了一笔情债,老臣不知是要将这段情缘一并抹去,还是再让月老下凡历一次劫,以此偿还?”

“这……”天帝皱眉略微思考了一番,这才说道:“现在月老损耗了修为,又才刚刚渡完千年大劫,实在不宜再下凡,便将这段情缘抹了吧。”

“是,老臣这就去办。”

……

此时的月老宫早已围满了各路神仙,他们都听闻月老将会苏醒,特地赶来为他道喜,恭祝他飞升上神。

众人已经在此等候多时,心中亦是有些急躁。

“太上老君不是说,差不多就是这个时辰吗?这月老上神怎么还不醒,可叫我们好等啊……”一群等的不耐烦的小仙围在一起,不停的抱怨。

“我们还是再等等看吧……”那个小仙还未说完,月老宫便突然闪现一阵强烈的白光,刺的让人睁不开眼,众人皆是一惊,还未反应,那白光便已收敛,随后月老宫便走出了一位仙童,对着众仙作了一个规矩的揖。

“各位仙人,月老上神已醒,特命我来请大家入殿。”

“没想到刚才的白光竟是月老上神醒来时发出的,既然这样,就劳烦仙童带我们入殿了。”

待众仙走后,一个身穿绿衣的侍婢,小心翼翼的调头,才刚出月老宫的外殿,便开始快速的跑了起来,脸上很是紧张激动。

不知过了多久,那绿衣侍婢跑进了一个华贵的织女宫。

在殿门外早已站了一位东张西望的白衣仙子,看到绿衣侍俾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脸上立马便变的惊喜万分,眼神也变得囧囧有神,快速的迎了上去:“绿衣,可是月老君醒了!”

“是的,织女!您快些过去吧!众仙都已经进殿道喜了!”

“好好好,我马上便赶过去!”那织女仙子刚一说完,便急匆匆的消失在了织女宫……

“我们众人在此恭贺月老您飞升上神!”

月清风身着一袭红衣,慵懒的坐在大殿的主位之上,眉宇之间显现出一抹倦意,他看着众人,也不好推却,便端起了一杯酒。

“我敬大家一杯,劳烦大家还亲自来看望我这老骨头。”月清风说完便将酒一饮而尽。

众仙和月老寒嘘了几句,也看出了月清风的疲惫之意,便也不好再久留,就各自请命散去。

月清风也不多留,只是起身,打算将他们亲自送出去。

月清风才刚起身,一道白影便直冲冲的向他撞来,月清风眼疾手快的将她抱在了怀里。

在那一瞬间月清风清冷的眸子撞进了那女子的清澈透明的眼眸中,让他不经一阵恍惚。

“文娘……”

月清风不自觉的喃喃出声。

被月清风抱在怀里的女子,先是微的愣神,随后便是巨大的欢喜,要知道如果是以前,月老君一定会避她如蛇蝎,更不要说是如此抱她了!

那女子显得很是激动,脸上也露出一抹娇羞:“月老君!我听闻你醒了,便特意赶过来看看你。”

月清风听到女子激动的话,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赶忙放开了那女子,待看清了那女子的容貌之后,才缓缓开口道:“原来是青萝织女啊……小神见过织女……”

下面的众仙看清是青萝织女,也忙跪下行礼:“臣等参见青萝织女。”

青萝看到大殿的人,心中很是不耐烦,便招了招手:“都起来吧,你们就先退下去吧!我于月老君还有话要说。”

“是,臣等告退。”

待众人退去,青萝这才疑惑的问道:“月老君,你刚刚叫的文娘是谁啊?”

看着青萝期翼的样子,不经让月清风再次晃了神,这……为什么总觉得似曾相似,文娘……文娘,她又是谁呢?为何每当想起这个名字,他的心就会忍不住的痛呢?

青萝看着月清风久久不答话,便又放肆的扯了扯他的衣角,可这次月清风却没有像以前那般对她发怒,只是有些无奈的朝着她摇了摇头:“我也不知这文娘到底是谁?刚才也只是恍惚中无意说的,你无需当真。”

青箩心中闪过一丝了然,她可是听闻,太上老君将月老君飞升上神的情劫给抹去了,想来月老君口中的文娘便是他的情劫吧,青箩想着,眼底闪过一丝精光,随后关心的问道:“月老君你此次历劫,可还顺利?”

月老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绝色容颜,那千年冰冷的眼角,多了几分柔和:“一切顺利,劳烦织女挂心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