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重生之暗夜精灵

更新时间:2021-05-13 12:29:59

重生之暗夜精灵 已完结

重生之暗夜精灵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猪奇骏 分类:玄幻 主角:周仓周 人气:

经典小说《重生之暗夜精灵》由猪奇骏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仓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被大部队无情抛弃,死后重生成暗夜精灵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坐在茂密的草丛中,轻轻地叨念着前世部队的诗词,稍显有些浮躁的内心得以完全平静下来,似乎又重新回归了在战场上的那种气质,沉稳,冷静,入静如水。

轻轻一跃起身,周仓知道现在是修行的最好时机。追魂天鹰拳猛然展开,拳头猛然四射,每一拳都发出咧咧地劲风。

天鹰通拳,行云流水,连绵不绝的拳法,但是此刻却多了一种莫淡的变化,那连绵不绝的拳法中,其中突然又一拳猛然崩裂开来,速度陡然飙升。

呼嗤呼嗤呼嗤

只是一会,周仓便是剧烈地喘息着,限血之境果然不是那么容易摸索,周仓尝试着轻微地将全身地血气调动涌入到手臂中,将手臂的爆发力度陡然提升,利用追魂天鹰拳里面的通拳,慢慢揣摩摸索着限血之境的奥秘,虽说如今周仓的身子素质在魔以及那神秘老者的帮助下,现在已经由于同辈的限血之境的武者太多,但是周仓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毕竟一个稍微地不慎,很可能就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整整十来天的时间,周仓便选择一处隐秘的地方修行着。

啸!

那拳势带起的一片劲风将地上的一些落叶吹到空中去,漫天飘舞。

盘膝坐下,缓缓调息着,周仓眼神闪烁:十来天的修行已经让周仓初具规模地掌握了限血之境的一些基本的规律,全身的血气控制起来也犹如自己的手掌一般随心所欲,按魔的说法,此时周仓已经正式踏入到了限血之境的初阶。

太慢!周仓摇着头,这样的进境周仓很不满意,眼前在夜歌森林的外围中虽然是没有魔物可以威胁到他,但是此时蒋云蒋乾蒋剑三人给他的压力却是沉甸甸的,第一次可以从三人手上逃脱完全归咎于运气,若不是三人过于轻敌,让自己出其不意地击晕了蒋乾,这才大大的减轻了自己的压力.

但是现在自己的真正实力已经暴露,下次想必三人也不会再顾及身份原因单独出击,肯定是联手上,周仓有信心应付蒋乾蒋剑这两个限血中阶实力武者,但是对于那使用弓箭的蒋云始终是有一种淡淡地恐惧!

最后一刻,若不是突破。用出近乎于自杀的招数,周仓很难想象能够再那一箭下逃生!

进境真他大爷的慢啊!周仓仰天长啸。

十天的时间可以正式踏入限血之境的初阶,天资算是中等偏下,还不错。魔那阴冷地声音适时传出,不忘打击一下周仓。

照着这个进境,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踏入到第三重煅骨之境啊!周仓无奈地说道。那又是第二阶限血之境后期的十倍!周仓想想都觉得口干!要是能够踏入到了第三重,即使是对上蒋云的箭,想必自己都是可以轻易击开!

哼!限血之境越到后期,其中地细小之处更加难以拿捏,以你的天资,一年之内能够突破第二重限血之境已经算是天大的幸运了!魔讥讽地说道,若是其中哪里的修行领悟错了,十年突破不了都是有可能的,这武者有半成的人就是停留在这个槛上,无法跨越。要是你限血之境突破不了,那就搞笑了,到时候遇到我的灵魂承载的武者,我还不惭愧而死!

限血之境后期的巅峰状态,就是可以保持将全身的血气最大限量地利用,而又不会危及自己的身子,那时候你就已经半只脚踏入到了第三重练骨之境!这个时候,才是你武道生涯的开端!

达到第一重淬体之境的后期,这个阶段武者已经是百病不侵,可活上百岁之久!

达到第二重限血之境的后期,这个阶段武者已经可以利用全身血气,滋补身体虚弱的地方,锻炼到平常锻炼不到的地方,这个时期,武者已经可以活的一百五十岁之久!

而当达到三阶练骨之境,这个时期就是武者开始学习内功心法的时期,这个期间才是武者生涯正式的开始!

那天我最后一刻挡住蒋云的那一箭的血气控制怎么样?周仓突然问道。

如果你可以做到那天的那种血气控制,又不会损伤身体半分,那你就踏入到了限血之境的最后一阶了。魔有点好奇地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一个疯狂地想法突然涌上周仓的脑海,周仓嘿嘿笑道:魔,我需要你的帮忙!

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在周仓灵识海中的魔一脸讶色地说道。

嗯,要想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彻底摸索洞察限血之境,这个是最好的办法!周仓狠声说道。

很简单,不是要彻底洞彻限血之境的奥秘么?那就在生死之境中探索,那时候自己对于限血之境的进步绝对是突飞猛进的!周仓想直接跳限血之境前期那段小心翼翼调动血气的时间,而是极限地调动自己的血气,让自己更加快速达到二阶的后期!

魔许久都不说话,似乎是给周仓这个疯狂地想法吓了一跳!许久,魔才用低沉的口气说道:这么做,虽然是可以对你限血之境这一重的进境上大有帮助,或许可以大大减少突破第二重限血之境的时间,但是这种方法是在是太危险了!不建议你这么做!

这个我当然知道。在挡住了蒋云那一箭之后在生死之门徘徊了几圈的周仓当然更加清楚明白这背后的危险,所以需要你帮忙,再我坚持不住的时候,出击保住我的生命!

灵识海中,魔的身躯微颤着,当年的那个身影不正是一样有着这样的豪气么!那渺遏天下的气息,那毫无畏惧的眼神!

嗯,在你坚持不住的时候,我会出击的,但是你要记得,即使是这样,你还是有很大的危险的,如果你坚持不了血气剥离后的痛苦,晕厥过去,即使是我出击,也难以救你回来,以后你就是一个毫无感觉的白痴!魔慢慢说道。

嗯,其中的危险之处我清楚!周仓也是沉着声音说道,生死之境之中的磨练才是自身实力最大进步的一道坎,就跟周仓前世军中所在的那个小队残天,每一次的对练,都是拼劲全力,真刀真枪的上阵,在残天中训练中死伤的人数几乎和战场上的持平!训练场一次的对练对他们实力的提升都是显而易见的!

这个世上没有天才,所谓的天才也是一把血一把汗锻炼出来的,周仓一直坚信着这个道理,在前世,他的先天条件并不好,但是却创造了一个军中的神话,这都是他努力拼搏训练所带来的!

在这里,一样如此!周仓眼中无比坚定,既然想对我不利,那就要承受起我的怒火!

周仓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威胁的存在。但是蒋云蒋乾蒋剑三人却是他内心中一块沉甸甸的大石,若是不解决这个麻烦,想必自己也没有一天的安生日子!

看来你是真下决心了!本来暗黑之主给我的任务是监督承载着我灵魂的武者,不允许我出击帮助你们提升实力!但是敢于用这种方式训练,虽然你天资不高,但是日后还真有可能修炼成一方气候!魔毫无掩饰赞美的口气,但是,你必须记着,你欠着我一个人情!将来我若是要你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你必须完成!魔突然说道,令得周仓一愣。

什么?周仓一听这话就吓了跳!你都做不到的事情让我去做,这不是让我往火坑跳?绝对不行,门都没有,就是门缝都没!

魔突然有些头疼,承载着自己灵魂的武者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会儿训练都能搞出不要命的想法,一会又是胆小如鼠!放心,肯定不会让你做不可能的事情,有些事,我还是难以出击的,到时,就需要你解决了

好了,开始吧!魔生怕周仓纠缠不休,马上转移了话题.

嗯,周仓神情也猛地严肃起来,刚才只是和自己灵识海中那灵魂体开个玩笑,虽然察觉不到这位爷的好处,但目前看起来,似乎对自己没什么恶意。

将银狐干燥的粪便围绕着方圆几十米的地方均匀地撒了一一遍,又在周围熟练了布上了几个简单却致命的陷阱,只要是不小心踏上,即使没事,但也可以弄出足够大的动静,让自己醒悟过来。

嗯,此处是夜歌森林的最外围处,应该没什么比银狐更加强大的魔物出没,这一带应该是安全的。现在可以放心修炼了,这种生死训练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命丧当场,所以周仓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将应付一切干扰的准备做到了极致!

魔看着那些简单新奇的陷阱,不禁发出啧啧的声音,这些陷阱虽然简单,却是精妙无比,即使是一阶淬体后期的武者一个不小心,都是有可能栽在这里的!即使是超越二阶银狐的魔物闯进来,这个也可以起到预警作用,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准备!你是从哪里学的这些东西的?

偶尔所得。周仓淡淡地应了句,也不再理会魔,自顾盘膝坐下。

魔嘿嘿一笑,知道周仓不想多说,也不再问下去。

黄昏的森林,还是很寂静的,这种幽静的感觉周仓甚至是感到有点心醉,在前世那血汗争端中,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这样安详的坐着

周仓明白,这种生死训练,心境越是平和,自己成功的概率就越高!所以,周仓不急进入到训练中,而是缓缓调整自己的情绪,是自己的情绪完全平和下来。

心如止水!毫无波动!周仓猛然睁开了自己双眼,那随意披散在背后的长发突然之间轻轻抖动起来,身体一股股血气从周身的各个穴窍中狂涌而出!即使是个普通人,坐在周仓旁边,此刻也能够感受到一股热浪迎面扑来,毫无可避!

这就是血气方刚,鬼魂最惧怕的就是这种血气攻击!血气一涌,阶级第一点的阴魔鬼魂全部魂飞魄散!

刹那间!周仓的脸色骤然变白,脸皮上的血色一下就给抽取了,面白如纸,全身剧烈地颤抖着,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刚才的电石火花间,周仓将自己全身的精血血气猛然之间全部控制,狂涌着进入到了左手臂之中,就跟对阵蒋云那一箭的时候一样!刹那间,周仓感觉自己的左手臂犹如刚刚从火炉中锻出的火红色的精铁一般,任何东西都无法对自己的手臂造成伤害,而只要自己一拳出,仿佛眼前的空间,都是可以崩裂一般!

当然,这都是意识模糊之间的错觉,除非是达到了第八重武圣阶级的武者,才有可能打破这空间的屏障。

接下来的是无尽的痛苦,周仓的右手,开始无意识的抽搐起来,这是血气剥离过多后的后果,整只右手臂失去身体血气的浸泡,一点力气都是提不起来,仿佛一个在饿死边缘的人一样,想努力地抬起自己的手都是力不从心。

而双脚更甚,只能说是这一刻周仓健硕的双脚突然成为一团烂泥,若不是盘膝坐着,怕是这一下就直接瘫倒下去,直接晕倒。

而最痛苦的,莫过于精神上了,整个大脑突然之间失去了血气所带的养分,似乎是溺水的人一般,周仓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片模糊,大脑上仿佛有人拿着垂子砸自己,晕沉晕沉,奇痛无比,只想着立即晕死过去,免得再活遭这份罪。

前世M国的监狱就有一项秘密的酷刑,曾经遭到人权组织的强烈排斥抗议。这种酷刑就是利用利用中医的针灸,在囚犯的颈部上的通明穴上扎上一针,阻断血管中的血气与大脑的联系,这种情况下,囚犯就跟溺水一样,但是这种方法比溺水更痛苦十倍!饱受非人的痛苦,这种酷刑除非了那种毅力及其坚定的人,大部分的囚犯都是曾经倒在这种刑罚上。

而周仓此时就跟遭受那种刑罚一样,甚至更甚!

勉励地提起自己的一点精神,感受着自己周身的血气,将自己此时身上的细小之处一点点探索,如果有人见到,一定会大吃一惊!这种情况下,能够保持清醒就已经是很艰难的事情了,周仓竟然还一边查探自己的身上的细小之处,感受自己极限控制血气后身体带来的细小变化。

很快地,周仓自己尽全力提起的一点精神就淹没在无边的痛苦之中。

有些人如果知道做一件事情有危险性,常常不敢放手去干,就比如说叫你直接往后面倒去,即使是后面有人接着,但是很多人还是不敢真的全力倒下去,这就是是潜意识的操控,但是周仓的出击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保留,甚至比那次刚刚突破第一重淬体之境后对上蒋云那一箭的时候更加彻底,干脆!

因为周仓知道,若是不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自己在再一次对上认真起来的蒋云蒋乾蒋剑三人,自己仍然是九死一生,与其死在敌人的手中,还不如死在自己的修炼下。周仓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

一个冰冷地声音如同尖钻一般狠狠刺入到了周仓灵识海中,让接近崩溃晕死过去的周仓略微清醒了一些,我要出击了,千万别晕死过去,若是晕死过去,那我也救不了你!魔依旧是那副毫无情分的声音,但是声音中却有了些许的赞赏。

话音刚落,一直凝结于周仓手臂上的庞大血气犹如是水遇到了熊熊大火,一下子就消散开来,周仓只觉得一股庞大的灵魂力量瞬间侵入了他的脑海,然后一下控制主了全身那庞大的血气,井然有序的归位,几乎是眨眼间不到,这一切就完成,下一刻,那庞大的灵魂力量又沿着原路退回去,若不是全身的血气已经回归原位,周仓真会觉得是南柯一梦!

虽然如此,但是那深入骨髓的疼痛却没有消失,这种全力剥离血气后血气猛然回归后身体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重新正常运行起来!这段时间也是最危险的一段时间,若是晕死过去,全身的血气乱串,杂乱无序!使得身体有些地方没有得到血气的灌溉,运气不好的话直接醒不来,运气好的话醒来也是个残废。

就好像一个选择题,大街上,你愿意给卡车撞还是货车撞?

周仓当然是两者都不想选,所以周仓狠狠地一咬嘴唇,巨大的力道甚至将嘴唇撕下一小块肉下来!鲜血顿时不要命地涌出,此时周仓却无暇去顾这些,趁着好不容易提起来的一点精神将全身的血气极力稳住,不让它们乱串!

脑子里仿佛有一柄大锤在不停的锤打着,一阵阵莫名其妙的场景不停的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脑海中旋转,甚至还有一片光怪陆离的让人一看就眼晕的场景,避无可避,就算是闭上眼睛也没有办法,那些情景是直接塞进脑子里的。

如此纷扰的同时,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气尽管在周仓的全力压制下不至于离位,但是却是在一个个小小的空间乱串着,身体外面好像在行功的时候被一群人疯狂的暴揍。

周仓只能依靠顽强的意志苦苦的支撑,身体剧烈颤动着。牙齿狠狠咬在嘴唇上,让自己不至于晕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淡淡地声音在周仓脑海深处响起。

可以了……

魔的这一声,仿佛一下就抽走了周仓全部的力气一样,让周仓一下就软到在地上,沉沉睡去,如果此时外面敲锣打鼓地送葬,只怕周仓一时之间也是难以醒来!

即使是睡梦之中,周仓还是可以感受到脑海那股通彻心扉地疼痛,这种深入骨髓的痛苦并不会随着一个人睡去而同时失去效力,当然晕死过去的除外

旭月渐渐升起,明月的霞辉透过茂密的丛林灌木叶子,洒在了躺在地上的周仓身上,脸上银白色的神色,让周仓看起来安详无比。

沉睡过去的周仓并不知道,在他睡过去的时候,一道灰色的灵魂气体悄然涌入了他的灵识海中,将他那有些萎靡的灵魂挤向一旁,控制住了周仓的身体。

沉睡中的周仓突然站了起来,眼神中涌过一团灰色的物体,将周仓漆黑的眼珠遮盖住,灰白的眼神在在月色的照耀下尤为恐怖,仿佛翻白眼的死鱼一样。

人还是周仓,但是这一刻身上的气势变得凌洌无比,对上那灰白的眼神,仿佛全身都是给刀剜一般的疼痛,这就是高手的气势,一个真正的高手,单凭气势,就能令得别人不敢出击,不战而溃!

轻轻一踏,整个人已经在十米开外,身形有如鬼魅一般。

这身子骨,够差的这速度已经是极限了喃喃的自语声,在阴暗的森林中有如夜寐叫声一般尖锐,恐怖。

不多时,周仓已经来到了一座上峰面前,一眼仰望去,瞭望无边,甚至看不到尽头似乎是在哪里,仿佛上峰的尽头和天空连接在一起,这座山峰就是将天地结合在一起的桥梁!

这座山峰,是整个飘渺大陆上的第一高峰!登天峰!给这个山峰取这个名字的人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山峰似乎与天同高,另一个意思是能够登山这座山峰的人,都是有登天之能!

小腿一曲,身体一蹬,整个人已经拔地而起,这一下一跃,足足弹了百米之高,直到整个身子已经有下降的趋势,周仓又轻呼呼地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一拍,那上升地气势陡然又加急!周仓此时在魔的控制之下,仿佛一个机器人一般,每隔一段时间就在岩石一拍,让身子不段向上延伸,那场景,犹如圣人飞升一般优雅。

即使是达到了第八重武圣阶级的武者,可以登上这高峰的人也是寥寥无几,区手可数!可见登上这山峰的艰难之处!

越往高处,环绕着山峰周围的罡风愈发地猛烈起来,空中还有一些大汉都抱不起的巨大石头在空中旋转飘飞着!这就是偶尔掉下的石块,但是却并不落到地面,而是给围绕山峰那些劲洌的罡风吹得再空中飘飞,掉不下地。而那阵阵的罡风也有如无穷尽一般,一阵阵袭吹着!

环绕在周仓周围的那阵阵剧烈地罡风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困扰,动作依然是优雅无比,每阵吹袭来的劲风都似乎是给提前预支了一般,在吹来之前周仓已经换了个方向继续上升。

这种功力,靠的完全是武道的精确,灵识的强大控制!

哒,也不知过了多久,周仓的双脚才踩上了山顶的岩石,一眼望去,瞭望无边,周仓那灰白色的瞳孔里面倒印出白茫茫的一片,轻轻走动着,脚底岩石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是凝结在表层的一些碎冰给周仓踩碎发出的声音。

在这山顶上,包围着的全是一片死气以及万年不变的冰川!在这么高的地方,是极其寒冷的,即使是早上的旭日也很难照射得到,几乎是没有什么生灵能够在这极寒的地方生存!

轻轻地走动着,那哒哒的脚步声不断从四面八方传过来,周仓并没有减轻自己脚步,那平时并不大声的声音在这数万米的上顶上却是非常大声,犹如敲鼓一般,震人心灵。

啪,那皮肤陡然之间发出一声轻微地响声,竟然是直接就冻裂开来,那鲜红的血液立即涌出,不到一个眨眼间的时间,那鲜血就重新马上结疤,被这极寒的气温直接冻僵住!

魔似乎对这个地方尤为熟悉一样,并没有理会身上不时多出的密密麻麻小伤口。控制着周仓的甚至没有丝毫地停留,七拐八拐地来到一处在峰顶最为高的地方,盘膝坐下,那灰白色的眼睛随之闭上。

天空之中,一轮圆月尤为耀眼,此时在峰顶之上,看上去那圆月也仿佛大了几分,渐渐地,一团团银白色的雾气环绕在他周围,越聚越多。

远处望去,一团银白色的光柱犹如激光一样从月亮之上投入到周仓的脑海,数十丈的直径,看起来魅丽无比!

盘缩在周仓脑海中的灰色灵魂体在这条光柱涌入到了灵识海中竟然如同小溪涌入深渊一般,全部给魔吸收,一滴不剩!而那稀薄灵魂体也似乎是凝厚了几分。

远处,坐在一块玉制的簿团上的老者,似乎是心有所感,双眼一眯!望向离自己颇为遥远的银色光柱!脸上露出骇然的神色!此人竟然在能够吸收月亮上的极阴之气!猝炼自身的灵魂!老者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狂热神色,要是能够得到这功决,想必自己很快就能突破目前的进境!

远处,另外两人和老者年纪差不多的老人闪电般地来到了老者的周围,眼神之中同样有掩饰不住的狂热!

良久,那个坐在玉簿团上的老者才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沉重得说道

龙霸空,龙霸天,我们陷在这沸腾之境已经近千年了!若不是我们的本体得天独立,我们才能上的了这登天峰,吸收这里零散的极阴之气,猝炼壮大自己的灵魂,此人竟然有这种逆天的功决将极阴之气吸收为己用,想必是有登天之能,甚至是踏出了地阶最后的一步!

大哥,你是说,天阶强者!令两人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也难怪两人这么吃惊,在飘渺大陆上,达到了第七重大沸腾的阶级就是可以开宗立派,传承香火的前辈,而第八重武圣,目前众所周知的武圣只有数十人之多,加上隐藏修炼的武圣,绝不会超过百人。武圣的存在,已经是让众人不敢仰视的一个高度,但是,武圣也仅仅是地阶顶级的存在!

传言到,武圣只要再进一步,就是天阶强者,那时候寿命就与天同高!与地同厚!永生不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个神念间,就是毁天灭地!

千年之前的暗黑精灵暗黑之主蒋逆在武圣之间也是罕逢敌手,当年我们森林一族中的十大武圣围攻他,甚至还叫上两个人类世界中的两个武圣,竟然只能将他重伤,还给蒋逆打死了三个,重伤四个!

暗黑精灵一族全族迁移到人类世界中去,离开夜歌森林!我听我们龙族的一个老祖宗说了,蒋逆受了重伤之后并没有死,而后突破到了天阶阶级!老者轻轻说道。

三人低声谈论着,无一不留露出对天阶阶级的向往和敬畏。

不要奢求太多,这种逆天的功法不是我们能够得到的,即使是老祖宗亲自前来,对这个高人也决然不会忌惮三分。

嗯,另外两人眼神早就没有之前的贪婪。能够修炼到沸腾之境的,绝非是一朝一夕修炼得来,多年的磨练早就将三人的心智磨练的厚重无比,不会轻易受到外物的诱惑,若是那个前辈高人一个不高兴,功法想比起自己的命来说,无疑三人是选择后者。

三人低声说话间,已经悄然离周仓不及千米之处,为首的龙愈空朗声说道,前辈,我们是龙族的龙愈空,龙悬空,龙霸天,此时借助之力吸收一些极阴之气,还望前辈允诺,若是打扰到前辈的修炼,前辈知会一声,我三人立即退去。

若是森林一族听到这三个人的名字,也会大吃一惊,暗夜三龙,在夜歌森林之中也是郝郝有名的存在!

良久,三人小心翼翼地站着,见到光柱中间的那人并没有什么反应,才敢一脸狂喜地坐下,全力吸收起游散在周围的极阴之气,在魔的带动下,这方圆千米一带的极阴之气比别的地方要浓郁上百倍!愈往中间那极阴之气愈加浓郁,但是暗夜三龙还是知趣的仅在最外围的地方,不敢过于深入,唯恐引起中间那人的不满。

这种极阴之气不仅对于灵魂是大补之物,对于身体也有一定的猝炼功效,所以魔有意地控制些许极阴之气融入了周仓的肉体,虽然是极少,但是周仓的肉体却在这点极阴之气的功效上不断地变强着,身体上那些密密麻麻被寒风东裂开的小伤口几乎是一会儿就修复完毕。

此时盘缩在魔脑海中的灵魂体似乎是壮大而来几分,而且也那团灰色的灵魂气体看起来表面的光泽也更加饱满,充实一些。

吸收极阴之气的时间一直持续了一天一夜,周仓的眼睛突然睁开,眼神中,依然是灰白色的一团,唉,这身子还是太弱小了,吸收到的极阴之气已经是极限了,无法继续吸收了。

攸突然站起,正在修炼中的暗夜三龙也是心有所感,马上停止了修炼,站起身来。一道淡淡冷漠地声音突然从远处飘过来,却如炸雷一般在三人耳边同时响起。

世上之事,向来只有平衡,想得到就得付出,今日你们三人就算是受了我的恩了,现在我要离开,这方圆千米的极阴之气就送给你们了!若是吸收完毕,至少当得你们五百年苦修之功!

魔停顿了下,若是以后你们暗夜三龙遇到了了一个叫浩然的精灵小子,在你们允许的范围内尽量给他需要的帮助!我曾经欠他老子一个人情。

前辈之命!安敢不从!若是以后遇到了这位小友,一定倾尽我族之力帮助!为首的龙愈空听到此话,马上说道。不说这方圆千米的浓郁极阴之气就足以令得他们如此拼命,而且这位前辈高人似乎是对浩然相当的熟识,若是能够拉上浩然,对龙族这一族的帮助无可限量,就等于拉上一个近乎于天阶强者的靠山!即使是夜歌森林中那些实力恐怖的宗派,也是很难拿出一个天阶强者的。

嗯。魔淡淡地应了一声,轻轻向前踏去,几个眨眼间就消失在暗夜三龙的面前,若不是方圆千米那浓郁的极阴之气,暗夜三龙还真以为是做了一场梦!

龙愈空那双龙眼一扫其他的两人,我们立即将这里的极阴之气在消散前吸收完,回族后立即把这件事告诉族长,不可向别的族人透漏!

是!大哥。龙霸天和龙霸空几乎是同时应道,两人也深知此事的严重性,涉及到近千年都难得一见的天阶强者,三人都是不敢怠慢,若不是这铺天盖地的极阴之气让他们难以抵挡住内心的诱惑,三人还真想立即回到族内将这些事情告知族长!

与此同时,三人背后的庞大龙翅一展,整个身形已经飘离原地,向着中间急速飞驰而去,这时候,没多浪费一分钟,这里的极阴之气就会减少些许,这是三龙不允许的,所以三人当下都是拿出自己最大的速度,想着最为浓郁的极阴之气飞去

不多时,周仓已经来到了登天峰的边缘,向下一跃,没有丝毫犹豫的,整个人已经跳下这数十万米的高的地方。

撕拉!那衣服发出撕裂的响声,那结实的衣服竟然直接给那剧烈地劲风撕成碎条。

那周围的风景直接成为一条倒带向上飞速上升地,如果这种冲力直接摔到地上,以周仓目前的身体强度,直接就会摔成一团肉泥,就是达到了暗夜三龙那种第六重沸腾的层次,摔下去,不死也要重伤。数十万米的高空,在落地的时候整个速度已经加速到了一个极致!

那股冲击力,甚至差不多第八重武圣的一击!至少有十万石的冲击力!魔却似乎是闲庭信步一样,直到剩下只有三分之一的路程时候,才闪电般地伸出击,在一块石头上狠狠一拍,那块巨大的石块立即就变为一堆粉末,而身子下坠的速度,也是缓上一缓。

周仓的灰白色眼睛微弱迷上,身形在空中强行一扭,斜对着山峰。双脚如风一般地旋转起来,远处看去,数十双脚的残影不停地挥击登天峰岩壁的山石之上。

啪啪啪!那密集的出脚速度,若此时周仓醒着,一定会发现,魔此时所施展出的正是那追魂风神腿!

那山峰像是一个强大的敌人一般,而周仓的双脚则是如风一般地击打地这巨大的敌人,那一块块山石,没有一块经得住周仓的一踏之力!纷纷化为漫天的粉末,远处望去,一条白色的烟雾一直从登天峰的中间持续到下面,看起来壮观无比。

这股巨大的声势也是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远处一个长得绝美容颜却又不失刚毅漂浮在空中的男子喃喃说道:竟然直接凭着肉体的力量直接从登天峰上一踏而下,此人究竟是谁?有如此的实力。背后上一对透明的羽翼在早晨透进森林的微弱温暖下闪闪发光,竟然是一个精灵族人。

哒。

轻轻地落地,甚至连一丝尘土都没有扬起,犹豫了一下,周仓的身形几个闪躲间,已然消失在登天峰的周围。以魔的实力,却是不怕给人发现

周仓坐在一个清澈的小水塘边,这个水塘其实并不深,只是有人练功的时候强大的力量生生地击出一个方圆五米的小坑。而雨水落到地上的时候,也就渐渐贮存在这里,加上这里绿树成荫,温暖很难照射进来,却也没有蒸发干净。

那灰白色的眼神盯着远处的高空,眼神里却有着流露不出的落寞和伤感,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这是我能给你的最大帮助

那眼神陡然变得漆黑起来,没有任何的征兆。

轻轻地拍拍脑袋,周仓仰起头,轻声问道:多久?似乎是对于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周仓突然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地话。

但是魔却是明白周仓想问什么,这次太猛了,你的血气极限竟然比对付蒋云那一箭的时候更加彻底,昏迷了三天。

周仓一听就吓了一跳,尼玛,这么一次就要晕迷几天,再多的时间也不够挥霍啊!

哼!能够挺得过来你就要偷笑了,还在那里计较昏迷几天的时间。魔冷冷地说道,想必这次对你限血之境的修炼经验大有帮助,趁着这段时间赶紧修炼一下,稳固你踏入第二重限血之境的阶级!

听到周仓这不咸不淡地话,周仓的无名怒火一起,脖子一梗,就要反讽回去,丫等你遇到你的另外的魂体承载者,看你给他吞噬了。哈哈哈哈。

这个不用你操心,若是我的灵魂体想吞噬我,必先杀了你。否则的话是无法威胁到我的存在的。魔淡淡地说道,语气很冰冷,很生气。

周仓气势一怂,气不打一处来又不知道哪里发去,只得一肚子火的坐在地上,慢慢消化起在进入了极限状态后的那一丝一毫的所得,虽然时间极短,但是一点经验是极其珍贵,对自身的修为大有帮助。

慢慢阶味着那拼死才得来的经验,在每个宗派,种族上的传功之地都有每一重的经验心得,但是这种生死体验中得到的经验,远比一些理论上的上的经验来的更加可靠,也更加适合自己,使得自己能够爆发出最大的威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