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娇妻哪里逃

更新时间:2021-04-22 05:08:18

娇妻哪里逃 已完结

娇妻哪里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没话了 分类:玄幻 主角:骆建峰尉迟恭 人气:

没话了新书《娇妻哪里逃》由没话了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骆建峰尉迟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她被太子推下城墙,却凭空消失了,太子骆建峰说:你就是上天入地,我都会找到你。他一定好好折磨她,来惩罚她今生对自己的错负。她穿越到现代,却真的成了骆建峰的妻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哎,我说,你阮凝芷好歹也是个尚书的千金,怎么还玩物丧志了,别玩了,跟你说正事呢。”何宇对着这个刚接触到电视的新新人类阮凝芷无计可施,她居然迷上了看电视。

“何宇,你看,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东西,这比我们搭戏台和皮影戏好看多了。”阮凝芷对着电视目不转睛,忽然“啊”的喊了一声。

何宇忙看看电视怎么了,“至于么,阮凝芷你居然还是个封建老古董啊,不就是个吻戏么,好歹你也是成过亲的吧。”

阮凝芷的脸红了,憋了半天才冒出一句话,“男女….授受不亲。”

何宇被阮凝芷的话笑得人仰马翻,是他太久没有到古代去了么,阮凝芷的性格太单纯了。他都无法想象阮凝芷要是见到骆建峰,这个她名义上的丈夫,要怎么自处。

“你笑什么啊?何宇?”阮凝芷实在不能理解何宇为什么突然笑成了这样。

“好了,不笑你了,和你说正事吧。”何宇终于停止了这笑声,再不和她说点正事,等阮家那两位过来就晚了。

“什么正事?你说,我听着。”

“呆会儿,阮家那两位大小姐就要来这里看你了,你最好别露出刚到这个世界来的样子,那样她们会把你当白痴的。”何宇一再提醒阮凝芷要注意阮家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吃素的,只怕阮凝芷应付不了这么复杂的宫斗情节啊。

“她们不是我的姐妹吗?她们怎么听上去不喜欢我?”阮凝芷的回答让何宇彻底崩溃。

她到底是傻子还是真的太过天真啊,阮尚书把她保护得也太好了吧,难怪她死前都不相信尉迟恭真的谋权篡位,她就是太单纯了。如果她知道尉迟恭是真的谋权篡位,说不定她也会愤而离开尉迟恭吧。这个阮凝芷其实,也挺特别,不是么。

“你忘了我说的么,你是大太太所生,虽然不是阮予楮亲生的女儿,可你却备受阮予楮的疼爱,其他两个女儿能给你好脸色么?阮凝芷,你动动脑子想想好不好?”

“那我不是阮予楮的亲生女儿,那谁是我的亲爹?”阮凝芷疑惑不已,这具身体的身世背景好乱啊,她已经不能理解了。

“阮凝芷,你现在当务之急是装作你是这个世界里的人,其他的先放一放,好不好?待会儿,阮玉茹和阮玉娇来了,你就装作正常的样子,不管她们说什么,你都要冷静镇定好不好?”何宇生怕阮凝芷一下子没有绷住,哭得稀里哗啦的。现代的阮凝芷虽然体弱多病,可是性格上绝不软弱,她很坚定,她认定的事情,她不会屈服的。

“她们能对我说些什么呢,我现在不是个病人么,不至于吧?”阮凝芷心想都是自家姐妹,又是何必呢,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得不报啊。

“病人?你从出生就这么病着,我告诉你啊,她们最讨厌你这病了。看到你这病恹恹的样子,估计又要一番数落你了。”

“我病了,妹妹们难道不关心我的病情么?”阮凝芷疑惑道,阮家的姐妹亲情怎么如此淡漠。

“哎,阮凝芷,你这副病体已经嫁人了,你嫁得好,姐妹们才会羡慕嫉妒恨啊。”何宇忍不住提醒这个头脑简单到某个地步的阮凝芷,拜托,待会儿可得给我演好了。

“好吧,我一定尽力在姐妹们面前好好表现。”阮凝芷天真的回答。

“不是尽力,是一定,记住啊,别露馅啊。”

“那你呢?你就要走了么?”阮凝芷刚到这个世界,对什么都不清楚,充满了疑惑和不安,如果这个时候何宇这个造梦者就这么消失了,她该如何生存,如何扮演好现代阮凝芷呢。

“哈哈,我要是走了,你岂不是要被当成白痴,送进精神病院?”何宇逗着什么都不明白的阮凝芷,不错,逗她确实挺有意思的。

“那你不走,她们不就看见你了么?”阮凝芷还是不能理解。

“阮凝芷,我是你的朋友,也是她们的朋友啊,我是何宇,现在你明白了吧,待会儿她们来了,我一样可以站在这里,或者坐在沙发上陪着你,你给我好好演戏好吧。”

“哦,这样说的话,我就放心了。何宇,我能不能再问最后一个问题?”阮凝芷一脸好奇的说道。

“你再敢问无知的问题,我就把你送回南唐去。”何宇显然对阮凝芷无止尽的疑惑感到无可奈何。

“我想知道,窗户上的纸,为什么是透明的?”阮凝芷指了指洁净的玻璃窗户。

“阮凝芷,你……”何宇快要被阮凝芷给折腾的晕倒过去,“你下地过来看看。”

阮凝芷听话的从被窝里站了起来,这一站又是一声尖叫,“阮大小姐,你这是又怎么了?”

“何宇,我怎么没有穿衣服啊?”阮凝芷面色赧然,这样衣不蔽体成何体统。

“你给我过来吧,来,你来看看这窗户外面,你就了解了。”何宇对着阮凝芷招招手,示意她快点到窗边来寻求真相。

阮凝芷用力向下拉扯着自己这身睡裙的裙摆,怎么会有这么短的衣服,她是正经人家的小姐,怎么能穿成这样。她极不自然的走到了窗边,窗外男男女女都穿着这样款式的衣服,他们神色自然,好像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阮凝芷渐渐放下了心中的不安,尽管这样短到膝盖以上的睡裙,她真的还是不好意思穿,白皙的肌肤就这样一寸寸的裸露在外面的空气里,她倒吸一口凉气,却还是故作镇定,既然做了这个现代的阮凝芷,就要帮人帮到底吧。

“哟,二姐,我看她不像是晕厥了几天的人哪,还有心思在窗边看风景呢。”娇滴滴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阮凝芷转过身来,第一印象中是一张粉嫩的脸蛋,娇滴滴的声音,她喊门口还没有走进来的那个女人叫二姐,那她一定是何宇说的阮玉娇了。想到这里,阮凝芷自然的开了口,“玉娇,你怎么来了?”

叫阮玉娇的女子一脸惊诧,阮凝芷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利索了,她平日里看见自己也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今日她怎么这般正常了。

“阮凝芷,你觉得这样三天两头的病给我们看,很有意思是不是?”门口的女人不疾不徐的走了进来。

阮凝芷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对她说话毫不客气的女子,她一身得体的职业套装,精致的妆容,烈焰红唇,她的气场很大,阮凝芷从未见过这般女子,她分明是女子,可是她的气场能镇住许多男子,她必定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吧。

阮凝芷看了看何宇,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点什么,才不会被拆穿。何宇还是一脸玩味,玩世不恭的样子。

对面的阮玉茹见了对着何宇又是一通,“怎么回事,这次你俩又搞什么鬼,又装病是吧?我告诉你们,我阮玉茹不像阮予楮那个老东西一样糊涂了,别想耍花招。”

“啧啧,至于么,玉茹小姐?”何宇的嘴角挂着一抹邪邪的笑容,那是他招牌式的笑容。

“我告诉你,何宇,我们阮家的事儿你少管。”阮玉茹的话里极不客气,阮凝芷听了不明所以,她讨厌自己,可是她怎么对何宇说话也是这般不客气。

“玉茹,何宇也是好意,你何必用这个态度对他呢?”阮凝芷一脸天真的坚定。

阮玉茹瞬间傻眼,她是阮凝芷么,是那个永远在她面前有气无力的病秧子么。她今日居然敢这样和自己说话了,好啊,阮凝芷,你想做什么,想教训我阮玉茹么,你这个鸠占鹊巢的病秧子想做什么。

阮玉茹看向何宇,“是你教她的?”

何宇摇摇头,看向窗外,示意不管自己的事,她醒来就这样了。阮玉茹更是一脸愠色的看着阮凝芷,她还敢跟她叫嚣什么。

“玉茹….我这次能醒过来….很不容易,我想….”阮凝芷欲言又止,不知道她说这个合适不合适。可是她求救似的看着何宇,何宇又不理她,摆明了不想理这场阮氏姐妹带来的情感风波。

“你想干什么,说啊,怎么不继续?”阮玉茹一贯咄咄逼人的态度。

“我想好好和你们相处,不要再这样下去。”阮凝芷终于心平气和的讲完了这句她心里想讲的话。

阮玉茹和阮玉娇姐妹俩面面相觑,这个阮凝芷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她一个病秧子什么时候居然这么正常了,难道这次大病一场后,反而重获新生了。

“阮凝芷,你没有病吧?”阮玉娇忍不住发问道。

“玉娇,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大姐,以后我会好好和你们相处的,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一定帮你。”阮凝芷发自内心的想帮这具身体达成所愿,可是面前的这两个女人似乎不太领情。

“阮凝芷,你犯不着用这套把戏来整我们姐俩,阮予楮吃你那套,我们可不吃。”阮玉茹的眼里恨不能折射出怒火来焚烧掉阮凝芷这层虚伪的表象。

她到底想干些什么,整个人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一时间说不上来她哪里变了,但总之她不是晕厥前的阮凝芷了。

“玉茹,父亲呢,他怎么没来?”阮凝芷忽然想到既然阮予楮那么疼爱自己,怎么自己这次晕厥这么严重,都不见他来看望自己一次。

“哟,你还想起那个老东西来了,放心吧,要不是他出国一时回不来,你以为我们两个会替他来看你么?”阮玉茹冷脸道。

这个和她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女人,凭什么占据了父亲的心,享尽了父亲的疼爱,自己分明才是父亲亲生的女儿,父亲却从来不将多余的精力用在自己身上。无论她有多努力,父亲的眼里还是总看到阮凝芷这个病恹恹的样子,总是很心疼她。

凭什么,她们两个姐妹从小就不被父亲见待,难道就因为阮凝芷是大房太太所生么,即便是大房生的,可她阮凝芷分明不是阮予楮的种,这是公开的秘密不是么。

想到这里,阮玉茹的心一阵暗痛,不想再看见眼前这个阮凝芷,除了更加愤怒,她不会有更直接的感受。

“玉娇,我们走。”阮玉茹带着阮玉娇气冲冲的离开病房,每次看完阮凝芷,俩姐妹都要气上半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