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御姐修仙录

更新时间:2021-04-22 05:03:43

御姐修仙录 连载中

御姐修仙录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上帝爱吹水 分类:玄幻 主角:小凤大鹏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御姐修仙录》的小说,是作者上帝爱吹水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攻心为上,攻身为下。这是一个姑娘从滚刀肉奋斗成心头肉的励志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条河流,从一处峡谷中横穿而过。

     潺潺河水中忽然露出两个脑袋。

     一男,一女。

     男的昏迷不醒,女的脸色苍白,分明也已经虚弱不堪,比那个男的好不到哪里去。

     但那个女的眼光中投射出坚强的意志,她咬紧牙关,鲜血从她唇下淌下,滴落在河水中,她完全置之不理。

     只见她吃力地,将那个昏迷中的男人抱入怀中,艰难地游上岸边,再喘着粗气,将那个男人拖上岸上的一个干燥之地。

     做完这些事后,她再无半分力气,再无半分精神,一下扑在那个男的怀中,沉沉地昏睡过去。

     这对男女,正是从柳三光手中逃脱出来的寂然与小凤两人!

     小凤施展的逃匿功夫,正是大鹏魔君暗中传给她的不传之秘法:水遁!当年大鹏魔君被沉下生命之池之时,为了让小凤不至于没有一技之长,就将他会的功法用神念生生打入她的脑海中。

     这种逃逸之技,并非世间任何武艺的范畴。

     不过,这门遁法消耗的并不止她的真气那么简单,更要消耗她的生命精气,一种比真气更玄妙的东西!

     施展出这门遁法,已经是她的极限,她的精气神早已经消耗一空,不过这门遁法只能遁走于有水的地方,她想不到两人最后遁落于一条河流中,为了不让两人淹死于河水中,小凤以坚强的意志,硬生生强迫自己不晕过去,将寂然拖上岸,才沉沉地睡去。

     精气神全部消耗一空的她,太累了,比施展出绝世之招的寂然,更累!

     此处离与柳三光决战的山巅,至少有百多公里,小凤不用担心柳三光追杀而至。

     所以,她放心地,满足地睡去。即使她身体累得微微颤抖,但她的嘴角,始终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因为,爱人就在身边。

     他们,终于从致命危机中,逃出来了!

     寂然施展出威能强大的绝招【风起云涌】后,因为绝招的副作用,他必须昏迷数个时辰,才能恢复醒转过来。

     天色渐渐明朗,一抹曙光从遥远的天际中射来,旭日升起来了。

     寂然眼皮轻轻颤抖一下,缓缓睁开双眼。

     第一眼入目之像,是他心中那至爱,小凤脸色苍白地扑在他的怀中,嘴角挂着满足笑容。

     寂然看到伊人的笑容,他不用看就知道,两人,终于从虎口中逃脱!

     寂然慢慢坐起,生怕惊醒小凤,他首先运起身体中的气息,吐纳生息。

     一个周天,两个周天,三个周天。

     气息在寂然经脉中行走八个周天后,他的真气几乎已经全部恢复过来。

     经历了这次实战之后,寂然只感觉浑身真气激荡不休,似乎,比以前更精进了一点。看来在生死之战中,最容易磨砺出一个人的实力。

     望着岸下潺潺流过的河水,寂然静静地思索。

     自己的身份既然已经暴露,那么黑暗绝门必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柳三光必定在灵界东土大陆到处通缉自己。

     其它门派慑于黑暗绝门强大的战力,必然会不遗余力,千方百计捕捉他与小凤两人,以求拿去想柳三光邀功。

     灵界东土大陆之大,恐怕再无一处让他与小凤两人安心容身之地。

     到底,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咕嘟~~”忽然在寂然肚子中,响起一声熟悉的憋压声。

     寂然,感觉肚子在抗议。

     寂然莞尔一笑,死战一次,消耗的气力是如此之大,肚子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还是先将肚子填饱,待小凤醒过来,再一起善良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吧。

     寂然脱下身上湿漉漉的外衣,运起真气将衣服烘干,然后铺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将小凤的头寝在柔软的衣服上。

     接着,他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上的关节,捡几个小石头,蹲在岸边一动不动。

     忽然间,他眼中瞳孔一缩,手中的小石头猛地向着河流中激射甩去。

     咚咚几声闷响过来,河流中飘起几条脚掌粗细的肥鱼。

     寂然施展绝顶轻功,踏着水面跃到河流中,一把将那几条肥鱼儿捞起,再跃回岸上。

     就近捡了一些小树枝,寂然生起火来。简单处理一下,便开始烧烤这几条肥鱼。

     鱼儿还未烤好,一阵香气便在这岸边弥漫开来。

     在一旁沉睡的小凤秀鼻抽动几下,缓缓睁开双眸,已经醒过来了。

     “好香啊,在烤什么呢?”小凤笑道。

     两人劫后余生,并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安。因为最爱之人就在身边,心中只感到无限温暖与安全,即使是死神遽然近身,这两个早已决定生死相许的恋人,也会从容面对。

     爱,总是有种神奇的魔力,很容易让人放空心态,包容一切。即使在艰难的困境中,依然会充满希望地活下去。

     就像寂然与小凤两人此时此刻!

     寂然笑道:“烤鱼,怎么样,我的手艺不错吧。”

     小凤笑道:“闻着香味,大概也就马马虎虎,只有吃过才知道,哎哟。”

     小凤想挣扎撑起身子,无奈双手一软,竟然有气无力,无法撑起。

     寂然连忙将小凤扶起来,心疼道:“小凤,你没事吧,我们最后是怎么逃出来的,你该不会又乱来了吧。”

     寂然知道小凤冰雪聪明,精通各种古灵精怪的东西,自己最后能从柳三光手中逃脱,肯定是这个女孩不知又施展出什么秘密手段了。

     小凤无力地摆摆手,道:“不碍事,我只是消耗一些精气,能逃出来就不错了。只要打坐两个时辰,再吃些你亲手烤的鱼儿,应该能恢复过来了。”

     寂然一脸自豪,道:“那当然,我亲手烤的鱼儿,简直就比什么仙丹妙药更灵验百倍,来,烤好一条了,先给你尝尝。”

     说着,寂然将一条烤成金黄色,香气勃勃的熟鱼递给小凤。

     小凤也不客气,伸手接过,说实话她也饿坏了,闻着散发出的阵阵香气,她精神一震,徐徐吃了起来。

     果然,吃下一条鱼儿后,小凤发现自己恢复了一些气力。她盘腿在寂然身边坐下,入定打坐,几个时辰后,太阳已经升得老高,小凤苍白的脸色便已经恢复了一些血气,身上的真气,也恢复了七七八八。

     寂然满脸微笑,呆在一旁安静地等待伊人从入定中醒转。

     小凤本来就美貌如花,温柔体贴,比起千娇百媚的真玉郡主也不惶多让。此刻她精力消耗,脸色苍白,更为她增添些娇弱的美,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对她产生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寂然心中也如此地想着,不过他内心还是自责居多。想到自己不能保护最爱的女人,最后还是这个娇柔的女人将自己救离虎口,寂然感到窝囊不已。

     他心中狠狠地告诫自己:寂然,你还是太弱了,你必须好好地磨砺自己,增强自己的实力,才拥有实力保护好小凤,才不会辜负小凤对自己的爱。

     小凤功力差不多恢复后,早已经察觉到寂然在一旁傻傻地盯着自己看个不停,她脸蛋又红了几分,突然睁开双眼,刮了寂然的鼻子一下,嗔道:“坏蛋,又想欺负我了是不是。”

     寂然被小凤突然醒过来吓了一跳,发现自己被耍后,坏坏一笑,一下子将小凤扑在地下,道:“哼哼,欺负你又怎么样?我就是要欺负你,来,先吻一个。”

     说着,寂然嘟起他薄薄嘴唇,向小凤亲下。小凤拼命阻挡,口中不停嗔叫:“坏蛋,大色狼,我打你这个大色狼······”

     两人在岸边嬉闹一阵后,精神几乎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开始商量接下来何去何从了。

     小凤施展轻功,登上一处高挺的山石上,举目远眺,辨明两人方位。

     随后,小凤跃下来,对寂然道:“我大概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了,我们现在处在昆仑剑派与黑暗绝门的交界之处,黑暗绝门知道了你的身份后,一定会千方百计捕捉你,只要你在江湖中流露出半点马脚,将有数不清的死士前仆后继,势必要抓你去领赏,烦不胜烦,唯今之计,最好就是去昆仑剑派躲一段时间,再做其他打算。”

     寂然沉吟一下,道:“可是,我与昆仑剑派非亲非故,他们若是知道我的身份,慑于黑暗绝门的威势,或许第一时间将我交出来邀功也说不定。”

     小凤意味深长一笑,道:“有这种可能,不过,我有把握说服昆仑剑派的派长,你大可放一百个心。”

     寂然一愣:“你,又想打什么古灵精怪的主意,我郑重警告你,小凤,以后未经我同意,不许你擅自使用各自对你身体有危害的什么什么,不然我不放过你。”

     小凤拉着寂然的手掌,撒娇般笑道:“什么什么嘛?都不知道你说什么什么~~”

     寂然:“反正就是什么什么,反正一切对你身体有危害的行为,都不准你使用·······”

     ·······

     昆仑剑派。

     一个身状如牛,皮肤黝黑的白发男子,腰杆笔直地坐在一张椅子上。

     他时不时握起拳头,咳嗽几下,一脸的疲惫与病态之色。

     但他眼中流露出的异于常人的坚毅,和他身上散发着的一股威严之气,分明在告诉外人,他的身份不同凡响。

     他,就是昆仑剑派当今的派长:李华山。

     “大人!”一名年轻的青年走入他的房间,这名年轻的青年叫做李逍遥,是李华山的心腹。

     “大人,柄苏长老,又在公然纠集一些派内青年,宣扬他的什么狗屁壮大我派理论了。”李逍遥忧心忡忡道。

     炳苏长老所作所为,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想逼让李华山让出派长之位,让他自己取而代之,为此,炳苏长老从一开始默默地推动他的计划,到如今明目张胆地宣扬,已经差不多到了摊牌的时候了。

     “咳咳~~” 李华山眼中精光爆射,重重冷哼一声:“只要有我活着的一天,他一个死老头,别想让本座让出派长位置,咳咳咳······”

     “大人,你的身体·····”李逍遥满脸担忧。

      李华山摆摆手,淡淡道:“是的,最近,我的病情加重了。”

     “大人!”李逍遥鼻子一酸,眼眶已红。

     自从大人得了这怪病以来,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昆仑剑派派能位列东土大陆五强之派,完全得益于大人当年勇猛如虎,创下许多震惊世人的不朽功绩的缘故。也因为如此,大人如今虽然顽疾在身,依然还能坐在派长这个位置上。

     但是大人现在身体一日比一日差,早已引起昆仑剑派的各种暗流涌动,数不清的门派强者都在盯着派长这个位置,大人四面楚歌,派长之位岌岌可危,门派更是面临四分五裂之危机。

     门派致命的危机不单止是来自派内,好斗的黑暗绝门,更是对昆仑剑派虎视眈眈,犹若盯着一块到口的肥肉,相信只要昆仑剑派露出一丁点孱弱的破绽,由柳三光领导的黑暗绝门,便会撕开虚伪的伪装,毫不犹豫对着昆仑剑派露出他尖利的爪牙。

     内忧,外患,双重压迫之下,可想而知,掌门李华山,身上的压力何其巨大。

     但李华山又不能倒下,否则,昆仑剑派恐怕会瞬间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昆仑剑派的前途,该何去何从啊?

     想到自己身为派内的一份子,却不能替大人担当一二,李逍遥心中难过得快要落下泪来。

     就在这时,又一名年轻人快步走入房内,在李逍遥耳中低声呢喃几句话。

     李逍遥脸显惊容,郑重对李华山道:“大人,派内有两个外人混入,他们竟然直接找上门来,直言说要见您!”

     “呃!”李华山眼中精光一闪:“能悄无声息混入我们昆仑剑派,恐怕是个顶尖高手。他们是什么人?”

      李逍遥脸色惊疑不定,道:“大人,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黑暗绝门柳三光遣来的使者,专门通知我们昆仑剑派留意的两个通缉重犯:寂然与小凤。他们好大胆,柳三光到处缉拿他们,他们竟然敢混入我们昆仑剑派,还直直找上大人您,我看他们必有所图谋,大人,要不要我们先布置一番,等下来个请君入瓮?”

     李华山静静地思虑片刻,冷笑一声,点点头道:“哼,先不要轻举妄动,让他们进来,如果这两人没有足够的理由,让本座信服他们混入我们昆仑剑派的动机,你大可以动手将他们抓住,转送给黑暗绝门,好歹也可以卖个交情给柳三光。我们昆仑剑派难道真是虎落平阳了么?怎么一些阿猫阿狗都敢上门放肆!”

     “是,大人!”李逍遥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