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农门有喜:彪悍相公小俏媳

更新时间:2020-11-19 07:06:12

农门有喜:彪悍相公小俏媳 已完结

农门有喜:彪悍相公小俏媳

来源:落初 作者:夜花煮雨 分类:仙侠 主角:石甜石福发 人气:

主角叫石甜石福发的小说是《农门有喜:彪悍相公小俏媳》,它的作者是夜花煮雨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石甜穿越了,懵逼了。她一代神偷圣手竟然穿成了要被亲姑姑强逼着去冲喜的土的掉渣的小村姑。家里一穷二白不说,爹爹软弱愚孝,娘包子好欺负,姑姑嫁了个小地主,回娘家像是土匪一样。亲姑姑脉侄女,冲喜之为钱。悲催的石甜表示,老虎不发威,你当姑娘我是病猫么。虐渣斗极品,吊打极品自私的姑姑,当她调教软包子爹娘,带着家人种种田,发发财,小日子越来越红火的时候,天上掉下一个极品腹黑男。从此以后,她的生命中就出现了一个永远都无法摆脱的男人。“你到底要怎样啊!”正在洗澡的石甜崩溃了,“我不就踢了你一下么,用得着这么小气?”“救命之恩,当然是以身相许咯!”男人毫不避讳的站在门口,目光忽上忽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深,院子里传来阵阵响声,轻微,惊扰了要睡觉的石甜。

下地,压着步伐走到窗户,从窗户缝里看去,院子里竟然进来了两个大汉,看那架势,似乎有两下子,而且他们直奔自己屋子里来了,这让她一惊。

来不及细想,赶忙躺回到床上,眼睛却紧紧的盯着们,没发现们有动静,倒是窗户被推开一点,一个长管伸进来,一股白烟朝着屋里散开。

难道这就是迷药?

石甜一边狐疑,一边把辈子紧紧的捂在脸上,一小会儿过后,们上的栓被匕首一点一点的挑开,听到咔嚓一下,门开了,石甜紧忙闭眼,憋住呼吸。

耳畔传来暗哑的声音:“这就是石甜?长的还不错。”

“别打主意,这可是主顾要的人,赶紧的干活!”

随着两人说话一落,身子一轻,顷刻间被人抗在了肩膀上,顿时她的胃抽痛,眉头一紧,感情这两个人是来偷人的!

这算是长见识了,想她偷了一辈子,还从未偷过人,没想到,这次竟然被人偷了,真是打鹰一辈子,最后竟是让鹰给啄了眼。

耐心的等待,想从他们嘴里得到更多的消息,可惜,出了村子,把她往马背上一放,就像是扔一堆废物似的,挂在马背上,这让石甜的眉更是蹙起。

马一路狂奔,中间两人在没说过话,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马蹄子终于停在一座红漆大门前,像是越好时间似的,马一到,门也开了,走出一小厮,贼头贼脑的,在前面引领那两个蒙面人。

眯着眼的石甜观察半晌,心里默默记下路线,也暗自打量这家人,房屋不少,院子也大,但根据她这些年在房屋中斗转的经验,这家是暴发户,并非是富贵人家,脑中不断开始琢磨,按照道理来说,一个村姑,不应该和这样的人家有仇,可却偏偏的绑的是她,这不得不叫人深思。

莫非......这石甜不是石家的人?是什么千金小姐,然后把人接回来了?

又或者,她这清秀的长相,被那个暴发户给看中了,家里有了夫人,怕爹娘不同意她做小,就起了歹意把她给绑了?

无线的歪歪中,很快,他被送到了一座客厅,厅堂里很是喜庆,龙凤花烛,大红喜字,身边......身边竟然放着一只公鸡!

头脑顿时清醒,这......这不就是古代冲喜那些......她这是......这是被自己亲姑姑给绑了!

有一瞬不淡定,这若是真的用这样方式拜堂,怕是自己以后这名声可就是毁了,不行,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厅堂外,传来说话的声响,仔细一听,竟是姑姑和一男子说话:“过了今晚,石甜就是罗家的人,就算是我爹和大哥不同意,也无济于事,只要一拜堂,生母煮成熟饭,一切都已成定局。”

“嗯,若不是这丫头的命格可以就咱儿子一名,我还懒得看,只是委屈了我的儿子。”话落,脚步也走过石甜的眼前,坐在太师椅上。

而她眼前,则是站着一双穿着绣花鞋的人,不用想,此人定是石曼,她的姑姑,一回想刚才听他们的对话,石甜恨的牙痒,脑中快速的运转,要怎么样才能摆脱了这些人。

“管家,开始拜堂吧,耽误不得。”

轻飘飘的一句话传进石甜的耳中,心底警铃大作,想着要不要从昏迷中清醒,人算不如天算,此时有丫鬟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急切的回禀:“老爷,夫人,不好了,少爷又吐血昏迷了,大夫说,怕是......”

“什么?”

乍听此时,石曼坐不住,惊呼一声,起身就跑出去,自己的儿子吐血不行了,罗田也坐不住,抬脚就朝着后院走,瞬间,屋子里就剩下一只公鸡,和她大眼对小眼,火红的关子一甩一甩的,让她看了更是来气。

坐起身,左右萨摩了一圈,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只是有句老话说的好,贼不走空,虽然不是她特意的前来,只是......也是被人‘请’来的,可也是受了罪的,总是给点补偿也不为过。

轻手轻脚的寻找有银子的地方,整个院中寂静的可怕,而此时,丫鬟和小厮全部在姑姑儿子的院中,也就是她那傻表哥的哪里,现在全院子的人都围在那里。这更是给她大开方便大门。

一圈转下来,金银首饰倒是不少,白花花的银子也有点,剩下的自是一些纸张,那些字,对于她来说,就如傻子看书一样,两眼一黑,什么也不认得,但是藏在很隐蔽的地方,应该是值钱的。

别的院子也转悠了,只是一些院子里,根本没什么银子,就连首饰也是不多,可就是这样,她也不放过,全部装在一个包袱里,感觉差不多了,款款的往身后一背,和这院子一摆手,撒有哪啦拜拜了。

顺着来是的记忆,一路小跑,就怕她走后有人发现,在追来,若是几个人倒也不怕,她还能对付两下,可就是怕人多,到时候,那可真是拜堂成亲,婚后没准立刻就成了寡妇。

东变漏出鱼肚白,大夫终于控制住了罗大少的病,石曼和罗田两人又是心惊了一场,拖着疲累的身子前去主持婚礼,可一到大厅,哪里还有什么人影,就连准备好的大红公鸡,那一头大红色的关子也......也别人给减去,成了寺庙的和尚......光头了。

“这......这谁干的?”气急的石曼怒了,指着躺在地上的公鸡问到身侧的人。

屋子里,丫鬟小厮,你看我,我看你,都在摇头,这他们都在大少爷的院中忙里忙外的,谁有这功夫来弄这事情,再说,这公鸡可是夫人千挑万选,用来替大少爷拜堂,谁会没事去弄它?除非活的不耐烦了。

管家聪慧,转转眼珠,回到:“老爷,夫人息怒,这会不会是......表小姐弄的?”

“石甜?”

石曼惊呼,这才想起石甜没了:“人呢?快,快找,绝对不能让她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