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青殇阙

更新时间:2020-10-16 05:03:51

青殇阙 已完结

青殇阙

来源:落初 作者:辞默 分类:仙侠 主角:么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辞默的原创小说《青殇阙》,主角么,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前世,宫廷深宅,黑暗,折磨,挚爱,消逝.  今生,三界江湖,青离重生为灵蕴族人,  为红莲狱主收集魂魄,唤为渡魂使。  仙界帝子蜃,红莲地狱之子沐尘。  一见倾心,还是,一世所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说,情到深处,便是幸福,那么请你不要将我忘记。

黑夜寂静,莫蜃议完事后本打算就寝歇息,而此时却想起了青离,便向染韵轩走去,待行至门前,发现门未关,垂首一看,竟是青离躺在地上的模样,几片树叶凌乱于她发间,整个人似一具死尸,毫无生气。

莫蜃皱了皱眉,可别死那么快才好,蹲下身子,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呼吸均匀,并无甚大碍,向门外守着的暗卫问道:“她什么时候躺在这的?”

一名暗卫躬身答道:“回主子,白日您走后,她便倒在这里,再无动静了。”

莫蜃正要斥责他二人,却想起似是自己吩咐不用管她,便挥挥手作罢。用手拍了拍青离的脸颊,毫无反应,遂又起身抬脚朝青离腹部轻踹了一下,依旧如此,莫蜃哼道:“你究竟是装死呢,还是真死呢?起来!”

而回应他的,仍是那副样子,莫蜃弯腰将青离抱了起来,一把丢在了榻上,本应吃痛的她,却连眉头也未皱起,莫蜃诧异不已,喊道:“来人!”暗卫得令进了屋来,道:“主子有何吩咐?”

莫蜃指了指青离道:“叫个大夫来看看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片刻,一名六旬老者背着医箱一面小跑,一面擦汗进了来,心中却是怨怼这个时辰还要折腾他跑一趟,回家后身子骨怕是又吃不消了。

莫蜃见来了人,往旁侧让了一步,严声道:“她怎么了?”

大夫忙弯腰见礼道:“老朽见过王爷,待把过脉便可知。”莫蜃点了点头,而眼中一抹担忧之色转瞬而逝,连他自己也未曾察觉。

大夫搬了把小椅置于榻边坐下,伸手搭了脉,片刻后,却是疑惑,道:“不对啊。”

继而又重探了一遍,道:“王爷,这姑娘,并无何病症,脉象正常,心率亦稳。”莫蜃问道:“那是为何?难不成是装的么?”

大夫又伸手翻了青离的眼皮,细细观察后犹豫道:“唉,并不是如此,老朽倒想起古书中曾有过记载,有受了极大哀恸之人,失去了活着的意志,心中便以为自己是已死之身,如此便将自己封存于过去的记忆中,或是自己所构的虚幻之境中,那么这人的身子不会有感觉,听不见,看不到,也会没有痛觉,其实就像尸体一般。也可以说是,这位姑娘,她并不愿醒来。”

莫蜃冷笑一声,望着青离道:“可笑,你以为这样便能逃避一切么?”

继而又问向大夫道:“可有什么法子让她醒来?”大夫只摇了摇头,叹道:“这姑娘是心如死灰,她已经没有醒过来的意识了,时日一久,只怕会......”

还未等他说完,莫蜃便一把挥落了桌上的茶盏,怒道:”本王是问你让她醒来的法子,你却在这跟本王道些废话!”那名大夫忙跪下垂首道:“王爷息怒,法子是有,可向她述一些曾让她感到希望和欢乐的事,或是将她所在乎之人找来,如此或许能让这姑娘醒来。”

莫蜃揉着自己的脑仁道:“你下去罢,本王知道了。”

翌日一早,莫蜃便携了莲夜一同来染韵轩,莲夜看见青离躺在那一动不动,虽之前已听闻她暂时无甚大碍,此时却也难掩悲伤之态。

忙跑了过去,紧握住青离的手,道:“小姐,小姐,奴婢来了,你快醒来好不好,咱们不要去管什么公子了,就算是失去了一切,小姐你还有阿夜啊。”

青离却不为所动,一切如旧,莲夜哭道:“求求你了,别再睡下去了,小姐你要是走了,奴婢可怎么办啊。”

莫蜃只坐于桌前紧紧地盯着青离苍白的脸,而捏着茶杯的手却因用力过度,而微微泛白,片刻后,有下人端了吃食进屋来,莫蜃道:“放下吧。”

那名下人将食物置于桌上便告退了,盘内是一碗薏仁清粥,一旁配了水煮青菜,还有盘香酥小排,莫蜃才想起,这两日来,青离似乎未曾进过食,微叹了一声,边端起那碗粥走至青离身旁坐下,唤了莲夜道:“你去扶着她,本王喂她进食。”

莲夜不敢说话,用衣袖拭过泪水便扶着青离的背将她托了起来,自己再坐于她身后好让青离的头靠在肩上,莫蜃盛了一勺粥用嘴吹凉送至她嘴边,才发现不张嘴怎么吃进去。

便放了勺用手将青离的下颚捏开,将粥送进她口中,待准备送第二口时,青离刚吃的粥此刻却顺着嘴角流淌出来,莲夜忙拿了帕子擦拭,莫蜃却将勺子一把摔在了地上伸手搂过青离,将整个碗都送至青离嘴边,强灌了进去。

莲夜见此状,忙跪在了地上,泣道:“求求王爷,放过小姐吧。”莫蜃不理,直到将薏仁粥尽数灌完,扔了碗,放下青离冲莲夜道:“给她好好洗洗,本王不想让这污秽的样子玷污了王府!”

说罢便起身走了,莲夜内心愤怒不已,却无法表露出来,只得强忍住悲伤出去给青离打了水来,在盆中浸湿了帕子,再用双手拧干。

一下下的擦拭着青离的衣襟叹道:“对不起,奴婢不该把那天发生的事告诉小姐,奴婢就应该死在外面,那样至少不会变成如今这地步。”

是夜,自莫蜃愤怒离去,便再未踏入这房间,莲夜脱去了青离的外襟,拿过被子给青离盖好,自己就坐于小椅上。

枕着双臂看着青离道:“若小姐不愿醒来,那奴婢就一直陪着小姐吧,哪怕是奈何桥,奴婢也陪着小姐一起走。”

不多时,莲夜也渐渐睡去。今夜屋外下着淅沥小雨,水珠顺着瓦帘滴落,潮湿的地面却缓缓淌过大滩血迹,屋外守着的两名暗卫此时已倒地身亡。

一青衫男子手握剑柄走进屋来,行至青离榻前,点了一旁莲夜的睡Xue,便一手推开了她。

转而看向沉睡中的青离,屋外的雨淋透了男子的身,雨水沿着男子的发丝点点滴落,他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口中却道:“原来这就是青离,呵。”轻笑一声便弯腰抱起了她,跳窗而行。

浮生观内,男子怀抱着青离坐于石桌前,慧隐方丈于石桌上研磨着一些药粉,道:“这位施主本是活不过明日清晨,你却将她带来了老衲这观里,幸好你身上有凝一丸,再加上老衲的这颗血参,倒还能再缓上个三五日的。”

男子将青离额前凌乱的发丝拢一拢别到耳后道:“多谢,只是我寻她却也费了些功夫,还好,她还活着。”

慧隐将磨好的药粉与甘露在瓷碗中略微搅拌均匀便递给了男子,他用口含了药,再渡入青离口中,直到她悉数喝下为止,慧隐却叹道:“你一生杀戮太多,还是早些罢手吧,老衲替你算过,你命定坎坷,路还长,且慢慢走......”

男子却摇了摇头,道:“你也说了,我今生双手早已沾满鲜血,,放下又谈何容易,我已经回不去了,方丈你多保重,我得带她离开了。”说罢便将青离置于自己背上,托住她双臂,再向慧隐道过谢便要离去,慧隐送他二人行至道观门口。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念道:“虞辰,你虽变了容颜,忘却往事,心中却还有着她的影子,是情,是孽,倒不如归去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