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玄门真祖

更新时间:2020-07-29 05:40:11

玄门真祖 连载中

玄门真祖

来源:落初 作者:大友之友 分类:仙侠 主角:姚琛张瑜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玄门真祖》的小说,是作者大友之友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诸天宇宙,百族林立,证道者几何……仙魔争锋,谁才是这一纪的主角……远古的穿越者缓缓觉醒,战斗于此方宇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鹿鸣子全身动弹不得,心中大急,这时,看见了站在远处看戏的太玄,不禁高声喊道:“太玄道兄,救命呀!”

鸿鹄老祖心中一凛,戒备的看着太玄,防范其插手。太玄幻化的妖气苍茫悠远,好像远古巨兽一般,让他觉着高深莫测,不知深浅。

太玄微微摇头,叹道:“鹿鸣子道友,不是在下见死不救,实在是老祖神通广大,在下不是对手,恕我无能为力。”

他固然仗着幻化之术瞒过了鸿鹄老祖,没有被对方看破,实因修习的法诀高明罢了。只要双方一交手,他的底子就会彻底暴漏,他一个还未结成金丹的小道人,以他真正的实力,哪里会是鸿鹄老祖这个凶人的对手。

太玄毫不犹豫的拒绝后,鹿鸣子不禁万念俱灰。脸色灰败。

见太玄如此识时务,鸿鹄老祖露出一丝笑意:“太玄道友果然是个明白人。”

“老祖过奖了。”太玄摆手。

鸿鹄老祖转过头看着鹿鸣子和熊黑,嘴角挂着一丝残忍的狞笑,目光阴鸷。“两位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如今落到老祖我的手上,不知道有何感想,有没有后悔?”

两人失手被擒,又遭毫不留情的奚落,鹿鸣子这时已经绝望,闭目无言。

熊黑还很是硬气,“鸿鹄老贼,休要多言,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鸿鹄老祖抚掌大笑,“好!好!好!看来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转过头冲着太玄道:“太玄道友,尝过大妖的味道吗?”

太玄摇摇头。

“大妖精血旺盛,元气充沛,肉质经过灵气的洗炼,既细嫩又有嚼头,实是无上的美味,吃过一次之后,包你回味无穷。”

鸿鹄老祖一脸的迷醉之色,仿佛忆起往日香食妖兽的岁月,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嘴唇翕动时,现出两排寒光闪烁的利齿。

鸿鹄老祖嗜血如痴的摸样,让三人全都心头一冷。熊黑和鹿鸣子心头更是绝望,如坠冰窖。

太玄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二人,被人当作血食的感觉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鹿鸣子想到了自己下场,浑身就是一抖,紧闭的双目突然打开,仿佛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开口说道:“老祖,小妖无意中发现了一处秘境的入口,如今准备献给老祖,还望老祖饶命。”

“秘境!”

三人齐声叫道。

“对!就是秘境。”鹿鸣子点头承认。

秘境究竟是何物呢,其实就是一个小千世界。

无尽的宇宙是由无数的世界组成,其中有大千世界,小千世界。太玄他们所在的中土神州大陆,只是其中一个大千世界罢了。

大千世界的周围衍生着无数的小千世界,小千世界虽然不如大千世界广阔,却又蕴含着无尽的宝藏,对于修道者来说,只要深入其中,便会有无数的收获。一个小千世界的发现,不能不令他们兴奋。尤其中土神州大陆业已形成数十个元会,资源已被先辈们搜刮的差不多了,天地灵气也是越来越稀薄,远不如太古时候浓厚。

现在,忽然有一个小千世界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不止鸿鹄老祖心动了。太玄也有些意动。

太玄忽然问道:“是什么样的世界,”

“不知道.”鹿鸣子满脸的无奈,他虽然知道入口,却因入口处有着天然生成的阵法保护着,无法进入,他对里面的情况也不清楚。

鸿鹄老祖眼神变换,突然,袖中飞出一道金光,虚空一闪,风驰电掣般向太玄飞去。

太玄身形一晃,凭空消失,瞬间出现在了数丈之外。

“小诸天挪移?”鸿鹄老祖眼神一缩。

“老祖,这是什么意思。”太玄躲过了这次的攻击,看似轻描淡写,却已经用尽了全力,体内真元耗尽大半。看上去好像是“小诸天挪移”,乃是他动用了体内昆仑镜的一丝威能。

太玄不满的看向鸿鹄老祖。好似对方不给他个解释,便会动手。

他虽然不是鸿鹄老祖的对手,现在却不是示弱的时候。你越是强硬,对方越是不敢轻举妄动。

他身影似真似幻,近在眼前,又好似远在天边。

鸿鹄老祖不知道太玄身怀至宝,错估了太玄的实力,‘小诸天挪移’不是一般的神通,需要对空间规则有足够的了解才能修习,条件苛刻,就算以他的境界,也仅仅只触摸到了一丝痕迹,无法修成,如今被太玄施展出来,顿时让他心中忌惮。

“哈哈!没什么,只是试试道友的身手,开个玩笑罢了。”鸿鹄老祖一击无功,干笑两声,遗憾的将法器收回。

“哦,是这样呀……只是这样的玩笑以后还是少开为妙,要不然……”太玄眼皮一跳,淡淡的说道。话语中不乏威胁之意。

“道友说的极是……还请道友近前,我们商量一下秘境之事。”鸿鹄老祖知道无法独享密境了,只能将太玄拉进来,分他一杯羹,以防他在一边捣乱。

鸿鹄老祖一屈服,太玄哈哈一笑,紧走几步,来到洞府的门口,邀请道:“还是进敝洞详谈吧,”

“善。”鸿鹄老祖将熊黑和鹿鸣子提起,随着太玄走进洞中。

此洞经过太玄百多年的扩建与修葺,已经不复原先那样逼仄狭窄,洞壁打磨的光滑,明珠高悬,熠熠生辉。玉台翠植,相看不厌。铜铸仙鹤香炉,惟妙惟肖,香炉鸟喙飘出青烟袅袅,令人提神醒脑。

鸿鹄老祖将两人往地上一扔,与太玄分宾主落座。

太玄取出两只玉杯,提着瓷壶斟满,拿起一杯递与鸿鹄老祖。“这是在下采集高山灵液秘制的佳酿,老祖尝尝味道如何。”

鸿鹄老祖谢过之后,端起酒杯凝视片刻,杯中清夜荡漾,酒香袅袅。啜饮一口,酒液自喉咙直冲而下,化作一团灵气游遍全身,让他全身毛孔大开,精神一震。浑身舒爽无比。

“好酒!”鸿鹄老祖赞道。

太玄微微一笑,提壶再次为他斟满。

熊黑躺在地上,闻到酒味,涎水直流,高声叫道:“太玄道兄,给我也来一杯。”

太玄失笑道:“熊黑道友,如今你为老祖的阶下之囚,不担心自己的小命吗,为什么还要惦记着我的美酒呢。”

“时也命也,老祖不可能放过熊爷,太玄道兄何不赏赐一口美酒,就当为熊爷壮行。”

看着满脸颓然的熊黑,太玄没有回话,只是叹息一声,为他斟了一杯酒,送到他的嘴边。

熊黑张口一吸,酒液化作一道水线投入他的口中。香下之后,闭目回味了一会,坦然道:“在死之前还能品尝到这样的美酒,死而无憾了!”

“道友满意就好!”太玄淡淡一笑。

“鹿鸣子道友,不知道这秘境究竟在何处呀?”如果是前世的时候,他身为大罗金仙,如何会将一处秘境放在眼里,然而,今时不同往日,跌落尘埃后,要想再次成仙了道,证得混元无极,需要无数的资粮,一处小千世界,对他来说,也是不无小补。

脸色木然的鹿鸣子听到太玄的问话,脸色变幻,露出一丝不舍。

鸿鹄老祖和太玄看到了他的挣扎,却并不催促,只是静静地等待,他们相信鹿鸣子最后一定会说出来的。

果然,没用多久,虽然不甘,鹿鸣子还是干涩的道:“在下说出秘境的入口后,老祖能否饶我Xing命,放我离开?”

鸿鹄老祖与太玄相视一笑,鸿鹄老祖咳嗽一声,淡淡的说道:“这要看你说得是真还是假了。”

太玄接口道:“所以鹿鸣子道友一定要想清楚了再说,要不然……。”

太玄再也没有往下说,其未尽之意可以言表,所有人都明白,鹿鸣子心中更是清楚。

“不是在下信不过两位,只是在下生Xing多疑,还请两位发个誓言出来,在下也好放心。”

熊黑在一边叫道:“鹿鸣子!不要忘了熊爷我还在这里呢,一起把我救出去得了。”

受到要挟,脸现怒意的鸿鹄老祖,这时听到熊黑的一番话后,忽然气急而笑:“哈哈哈。”笑完之后,对着太玄微微示意,眼中杀气一闪。

太玄微微皱眉,他明白鸿鹄老祖的意思,这是要他将熊黑解决掉,毕竟留着他也没什么作用了。

太玄虽然不愿手上沾血,但两人都是鸿鹄老祖擒下,他没有做出什么贡献,却可以分上一杯羹,鸿鹄老祖虽然嘴上不说,心中依然还有着芥蒂。

如今是他交出投名状的时候了。

太玄缓缓的站起来,走到熊黑身边蹲下,脸现慈悲之色。

熊黑这时候也知道事情不对,他在网中奋力的挣扎着,口中狂叫道:“鹿鸣子!快救我。”

他知道自己没有什么筹码,事关秘境,鸿鹄老祖和太玄是不会放过他的,如今能够救他的只有鹿鸣子了。

然而让他失望了,鹿鸣子只是紧咬牙关,将头转过一边,鹿鸣子心中对熊黑不可能没有怨恨之意。要不是熊黑对他死死的纠缠不放,两人如何会到这一步。

太玄看着挣扎不休的熊黑,喃喃道:“莫要挣扎了,轮回之中走一遭罢了,没什么可怕的。”

他想起了自己在轮回之中苦苦的挣扎……如今虽然脱劫,终究还未跳出,随时随地都可能再入轮回,不禁叹息。

太玄伸出一指,一道剑气发出,寒气森森,扑哧一声,直入熊黑的识府黄庭,灭杀了他的意识,一道真灵在头上飞出,瞬消失无迹。

熊黑死后,现出原形,鸿鹄老祖讥笑一声,不知道是讥笑生命的脆弱,还是嘲笑求道艰难。他伸手一招,收回了裹住熊黑的丝网。

太鹿鸣子兔死狐悲,脸上凄然.

太玄面无表情的说道:“如何,现在道友可以说了吧。”

鹿鸣子呆呆的盯着熊黑的尸身,听到太玄的问话后心中一冷,忽然惊醒,只是他还是咬着牙吐出两个字“发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