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开局一扇门

更新时间:2020-06-30 08:31:08

开局一扇门 连载中

开局一扇门

来源:落初 作者:狂笑自淘情 分类:仙侠 主角:周朔周 人气:

主角是周朔周的小说《开局一扇门》此文是狂笑自淘情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扇门,让周朔经历了阳神、天行九歌、秦时明月、一人之下……形形色色的人物,恩恩怨怨的是非,你来我往的权谋,痴痴缠缠的男女,到底什么是性命,什么又是逍遥,而怎样才算是仙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切比想像中要顺利许多,周朔用三十片玻璃片,从质库里换了三十块小金饼子,同时还从万安那里取到几本书册,万安那老小子,虽然拍着胸脯说是道经武经是自己收藏的,但事实上武经和道经都是颜色不旧,至于另外两本拳谱,一本《小周天练力拳》,一本《疾风刀术》,也是字迹缭草崭新,完全是新写出来的。

虽然被涮了一遍,但是东西总是有比没有好,周朔也不多说,把三十块玻璃片的交易做完后,在玉京城牙行托人买了户藉,便带着余下的金饼和买来的一堆书藉缩回现代,开始继续自己的宅居生涯,不过这回他不是去作码奴,而是研究武功与道术。

虽然心中有小富既安的打算,但是当更诱人的东西摆到面前时,周朔还是毫不犹豫得伸出手,中国人的骨子里,对于武和侠,有着一股出奇的向往,而更高级的道和法,就更不用说了。

事实上,阳神世界的道术与武功,周朔在看《阳神》时便已经知道许多,但有些东西,并不是小说里的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就好像是小说里虽然写了洪易从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成为易子的过程,但是却没有写出他的日常生活,吃喝拉撒一样,也好像是小说本该是虚无的,而周朔却通过一扇门,从自己的世界去到那个世界一样。

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说不清的,周朔也不想用言语把他表达出来,回到家里后,首先把武经和道经仔细翻阅了两遍,然后又咬着牙,按照小周天练力拳谱上难度堪比瑜伽的动作开始修炼武道。

就如同应该是虚拟的阳神世界被完全具现一般,周朔修炼起小周天练力拳来,这种练筋肉的拳法是大乾军中普及的,直接照图练习便可,周朔在咬牙忍受过最初练拳时动作的身体痛苦后,也一改以前长时间坐在电脑前码字时的颓废,整个人开始焕发精神。

除了练拳外,精力过于旺盛,周朔还从阳神世界的贯虱号里购买弓箭和《射经》修炼射艺,还在玉京城里购置房屋,买马练习骑艺,大乾不能买刀,他就在现实世界网上订购长刀练习疾风刀术,总之是能干的事情,他基本上都干了,不断以各种技艺来消磨自己的旺盛精力,钱不够了就拿玻璃去卖,反正有的是凯子。

不出三个月,周朔便能够对自己身体的筋皮肌肉掌握得当,整个人可以做出凌空翻、单臂俯卧撑的高难动作,按照拳谱上的说法,这是武道的练筋、练肉、练皮功夫到家的情况,只不过这个速度有点出乎意料得快。

修炼速度的进度令周朔有点懵逼,但是很快他也发现了原因,具体的原因还是出在时空上面,阳神世界与现实世界并非一个世界,两个世界,又或者是星球在空气稀疏、引力等方面都存在着不同,而阳神世界的环境总体优于现实世界,引力轻而空气浓厚,现实世界则引力重而空气较为稀薄,但现实世界衣食无忧,环境平和,所以周朔的体格如火焰里淬过的钢铁,在一定程度上要强于阳神世界的土著,修炼功法起来较为快速。

“夺!”箭钉在靶心上,箭羽微微颤动,周朔保持着姿势,看着颤动的箭羽吐气,相比起进步的武艺,自己的道术却是一直没有所进,虽然可以按照道经上教导的观想,能够收整念头调整心力、五感,但是却始终不能神魂出壳。

重新吸上一口气,周朔将杂念息止,将几支羽箭夹进指间,然后以连珠射法,一口气将杂念寄托在羽箭,钉到院落里杨树的靶子上,然后重新睁开眼睛,杂念又重新升起。

“该怎么去找接下来的功法呢!”周朔看着手里的长弓,弯腰捡起箭囊,上前去将院子里插在靶上的羽箭一一取下收起,同时有点小惆怅,接下来自己该要怎么走。

开头有点顺利得令人不知所以,但是周朔现在却是真发愁了,因为武道在人先之前,要练肉、练筋、练膜、练骨、练脏、练髓、换血,小周天练力拳大乾王朝军队中的拳法,只修炼肌肉、肌腱和皮膜三层,而他想要往后修炼,就必须要找功法。

周朔接连修炼三个月,玉京城除去皇宫外的地方,基本已经走遍,各大书店都去看过,但是拳谱却真是一本也没有找出来,书店里卖的书藉基本都有所管制,玉京是大乾首都,管制更慎,而这个世界以实力为尊,虽然修行者泛滥,但是对于道法武功拳谱的管控,一点也不下于现实世界祖国的枪械管控。

想要修练到上乘武功和道法,周朔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只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拜入门派中,但是那些门派收徒,首先第一个就是要身家清白,他的来历说不清道不明,所以这一点首先不能,而第二个便是从军,加入大乾军队,去北边与云蒙人、元突人撕杀,建立军功获得赏赐,但是同样的,在这个世界里从军,其实是给人当奴才没有两样。

“不行的话,今天再去找找吧!”周朔将弓箭和靶子收进屋子,扭头打理了一下衣装,如今他已经在养长头发,穿上行衣,整上腰带玉佩,让自己在着装上和大乾王朝的土著没有两样。

周朔打理好一切后,一身蓝白行衣,腰上悬有流苏,用平上帻将不长的头发压在脑后,施然走出屋子,玉京城里热闹的地方有三处,第一是天桥,第二是文庙,第三则是商街,天桥附近是社会底层集中的地方,文庙则在集会时期热闹,商街则是商业汇聚之所,在那里应该能碰上一些运气。

想着去商街碰上一些运气,周朔加快了脚步,他的屋子在玉京城一角的孤街,这里是正儿八紧的天子脚下,城内时常有捕头巡逻,没有多少人敢于乱来,所以他也没什么机警心,但是就在要走出街头时,却不防面前晃出两个人影来。

“两位,这是!”周朔看着突然到面前的人影,不由得心脏慢了一拍,下意识向后一退,拿警惕的目光看着这两个突然出现的人影,这是两个道士,长得并不出众,一个留着胡子,一个面孔狭长,头发俱在脑袋上扎成发髻,用碧玉簪子别住,穿着黑色纱服。

“无生父母,真空家乡,施主有礼了。”留着胡子的道人打了一个稽。

“有礼,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走了。”周朔听着‘无生父母,真空家乡’八个字,就感觉有点头皮发麻,立刻转身就想要跑,但还是强行止住身体,因为一跑出去,那两个道士在背后偷袭,可不是闹着玩的。

“在此处请施主留步,自然是有事的。”面孔狭长的道士笑眯眯得颌首。

“在下不觉得自己能和两位有事,我这人向来信佛不信道。”周朔看着两个道士,直接一口回绝,无生道,真空道,这是近来在大乾境内闹开的两个邪教,邪教这东西,他向来都是信奉少沾为妙。

“这就是了,佛本是道,施主莫看我二人身着道装,我等奉真空之神,真空之神乃世界之源头,无生老母乃创世之老祖,无论佛陀或是道尊,都要低头,忘了介绍,贫道玄叶。”面孔狭长的道士含笑颌首,淡然非常。

“贫道无空。”留着胡子的道士面无表情。

“佛陀和道尊都要低头,那真空之神到达彼岸了?”周朔嘴角抽动着提高声音,有时候感觉邪教徒真心是神经病,吹牛也没点讲究,但问题是,这种无底限的吹牛皮,为什么会有人信?

“真空之神乃世界之源头,何须到达彼岸,这世间又有哪里是彼岸,施主,你莫要提高声音,这附近的百姓都已经睡着了。”道士玄叶脸上始终带着一股淡笑。

“今日此来,贫道师兄弟二人便是代表真空之神,请施主入我教下。”无空道士板着脸抛出话来。

面对两个黑衣道士,周朔猛得瞪起眼睛,朝着两个道士身后看去,两个道士同一时间眉毛跳动,忍不住回头去看,见两人一个分神,周朔二话不说,双手一动,拳头直捣两人面门,然而拳头还未碰到肉,他便感觉一阵阴风拂面,整个人意识出现恍忽,拳头也不自觉慢了下来。

“道术!”周朔感觉着慢下来的意识,强行提着气,排牙狠心往舌头上一咬,咸腥瞬间充满口腔,痛感唤回意识,意识刚刚回来,小腹上微微一疼,整个人咧着嘴倒飞了出去。

“施主,你在三个月内从不懂武功,修炼到练皮的武士,我二人知道,但我二人并不好打发。”玄叶收回踢出的右脚,脸上带着一股淡笑。

“你们监视我?”周朔揉了揉小腹站起来,将嘴里的腥唾强咽下去,感受着舌头上咬出来的口子,目光看着两个道士,心头有些惊慌,穿梭之门也被人知道了么?

“若是不知一点根底,我二人又怎敢来拉施主入教。”玄叶笑眯眯的扬了扬右手。

周朔看着玄叶扬起的右手,意志顿时开始一阵恍忽,自己大意了,千万不能束手就擒,自己练了小周天拳法和疾风刀术,道术在不能驭物前,是不能进行物理伤害的,自己要反杀,要反杀,带着想要反杀的念头,周朔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尼玛,说好的反杀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