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今日我掌天地

更新时间:2020-06-30 08:30:35

今日我掌天地 连载中

今日我掌天地

来源:落初 作者:王命急宣 分类:仙侠 主角:钟紫言钟序宁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今日我掌天地》是王命急宣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钟紫言钟序宁,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贫苦凡人意外执掌修真界破落门派的故事,没有各种外挂,没有无敌光环,鲜淋淋的现实境遇,可歌可泣的成长经历。前朝覆灭,钟家遗孤随老仆逃奔江北,机缘巧合卷入血虺化蛟事件,受清灵山道人所托寄送龙鼎。七百里风霜雨雪,即将完成嘱托时,被逼接任掌门大位......另类修真文明,一派掌门成长之路,争霸寰宇,开辟天地。全文慢热,非无脑文,Q群95560652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妇人所称‘掌门’,的确是钟紫言无疑,妇人刚问完陶方隐,她身旁站着的一位青年修士小声嘀咕,“竟然是个凡人。”

那青年修士和妇人样貌有三四分相近,应是亲属关系。

陶方隐没有直接回应妇人,伸手掏出一尊小鼎,施放灵力催发,小鼎自行飞至钟紫言身前,红光大盛,鼎内龙吟响起,在场众人心神震荡。

陶方隐走至钟紫言身旁,转身对众人厉色言明:“谢师弟遗命,此子便是下代掌门,赤龙鼎为证。”

众人一时面面相觑,神色各异,少顷后,左右低声商量。

陶方隐又道:“如今清灵山被夺,赤龙门名存实亡,你等既然敢随我前来,必是心有不甘之辈,贫道金丹可期,外加掌门已定,若齐心协力辅佐,何愁不能复兴昔日盛况?”

这番话说罢,众人中有三个身影自后排挤出,快速站在钟紫言身后。

钟紫言见这三人都是同龄人,不由回头多看几眼,中间那个剑眉星目,朝钟紫言眨了眨眼,另外两个低头不语。

剩下的一干人大多没有动作,最边缘有位年老修士开口:

“陶师兄,可否先看看谢师兄遗留的秘藏?”

陶方隐直言,“秘藏之事,是贫道无奈编出来的。”

“你!”

年老修士怒瞪圆珠,冷声质问,“既无秘藏,你骗我等来此,存何心思?”

陶方隐不答一言,年老修士愤恨甩袖,“早知如此,万不会跑这一趟。”

愤恨的不止年老修士一个,那群人各个怨声载道:

“陶师兄,你怎么能诳骗我等?”

“什么?秘藏是假的?就凭我们这些人,哪里能对抗的了柳家…”

“谢师叔莫不是疯了,让一个凡人接掌门派…”

“赤龙门彻底完了…”

“我一个妇道人家,还是不参合这事了…”

“不行,我们得回去…”

这些人有的哀叹连连,有的左顾右盼,还有的不发一言却心怀他念,皆不看好陶方隐刚才所说的。

有人带头御剑浮空,剩下的蜂拥跟上,陶方隐原本还要再劝说几句,目光中似有挣扎,抬手后又缓缓放下,整个人在刹那间仿佛苍老了几分。

等到那群人都御剑浮空后,陶方隐突然变得古井无波,两手垂下逐渐成掌势,见空中的同门们一个个行礼拜别,也不理会,只是自语道:

“这最后的真心,也被当了驴肝肺!”

随后便瞬身而起,筑基巅峰修为全面爆发,一眨眼双掌就洞穿了两个同门的心脏,也不停顿,手中突兀出现一把长剑,再顺手砍死三人。

不仅仅钟紫言错愕,所有人都乱了阵脚,惊慌、恐惧、疑惑不解,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回过神来的人四散逃遁,那名早前质问陶方隐的妇人大骂,“陶…陶方隐,你敢残杀同门?”

迎来的,只是一丈宽的赤色月牙剑气,妇人惊慌接招,“你我同为筑基期,我还怕了你不……”

话未说完,她便被劈成了两半,一大片血水盖在冰雪地上,筑基初期和筑基巅峰的实力,差距何止几倍。

陶方隐杀伐果决,一会儿功夫已经死了十几个人,这些人平日里若是正面迎敌,不可能这么快都死掉,若是联手反攻,杀掉陶方隐不是难事。

今日这顷刻间的转变,一开始众人没反应过来,等到回神后,死了那么多人,余下的练气期弟子早已吓得屁滚尿流。

不过此次敢出来的人大多有点实力,此刻尚存活七名筑基修士,十一名练气境门人,陶方隐先将余下的练气境弟子屠戮干净,见三名筑基初期同门已经跑远,目光移向最后四个人。

这四人中有三人是筑基后期,另外一人筑基中期,不等陶方隐出手,四人联合主动杀来,十几个回合后,只余一人苦苦支撑。

陶方隐浑身血淋,不停出招,双眼狠戾,招招致命。

不出十个回合,余下那人胸口被长剑洞穿,气绝而亡。

至此,除了钟紫言这处,场中无一活人,陶方隐满身鲜血,落地提剑走近钟紫言这边,梁羽双手拉着钟紫言往后退了几步,生怕陶仙师杀红了眼。

那三名本来站在钟紫言身后的弟子瑟瑟发抖,腿脚打弯儿,中间那个剑眉星目的小子哭丧着脸开口,“师…师…师叔?”

“莫怕,你三人把这些尸体全都烧掉。”

一听他们的陶师叔还有理智,都松了口气,快步去处理那些尸体去了。

陶方隐吩咐完三个弟子,对钟紫言和梁羽说了句,“等我归来,再做解释。”

而后便御剑急遁天空,在场五人不需多想便能猜到,这必定是追杀那跑掉的三人。

三名弟子施展火炎术,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将近四十多具尸体都被火化。

梁羽估计陶方隐短时间回不来,招待那三个和自家少爷同龄的小仙师入屋喝茶。

这三人都是赤龙门练气期弟子,分别叫姜玉洲、唐林、陶寒亭,姜玉洲就是先前冲钟紫言眨眼的那位,另外那个陶寒亭是陶方隐的侄子。

三人对钟紫言这位凡人掌门说不上敬佩,只是好奇。

钟紫言一番问询,知道了死的那些人都是随陶方隐偷跑出来的,如今清灵山被柳家占领,以往赤龙门的弟子们过得都很凄惨。

起初发生了什么,这三人不太清楚,只知道前几日突然被陶方隐告知计划,早早收拾东西,今日便跟着来了,很多内情他三人都被蒙在鼓里。

三个时辰后。

陶方隐一身洁净道服归来,梁羽将其迎入屋内。

陶方隐对于今日的血腥杀戮暂未解释,而是慢饮了梁羽为其准备的热茶。

饮罢,一声长叹,散去惆怅,开口对姜玉洲三人说道:

“常以为,生于斯长于斯,难忘恩于斯。却不料到头来,千百门人,只余你三人尚有良知血性,今次以后,我必倾力相授,望你三人不负我之栽培。”

三人感激点头,陶方隐挥手让他们出去。

屋内只留下钟紫言和梁羽,陶方隐施出隔音屏障,开始对本没必要牵扯进来的主仆二人道出原委。

一切都是谢安的死因引起,当日陶方隐目送钟紫言主仆离开,归山门后被几十个同门围堵,这些都是赤龙门老家族的头领和子弟,被宋辛挑拨向陶方隐讨要谢安为门派遗留的秘藏。

实则哪有什么秘藏,陶方隐自然拿不出,便被逼着公开谢安死时飞剑传书的内容。

赤龙鼎乃赤龙门镇山之宝,关乎将来复兴大事,哪能被这群吃里扒外的蛆虫知晓行踪,陶方隐左右为难,怒急下,失手杀了宋辛。

宋辛被杀,更加坐实了其挑拨之言,他们以为陶方隐想要独吞,便威胁若不说出来,就告去柳家,反正赤龙门旧人已被收编,以往陶方隐在门派的地位基本无用。

陶方隐情急之下,顺势编造了一个谎言。

说谢安临死前,指定了下代掌门大位,只有掌门才能开启那秘藏之地,若有旧人愿意追随新掌门,可挑选吉日一齐离开清灵山,待他日赤龙门实力恢复,重整旗鼓,杀回来报复柳家。

一番周转游说,陶方隐想着,趁此机会或可招揽保留门派火种,若以后齐心协力,复兴也未可知。好比留下来做走狗,多数弟子怕是永无翻身之日。

可惜蛆虫永远是蛆虫,见利便蜂拥而至,无利便四散溃逃,赤龙门覆灭之祸,都拜这些常年附骨吸血却无一建设之辈所赐。

“今日赤龙鼎已现,放任他们回去,昔日同门,他日即是仇敌,还不如早早清理门户,杀个干净,就当祭奠了掌门在天之灵。”

陶方隐之所以疯魔般痛下杀手,只因为以往仁义至尽,无获好景,心性的转变,实是积压年久之下爆发的结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