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自在求仙

更新时间:2020-01-14 10:26:07

自在求仙 连载中

自在求仙

来源:落初 作者:七月山楂 分类:仙侠 主角:师兄枫 人气:

《自在求仙》是七月山楂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自在求仙》精彩章节节选:安南小镇的崔氏小姐茹娘,生母早逝,受尽后娘苛待。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修仙之路,可修仙之路扑朔迷离,身怀异宝的少女将如何一一应对,又将如何解开身世之谜?茹娘说: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看我如何自在求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崔府人丁众多,单茹娘父亲一辈便有三个叔伯,堂兄弟们长成,纷纷开枝散叶。但族中这些年坐吃山空,也无大出产,各支对于分家一事均是绝口不提,偌大的崔府,现在可谓是“人才济济”,再无一间空房。如崔五郎的书房,他幼时的兄弟姊妹均是一人一间,而到了茹娘这辈,便再无书房啦。幸而崔五郎平日里整日不着家,乡间茅舍盖了一间又一间,因此他这书房,便做了茹娘习字读书之地,如今推开门来一瞧,竟是有些不识得了。

一屁股坐下去,竟是一个鹅黄色软垫,崔五郎觉得屁股都别扭了。

“今日之事,为我族幸事,然为父有几句话要交代给你们。”崔五郎正了正脸色,但仍觉得有些一脸别扭,果然还是不正经太久了,有些不适应。

茹娘斟了茶,抬眼看了看芸娘和荨郎,他们也是一脸从容,对父亲将要说的话全然不会放在心上的样子。

“五郎,究竟是何事?还是让孩子们下去多歇一会吧。”黄氏坐在一旁,面露疑色。

崔五郎顿了好一会,要张口却又停下,高高皱起的眉头紧锁着,过了好一会,有气无力的说出一句。

“你们勿要去修仙。”

“爹!”“夫君!”芸娘和黄氏几乎是同时惊叫出声。

“爹,修仙,打坏人!”连小小的荨郎也满心向往。

“你们勿要去!”崔五郎又说了一遍,一回生二回熟,这回明显气势足多了。这才像话嘛,真男人,大声说话。崔五郎心里美滋滋的。

“砰!”笔筒扔在地上,发出好大的声响。“夫君今日若不说个缘由出来,我第一个不应。”黄氏美目含威,冷眼看着崔五郎。

崔五郎和几个孩子目瞪口呆。

“咳咳”崔五郎清咳两下。“修行之事,岂是儿戏!仙长所说,一入仙门,斩断凡缘,置骨肉亲情不顾。我儿年幼,纵是茹娘,也不过十二,更别提芸娘和荨郎。家中尚且有家人仆妇照料,入了仙门,我们纵使是想要照料孩儿,又有何法?且仙路漫漫,你们便以为谁都能修来大造化?勿要到头来黄粱美梦一场空!几十年岁月匆匆,家中父母化作黄土一捧,到头来形单影只做了孤雁。”

崔五郎越说越觉得自己在理,他不事生产,但是靠着祖上的荫蔽,每日里闲云野鹤,日子自得其乐。旁人说他傻,他觉得旁人才蠢,难道要他像田里的农夫或孤身的游侠一般,每日汲汲营营,以命博命换来粗茶淡饭人生才算有意义?背靠大树好乘凉,就算崔府早就不比往昔,但是就算靠着田庄里的出产,他的孩儿也能自由自在过活,又何必以命相拼,去搏那未知的仙路!到时候儿孙满堂,含饴弄孙,坐享天伦之乐,岂不美哉?横竖要修仙,换别家骨肉去,他宁愿不沾光也不愿送自家孩子去。

茹娘低头望着自己的鞋面陷入沉思,鞋子有些小了,母亲叫自己再忍忍,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穿衣穿鞋,很是耗费。鞋子边躺着滚过来的竹雕松竹笔筒,茹娘记得幼时是一只越窑碧色笔筒,上清下厚,品相不凡,父亲为自己找先生时当了,此后家里便再也没有那样好看的笔筒了。

芸娘一阵沉默,父亲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想到祠堂里白衣仙人的飘逸姿态,她心里就有止不住的羡慕,到底去不去呢。

“哼,夫君道修行不易,做人难道就容易了吗。我们难道是坐拥金山银山,可以供一家子人坐吃山空不成?”

“你,你……”崔五郎一时气急语塞。

“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源,你却要孩儿们拱手相让,是何道理?不必再说,孩子们我带下去好好休息,若得造化,那是祖宗保佑,也是他们自己挣来的。”语毕,黄氏便拉着芸娘和荨郎出了书房。她眼中装满了炽热的希冀,娘家不得力,丈夫又成日不做正事,好不容易有个可以扬眉吐气的机会,她一定要抓住,一定!

房内落针可闻。

“茹娘,你也下去歇着吧。”崔五郎低垂着头,也许他想的不对。可是清贫点的日子又有什么要紧呢?书中自有黄金屋,守着自己的道,何如于黄金屋。

“正要去呢,预备明日早起。父亲明日带我去寺里吧,快到娘的忌日了,我想去为她祈福。”茹娘说着捡起了地上的竹雕笔筒,这是父亲亲手所制啊,突然想起父亲雕坏了许多材料才得了这么一个,刚做好就兴冲冲拿来给自己了。“你娘最喜欢竹子了,她若还在,定是喜欢。”

崔五郎那成日在乡间晒得黝黑的脸上露出一排大白牙。

“好咧。”

“我去给你瞧瞧可还有上好的香烛,你一并带去。”风风火火出了书房。

“小姐,你真不去呀?”小桃刚刚在门外偷听已久,更何况老爷夫人说得那么大声,想不听都不行。不对不对,丫鬟偷听哪叫偷听,她只是随时准备伺候主子。

“刚刚的架势你也瞧见了,仙人唤了如此之多的族人前来。手中丹药却只有一瓶就知道这个灵根有多稀罕了,若是人人能修仙,那仙人还有什么稀奇的。我不去呀,只是给自己省些功夫,待会去厨房做些糕饼明天带上,还能给你这只馋虫解解馋。”茹娘对着小桃,藏住了心中疑虑重重,俨然一副神机妙算的模样。

“小姐真好!”小桃圆圆的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又能吃又能出去玩,开心死了。

……

……

小桃和茹娘在厨房忙得脚不沾地,厨下的厨娘都去看热闹了,这下连烧火都得自己来,可不是热火朝天。两个半大的姑娘很快就显出狼狈之姿,白白的小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

“哈哈哈,小姐你的脸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小桃的笑声如同魔音入耳。

“你个调皮丫头,半斤八两竟然还笑我。”茹娘追着小桃跑去,左右无人,她不必再装作大家小姐的模样。现在已过巳时,自己在厨房内嬉闹,竟生出一种劫后余生之感。

……

太阳已高高升起,而比起阳光更为热烈的是崔氏祠堂。得益于其枫的传音符,十里八乡的乡民们能来的都来赶这场百年难遇的热闹,简直沸反盈天。

“这位大娘,五香瓜子买不买,刚炒的可热乎了。”

“全安南镇今年第一份酸梅汤啊——天这么热,消暑解渴。”

……

……

“这崔氏一族可又要发达了,真是祖坟冒青烟呢,这都行。”

“快闭嘴吧你,他家到时候出个仙人,头一个就来找你麻烦。”

“谁怕谁怂蛋,哪那么容易出仙人。”

祠堂前的空地上被围观的百姓挤得水泄不通,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前探去。

“大家静一静,今日乃我族重振之日。仙师有令,请族中凡在十六周岁的孩童上前出列,若年过十六,可在稍后检测是否身具灵根。”休憩过一阵的族长此时满面红光,想到将要出现的族中子弟求仙一事,又想着仙师将要赠与的仙丹,方才城中已有不少达官显贵递来消息,愿以白银千两换取仙丹,饶是他年过七旬,仍是不免心头火热。

人群中近百名孩童站了出来,其中年纪大者已近十六,甚至早已定亲,而最年幼者还在母亲怀中嗷嗷待哺。

其枫早已在广场之上布好五灵阵,凡身怀灵根者踏入其中静思冥想,灵根就会牵引法阵露出华光,而根据光芒的颜色,便能轻易知晓灵根属性。

崔家二牛成为第一个进入五灵阵的崔氏子孙,他家虽属崔氏一族,但早已凋敝,祖孙三代都是地里刨食的农民,早上在田间地头听到仙师来选徒,便马不停蹄地赶来了镇上。他已经十五,大字不识一个,平日里也不怎么聪明,现在看着族中这么多子弟,都是比他聪慧的弟弟妹妹,此时颇有些不好意思了。

崔二牛进入阵中,缓缓闭上了眼睛,这不愧是神仙阵法,外界不绝于耳的交谈声全部被隔绝在外,他只觉得天地一片寂静,三月的春风拂在他面上,真是令人陶醉。

“天啊快看!”人群中像是扔进一个炸弹,沸腾起来。

崔二牛头顶缓缓显露出赤、黄、金、碧等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崔二牛,四灵根属性,过来此处歇息吧。”其枫微微有些讶异,虽然这孩子资质实在一般,年纪也不小了,可他本就是扯了个幌子来带走那个小姑娘,没想到崔氏一族竟还真有别的灵根弟子,倒是有些意外之喜。

“这崔二牛是谁家的呀,我怎么听都没听过。”芸娘排在后头,看着场中的二牛,感到很是费解。

“他呀,不过是和我们沾亲带故,不值一提。他连字都不认识,平日里也是呆瓜一个,没想到居然能有灵根,我听我爹说了,这四灵根和五灵根都是伪灵根,很不利于修行的。”崔家三郎家的慧娘和芸娘向来要好,她年纪不大又十分活泼,镇上有什么风吹草动全都知道,最喜欢和芸娘一起切切察察。

“慧姐姐你这都知道,太厉害了。”芸娘听完便放下了心,这么一个蠢物都能有灵根,她一定也会有灵根的,而且是上等灵根!

而人群中其余等候的族人,对崔二牛可比芸娘知道的多。看见这样一个平凡到甚至有些不堪的少年居然能有灵根,心中的愤怒之火熊熊燃烧,这一个个自恃多才的少年少女而本来怀揣着的焦虑心情现下也一扫而光,只待自己进入阵中,好好打打那崔二牛的脸,让他看看什么叫少年英才!

从阵法中出来的崔二牛还意犹未尽,那阵法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妙,真想多待一会啊。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二牛望着头顶的暖阳,傻乎乎地笑着。而一旁等待的少年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踏入阵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