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菜鸟女道士

更新时间:2020-03-26 07:39:29

菜鸟女道士 连载中

菜鸟女道士

来源:落初 作者:洗三娇 分类:仙侠 主角:爸爸妈妈么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菜鸟女道士》的小说,是作者洗三娇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被虐到体无完肤,只为一刀封喉的快感】小小村姑,斗村民、斗“师傅”,既要比拼修仙世家的小姐们,又要探灵源、兴门派、寻天材地宝,尔虞我诈的现代修真界让她很累……男主递来大腿:吾告诉你,吾可以帮你,但是先到我被窝里来。村姑不怒反笑:男主这么可爱,没人要我可掐死了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地方有点邪门,程清河盯着头顶上的歪脖子栆树,也不知道长了几久,树冠一簇一簇大得离谱,完全没经过修剪的样子,像一顶帽子罩住了上头的阳光,密不透风。

身下河水没过了她的腰,两岸是郁郁葱葱的杂草,一直延伸到水面下,弥漫着一股沁脾的水草腥味儿。

荡漾的水波砸得岸边堆叠的长满青苔的石壁咕噜咕噜响,响得没见过世面的程清河心里打鼓,这地方不会有蛇吧?她弯腰在水下希希簌簌摸了一颗石头,轻轻砸了过去。

就是这么一砸,噗的一声轻响,突然一条线状的东西拨开水面驰骋着冲她游了过来。

她后退不及,这时水下一只冰冷的手却抓住了她的脚踝,她后仰着倒入水里,眼前冒起了一连串白色的气泡,四次朝她挤压而来的水压迫得她胸闷,而在她往下沉的同时,却影影绰绰看见荡漾的水面上方,歪脖子树干上,正坐着一个人,身披麻衣头戴斗笠,手里正举着一根鱼竿,看不清面容。

这,这就是河伯?

“河伯”一甩鱼竿,鱼线瞬间缠上了清河挣扎着伸出水面的手,她就被鱼线上的力道拉出了水面,接着“河伯”身手利落地纵身跃下,翻腾起来的河水却又将她摁入水下,为此,她又多喝了几口掺了泥的河水。

最后白石神色微妙地将晕菜的程清河送回了她爷爷NaiNai家。

说起这白石,就得说起两年前这余镇近郊的小村庄整改老坟出的事故。

两年前这里起出来一具几十年不腐的尸体,当时负责起坟的拣尸人惊奇不已,一锄头挖下去,那尸体的皮肤就像白豆腐一下被捣烂了,露出来里头鲜红多汁的血肉,最后这尸体是烧了,但是这一挖挖出了十里八乡的名声,一老道慕名而来,就在这坟上盖了一间茅屋长住。

这道士平时帮村民算算灾祸,时间长了大家就都知道这余镇近郊有个颇有名气的孔老道,而白石,就是孔老道的徒弟。

白石推开了柴门,把刚打来的白酒搁在桌子上,脱了湿漉漉的麻衣晾在洗脸架子上头,打开房间门。

孔老道正在呼呼大睡,冷不防被外头的亮光刺在眼皮子上,嗯哼一声抬手用脏了麻乌的袖子挡了挡。

“咋,师傅说滴没错吧?确实救着个人不?”他哼哼。

白石看着里头乌漆抹黑的环境闷闷地嗯了一声。

“看准咯,咱以后跟着她可就吃喝不愁咯!”嘶哑的嗓音还带着点咳。

“……”白石听他又开始说胡话,嘟嘟喃喃见他没了动静,估摸着又是睡着了,叹了口气捡起了搁在门槛后的破布鞋。

听见白石走远,孔老道移开袖子,眼里哪有半分睡意,啧啧,他这徒弟才年方十九就这般眉清目秀身材好又贤惠能干,还勾引不住你这小小女娃?

此后,不管是洗鞋子、煮饭还是洗澡时候的白石总是瞧见孔老道若有似无的打量他的猥琐目光。

孔老道这一用心没落空,此番英雄救美还是有些效用,虽然过程不太完美,“河伯”这一高大的形象总归深入程清河的小心脏。

程清河发了烧,一晚上都在流着汗嘟囔着河伯英子英子河伯,他爹抱着一块烙铁似地捂着守着这一肉坨坨。

凌晨的时候程清河埋在他爹的后背,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后背酸麻酸麻的,她眼皮几动也没睁开眼,就像被投入了一个全黑的狭窄的空间,两条湿热的蛇缠上了她的腰。

医学上称这种情况为神经麻痹,蛇?可以解释为受到惊吓之后的幻觉。

程清河收了一下腰,她清晰地感觉到其中一条“蛇”从她热热的后腰窝窝里钻进去了,这使得她不受控制地肌肉收缩,对,这让她有点想尿尿,蛇主Yin,得亏她年纪小。

蛇头从她小肚子钻出来,又绕着她缠了一圈,这两条蛇从她腰上缓慢出去又进来玩得不亦乐乎,闷热的勒缚感让她扭着腰往她爹背下藏了又藏。

屋里照进第一缕阳光的时候,她NaiNai进屋用自己软凉的满是皱纹的脸触了触她的额头,这烧退了。

“伢儿,我给你做番薯粥吃好不好?”她拨开程清河脸颊上汗湿的头发。

程清河湿乎乎的眼珠子转了转,白得剔透的圆脸一脸呆滞地点点头。

于是老程起床的时候就看见程清河早已拾掇好了捧着一碗粥坐在大门门槛上发呆。

农村的环境确实不错,清凉的风、满眼的绿色,再看一眼他软萌的闺女,简直神清气爽!

老程吸了一口气,恩,还是明天再回镇里吧!

这大夏天的,早上的清凉过去,就只剩下一整个下午的炎热了,树上的知了吱吱吱个没完,老程塞给了清河一把竹扇子,一同坐在阴凉的堂前的席子上编竹篓。

她爷爷NaiNai和老程叽里咕噜讲乡下话讲了一通,她半句没听懂,半晌才趁着空儿插嘴了一句:“爷,Nai,余英家怎么走?”她寻思着这“河伯事件”不简单,水里的“手”她谁也没告诉呢!怎么上的岸也是迷迷糊糊的。

她爷Nai静了下来面面相觑,老程也愣了一下:“咱这虽然叫余村,但是没有一户是姓余的,哪个娃儿诓了你?”

说完还挺高兴,这么快就交上朋友啦?

肯定是哪里出了茬子!程清河回忆了一下,凌晨的这一遭恐怕和昨天的事儿脱不开干系,有四个疑点,英子、河伯、水下的手和冲她游来的不明物体……

但是她千算万算,没算到她竟然栽在了那人手里!

夜里的时候那两条蛇没再造访她,她爹侧躺着,清河往他爹背下不安地越埋越深。

她虽然睡着了,但她的意识又开始不听话地感受着什么了,一头小山那么高的牛在屋外头走来走去,走得地面咚咚咚地震动,他爹的背下简直就是一个陷落点,她被一点点地震落下去,直到坠落到全黑的地底下的一个开了盖子的棺材里。

装着她的棺材往下坠落了一会儿,突然猛地被推上了棺材盖,世界一片安静。

终于听不进那个吵死人的声音了!清河舒展了眉头……

“孔道长,孔道长在不在?”

孔老道向来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他拧了拧眉心扯着嗓子喊了几声白石去开门,没人应,窗外昏沉沉的凌晨三点出头的样子,恩,看来是出门去了。

没办法,只得披上衣服去开门。

“哟,是村长呐,这么早找我是什么事儿呀?”

老村长爬个山不容易,一脸的汗,一只手哆哆嗦嗦按着手下的拐杖,另一只手被人扶着。

“这都快傍晚啦孔道长,小程家孙女从早上睡到现在都没醒过来,我来请您去看看呐!”

小程家?难道是程清河那丫头?孔老道慌了神,凹陷的清瘦脸颊一阵颤抖,是急了:“没醒过来怎么不送去医院呐?”

“咳哼。”

这一声惊醒了孔老道,他僵立在那儿,看着不远处无奈地看着他的白石,又看了看面前瞪着眼睛无言以对的村长,眼珠子动了动,一甩袖子正色道:“本道早已算到这丫头有此一劫。”走着~

“她Nai,你就别犟了,让小程送伢儿去医院。”

清河她NaiNai凤玉坐在床上抱着昏迷的清河死活不撒手,她爷爷劝慰无果,佝偻着背扶着门叹气。

“程鸣,不是我迷信,你要还是我儿子就听你妈一次,这孩子没病没痛的,突然这样了,肯定是妖邪作的祟。”说着捋了孩子的裤脚给清河她爹看。

只见程清河肉嘟嘟的白皙脚踝上赫然一个青紫肿胀的手掌印,约莫是小孩的大小,这……

程鸣骇然,这显然不是普通人能造出来的伤痕,哪个孩子能有这般的力道?程鸣打了自己一巴掌,平时总是自诩自己多少爱孩子,结果却让孩子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了事,别提有多么懊悔。

“早上我看到的时候还不是这么明显的。”凤玉用下巴摩挲着程清河的额头,老泪纵横。

这时外头一阵响动,是孔老道来了。

孔老道进了门,先是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摆手让白石起了香,接着大马金刀地坐在正大堂的椅子上。

小程一家子匆忙从小房间出来,她Nai凤玉抱着软趴趴的程清河跪在孔老道面前。

孔老道坦然地受了,比起年龄他可比她大了一圈有余,这礼受得。

白石起了三柱香插在堂中央,三长两短,短短一分钟之后,其中一短好端端断了一截。

孔老道一笑,见众人迷惑,解释道:“这叫探路引,那妖物用了三惊瓮套了清河的魂魄,一惊魄,二惊魂,三鬼棺运尸,小伎俩而已。”

这意思就是有救了,程鸣松了一口气,上前拜了一拜。

孔老道摸了摸花白的稀松胡子,摆摆手:“不过我有个条件,这孩子救回来之后当拜我为师。”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发生了这事儿小程一家哪有不乐意。三三两两在门外围观的村民羡慕不已,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哩?

这时外头有村民跑着进来:“程鸣、程鸣啊,你家稻田被偷儿给刨啦!你老姑递话来喊你回去瞅瞅。”

近几年也不知道怎么地,程家河渠里那一大块地儿收CD特好,瘦不垃圾的病秧苗都能种出好几百斤的米来,程家农副业可以说都是靠这块地起的色。

所以这些年这块风水宝地红了多少人的眼,明里暗里打探程鸣诀窍的人都不知凡几,这么一来,村民们更加不愿意离开了。

都是地里刨食的,大都知道这个时候的苗子离了土,到了秋天肯定是没啥收成了。

白石见堂前乱糟糟的,上前从凤玉怀里接了程清河。孔老道打了个招呼,三天之后平安送回,匆匆打道回府。

她Nai哎哟一声坐倒在地上就哭上了:“我可怜的清河啊!该杀千刀的唉”心疼清河也心疼自己家的地。

她爷爷摇摇头,也是叹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