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三国荀氏传

更新时间:2022-09-18 04:48:39

三国荀氏传 已完结

三国荀氏传

来源:阅读云 作者:盅蛊 分类:仙侠 主角:荀氏荀爽 人气:

《三国荀氏传》作者:盅蛊,仙侠类型小说,主角:荀氏荀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荀诺少时轻狂,虽生处豪门却生性清高,然世道无常天下难平,本欲无妄得主角在这凡尘俗世得渲染下,生死别离得环境下苦苦针扎,屡寻明主而不得,亦不愿以家们傍生,直到遇到了他,才如鱼得水,一展心中所长,创业艰难百战多,一生疆场裹尸还。 是他得理想,本文并无激情片段,以刻画人物成长中得变化为主,文中大多数诗词为原创,少部分引经据典处会有说明。 本书是以人物成长为主线,三国演义里,除了有一个吴下阿蒙的典故,其他文臣武将的能力都是静止的,这不科学。所以盅蛊希望《三国荀氏传》能有这个突破。没有现代的知识,和飞一般的成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凯旋而归的大军受到了洛阳百姓的热烈欢迎,大将军何进更是在城门口就设列迎接。我那个侄子荀攸就在站在何进傍边,他这几年变化不大,一眼就被我认了出来,这小子混的还不错,那身衣服看来要不少银子。他瞄了我一眼,看来也认出我来了,钟诺就是荀诺这个秘密也只有他知道。

洛阳城好大呀,这是荀诺的第一反映,这里可比襄阳要热闹的多,棋社,酒馆,还有一群漂亮大姐姐的地方就更比襄阳还要壮观。我看了看身边的皇甫嵩,老将军的眉头一直没放下过,看来还是在担心老友卢植。一想到这我就心里愤恨,这阉党实在太可恶了,别的本事没有就知道诬陷忠良,有朝一日我定要斩了你们得狗头。

到了洛阳城我被安置在皇甫嵩的一座别宅里,白身觐见皇帝是不合礼法的,所以皇甫嵩第一件要做得事就是给我搏一份功名。我都十八岁了已经是个大人了,我应该有一个表字了,那天回家看看父亲,让他取一个,想到这我就睡去了,这些年的兵马生涯让荀诺从来没好好睡过,现在的床可比军营的的木板要舒服多了,真的好困。。。。。

洛阳皇宫

“各位爱卿辛苦了,黄巾之乱长达四年,今日终于平息,此皆诸位之功,寡人必当论功行赏。”刘宏今天很是高兴,他的心头之患终于除去。

“皇甫嵩上前听封”张让扯着公鸭嗓子说道。

“臣遵旨”

“老将军实乃当朝之李广也。破敌第一功,且大小数十余战未逢败绩。可谓劳苦功高,今日便封汝为辅国将军,老将军上前接旨。”

“谢皇上”皇甫嵩跪拜接旨。

“皇上臣斗胆举荐一人。”皇甫嵩接着说。

“老将军所举,必定是个贤才,不妨直说。”刘宏客气的说。

“此人名叫钟诺,年方十八,三年前他孤身一人刺杀逆贼张梁,生擒大将赵弘。后投身于我门下,起初臣只认为他只是一条好汉,日后才发现此子对各家兵法都有十分通透,更为可贵的是对于古人兵法都有自己得领悟,数十余战皆有良策,三年征战功勋卓著,望陛下录用。”皇甫嵩的说辞没有任何夸张。

就在这时一旁的曹操正在思考,这钟诺可是刚刚在皇甫嵩身边的那个小子?看上去容貌甚伟,听皇甫嵩的士卒们说,这钟诺用兵有道,常常出险招,又算无遗漏。改日定要会会,以这小子的功劳,得个校尉是没问题的。

“不知出身如何,家境如何。”刘宏问道。

“出身江东,至今还是白身。”皇甫嵩如实回答。

“那依老将军看应该如何封赏”刘宏问道。其实当时买官之风盛行,有的官职是空的,有的是实的,刘宏已经无从记起,故而让皇甫嵩说。

“臣认为理应给予破军校尉之职。”皇甫嵩小心翼翼的说。

“就依老将军之言。”这刘宏也很是爽快。皇甫嵩原想为卢植开通,可转念一想自己若触了皇上的眉头道不要紧,只怕让钟诺也受牵连,故决定改日在奏。

接下来又是一堆华丽的赞美,曹操,孙坚,朱隽等功臣皆有封赏,只是这董卓屡战屡败让朝廷丢了脸面,本该有罚,但一旁的张让冒了出来。

“启禀圣上,这懂仲颖虽然屡有败绩,但屡败屡战,作战极其勇猛,圣上不可屈煞功臣啊。”又是这个该死的公鸭嗓子,曹操一干人等,无不嗤之以鼻,看来这董卓是投靠了阉党了。

“大梦谁先觉,平生吾自知,这一觉真是舒坦,看来是睡到正午了。”荀诺伸了伸懒腰从床上下来,这老将军对我真是周到,饭菜都在桌上。荀诺看了这桌饭菜想起了以前奢侈的生活,轻轻叹了口气。

“公子门外有一人找您,好像是从宫里来的。”一位侍女来到我房前禀报。

宫里来得?是封赏的吗。荀诺喊侍女请他进来。

“钟公子,杂家这厢有礼了。”张喜说道。

这个人说话阴阳怪气的,这就是太监吧,荀诺第一次看到太监不免有些好奇。可又怕失了礼数便不再打量。将他请进屋来。

“钟公子可是大喜啊,由白身一下升为破军校尉,可喜可贺。”张喜笑的很邪乎,然让发毛,这难道就是太监可正常人的区别,荀诺寻思着。

“可钟公子可知这为官之道?钟公子立下大功可遭了不少人的嫉妒啊,别人对你甚有微词,说你年纪小,无家事,只是靠皇甫老将军的推荐才平步青云。不过公子不用担心,我义父张让乃当今圣上之阿父,他对你很是看中,还为你在皇上面前多加美言,只是那些顽固不化的老家伙却容你不得,这群老家伙只会嫉贤妒能,钟公子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说着便叹了口气。

“那依公公之言,我该当如何?”这杂毛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可荀诺还是忍下来问道。

“我义父张让可为公子疏通,只是这孝敬。。。”张喜欲言又止。

搞了办天荀诺弄明白了,这家伙是要钱财来得。真是如皇甫嵩所言这当朝太监就没一个好东西。

“钟诺之事就不劳公公操心了,钟诺身正不怕影子斜,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无愧于心。奥对了跟公公说这些似乎是对牛弹琴尔。送客!”荀诺冷冷的说。

“你你你。。。”这张喜的表情就像霜打的茄子,他没想到这野小子敢对他含沙射影。自从认了张让为干爹之后,自己还从来没受过这样得气,连说了三个你之后就扭头就走。

“哈哈哈哈。”荀诺有些解气,记得皇甫嵩说好友卢植被抓之后,荀诺就对太监十分不爽。常常在军士们面前说,这太监啊下面空闹闹的,可要多穿些衣裤以防寒风入体之内糟践太监的话,今天终于在“正神”面前过了把嘴瘾,实在爽快。这饭似乎更香了。

次日天明,皇甫嵩与荀诺一同上朝,说是去听封,荀诺很是兴奋,来的时候他就在马车上想,见了皇帝改怎么说话,是称陛下合适还是称皇上合适。下跪时该走几步最为合适。

“草民钟诺叩见陛下。”没办发谁叫我是草民的呢,见了皇帝必须下跪。

“听皇甫将军说你能争善战乃国之栋梁,寡人今封你为乐城县,令属冀州牧韩馥管辖。”刘宏说道。

“皇上钟诺军功卓著,昨日还恩赐其为破军校尉,皇上当君无戏言,臣斗胆问一句,可是有人向陛下进了馋言”皇甫嵩急切的说,他看了看旁边目露微笑的张让就知道,肯定是这个阉狗做的手脚。

“老将军,误会了,钟诺年纪尚轻又是白身,一下子升为破军校尉,恐有人不服,故先让他做个县令,等三年任满之后必当重用,这一来堵了他人的嘴,二来也让他历练历练。老将军请勿多心。”刘宏笑这说。

“我明白了一定是昨天那个张喜搞的鬼,还有那老杂毛张让,你们一家全是太监!!”荀诺心中暗恨。

“钟诺还不谢恩,难道对陛下的意思有所不满。”张让高声说道。

“草民谢陛下恩典。”我忍气道。

“大胆,陛下已经封你官职,你应该称下臣,真是卑贱的东西。”张让又冒了一句。

“下臣领命。”张让你别高兴的太早,天下即将大乱,你的头在你脖子上待不了几年。真是气煞我也。荀诺心中以是把张让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一遍。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刘宏说了只是历练,日后有重要。虽然傻子都知道这是屁话,但又不能反驳。

出宫时天下起了大雨,皇甫嵩看着钟诺走在雨中,便前去安慰。

“钟贤侄(皇甫嵩以认钟诺为侄)莫要悲伤,只要你三年里政绩出众,必能一展抱负。”看着鼓励我的老将军,我更加无奈。于是把昨天自己怒斥张喜的事告诉了皇甫嵩。

“岂有此理,原来如此。我立马上奏圣上”皇甫嵩说着便朝皇宫走。

“老将军不可,此事已成定局,如果为了我,您与陛下有了分歧,那老将军还有机会为卢植将军开脱吗?”我悲伤的说。朝廷昏暗,如今才亲眼看见,没有家门傍生,没有钱财贿赂,就算有多大的功勋也没用处。父亲啊孩儿终于明白你的苦心了。也罢远离这个纸醉金迷的洛阳也好,我是野马,也受不得高墙的束缚。我默默的走在着洛阳宫阙之中,这里豪华,奢靡,可这些的背有又是什么呢?

今夜我第一次去了青楼,曾经听郭嘉说过,这青楼是最能让人忘记苦闷的地方,莺莺燕燕,灯红酒绿。一片轻薄之声,可我确无心留意,心中暗骂郭嘉欺我,又默默的说,还是这酒最能让人消愁。一杯到一碗,还是不醉,那就直接用坛吧。

“孟德你看那不是那个白身钟诺吗”左校尉赵融对典军校尉曹操说。他们在昨日都得到该有的封赏。

曹操看了一眼确实是他。“他不是被封为破军校尉了吗,怎么一脸苦闷。”曹操疑问道。

“孟德有所不知,这钟诺曾怒斥张让之侄张喜索要贿赂,所以张让向皇帝进了谗,把他打发到乐城县当个小县令。”赵融说道。

“我听说此子甚是了得是个文武全才,可恨那张让实在是奸邪小人。”曹操愤恨不平的说道。言未尽就听到那边已经有八分醉意的钟诺幽幽的念道

“独在杨柳岸,风飘鱼水游,时过三更杯莫停,一曲花和月。

常叹江湖远,曾嵘岁月愁,醉酒黄昏惊梦时,无名死不休。”

曹操看着悲伤的钟诺走出青楼,可后面酒保跟着,看来是忘了付钱,于是叫住了酒保,替荀诺付了酒钱。就独自念这“无名死不休”这句话,心中一时梗咽,“苍天那你何时才能睁开眼,为我大汉多保留些栋梁之才啊”曹操心中想着便也豪饮起来。(这时的曹操还是忠君爱国的,所以没有要收复荀诺的意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