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神尊大人,我不约

更新时间:2020-02-13 10:32:09

神尊大人,我不约 连载中

神尊大人,我不约

来源:落初 作者:枯坟 分类:仙侠 主角:封印鱼乔 人气:

《神尊大人,我不约》为枯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他与她相遇,是命运轮回,还是天意使然,亦或者是人为操纵。  千年的封印,凝聚出一口怨气,带着浓烈的不甘,托生成人,究竟给六界带来的是救赎,还是灾难,诅咒是否真的应验。  沙千华:即便只剩一口怨气,我也会来找你。  君怨雪:神尊大人,请你离我远一些,你的爱我消受不起。  每次见面她都心如刀绞,甚至呕心沥血,而他每次都锲而不舍,即使只能远远观望。  当新欢旧爱相逢是,你是否还能看清你到底爱是谁?又该选择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是辗转来到海边沙滩上。

傍晚的海边景色格外美丽,夕阳余辉将海面染成金灿灿的颜色,海面上海鸟高飞低就,不辞辛苦捕捉着来自海底的美味,海鱼,海虾,皆是它们不错的选择。

君怨雪徒步走在沙滩上,海风不间断的吹着,吹起她艳红似血的衣衫,衣怏飘着,猎猎作响的声音,毫不吝啬的传进耳里。

脚下松软的沙子,每走一步都能印出一道清晰的脚印,或深或浅,长长的在身后形成一路,有规则的一直蔓延到脚下。

“难怪平日里,他们喜欢来海边嬉戏。”只是她也来了,为何却只觉得沉闷,丝毫没有像他们一样,拥有开心的情绪。

或许,她本是一个不懂快乐为何物,甚至连发笑都不会。

又走了一阵子,君怨雪恹恹地想要回去,右脚徒然踩到一个坚硬的物体,她皱了皱眉,不明白怎么会突然踩到硬物,只道是沙滩上有的贝壳一类的东西。

她本不想理会,可是脚心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不得不让她抬脚看去,刺痛她的不过是一个巴掌大的海螺。

君怨雪将它捡起来,触手冰凉的感觉她很喜欢,青色的海螺上密布着一圈一圈尖刺,想来刺痛她的便是这些东西。

“主人,主人……”

君怨雪给海螺施了个除尘术,就要将它收进袖囊里,不曾想那不起眼的海螺,表面上徒然散发出青色光芒,光芒不是很明亮,甚至有些暗淡,仿佛人大病一场后的神色。

海螺一阵颤抖从她手里挣脱,摇晃着在空中保持着悬浮,软软糯糯的声音,有气无力的从海螺里穿出来。

君怨雪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你到底是何物?”

“主人…我要陷入沉睡了,等…等我醒来,在…在告诉你……”

海螺身上光芒明灭不定起来,依旧是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只是那声音越发小了,直到它说完,海螺光芒消失沉静下来,巴掌大的身体直直的向沙滩上坠去。

君怨雪有些心疼地将它接住,随后将它放进袖囊,天边夕阳已经不见了。

她想,出来的也够久了,是该回去了。

随即单手划空招出玲珑剑,幻化出飞剑的模样,踏上飞剑往四驱阁而去。

此次来海边,倒也不虚此行,不仅放松了心情,还得到一个神秘的海螺,虽然还没弄懂它究竟是什么,但一个会说话的东西,必不会是普通货色。

只是,听那海螺的声音,似乎受了严重的伤,也不知道它究竟遭遇了什么?

回到四驱阁她的寝阁,君怨雪把海螺放在楠木桌上,随后走到屏风后,洗个了热水澡出来时,身上只穿了单薄的红色睡衣,她顿了顿随即缓缓地,走向那张她还未碰过的大床,将身子缩了进去,仰面倒下沉沉睡去。

翌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修为到了她这个地步,早已不用三餐五宿,因此也不必为了错过饭点而忧心。

以前只顾着专注修炼,从来没想过睡觉睡到自然醒,头一回如此这般,感觉并不赖。

从床上爬起来,君怨雪换下睡衣,并且给自己丢了个简单的除尘术,视线落在昨日捡回来的那个海螺身上,发现它还是看样子,不免稍稍有点失望。

君怨雪将它放在袖囊里,打开四驱阁大门走了出去,今日她打算去师尊口中所说的藏书楼去看看,找找那些所谓的人文地理,历史传记,恶补一下脑海里少的可怜的仙界知识。

出了四驱阁,君怨雪没有直接御剑去藏书楼,原因是什么她自己都难以启齿,在墓宫待了十多年,她居然不知道去藏书楼的路。

为了不让自己一抹瞎似的,在墓宫上蹿下跳,君怨雪只得步行到道场,准备找个师兄或者师姐,劳烦人家带个路,只是她运气不好,一到道场就碰到水夕颜,那个鼻孔朝天的女人。

君怨雪旁若无人地走在通往道场的青石小道上,水夕颜领着四五个十一二岁的女弟子迎面走来,白色宫服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段衬得极好,腰间挂着属于内门弟子的绿色铭牌,手里提着墓宫专有的佩剑。

而她身后那几个女弟子却面生得很,腰上挂的是代表着外门弟子的白色铭牌,应该是今年新入门的弟子。

君怨雪无意搭理她们,有意走在小道边上与她们错开,然而很多事情,并不是她不想别人就会放过她,水夕颜竟然不动声色歪了路线,恰好挡住君怨雪的去路。

她身后的几个女孩子,见人已经拦住,怕她跑了似的分别错开,将通往道场的小道拦了个水泄不通。

“让开!”

事情到了这一步,君怨雪即便再蠢也明白她们是来找茬的。

“不让又如何?”

水夕颜不是没听出她话里隐含的警告,但她却不以为意,毕竟君怨雪只有一个人,而她们却有五个,即便和谈不成,靠武力相信她们也不会输。

“再说一遍,让开!”君怨雪的声音,比之前又冷了一分。

水夕颜脸上露出一丝不悦地神情,她入门十五年,在门派中也算是一霸,十五年时间女弟子老大的位置无人能够撼动,手下一群小师妹们在她面前,谁不是阿谀奉承,谄媚讨好,无疑君怨雪说话的语气,令她极为不喜。

“笑话,你说让开就让开,本小姐的脸面往那里放,让众姐妹们的脸面往哪里放?”水夕颜声音清亮,说到这她顿了顿,回过头对身后几个小女孩说道:“你们说是不是?”

“大姐头说的对,贱女人,我劝你还是乖乖臣服在大姐头石榴裙下,免得等会还要受皮肉之苦。”

“就是,就是,赶紧臣服,耽搁我们这么长时间,我看她就是皮痒了,想让我们给她松松皮。”

水夕颜的话音刚落,身后几个小女孩便跟着起哄,那恶狠狠的嘴脸,毫不客气的话,此时若是换做另一个普通女弟子,只怕早已吓得两腿发软,乖乖就范,做了水夕颜的裙下之臣。

但是今天水夕颜的好运气似乎用完了,她遇到的不是一见到她就害怕的普通女弟子,而是她君怨雪,修为高到轻而易举就可以对付她们的君怨雪。

君怨雪抬起头,看向水夕颜身后,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孩,古井无波的心稍稍起了一丝波澜,她们的话让她很不悦,很想伸手给她们几巴掌,然而她不仅想,实际行动更让她觉得畅快淋漓。

“啪…啪…啪…”

扇耳光的声音此起彼伏,所有人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模糊的残影,脸上便传来一阵剧痛,以及一丝若有若无的梅香。她们下意识的看向君怨雪,却见她站在原地未动,嘴角流露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是你,对不对?”水夕颜捂着被打的左脸,指着君怨雪声音颤抖的问道。

君怨雪伸出一只手,将指着自己鼻头的手指挪开,冷冷的说道:“是我又怎样?记住这个教训,下次若是遇到别的上仙,可就没有我这么好说话了。”

君怨雪说罢,扒开傻愣愣的一众女弟子,继续向道场走去,目光在道场上游移,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认识的师兄或者师姐,沾沾他们的光指一条去藏书楼的路。

而被她遗忘的一众女弟子,这时也回过神来,聚在一起七嘴八舌讨论起来,或诉苦喊痛,或赌咒发誓一定要报复回来。

“哎哟,好痛,贱女人下手真狠。”

“你们谁看见她怎么出手的?咱们外门有这么厉害的女弟子吗?之前我看她可是从千阶梯下来的。”

“千阶梯??!”

“千阶梯又怎样,早晚有一天我们也能修炼有成,到时候一定找回今日的场子。”

众人你一句我一言,仿佛有几千只鸭子在耳边舌燥个没完,水夕颜脸色越来越难看也没人注意到,终于烦不胜烦。

水夕颜大吼道:“你们有完没完,既然没事了,就该干嘛干嘛去,有那闲工夫在这里呱噪,还不如回去修炼,争取早日找回今日的场子。”

大姐头发火,一众小师妹谁还敢留在这里触霉头,顿时作鸟兽散,顷刻间消失在道场上。

赶走了这帮小师妹,水夕颜站在原地,望着远处那一抹红色,仔细琢磨她说的话:“上仙?据说只有修为达到结婴期才有资格,被人尊称为上仙,别的上仙?难道她也是……”

经过一番分析,水夕颜惊讶莫名,捂着嘴巴站在原地,后背迅速泛起一阵凉意,想要逃走脚步却不听使唤,挪不动半分。

君怨雪的不愉快,往往来的快去的也快,她在道场来回转悠了几圈,引得无数弟子驻足回眸,终于让她找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三师姐木流苏。

木流苏正在认真的指导,新入门的弟子练习剑术和御剑飞行,君怨雪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她动作很轻,并未让木流苏发现什么异样,倒是那一帮新进门的小弟子,看见她几乎下意识的停下手上的动作,好奇的向她看过来。

这下子木流苏想要不发现异常都困难,她顺着小弟子们的目光转过头,发现装模作样靠进她的君怨雪,顿时吓了一跳:“小师妹…怎么是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