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八臂天魔

更新时间:2021-01-06 07:38:45

八臂天魔 连载中

八臂天魔

来源:落初 作者:大水冲了龙 分类:武侠 主角:徐进牛二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大水冲了龙原创的武侠小说《八臂天魔》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徐进牛二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武林正邪两大派系向来水火不容,争战不休。现在突然杀出一个身份神秘,武功高绝的怪物,以迅雷之势横扫两派,被称为“八臂天魔”。正邪两派人人自危,不得不摒弃前嫌,共同抗击天魔。在这关乎生死的洪流中,人的本性暴露无遗,正与邪的界线早已模糊。爱情、亲情、友情、同门之情,皆重若千钧。我不信,无情之人能一统天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毒虫…呃,这位女侠,你怎么跟到这里来了。你…你现在应该都恢复了吧。求求你,放过我吧!”

郭正山见她风尘仆仆,容貌憔悴,不过眼神清明,不像那晚所见的还魂蛊发作的模样,总算安心了一点。

唐无殇忽然在孤独无助间遇见熟人,呃,虽然她给他留下的会议不那么让人愉快,总而言之,还是让她精神为之一振,又兴起捉弄人的古灵精怪念头。

她指着自己:“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恢复了吗?”

她显然曲解了郭正山的意思。

郭正山看她形销骨立的样子,和几天前所见到的容光焕发判若两人,不禁摇了摇头。随即觉得不妥,赶紧点了点头。

唐无殇无视他的反应,问:“这是什么地方?问蝶,呃,锦川是往哪个方向走?”

郭正山一听,以为她马上要走,连忙赔笑说:“嘿嘿,这里是羊角村。锦川,好像是,是往南边走。对,往南走二十里路,有个霍家镇。您到了那里再问一问,包不会错!”

锦川是什么地方,他压根不知道,只想赶紧把这小妖女打发走。

“真的?”唐无殇目光在郭正山面上扫了一遍,走近两步,阴森森道:“你在骗我吧?”

郭正山几乎被吓尿了,连连摆手,哭丧着脸:“不敢骗你!真不敢!要是骗你,我、我天打雷劈!”

为了让小妖女快点走,他捂着良心发了个毒誓。

马上,他的报应就来了。

“郭正山!你骗了谁?给老娘说清楚!”一把凶巴巴的妇人声音从旁边的茅屋里传出来,紧接着一个约三十岁的农妇从屋里跑出来,拧着郭正山的耳朵大声质问,“说,你做了什么缺德事?”

郭正山疼得连叫“哎哟”,正要分辩,就听见小妖女说话了。

“呜呜……大姐,他、他……呜呜呜……”

郭正山看见小妖女指着自己,突然“伤心”地抽泣起来。他惊呆了,张开的嘴巴简直塞得下一个拳头。

这小妖女怎的变脸变得那么快啊!还有,这演技!是怎么回事?

不容他说话,农妇手上的力气又加了几分:“好啊,你个郭正山,居然还做了这等阴恻事!你禽兽不如啊你!”

郭正山忍着剧痛,摇手辩解:“不是那样的!娘子,你…哎哟,你听我说!我不是、我没有,哎哟!你别瞎说啊!!”

他可怜地望向唐无殇,希望她能大发慈悲,放自己一马。

可是,唐无殇似乎决心要把戏演得逼真一点,“哭”得直如梨花带雨。

郭正山感到耳朵上的力气又大了几分,也流下泪来。不知道是因为痛的,还是因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人家都寻到家里来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直到这时,农妇这才有空上下打量一番唐无殇。

见她蓬头垢脸,风霜满面,衣裙又脏又破,农妇气呼呼地一把推开郭正山,过来扶着唐无殇的手臂,疼惜地说:

“妹子,可怜你了。你这是受了多大的苦啊!这个杀千刀的负心薄幸鬼,等会我再收拾他!进屋来先吃点东西,我找件衣服给你换了。”

说完,拉着唐无殇走进茅屋,剩下一脸无辜的郭正山在屋外暗哭自己为何如此倒霉,惹上这么一个煞星。

那农妇对郭正山如母老虎一般,对唐无殇却极好。吃的,穿的,准备得一应俱全,还贴心地烧了一桶热水,让唐无殇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

待她洗完澡,农妇又帮她梳起长发,然后让她好好睡一会。郭正山劈完柴想进屋喝水,也被她轰了出去。

唐无殇本来只想在这里休息一会,然后讹点钱啊,吃啊什么的就上路。不曾想,农妇的贴心照顾,让她感到久违的温暖和感动,忍不住留了下来。

是啊,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呢,无法拒绝,可靠体贴,又令人安心。就像,就好像母亲一样。

在农妇“嚓嚓”的切菜声中,唐无殇几日来紧绷的身心彻底放松下来,迅速沉入了梦乡。

对了,她连这农妇大姐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

“呜呜……”一阵哭泣声让唐无殇打了个激灵。她一翻身,坐了起来。

“小崽子,还哭,我那宝贝哪去啦?”屋外传来郭正山气呼呼的责问声。

“小、小牛抢去了,呜呜……他还打我,呜呜……”小孩委屈的抽泣哭诉声。

“那没用的破东西,抢了就抢了,有啥稀奇的。叫你不要学你爹那样你偏不听!你看看你爹,有什么出息!”农妇的责骂声。

“我得去找小牛要回来!那可是我千辛万苦,用命得回来的战利品!”郭正山的骂骂咧咧声渐渐远去。

“呸!会几招花拳绣腿就以为自己是大侠了!闯荡江湖闯荡江湖,最后连内,裤都给闯没了,天天就知道发白日梦。也不管教一下孩子!小田儿,你可千万别跟你爹一样啊。”农妇不停歇地骂着郭正山,骂到最后,忍不住哭了起来。

“娘,别哭了。田儿知错了。”叫小田儿的孩子见母亲哭了,慌了神,不敢再哭,开始劝慰起母亲来。

唐无殇在屋内听得心里一酸,几乎也哭了出来。

自己今天那出戏,肯定也深深伤了这个耿直大姐的心吧,只是她故作坚强,不表露出来而已。

唐无殇人生中第一次感到深深的自责。

天色已暗,屋内没有点灯。她站起来,假装看不清东西,惊叫一声,把一张凳子碰倒在地。

“妹子,你醒啦。有没有碰伤?”听见声响,农妇急匆匆走进屋里,点起油灯,关切地问。

“我没事,只是不小心碰倒了凳子。”唐无殇回答。借着灯光,她看见农妇的眼睛还湿湿的。

她决定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满怀歉意地说:“大姐,其实我跟…跟你相公…之间,呃,是误会。他并没有对我做过什么。”

“妹子,你放心。不管他怎样对你,我都会为你做主的。”这位一根筋的傻大姐以为唐无殇在为他相公开脱。

唐无殇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说:“他也没那么坏……”

不等她说完,农妇就打断了她:“他不坏,能丢下你一个人?他不坏,能丢下我们母子,自己跑出去?”

说到这个,农妇眼睛一红,就要哭出来,但她忍住了,只是用力吸了吸鼻子,转身开始烧菜。

唐无殇既内疚又同情,她默默走过去,帮忙烧火。

“妹子,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呐?”农妇边用力翻炒着锅里的青菜,边问。

唐无殇想了想,回答:“我叫唐小嫣,就住在霍家镇。”

之后农妇又问她年龄啊,家里还有什么人啊,做什么营生啊,等等,一大堆东西。唐无殇充分发挥自己的长处,把自己的身世家庭编得活灵活现,差点连自己都信了。

在交谈中,她也得知农妇叫钱小芳,落魄男人叫郭正山。他们有个六岁的儿子,叫郭田。郭正山年轻时跟人学了几招花拳绣腿的剑术,就总是做大侠的白日梦。

好在他是个孝子,不敢抛下老母亲。后来母亲病故,他守完三年孝便找人打了一把剑,丢下妻子迫不及待跑去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去了。

结果,才闯荡了不到两个月,就浑身赤条条地回来了。这也让他们家成了村里的笑话。

唐无殇想起让郭正山变成赤条条的正是自己,不由得心中暗念“罪过罪过”。

“娘,我把爹叫回来了!”就在二人相谈甚欢时,郭田带着郭正山回来了。

郭正山拿着一只两尺来长,银光闪闪的钢刺,嘴里嘟囔着,把它用布包起仔细放好。

唐无殇认出那支钢刺正是那晚从八臂天魔肩上射向郭正山的那支。

想起八臂天魔,仿佛在他体内的本命蛊也有所感应,让她的心神一阵激荡,伸手扶住桌子才勉强站稳。

“姐姐,你怎么了?”郭田扑闪扑闪着大眼睛,看着唐无殇。

“没大没小,叫姨娘!”钱小芳一筷子敲在他头上,骂道,“把手洗了吃饭!看你脏的!”

“哎哟!”郭田叫一声痛,忽又对着唐无殇咧开了嘴,露出缺了一颗门牙的洁白牙齿,欢快笑道:“姨娘!我娘做的菜可好吃了。你多吃点,准没事了!”

说完,就蹦蹦跳跳跑去洗手了。

多么懂事可爱的孩子啊!唐无殇觉得心都要融化了。

饭桌上,钱小芳不停给唐无殇夹菜,而唐无殇又把这些菜都夹到郭田碗里。小小的茅屋满溢着祥和欢乐的气氛,大家都显得很开心。

当然,除了郭正山。

没人跟他说话,而且任何他发起的话题都被无情地打断。

直到熄灯睡觉,钱小芳终于肯跟他说话了。

她说:“今晚你睡地上。”

哦,还有儿子睡前甜甜的问候:“爹,晚安~”

我能安才怪呢!

郭正山躺在硬,邦邦的地上,底下只有一张草席。

他在想,毒虫小妖女是怎么追到他家里来的。

还有,她到底什么时候走。

最后还有,为什么她的演技那么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