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侠义恩仇传

更新时间:2020-11-17 07:05:34

侠义恩仇传 已完结

侠义恩仇传

来源:落初 作者:上官凡飞 分类:武侠 主角:紫云老三 人气:

完结小说《侠义恩仇传》是上官凡飞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紫云老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杀父灭门的血海深仇,舍命相救的兄弟情谊,至死不渝的儿女之情,是该继续前行在复仇之路上,还是该戛然而止,回归自我,司徒风坚持过,也犹豫过,不平凡的人注定会有不平凡的结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谪飞云,我梅花客栈与你飞云门并无瓜葛,为何今日来坏我梅花客栈的规矩?”哥舒羽将摇晃着手里纸扇。

“玉面公子,谪某人无意坏你规矩,只是你旁边这位公子杀害了当今的武林盟主,是我们五大门派的公敌,谪某人只是想要将他缉拿归案而已,没想到公子的人居然出手阻拦,所以才会大打出手!”

“哦,是吗……难道谪掌门不知道我梅花客栈一视同仁,别说他杀了武林盟主,就算他杀了你亲爹,要找他报杀父之仇,也得等他出了这梅花客栈!”哥舒羽将司徒风交给了千千,“再说……谪门主这么大义凛然,真的是为了给云九霄报仇吗?”

“你什么意思?”

“哈哈……水火龙珠的秘密天下人都已经知道了,别跟我说谪掌门对这长生诀没有半点意思?”

“这么说你救这小子也是为了长生诀喽?”

“我为什么就这小子跟你无关,现在重要的是我给你谪门主面子,带着你的弟子赶紧滚出梅花客栈!”

“那我今日个要是不离开呢?”

“坏了梅花客栈规矩的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好大的口气,江湖中还没有人敢对我谪某人这么说话!”

“是吗,那在下今天就破了这例!”谪掌门奸笑一声,一旁的弟子便嚷着冲了过去,哥舒羽只是旋转了一下上的纸扇,眼神犀利,几个出头的弟子均吐血身亡。

“摄魂夺魄术,你也是鬼月教的人?”谪飞云用剑指着哥舒羽。

“鬼月教护法玉面麒麟正是家父……”哥舒羽走上前去,“摄魂夺魄术,摄魂、读心、夺魄,其厉害就算我不说谪掌门也应该清楚吧?”

“哼……区区幻术,能奈何得了谪某人吗?”

“那是……摄魂夺魄术当然奈何不了你谪门主,但是如果谪门主非要一意孤行的话,那您这帮弟子恐怕就要命丧我梅花客栈了!”

周围的弟子已经露出了胆怯,军心已乱,谪门主环视了一下,“今天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哥舒羽随时恭候谪门主的大驾!”

“走!”

“公子,你没事了?”千千看到伤势痊愈的公子都快乐坏了。

“我是没事,但是他就大事不妙了!”哥舒羽从千千的手上接过司徒风,准备离开。

“哎……哥舒羽,你就这么走了,怎么说老娘也算是帮你……”哥舒羽没有理会,已经消失在拐角处。

“毒婆娘……”死鬼在一旁小声地唠叨了几句……

“喂……大胡子,叽叽歪歪的,瞎嘀咕啥呢?”随后便是二人激烈的争吵声。

“公子,司徒公子没事吧?”哥舒羽仔细地切着脉,表情凝重,略有忧思,“气息微弱,脉搏若有若无,要不是他的玄天心法已经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现在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那他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哥舒羽将司徒风的手放了回去,长叹一口气,“这就是玄天心法的缺陷……修炼玄天真气的人必须先在体内设置玄天封印,用来储存玄天真气,所以玄天真气只能用来救治修炼者,如果救治其他人就会受到封印的反噬,玄天真气如果耗尽,修炼不到家的人便会立刻枯竭而死,只有练到十足火候的人才会像他这样,昏迷不醒,直到封印里的真气被填满才会醒过来!”

“那好办啊,咱们把真气渡给他,帮他填满玄天封印他不就醒来了吗?”

“哪有那么简单,咱们的真气不仅不能填满封印,而且还会被封印反弹,搞不好我们自己都会受伤,除非有第二个修炼玄天真气的人,但是玄天真气对修炼者的要求极高,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修炼的!”

“那得多久他才能醒过来呢?”

“这个很难说,但是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任何轻微的掌力都能让他当场毙命,所以这段时间你必须贴身保护好司徒风,千万不能让人有机可乘!”

“公子放心,千千就算陪上这条命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司徒公子的!”

苗三娘和死鬼的动静闹的越来越大了,都在大厅里动起手来了,店小二们拦都拦不住,桌子板凳已经碎了一地,正当二人打的难舍难分的时候,哥舒羽从密室走了出来,“两位,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怒呢?”

苗三娘看见是哥舒羽,整个人立刻换了一个模样,“是他,是这个大胡子先动手的……是他,就是他……”

“我说你个毒婆娘,明明是你先动的手,居然还恶人先告状……”一言不合又开始纠缠在一起。

“两位……”哥舒羽怎么分也分不开,彻底愤怒了,“都给住手……”两个人这才停了手,“二位若是诚心喝酒,在欢迎之至,倘若而是只是随性胡闹,那么请恕在下不送,小六,送客!”

“二位,这边请!”二人这下傻眼了,面面相觑!

“哥舒公子,我们俩就是开开玩笑而已,你又何必当真呢?”死鬼紧紧地抱着手里的酒坛。

“是啊,哥舒公子,我们两个就是开玩笑而已!”苗三娘不肯离开自然是因为人了。

“可是在下不是开玩笑的……”二人彻底傻眼了,哥舒羽转过身去,“今天承蒙二位联手御敌,只是在下已经得罪了飞云、天刀两大门派,梅花客栈已经不再是个可以喝酒聊天的地方了,如果这趟浑水二位继续趟下去,只会招来杀身之祸,所以二位还是早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为好!”

“哥舒公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这打开门做生意的,哪有赶客人走的道理?再说了,你这的酒如此美味,就算是赶爷走,爷也舍不得走啊!”

“是啊,这么好喝的酒,老娘也舍不得走,再说……别说是这两大门派,就算是五大门派一起联手,本姑奶奶也不会放在眼里!”

“来人,给这位爷和这位姑娘各备好十大坛上好的梅花玉露……”二人还想说些什么,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哥舒羽堵了回去,“两位的好意,哥舒羽心领了,若是在下侥幸躲过此劫,他日定当登门拜访!小六,送客!”哥舒羽下了最后的逐客令。

“启禀夫人,谪门主求见!”弟子前脚通报好,谪门主后脚就闯进了客厅。

“谪某人冒昧求见,还请见谅!”

“不知道谪门主如此着急来见老身,所为何事啊?”

“谪某人求见只为一件事,不知道夫人可知道梅花客栈?”

“梅花客栈?”紫云夫人有些疑惑。

“当然听说过……”南宫雨道,“每到入冬时分,梅花客栈方圆十里便会开满梅花,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大部分江湖人士前去赏花,但是让梅花客栈闻名江湖的却是客栈里香甜纯美,酒香诱人的梅花玉露……谪门主前来不会仅仅只是为了这件事吧?”

“当然不是,我是想告诉夫人,司徒风没死,而且就在梅花客栈!”

“什么,老四没死,怎么可能?”

“风儿没死,此话当真?”

“谪某人亲眼所见,还能有假,而且梅花客栈的老板玉面公子哥舒羽竟然还是鬼月教玉麒麟之子,夫人贵为新届武林盟主,所以特来请教,对于鬼月教余孽以及杀死前任盟主凶手,夫人会怎样对待?”谪门主一直处心积虑,对于武林盟主之位虎视眈眈。

“谪门主,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南宫雨大骂道。

“老二……”紫云夫人死了一下眼色,站了起来,“谪门主,老身怎么做事还用不着别人指手画脚!”

“那夫人的意思是?”

“这件事老身自会秉公处理,谪门主大可以先行离去!”

“那好,夫人如何处理,谪某人拭目以待,告辞!”说罢,拂袖而去。另一方面,霍门主已经拉拢好了峨眉、少林两派。

“师娘,老四居然没死?”

“我也没想到风儿居然没死!”

“那师娘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现在江湖人士觊觎的水火龙珠都在风儿手上,他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而且水火龙珠也绝对不能落入奸佞小人之手……老二,你去联络老大和老三,无论如何也要将风儿带回来……还有,此事千万不能让彩儿知道!”

“是,师娘!”

“娘,我也要去!”彩儿突然出现在来珠帘旁,原来他一直都在偷听,“四师兄还活着,您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彩儿……”

“我不管,我一定要去,我一定要弄清楚他为什么要杀我爹,更何况我跟他之间也该有一个了断!”

南宫雨看彩儿心意已决,也开始帮忙规劝夫人,“师娘,就让小师妹去吧,与其让她整日这样茶不思,饭不想的,不如让她自己去弄清楚这一切,这样对她有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紫云夫人苦思良久,终于答应了,“好吧,就让她和你们三个一同前行吧……总之,无论如何也要将风儿带回来,绝对不能让他落入谪飞云之手!”

“是,师娘!”

“千千,外面情况如何?”哥舒羽正在寒玉床上打坐。

“回禀公子,据下人来报,五大门派的人已经在路上了,估计明天就到梅花客栈了!”

“是吗?”哥舒羽睁开了眼睛,“看来明天会有场恶战……千千,不管明天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留在密室内保护好司徒风,知道吗?”

“可是,公子……”

“没有可是……司徒风现在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受损严重,动弹不得,如果让五大门派的人找到他,那他必死无疑,他救了我两次,我哥舒羽绝不是这种忘恩负义之人!”

“可是公子……以你一己之力又怎可与五大门派为敌?”

“难道你忘了梅花客栈十里梅花阵的厉害了吗……你现在就去启动十里梅花的所有机关,我要让他们在踏进我梅花客栈之前先损一半!”

“可是就算十里梅花阵再厉害,五大门派毕竟人多势众!”

“如果五大门派真的打到了梅花客栈,那我们就只能硬碰硬了!”

“真是没想到,二十年后,五大门派居然还有再次联手的时候,阿弥陀佛!”看着五派联手浩荡的声势,慧通方丈不禁感叹,只是二十年前五派联手是齐心合力,如今恐怕是各自心怀不轨吧。

“这里的梅花……真美!”看着眼前梅花盛开的景色,彩儿的眼眶却开始湿润了。

“是啊,这里的梅花是挺美的,只可惜很快就要凋谢了。”谪门主折断了一枝梅花,闻了闻,然后又扔在地上……

“哈哈……”梅花林深处传来一阵笑声,千里传音,“好大的阵势,没想到我区区一间客栈竟然劳烦五大门派一起冲动,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啊!”

“大胆妖人,休要故弄玄虚,还不快快出来受死!”平静师太已经拔剑相向……

“平静师太,稍安勿躁,要在下出来乖乖受死那是不可能的,若是你们有本事,打进来即可!”

平静师太果真是个急性子,正要冲进去,却被谪门主拦住了,“这梅花树的方位与前几天有些不同,大家注意一点,小心有诈!”

大家这才踱步前行,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每前行一步,后面的梅花树便会变动一分,五大门派渐渐被引入梅花深处,大家开始觉得之前都是哥舒羽在虚张声势,可是正当大家放松警惕的时候,地里突然开始射出飞箭……

“大家小心!”即便有人已经发现了情况不对劲,可惜为时已晚,已有不少弟子命丧梅花箭阵……

“小师妹,小心!”南宫雨替彩儿挡去了飞箭,每当大家刚站稳脚步,便会有箭飞出,想要逃跑,却又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梅花树挡住去路,五大门派的人就像被关在笼子里一样,任人宰割……

“老三!”穆雷使了一个眼色,神拳和神鞭合力,牢笼被打出了一个口子,“大家快从这出去!”穆雷一声令下,大家也都跟着冲了出去……

“这整片梅花林都布满了机关,大家千万要小心!”刚逃出九死一生的箭阵,紧接着奇怪的事又开始发生了,梅花树上梅花开始掉落,随风飘舞,越来越多,一棵树掉光了,另一棵树又接着掉,接二连三,所有人被梅花花瓣包围住了所有人……

“哥舒羽,少装神弄鬼了……”谪门主大发雷霆,长剑一挥,企图再次砍树而行,只是每当谪门主砍倒一批树,便会有相同的数量的树替补过来,“谪门主,别砍了,照您这样下去,除非您能将整片梅花林夷为平地!”平静师太道。

“呀……”

“你干什么?”不知道何原因,有几名弟子开始自相残杀起来,瞳孔放大,布满血丝,嘴唇发紫,“你们干什么?”慧通方丈想要去阻止,只是那些人跟本不理会,只顾厮杀……

“住手,都给我住手……”可怎么劝就是不听,谪门主更是一气之下,将发狂的弟子的首级斩了下来。

“谪飞云,你为什么要杀我徒弟……”平静师太刚要去理论,又有弟子发狂了,所有人自顾不暇,粉色的梅花被染成血红色,梅花林里开始弥漫一股血的腥味……

“大家捂住鼻子,这些梅花花瓣里有毒,会让人产生幻觉!”又是南宫雨看出了端倪,大家赶紧用衣袖捂住鼻子。

“老二,这样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得赶快想办法,不然大家都会死在这里的!”穆雷一拳推开了发狂的弟子。

“咳咳……”彩儿像是已经到极限了。

“小师妹,你没事吧?”

“咳咳……没事……”南宫雨环视了一下,已经没有梅花树凋谢了,抡起玉箫,猛地踏地两下,飞到了人群之上,一股音律缓缓流淌,犹如一股清风洗涤污浊,梅花花瓣随着音律渐行渐远,南宫雨果然聪慧,用内力吹散有毒的花瓣,让空气流通,减少毒气浓度。

“醒了吗,大家都清醒了过来了吗?”南宫雨收起了玉箫,“这里机关重重,大家每走一步都要慎重!”

“哼……我就不信接下来的几道破机关能将我们这么多人全部消灭在这……大家跟我一起冲过去!”谪门主不顾南宫雨劝阻,已经带领门下弟子大步朝前,果然误触碰了前方的火药,谪门主身手好躲过一劫,但是跟在其后面的弟子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地面过不去,那就从上面过!”谪门主想用轻功从梅花树的上方飞过去,但是每当有人经过梅花树的上方,下面的梅花花瓣就会变成锋利的暗器,要不是北堂电长鞭相助,谪门主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南宫少侠,不知可有办法通过!”平静师太道。

南宫雨思考了一下,“老大,老三……”

接着便和穆雷、北堂电交头接耳,穆雷握住一颗茁壮的梅花树,大喝一声,梅花树被连根拔起,然后再将梅花树扔进了要前行的树林中,前方的火药果然被引爆了,北堂电用长鞭拽住一颗梅花树,也给扔到了前面,地雷再次被引爆……

“大家就用这种方法,踩着树干过去!”其他门派的也一一效仿,没想到最后一道关卡竟能如此顺利。

只不过梅花客栈大门紧闭,哥舒羽和几十名属下已经在门口恭候多时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