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皆付笑谈中之逝水

更新时间:2020-10-15 05:16:30

皆付笑谈中之逝水 连载中

皆付笑谈中之逝水

来源:落初 作者:方陈 分类:武侠 主角:王守仁羽 人气:

《皆付笑谈中之逝水》由网络作家方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守仁羽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守仁浅笑作揖,道:“赣南巡抚王守仁,拜见宁王爷。”朱宸濠笑容儒雅,道:“阳明先生这一拜,拜得是谁?”王守仁再次作揖,道:“杨教主久违了,别来无恙。”杨断北神情冷漠,道:“阳明先生邀见的是王爷,就别与杨某废话了。”王守仁淡淡一笑,这才直面朱宸濠饱含深意之问:“与人见面行礼,实乃常理。为人处世,讲求有礼有法。礼者禁于将然之前,而法者禁于将然之后。夫礼,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法者,治之端也,国之植也,所以禁强暴也。人人守礼遵法,方得朗朗乾坤,万世清明。”

朱宸濠略带不屑,淡然道:“阳明先生文韬武略,本王早有见识。本王自认有些学识,就不劳阳明先生说教了。邀见为何,还请直抒己见。”

“王爷果然爽快!”王守仁也不作他言,直奔主题,“王爷为一己私欲,轻举兵祸,视苍生如草芥,至万民于水火,此等行径既悖礼法,又失仁德,实不可取。”

朱宸濠心中冷笑:“事到如今,还作妄言劝降,端的可笑!”不动声色道:“王大人满口礼法仁德,本王且问你,他朱厚照身为当今帝王、九五之尊,言行可有礼法?胸中可有仁德?”

王守仁道:“他人功过是非,岂能为己悖理之由?前路苦海,漫无边际,回头见岸,方可脱离那无间地狱。”

“阳明先生此言差矣!”朱宸濠整衣正身,道,“朱厚照荒淫无道,朝政日非,民怨四起,人心思乱。本王身为王室后裔,自当匡扶宗室,为民请命,替天行道。正所谓破而后立,本王正是要做那救世之人,上承天命,肃清污秽,荡涤寰宇,重建清明乾坤!”

“王爷雄心壮志,好不叫人钦佩!”王守仁一声冷笑,反问道,“王爷封地南赣,辖治多年,污秽可有肃清?此间百姓可得清明?”

朱宸濠坦然自若道:“古往今来,世间之事多难两全。既然要破而后立,有所牺牲自当难免,岂能做到尽善尽美?”

王守仁沉声道:“王爷勾结盗匪、欺民霸市、贪赃枉法、草芥人命、悖逆谋反、荼毒一方,如此倒行逆施,却道‘有所牺牲自当难免’,此等轻狂悖论,视万民如尘土,心中当真无半分羞愧之意么?既然胸有沟壑,更当以圣人之言‘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作处世之准则,方为王者之道、天下之道!”

朱宸濠斜眼睨着王守仁,挺胸凛然道:“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本王秉承先志、当仁不让,解苍生于泷雾,重肃纲常,顺天应命,所言所行,无不深谙王者大道。”

王守仁目露悲悯,和声道:“天下万民均乃天父地母所孕育,共享天恩,同报地情,帝王将相皆在其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如此方为泱泱正道。昔之得一者,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今虽为侯王,不得一,何以为天下贞?遑论王者大道,岂不可笑?”

朱宸濠凛然不减,道:“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先生以为如何?强之,重削;弱之,重强。何况君乎!”

王守仁摇头摆手,不以为然,道:“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殁身不殆。不识天道常理,尽皆枉然。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与失。以五十步笑百步,非德者所为也。”

二人针锋相对,互不退让,时而言笑晏晏、其乐融融,远远看去好似闲话家常;时而面红耳赤、慷慨激昂、唾沫横飞。

朱宸濠又道:“本王以眇末之身,言乇亿兆之上,十年于兹,战战栗栗,日慎一日,苟慎其道,以为天下可有。成王败寇,胜者才是王道,才是那立道立德之人。”

王守仁道:“王爷雄心才智令人钦佩,然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王爷‘察察’之举,得民‘缺缺’之报,如何能成那立道立德之人?”

朱宸濠冷声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多说无益,还是战场之上见高下吧!”言讫,拂袖踅身。

王守仁脑中念头疾转,故作夸大行止,伸手阻拦,作势欲上对方轻舟。果见杨断北一掌拍来,当即变换手势,挥掌迎上。

杨断北听得二人言词晦涩难明,早已烦闷,见机暴起,一掌未歇,后掌又上。腾身跃上王守仁所在扁舟,同时说道:“这里有杨某应付,王爷且先回去!”再不多言,全神对敌。

两大惊世高手激斗于扁舟那方寸之间,罡风呼啸,拳来掌往,以快打快,眨眼间斗了十余招。脚下扁舟受二人强大劲力所压,不摇不晃,咔咔作响。

形式突变,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出人意料。刀仁、剑成、沐平生、邢顶天四人越众而出,各驾扁舟如飞箭般破水掠去。那边厢,蓝天凤、池仲容等五人随杨断北座下五大高手同时出列,援手助阵。

王、杨二人四掌齐出,脚下扁舟终难承巨压,粉身碎裂。两边助力相继赶到,二人各自掠上己方舟阵。

杨断北扫视众人,傲然道:“圣贤王守仁、刀神刀仁、剑圣剑成、武王沐平生、力神邢顶天,哈哈哈哈,真不错,神州八极一下来了五个,倒叫杨某不胜荣幸!”

沐平生神色淡然,举止从容,道:“杨断北,安庆一战,你我未分胜负,可要再战一场?”

邢顶天声如惊雷,贯穿天地,道:“我说沐武王,你既与这厮打过一场了,这次就该轮到我了!”

“沐武王、邢蛮牛,你们谁也别跟我争,他是我的!”剑成半百年岁,平日总是一派乐天,罕有肃穆,乍显正色,倒叫熟人有些诧异。深邃目光缓缓落到杨断北身上,沉声道:“杨断北,可敢与剑某一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