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伐世录之无字天书

更新时间:2020-07-30 05:46:30

伐世录之无字天书 连载中

伐世录之无字天书

来源:落初 作者:半屡青丝 分类:武侠 主角:赵羽赵杰 人气:

主角是赵羽赵杰的小说《伐世录之无字天书》此文是半屡青丝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昏暗,一片昏暗,我在哪?赵羽想着,突然,一道光突然亮了起来,那是一个手电筒,一个人一只手拿着它,另一只拿着档案袋四下张望,他看上去很紧张,他也很眼熟,“我?”赵羽认出了他,他也是赵羽,另一个世界的赵羽,“你在干什么?”他没有听见,他只是打开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了档案,然后把袋子夹放在一旁,小河村,赵羽愣住了,他认得这个村子,一棵大榕树,村子里有一条大河,那正是他出生的地方,他难道在找自己的身世?突然,他的的电筒掉在了地上,赵羽惊愕了,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喂!”赵羽很好奇,他想一探究竟,突然,耳畔传来阵阵声响,接着,所以的一切都开始模糊了,最后,又是一片漆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龙头山上,一座类似城门般雄伟的山寨门口,

赵羽横着银枪,立在距寨门一丈之远的空地上,

他已经褪去了稚嫩的脸庞,此时他的脸上充满恨、愤怒以及自责,

风吹的异常凶猛,他的发束被风卷袭着,但他的双眼仍是不变的充满杀意,

他一步一步的朝山寨走去,长枪就横在手上……!

…………

三天前,

夏天刚刚退去,留下淡淡的温热,天气还是那么闷,虫子还是叫的那么欢,

十八岁的赵羽,与张华生、何封、关定就走在这闷热而烦躁的路上,回墨林轩去,

他们几人刚刚从外面游历归来,按照孔墨的吩咐,顺道去取一味药材,

四人游历半年走遍了万里路,也看遍了这世道实况,

这个世道说不上混乱,却也称不上太平,他们遇到了许多不平事,此时每个人心中都慷慨万分,为国为民的志气从心中而出,七嘴八舌的争吵着。

“你们说如今这世道,算是什么世道啊?官匪同流,就好像一锅粥一样乱,最苦的那还不是平民人家!”

关定怒气满满的说到,

“可不是,你们还记得那个县官吗?他也配当县官,一个不要脸的土匪头子,居然还打着官的旗号四处招摇,不知道祸害了不少人,真是,杀他一万遍也不能解我心头之怨气!”

何封接嘴说着,脸上浮现出难以掩饰的怒色,

他这个不爱说话的性格突然间吐了这么多话,在平常那是简直能吓死人,要不是这件经典的例子是他一手处理的,估计他也不会说一句话的,

看到他们这么活跃,张华生也忍不住说到:“乱世,才是英雄辈出之时,我等饱读圣贤,自认文武双成,自当入世而生,辅社稷于坍塌,救黎民于水火,方不负我一身学问!”

张华生这等豪情壮志让何封关定羡慕不已,方才的怒气,此刻一下子全转为了忠肝义胆,两人连连握拳,

关定说到:“对对对!我四人均是治国救社稷之才,他日投身行伍,必有作为,届时华生哥为帅,我与何封自当为将,鞍前马后,赵羽嘛,他谋略过人博览群书,若是为军师一职怕是屈才咯!”

赵羽背着药箱,看着几人说到自己,也忍不住插嘴到:“今之乱世,非贤臣良将可挽之局面,观下而知上,下梁已歪上梁又该正到何处呢?这般说来错应不在官民,而在君主,

君主若贤,朝政和睦,天下早已经是歌舞升平,何至于今时今日,故欲救天下,当从君起,大赦天下,方能太平!”

赵羽的慷慨之言,直叫三人目瞪口呆,张华生笑到:“赵羽之志,在于天下,如此慷慨之词,实非井中之物!”

赵羽听华生这么夸自己,非但没有开心,反而一脸严肃的说到:“我其实是不明白的,人生在世,朝夕之间都不够活好自己,又何必去争夺那么多权力呢?要是我,就会和……就会……安居山林,何苦去争天下大势呢!”

他本来想说和凌儿的,但看着张华生却又忍了回来,不敢开口,

“安生是不错,但如果天下人都肯安生,那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世道呢?赵羽,有时候不是你不愿意就不用做的,你一身学问,避世而生不是你的归宿!”

张华生的话令赵羽笑了笑,却不说话了,

关定看气氛僵硬起来,就一蹦一跳的跃到几人面前,插嘴说到:“哟~!你俩就别卖酸啦,你看你看,我牙都快酸掉啦!”

他的话将众人逗的一笑,看到气氛缓和了许多,他自己也跟着乐了起来,接着关定拍着赵羽的肩膀呵呵说到:“不过赵羽,冲着你方才那一句错在君主来说,你就是个不得安生之人了,要知道,这番话让他人听见了,告诉了官府,那你就会咔嚓咔嚓!”

说着他用手往自己的脖子那里一划,他消瘦的身躯配上滑稽的动作,只令几人哈哈大笑不止!

张华生捂着肚子笑到:“猴子,你能转几个圈吗?”

关定依着他转了几个圈,那滑稽的动作,让赵羽乐的不行,连肚子都笑疼了,方才的一切全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甚至于何封这个冷疙瘩都虽是皮笑肉不笑的,但脸色确实带着乐色,

正当几人不亦乐乎之时,一个杂声突然冲了进来,

张华生顿时收起笑容忙做个手势说到:“嘘!有人!”

其他人看到张华生警惕的说着,也恢复了警惕,笑声嘎然而止,他们行走江湖这么久,这点反应还是有的!

张华生趴下用耳贴地,赵羽则闭眼倾听,

却是有人,杂杂的脚步,有前有后,有快有慢,张华生站了起来,对大家说到:“是有人在追逐,怕不是善类。”

听到张华生这么说,关定那见义勇为的心思就爆了出来,他瞒着张华生拉着赵羽何封轻声说到:“要不,我们去看看,说不定是不平事,我们倒可以管一管!”

几人游历江湖历时不少,见义勇为做的当然多,这时候两人听关定这么一说,内心直痒痒的想去闹他一番,

于是三人趁着华生不注意,偷偷摸摸的朝声源处去了,

张华生在出神想这脚步声,其中还夹杂着奇怪的声音,令他不禁皱着眉头,哪里注意赵羽他们几个窸窸窣窣离开的脚步声啊!

等到他反应过来,赵羽他们已经不知所踪了,

“赵羽……!”

张华生怕几人惹事,本想阻拦一下,但如今是没办法拦了,因为早已不见他们人影了,

但他脑海里一直回响着方才没有分辨出来的声音,只让他毛骨悚然来,怎么也不放心赵羽他们自己去,只有提着枪赶了上去!

赵羽等人匆匆跑去,正碰到一群山匪正在追着两个女娃娃!

那两个女娃娃衣衫不整,边跑边大喊救命,

赵羽自然看不惯,欲冲上去救人,但想想自己不能展示武功,便奔了一段路就停了下来,让关定何封两人就抢到了前方,先行出手,

关定可是一身热血,只见他一跃在前,拔出大刀来,左右横扫了一番,那几个小毛贼就全部趴下了,急急赶到的何封根本来不及出剑,

关定得意的拍了拍何封的肩膀笑到:“何封,你出剑又慢咯!”,然后朝着那两个姑娘走去说到:“两位姑娘,不用担心,山贼都跑了,你们没事啦,来来来,请从这边走!”

关定用他那滑稽的动作故作优雅的请两人离开,只令那两个姑娘看着他不禁捂着嘴笑了他一下,然后欠身谢过三人,就从关定身旁走过,进林子去。

那两个姑娘走后,赵羽也突然觉得有点不安来,方才的声音里,他好像漏掉了什么!

于是他双眼一闭,只听见风吹树叶的声音,他内心寻思着,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突然,一片落叶悄然而下,被踏到地上,那重重的一步,令赵羽急忙睁开眼来,

“不好!”

赵羽声音一响起,随后便响起另一阵声音来,可以确定这不是他们三人的声音!

因为那声音相当尖锐,尖锐到只令人发指!

“耳朵不错,可惜太晚啦!”

那话音刚落,两个姑娘的喊叫声就从林子里传来,

几人惊愕的转过身,只见一个满脸毛胡子的大汉就从丛林中飞了出来,随后一把染满鲜血的大斧子也跟着飞了出来,直指关定何封,

关定反应快,一个飞身就越了过去,何封比他慢了点,却也剑都不拔直接用剑鞘将飞斧击了回去!

那大汉接住飞斧,轻声落地,他站在几人面前大笑,但眼神里,还是带着一丝丝的蔑视的,

“年纪轻轻,功夫倒是不错!”

接着他转眼一看赵羽,只见赵羽所背的背包的扶手处有一个“墨”字,他一见这个字,脸上就浮现出怒色来,吼着几人道:“你们几个是孔墨的学生?”

“可恶,你这恶人!”

关定哪里管他说什么问什么,只怒气冲冲的说着,骂着,恨不得把所以的脏话全都丢出去,

却在此时,只听刷的一声,却是张华生轻身赶来,

只见他飞身一出,长枪一提,横飞到关定眼前,刷刷刷的几下,立即传来“当当当”的声音,

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地上莫名多了许多针来,张华生落地站定了身子,对着林子喝到:“两位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

话音刚落,紧接着一阵笑声传来,

赵羽走到张华生面前,看了看地上的暗器,微微一笑,他游历江湖时听过有人说这东西,此刻见到,竟有些激动,

“张复,李高,程汉,善使斧头者张复,长于棍棒称李高,另一个使一柄长枪,枪末能射飞针,故此枪称鸳鸯玄火枪;

你们可都是龙头山的几个当家,对不对啊,身后两位?”

赵羽刚说完,又是一阵笑声,而后掌声从四下了响起,林子里就走出两个人来,他们一个白面持枪,像个书生,另一个一身杂毛,活脱脱的一个狮子头,

持枪的便是程汉,他看着赵羽年纪轻轻,不免有些轻视,但见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又略带佩服,连连鼓掌说到:“好好好!真不亏是孔墨老儿教出来的,果真见多识广,不过,你既然知道,那最好不过了,今天你们就算是死了,也怪不得我们兄弟了,要怪就怪孔墨,他当年干的好事太多啦!……”

“杀了你的兄弟赵天惊和雷铁手?”

赵羽打断他的话说到,

程汉早猜到他会这么说,此刻也不惊讶,但剩下张复两人人不觉的吃了一惊,

这小娃的见识居然这般广泛!

他们哪里知道,此次出来游历,赵羽不但看遍民情,也听到了许许多多的江湖事迹与人物,凭他那过目不忘的本事,这些都被他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此时遇见几人,脑袋就如同翻书一般,立马就找到了几人的来历!

张复大吼到:“你知道就好,这样我们就不用废话了,你们也不会死不瞑目了!”

说毕,张复向其他两人使了使眼色,两人意会的各自点了点头,程汉便提起长枪,直直的朝赵羽杀来,何封拔剑相对,挡了去,关定尽力提刀朝张复砍去,张复挥斧来挡,张华生跃起就是一枪,李高往一旁闪躲去,顺手将棍棒横扫而来,张华生下腰避了去,顺道一脚踢起长枪,一个飞身,一脚踢在李高的胸口,李高后退几步,张华生追上再打,六人就这般厮斗了起来,场面一片混乱,

但这几个人的出现丝毫没有让赵羽的不安停止,他细细想那个碰掉落叶的人,绝不可能是这三人,而这个人,武艺定在他们之上,只是这个人为何迟迟不出现呢?

突然呲的一声,一只装满利器的手从赵羽后脑勺呼呼袭来!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