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戡乱诀

更新时间:2020-07-28 06:18:23

戡乱诀 连载中

戡乱诀

来源:落初 作者:火月翁 分类:武侠 主角:平伯平伯心 人气:

经典小说《戡乱诀》由火月翁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平伯平伯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西晋八王之乱,荼毒苍生,崩离中原。枭獍纵暴,翻云覆雨,祸起萧墙。谁能力挽乾坤,叱嗟风云?谁能戡乱伐罪,抑浊扬清?唯我郭大将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奚惊怒恐惧,抬头怔怔地看着郭逸,面若死灰,手中兀自捏着蛛尸,身体微微发颤。突然之间面露哀求之色,似是想要伸手从怀中掏摸什么。但这蛛毒既烈且速,数息之间麻木僵硬已累及四肢,他再也站立不住,直挺挺仰面而倒,抽搐了几下,就此僵毙。

郭逸长吁了一口气,仍在原地观望等待了半晌,这才慢慢走近。见那周奚面皮已成紫黑,双目未闭,浑浊无光,显是死得透了。他与荀平突遭横祸,此刻得报大仇,心中却说不上来是悲是喜。

愣立了一会,想起荀平的新坟,郭逸决定割了这恶贼的头颅前去祭奠告慰。掣出阔剑,顿觉难以下手。他虽饱经祸乱,多历生离死别,但亲手杀人,这还是第一遭,更遑论砍人首级了。犹豫了几次,终于咬牙闭目,狠力挥剑剁下,咔嚓一声轻响,尸身头颅骨碌碌地滚开,却无意料中的鲜血溅出。

郭逸用布裹了周奚首级,便欲转身离去。转念一想,又回头取了些乱石碎土,要把周奚的尸身草草埋了。突然之间想到周奚死前的那个动作,当即伸手到他怀中一掏,取出来两个包裹。

郭逸好奇心起,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裹查看。

略大一些的包裹裹布上仍有暗红血迹,打开看时颇为零乱,大多是些修士武者常见的疗伤药材和修炼丹药丸髓、功法帛简,但药瓶药匣样式风格各异,有的更拓有印记标识,显然不是出自同一门派,估计是那周奚杀人越货掳掠所得。帛简所录功法颇为简陋粗微,郭逸也瞧不上。另外还有数枚錾金腰牌,样式华贵,郭逸却看得微微吃惊,他幼时家中官高位显,所以识得这些腰牌出自皇宫深闱,乃是宫中宿卫日常公干所佩。

稍小一些的包裹打开看时,只有两瓶丹药,一枚玉玦。

两个丹药玉瓶以暖黄色沁丝古玉制成,触手温润异常,不论丹药,光这两个玉瓶就是价值不菲的宝物,寻常高门大户之家未必能有。瓶身镂空雕字,一瓶镂有“失魂”二字,另一瓶镂的却是“络魄”。郭逸悚然而惊,轻噫道:“失魂散?络魄丹?”

荀平师出名门,精于药理丹道。数年不断以药汤熬炼郭逸,日常闲暇时,也常与他讲些药材药理、世上的轶闻奇事,这失魂散、络魄丹也曾提及。据传两种丹药皆为古时大能异士炼制,“失魂散”为极细晶末,遇水即溶,无色无嗅无味,却是专门磨灭修士神魂的天下奇毒,中毒者日渐萎靡憔悴直至魂灭魄丧,身体并无任何异状,血肉皮骨与常人毫无二致,大罗金仙也无法查探出来。“络魄丹”为褐色丹丸,所含药草更为珍稀,成药更为艰难;药丸毫不起眼,性状普通之极,偏偏是“失魂散”的唯一解药;倘若单独服用,更是修炼者滋养神魂、稳固魄念的大补。此药世上已百年未见,传说数百年前,某位修为惊天动地的前辈高人被宵小所趁,身中“失魂散”奇毒,尝尽万草未能解毒,黯然绝迹于世间。

郭逸暗自后怕,心道还好那周奚没想起来用这种奇毒对付小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摇了摇瓶子,发觉“失魂散”所剩无几,“络魄丹”却是满瓶,心下大喜之余,暗暗称奇,不知那恶贼先前用“失魂散”害了什么人。

郭逸收好丹药,最后拿起那块玉玦。以他眼界之高,竟也看不出这玉玦的品类。玉玦样式古朴,半个巴掌大小,呈规则三角形,色泽灰黑,各处边角却带有榫齿,似可与别的物件卯合连接。正面微凸,蚀刻有一个古篆“戡”字,字中似有一微小细孔。背面却一平如镜,光秃秃什么也没有。郭逸心知这玉玦古怪,既是郑重其事地与失魂散这样的丹药放在一起,岂能是什么寻常货色?但翻来覆去详细检视,又拍又吹又擦又咬,折腾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时至中夜,残月昏黄,郭逸略感沮丧,悻悻不已,就想收起玉玦先行离开。月色下突然间看到玉玦中的细孔闪过波光,似有水纹荡漾。郭逸大奇,脑中陡然亮光一闪福至心灵,咬破指尖,滴了数滴鲜血于刻字的凹槽之中。血液流淌,顷刻没入细孔消失不见。郭逸生怕不够,又挤了些指血,将细孔堪堪淹没。

玉玦似已喝饱,竟然微微颤动起来,在郭逸手上忽然猛地一跳,旋即那个“戡”字毫光大放!郭逸脑中“轰”地一响,霎时错觉手中玉玦竟似有了生命,与自己心神紧紧相连!他惊疑不定,张大了嘴巴不知所措,赶忙收摄心神,慢慢摸索着将神念浸入玉玦,眼前突然光芒耀眼一片大亮,不知进到了什么样的一处地方!

郭逸强忍激动,凝神静心,详加探查。在这片奇妙的亮光空间,自己的心神便如同一双无处不在的眼睛,凝神到哪,便可观察到哪。只见四周光芒刺眼,无法久视,面前却伫立着一大块散发着柔和黄光的石壁,石壁上书有大段文字,仍是古篆字体,文头三个大字:戡乱诀。其后书曰:自古帝王临御天下,四海以内,罔不臣服,此岂人力,实乃天授……及臻邪僻窃鼎,虺蜴为心,豺狼成性,谗媚惑主,杀姊屠兄,弑君鸩母,祸乱无极……何以戡乱?抑本戮根。螣蛇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全作,精之至也。終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大……

竟是一篇传自上古的玄奥修道法诀!郭逸越读越是兴奋,心摇神驰,脑中不断浮现当初荀平曾经跟他说了多少遍的话语:“逸儿,我虽然出身名门大派,但半途离山,门内的高深道法并未得传,所以只能教你一些锻骨强身的基础法门。将来等你打好底子了,我就带你回山门拜师归宗。我道殿道法玄妙,功参造化,到时候天下之大,你尽可去得!”

郭逸彼时虽不知“玄妙、造化”究竟是个什么境界,但随着淬体功法的打熬、筋骨脉轮的不断强健改善,小小心灵自是对修炼功法充满了憧憬。他虽说然基础打得极牢,终归没有修道行功、运力使气的功法诀窍,就如同一个木桶,木桶虽大,但若是桶中无水、桶身没有飞索牵引捭阖,终究无法伤人。恰似瞌睡有人送枕头,此刻郭逸详读这《戡乱诀》经文,立时便知这正是荀平所言的高深功诀、玄妙道法。功法口诀一句句在心中流过,与以往的炼体心得相互印证,许多平时百思不解的关节窍要顿时如水到渠成般豁然贯通,欢喜雀跃,心痒难搔,恨不得立时闭关苦练,将这《戡乱诀》彻底修习参透。

岂知好花难常开好景不常在,他一篇法诀尚未读完,就感觉心困神乏,死活无力再滞留在玉玦的亮光世界。郭逸心知是因为自己神念修为不足的缘故,无法支撑太久,好在心神所感玉玦似已认主,宝物通灵,自己日后神完气足时随时可进。当下也不焦急,小心收好玉玦留待下次再练。

神念退出玉玦时,郭逸又一次感到心神恍惚震动,感觉自己突然可与极远方向的许多处地方遥遥感知。这感念虚无缥缈似是而非,转瞬即逝,却又确确实实令心旌摇动,怪异无比。起初血饲玉玦、神念探入之际,郭逸就曾这样感受过一次,但当时满怀激动几近忘乎所以,并未警觉,此刻再一次清晰体验,郭逸登时疑窦丛生:玉玦认主,难道还能让自己遥感到其他宝物?宝物有主吗?人家能不能也感知到自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