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人间豪杰

更新时间:2020-05-23 00:12:57

人间豪杰 已完结

人间豪杰

来源:落初 作者:韦少勉 分类:武侠 主角:赵天剑双剑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人间豪杰》的小说,是作者韦少勉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这里谈江湖上的悲欢笑泪,讲生活的辛酸苦辣,说人生的向往和追求。亲情、爱情、友情和事业……他走入江湖寻亲和为父报仇,在江湖上几经苦难,结识了一群年轻的江湖英雄豪杰,他们都充满正义感和富有同情心的神侠玉女。他们联手来除暴安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天剑想知道向民欢兄弟俩的儿女的名字,就对向民欢说,如果他不说出他儿女的名字让他们知道,也许在江湖上相遇,会斗得不分上下,伤了兄弟姐妹的和气。

“好一张伶俐的嘴巴!怪不得唐贤弟如此放心你独闯江湖,你武功高又机智。”向民欢说。

“伯伯不要找借口了,不要夸我了。我知道向伯伯是不想让你的儿女,我的兄弟姐妹在江湖上露面了。”赵天剑说。

“你的话什么意思?”向民欢说,“我怎么不让他们在江湖上露面呢?”

“你喜欢《西厢记》和《牡丹亭》吗?你看过《孔雀东南飞》吗?”赵天剑说。

“好小子转弯来教导老夫。”向民欢哈哈大笑说,“我反对过哪些书了吗?”

“哪你又不让兄弟姐妹们走江湖?”赵天剑说。

“我几时不让他们走江湖了。他们四处惹祸,我管都没时间管他们。”向民欢说。

“那你也够忙的了,我们知道,他们也不需要你管教了。好了,我想知道他们叫什么。快把他们的名字说出来听听,在江湖上也好相识。”赵天剑笑眯眯地说。他想认识江湖上的所有英雄,然而和这些英雄一起除暴安良。

“我的女儿叫向金瑛,儿子叫向雄,侄女叫向金凤,侄子叫向阳。他们的性格和你们相似:嫉恶如仇。金瑛、金凤是爱撒娇的女孩,有时她们也向比她们小的人撒娇。”向民欢说,

大家都笑了起来。

“可能你太宠爱她们了,太宠爱了反而对孩子不好。人常说,‘严是爱,松是害。’是对的。”林丽景嫣然一笑说。

“是她们的母亲太宠爱他们了。向雄、向阳却爱惹祸,却让他们母亲Cao心。我向来对他们都是很严的。可是我在家的时间少,没法管教他们。”向民欢说。

“你应该带他们到江湖上走走了。”林丽景说,“我早就带着我的孩子和护民、护爱走江湖了。”

“好了。他们一出江湖就自然成熟了。她们不可能向朋友们撒娇的吧!”赵天剑笑着说。

“不一定。你们不理她们,她们自然不向你们撒娇。”向民欢含笑说。

“伯伯什么意思?哪有不理兄弟姐妹之理?她们要撒娇就让她们撒个够了,撒够了就不再撒了。”赵天剑笑眯眯地说。

大家都笑了,说:“哪有撒娇撒够了之说。”

“会有的,成熟了就够了。我去看神医叔叔一下,我应该走了。”赵天剑笑眯眯地说。

“天剑哥哥要去哪里?”韦护爱、梁芳、方莲同时问。

“我去找我的亲人。”赵天剑说,“谢谢你们救命之恩,日后需要我的时候,我万死不辞。”

“你的亲人在哪里?你去哪里找你的亲人?”韦护爱问,她想知道他家在哪里,以后还可以去见他。她现希望和他在一起,对他有恋恋不舍之心情。

“我也不知道。只要找到赵家就可以打听了。”赵天剑说。

大家听了也知道,赵天剑是失踪的孩子,也不自己的家到底在哪里,那又如何能找到呢?

“爷爷,你告诉天剑哥,赵家在哪里?哪里有赵家?”梁芳对她爷爷说。她想爷爷见多识广,一定知道赵家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哪里有赵家。我已经好久不在江湖上走了。”梁银峰说,“你要找谁?叫什么名字?以后我叫庆华帮你打听打听。”

“我有一个叔叔叫赵贵,我也没去过他家。他是入赘的。那时我太小了,因此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赵天剑叹了一气说,“他现在是我知道的唯一的亲人了。”

大家都很同情他,但也不知道如何帮他,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哪里有赵家。

他别了他们去见了梁庆华。梁庆华紧紧握着他的手。赵天剑问梁恭、梁贺为何不见。方莲告诉他,她表哥去给她娘看病了,因为她舅舅受伤不能去。赵天剑点点头,向梁庆华告辞,要去找亲人。

“青山镇有赵家,你去问一问,也许能打听到你叔叔的下落。行动要小心,江湖上处处有坏人。如果找不到落脚处,请反回我家。这里安全。这里去青山镇约四、五十里路。”梁庆华同情地看着赵天剑说。心里担心他独自一人在江湖上走会危险,只是感到他可怜。

赵天剑点点头,谢谢他,别了他,又向梁银峰、向民欢、林丽景等人告别。

韦护民、韦护爱、梁芳、方莲四人送赵天剑出院子。赵天剑说:“送君千里,总有一别。你们回去休息吧。”

大家也不说话,跟着赵天剑走了一段山路。赵天剑又叫他们回去,他们也不听,默默地跟着他又走了一段路,赵天剑停了下来,说:“你们要去哪里?”

“送你。”韦护民说只说了两个字。其他人也默默无声地看着赵天剑。

“我知道你们舍不得离开我,我更舍不得离开你们。前生注定我们情同手足,缘分注定我们相识相知。分手是暂时的,我们总会有相聚。希望我们将来永远相聚!永不分离!”赵天剑说,他心里很高兴,高兴认识他们这些朋友,他也舍不得离开他们,真的想留下来和他们在一起,但他必须去找他唯一的亲人——他的叔叔赵贵。

“对!我们将来一定永远相聚在一起,永不分离。来!握手!”韦护民伸手去对赵天剑说。他们都知道相聚是缘分,是快乐的,幸福的,分开只是出于无奈。

赵天剑含笑向他们伸手,和他们一一握手。

“你不是对夏玉珍说,你不能和女人握手吗,否则大祸临头?”韦护民开玩笑说。

“握着魔王女儿的手会大祸临头,握自己姐妹的手,是我舍不得离开她们或相遇时的喜悦。这是幸福的。”赵天剑粲然一笑说。

“你说出大家心里的话了。”韦护爱笑眯眯地说,“请珍重!”

“珍重!”赵天剑对他们表兄妹说。

“珍重!”他们表兄妹也同时对赵天剑说。

赵天剑轻轻地走,时不时回头来看着他们,挥挥手。他们静静地站着,目光一直随着赵天剑走动,也不停地向他挥挥手,直到看不见赵天剑的身影,他们才默默地回去。而赵天剑也直到看不见他们后,才不再回头,不再挥手。只是默默地走着。

赵天剑一边向人打听哪有赵家一边走,走了好多天,全无音信。这天,他来到了青山镇上,看着街上来往的人,看着街上的一座座房子,感到**了,想找个客栈吃饭。于是在街上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一会儿,有三个少女拦住了他。他含笑问:“怎么样,三位小姐,有何指教?”

“我家小姐要和你比武、比武。”左边的一位少女含笑对他说。

“我不会武功,如何比武呢?”赵天剑看了看她们笑眯眯地说。

“废话。你一进镇,我的好妹妹Chun桃就认出你来,而镇上的人也议论纷纷。你当本小姐是傻子。”中间的少女说。她笑嘻嘻地看赵天剑,上下打量着赵天剑。

赵天剑听到Chun桃两个字,心里不由惊喜,因为他记得,他有一个妹妹也**桃。这时他想到了他的妹妹Chun桃,心想,也许这个Chun桃就是他的妹妹,他希望这个Chun桃就是他的妹妹赵Chun桃,他的心里充满了快乐,说,“小姐,你误听别人议论什么。我今天是第一次来到青山镇,他们怎样会认识我呢?谁是Chun桃姑娘?”

“我是。”站在左边的少女,她含情脉脉地看着赵天剑,嘴边露着迷人的微笑说。

“你贵姓?”赵天剑笑眯眯打量了那少女,觉得这个少女真是他的妹妹一样说。越看越像他的妹妹Chun桃。

“姓陈。”Chun桃说。

“你认识我吗?”赵天剑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原来不是自己的妹妹赵Chun桃,而人家是陈Chun桃,于是问。

“认识。”Chun桃回答说。

“你在哪里见过我?”赵天剑怀疑地问,又上下打量着那个少女。只可惜她是陈Chun桃,而不是自己的妹妹赵Chun桃。

“逍遥镇。”Chun桃说,“我知道你是赵大侠赵少爷。”

“奇怪。我却不认识你。”赵天剑说。

“不奇怪。我是丫头,你怎样认识我呢?你是救人英雄,谁人不知道?”Chun桃含笑说,“我很欣赏你的武功和为人。那天,你一腿将严明的手下扫翻,一拳将严明打飞,好精彩!像闪电一般。在这里几个镇,只有我家少爷小姐敢惹严明小***就没有人敢惹他了。”

“哦!你家少爷小姐是英雄,佩服。那天区区小事,不足挂齿。我饿了,吃饭去。再见!”赵天剑说,移步要从她们身边走过。

“不和我比武,休想走。看拳!”那小姐闪去拦住赵天剑的去路,一拳朝赵天剑的胸口打来。

赵天剑微微一笑,轻轻地向后一跃,闪避拳头,转身就走。他知道那小姐是没事寻事,不理她。那小姐飞身扑上,娇喝一声:“看招!小心背后中拳。”一拳朝赵天剑的后脑打去。赵天剑头也不回,身子像轻风一般向左边一飘,闪过拳头,轻快地走向前面的一个客店。他就走进店去。

那位小姐带着两个少女也跟着走进店中。赵天剑冲着她们笑了笑。那少女怒说:“小伙子,本小姐先让你吃饱了再找你算帐,让你心服口服。”

“行!”赵天剑竖起拇指做个鬼脸说。

那位小姐和两个姑娘在赵天剑的邻桌坐下吃饭。她们一边吃饭一边看着赵天剑笑。忽然看见赵天剑伏在桌子上睡了。她们觉得奇怪,心想,这小子不喝酒也醉了,是不是昨天晚上做什么事不睡觉?

这时,几个青年人哈哈大笑地走来。一个说:“赵天剑啊赵天剑,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你有再高的武功也没有用了。可惜啊可惜。谁叫你和我们的师父们有仇。”

“师兄,不如我们把他绑了,交给师父处理吧。”另一个人说。

“不行,师父说了,就地处理,以防夜长梦多。”先说话的那个人说。

那位小姐闻言不妙,飞身而去拦住那几个青年,喝道:“站住!不许动!不许过来!”然后叫那两个姑娘说,“Chun桃、Chun花快护赵少侠走。我对付这帮小魔鬼。”

那几个青年看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来,又惊又怒,同时喝道:“黄毛丫头不怕死!?”

那位小姐格格地笑,说:“天下没有人不怕死。只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不知死。”

“怕死就把赵天剑交给我们。”一个青年说。

“助纣为虐是本小姐的敌人,爱管闲事是本小姐的兴趣。”那位小姐笑嘻嘻地说。

“杀了这丫头!”一个青年一喝,他们同时向那小姐进攻。那小姐出剑相迎。Chun桃、Chun花扶着赵天剑往外走。那些青年欲去夺回,又被那小姐的剑逼住,不能向前。他们心中恨不得把那小姐砍成肉酱。他们和那小姐斗了二三十回合,战个平手。三十回合之后,那小姐越斗越勇,渐渐地渐渐地,那些青年的剑越来越慢。叮地一声,那小姐击飞了一个人手中的剑,随着又击飞了另一个人手中的剑,接着将他们手中的剑一个接又一个被击飞。他们也全受伤了。那小姐也停了手笑着说:“敢在本小姐的面前撒野。真是无知之极。”

“谁敢在小姐的面前撒野?小姐呀,你夺走的那个人是大坏蛋。处处害人的大魔鬼。”一个人说。

“大坏蛋、大魔鬼?说出来听听。”那小姐好奇地问。

“你相信飞虎帮的人是好人吗?”那个人说。

“本小姐不认识。不知道飞虎帮是什么人。”那小姐说。

“刚才那个狂小子是杀害飞虎帮长老白争峰的凶手。”那青年说。

“既然这样,我把他交给我爹处理。我爹是不会放过凶手的。”那小姐说。

“只怕他胡言乱语骗了你爹。”那人说,“请小姐把他交给我们吧,飞虎帮的兄弟们全都感谢小姐。”

“我爹会相信他的胡言吗?”那小姐笑了说,“我不需要你们感谢。”

“小姐令尊是谁?”那人问。

“武林高手。”那小姐说,心想,想找我爹麻烦,没门。

“那人的武功高强,只怕你爹不是对手。”那人说。

“放肆!你以为我爹是凡凡之辈、像你们这样吗?”那小姐说。

“飞虎帮帮主也险些丧命于他的手下。白长老在给岭南双剑扫墓时被他杀害。”那人说。

“好狂的魔鬼。我不会放过他的。”那小姐说。

“小姐放心。他已经中了蒙汗药并毒药。我想除了神医外,谁也无法救他了。”那青年哈哈大笑,“明天此时,他已命归黄泉,因为神医已经隐居了,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那些人同时得意的大笑:“小姐,你把野鬼带回家了。”

“你们为什么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小姐怒声说。

“不然谁也不是他的对手。小姐,你还是把他在半路杀了,扔了。”那人说。

那小姐闻言也不说什么了,急忙飞身而去。她赶到了自己的村庄才赶到了Chun桃和Chun花。Chun桃和Chun花是用马驮着赵天剑走的。

“小姐没事吧。我们好担心你。”Chun桃说。

“没事。我把他们摆平了才回来。”那小姐说。

“你不防他们跟踪来吗?”Chun花说。

“他们都受伤了,哪能追上我?他们说这位少侠是杀害飞虎帮长老白争峰。”那小姐说。

“我想这位少爷一定是好人。”Chun花说。

“为什么?而那些人说,这人是在暗杀为岭南双剑扫墓的白争峰。如果是真的话,他就是魔鬼。”那小姐担心地说。

“不会吧。他们也许嫁祸于赵天剑吧。我总觉得赵少爷不是坏人。他好像是我的亲人一样。小姐别听他们胡言乱语害了好人。”Chun桃担心地看着那个小姐说。

“Chun桃会不会爱上他了。”小姐笑着说,“我也想他不是坏人。”

“他不可能是坏人的。如果他是坏人,为什么小姐向他发拳,他却没有还手?他为什么又从严明的手下救了被抢夺的姑娘。我也希望这人是我的亲人。我也怀疑那些流氓嫁祸于他。或是白争峰想害他,反被他杀了。”Chun花说。

“说得很有道理。想不到Chun花很聪明。”那小姐笑盈盈地说。

“是跟小姐久了,学到的。”Chun花笑着说。

“别拍马屁。如果他是好人的话,那就遭殃啦。”那小姐叹气说。她心里非常害怕,害怕赵天剑真的中了不可救的毒药。

“什么事,小姐?”Chun桃急问。

“他们把毒药投进赵天剑的饭菜里。”那小姐说。

“这还了得?快快回家。”Chun桃害怕地说。

“我们把他放到床上后再去告诉老爷,他会有办法的。快!”Chun花说。

她们把赵天剑放到Chun花的床上后,Chun桃和Chun花看守,小姐匆匆地去见她的爸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