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武林最强教主

更新时间:2020-05-22 21:46:25

武林最强教主 连载中

武林最强教主

来源:落初 作者:中原一片红 分类:武侠 主角:张洪石坚白 人气:

《武林最强教主》作者:中原一片红,武侠类型小说,主角:张洪石坚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遇到幽冥以前,石坚白是个彻彻底底的小人物,为了报答幽冥赠丹之恩,石坚百答应潜入人皇身边寻找圣女,从此,整个江湖暴走。正魔二道,三大帝国,远古六宗,十殿阎王,大英雄,伪君子,真小人,错综复杂,步步危机。缠绵悱恻的侠魔恋情,惺惺相惜的生死兄弟,忠义难全的英雄悲歌……试看一个下等奴仆如何靠坚持和努力一统轮回教,成为武林最强教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没错……”

这声音不是很响亮,但却带着石坚白对命运的抗争和对张家的不满。

张惜惜自幼天资聪颖,怎会听不出他语气里的不满?

她秀眉微微蹙起,石坚白这样的奴才心有城府,暗藏韬略,而且能忍,现在不打压,一旦得势,以后恐怕难驾驭。

“你这个奴才好不只好歹,张家好心收留你,你反倒成了白眼狼,包藏祸心……张满给把他押过来。”

张惜惜把话说得这么重,而且不由分说的让人收拾他,只是见人多,想拿石坚白开刀,杀鸡敬猴,震慑张家里里外外的奴才。

张沐阳最近忙件大事,无暇顾家,好多奴仆都开始阳奉阴违。

“二小姐,你知道我先天不足,练武只是花把势,武功一辈子也练不成,为什么连你也要冤枉我?”

委屈,失落,不甘,愤恨……石坚白不是道此时是怎样的心情,这个如天仙般,不染纤尘的女孩然说出这么刻薄的话来。

“本小姐说对就是对,说错就是错,你这样的奴才,张家就算打死一百个也不是了不得的事。”张惜惜见石坚白不认错,更加恼怒,取下兵器架上的马鞭,喝道:给我把他拿下!

“惜惜别生气,我给你好好教训下这奴才。”张满对张惜惜心存爱慕,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能讨她欢心的机会。

他天赋不错,内功修为已差一丝火候就能进入第三重“刚柔并济。”

猛虎搏羊!

张满忽地出手,双掌并屈成爪,虎虎生风,威猛无比,石坚白只觉一股气流当面袭来,下意识出手格挡。

但突然之间,张满捏住他两只手腕,咔嚓!也不知是骨头还是衣服破裂,情急之下,石坚白用膝盖顶张满肚子。

这套“擒狼伏虎拳”演练过几千次,情急之下使了出来,虽有模有样,但全是花把势,又岂是张满对手?

“真没用!”张惜惜眼里闪过一丝鄙夷之色,若不是为了震慑这群能练成内功的奴仆,她才懒得在石坚白身上浪费时间。

“给我起来!”

“哈!哈!哈!哈!”

张满抓住石坚白手臂,双手往上一振,像钓鱼一般将石坚白提起,见他一脸的惶恐,张满桀桀怪笑。

他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石坚白。

现在把石坚白扔在地上,他还会爬起来,若先在空中转个几十圈,再扔在地上就更好玩了。

众人见方满像提棍子一般提着石坚白转动,而石坚白满脸涨红,羞愤欲绝,但又忍不住要呕吐的模样,无不哄笑起来。

“噗嗤!”张惜惜也被逗得笑了。

“张满好样的,再转快一点。”张惜惜清脆如铃的笑声此时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石坚白牙齿咬出鲜血。

“难道我一生都要被当成奴才,猪狗不如的活着?我这样低三下四的活着,还不如今天被打死算了。”

石坚白,这是一个多么硬朗正义的名字,而我活得这么恶囊,真是辜负“坚”和“白”这两个字。

石坚白悲从心来,不由想到唯一给过他关爱的父亲,“爹爹,孩儿不孝,辜负了你的托付,死之前也没甩掉奴才的身份,石家子孙再也不给人为奴为婢了……”

“这就是奴才不听话的下场。”张满大喝一声,把石坚白甩在地上,左脚踩着不停吐血的奴才,以一种高姿态的视角看着周围看热闹的奴仆,但看到天赋最好的张枫微微蹙着眉头,似有不满。

他脸上马上充满了堆笑,“枫哥,我下手是重了一点,但这种奴才,不往死里打,他就记不住这个教训。”

“呵呵,没什么,这么多血流在地上,把地板弄脏了。”张枫淡淡的道。

张惜惜也蹙着眉头,这里的地板被石坚白擦得就和她手臂一样的白,鲜血很是刺眼。

她挥挥手,忽地将一锭雪花纹银丢在地上,冷冰冰的说道:这是爹爹从南海买来的白玉砖,你先把血擦干净,再去看大夫。

“十两银子?”石坚白握着这锭银子,银锭的边缘几乎磕进血肉里。这种疼痛让他神志清醒,也让他真真切切的感到侮辱。

“惜惜,这狗奴才还没给你磕头赔罪,这样是不是太便宜他了?”张满嘴角带着抹残忍的笑意,脚一勾,将石坚白从地上带起,同时两手抓住他肩骨。

他力气比石坚白高出一大截,这一压自然会把石坚白压跪在地上。

但突然之间,一股恐怖的杀气袭来,张满心里一慌,竟然吓得呆住了,石坚白用尽全身力量,把那锭银子砸在张满头上。

张满当场就晕了过去!地上流了一大滩血,不知被打死了没有?

“哈!哈!哈!哈!哈……”

石坚白疯狂的大笑,面容狰狞,抓起地上的张满,来来回回掴了几巴掌。

这些弟子大多都“温室里的花朵”,哪里见过这种血腥?被他气势所震,竟然没一个人敢过来援救张满。

“狗奴才,你还不住手?”张惜惜大怒,皮鞭如飞蛇一般卷起石坚白,狠狠一阵猛抽,石坚白虽打的是张满,但无异于煽她耳光,这么多年来,何曾有人敢这样对她?

啪啪啪!每一鞭都打进皮肉,痛入骨髓,犹如千刀万剐凌迟,粘稠的血液“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石坚白稚嫩的脸上青筋盘结,牙咬出鲜血,但就是没哼一声。

他死也不会向张惜惜低头!

“狗奴才跪下……”

“狗奴才,你认不认错?”

“左一句狗奴才,又一句狗奴才。”看着这个曾爱慕过的女子,石坚白心里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怒意。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

石坚白也不知哪来的力量,突然抓住张惜惜手腕,冷冷道:十年前,家主被马匪伏击,是家父替他挡住致命的一剑,救了他这条命,老爷非但没对我有丝毫的照顾,反而在夫人的怂恿之下,从家父还流血的尸体上,把他给我求的“培元丹”掏出来给你吃了。

“张二小姐,你给记住,奴隶也是人,张家先祖当年也不过是人皇的奴才。”

石坚白拖着残破的身体,一步一个血印的走出张家练武场。

“给我打死他!”

“一起打!”张家子弟见张惜惜被唬住,突然之间,一起围过来,砰砰砰!拳脚加身,石坚白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但他硬是没发出半点声音。

张惜惜看着那沉默着忍受的少年,心里突然有种心悸后悔的感觉。

“让他走,一幅窝囊的样子,离开张家,你连狗都不如。”张枫淡淡扫了石坚白一眼,拉着张惜惜小手离开练武场。

他说的是实话,在天枫城,张家的奴仆也比寻常人有地位。

“张惜惜,你给我站住。”

“你叫我张惜惜?”张惜惜有些意外的看着后者,她简直想不到,这见到她都不敢多看一眼的奴才竟敢以这样的口吻和她说话。

石坚白突然倔强的直视张惜惜秋水般的眸子,斩钉截铁的说道:“人穷不过乞丐,不死终会出头,张惜惜,今天不打死我,你敢不敢给我三年的自由?”

“三年的时间,你想做什么?”张惜惜皱眉,她知道石坚白的意图,今天得罪张家这么多人,只怕没走出天枫城就死翘翘了,而且他作为奴隶之身,到外面,无论做什么都没人敢要他。

当乞丐都只能在天枫城!

“今天是九月十七,三年后的今天,我回来,打败你。”这一刻,石坚白显露出强大的意志。

张惜惜自幼心高气傲,被他这么挑衅,明知对方是激将法,但还偏偏就上套了。

“石坚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一个从未走出过张家,练不出内功的少年,张惜惜不知道他为什么有信心说出这句话。

周围的人好像听到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笑成一团,她却莫名的笑不起来。

除了不能练出内功之外,石坚白意志和头脑都不比她差。

“得罪惜惜小姐,失去张家铁饭碗还想出头,他是疯了吧。”

“离开张家,能活下去就是祖宗显灵了,还想出头,真是个傻子。”

周围仆人对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有些大笑,因为,石坚白走了,他们可以通过关系把家人带进张家顶替石坚白。

有人心里感到惋惜,因为,“石善人”走出张家,就少了一个可使唤,可以克扣工钱的对象。

世上比他更善良,更好欺负的人已经没有了。

石坚白没疯,也没傻,他清醒得很,有张惜惜这个承诺,他至少有三年的时间可以活着。

人穷不过乞丐,活着终会出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