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武林血

更新时间:2020-03-22 08:13:24

武林血 已完结

武林血

来源:落初 作者:歹爷 分类:武侠 主角:那公子武举 人气:

完结小说《武林血》是歹爷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那公子武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位出身豪门的少年,无意中闯入了武侠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经历了种种奇遇与磨难,最终成为了绝顶高手…………本书为传统风格武侠小说,无穿越、无玄幻,纯粹以故事情节取胜。本书的故事情节经过了精心设计,跌宕起伏、离奇曲折,既出于意料之外,又合乎情理之中。保证不落俗套,保证让您不会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相信本书会给您带来充分的阅读快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苏立雪虽然是个顽童,但是却甚有天资,论聪明伶俐比起一般的孩子都要高出一筹,一旦他下了功夫,就会远远超过其他人,这一点却是任东宾和公孙韩万万想不到的。公孙韩瞪大了眼睛盯着苏立雪,本能地还想再骗一骗他,于是打个哈哈说道:“唔,这个,这个好像你不能算是第一个吧……”

秦松在一旁说道:“不对呀,公孙师兄,这几天我一直在这儿盯着任先生,没有一个人来背书,我们公子是第一个,错不了。你们可不许耍赖……唉呀,这几天觉也没好好睡,困死我了。”说着,打了大大的一个哈欠。

公孙韩和任东宾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公孙韩干笑了几声:“好,好,苏公子真是了不起,我马上禀报师父去。”

事到如今,也只有禀报任天广了。公孙韩陪着任东宾去找任天广,偏巧他出门去了,到了第二天才回来。两个人把事情对他一说,任天广登时变色:“胡闹,纯属胡闹!”他一掌拍翻了一只茶碗,指着任东宾的鼻子说道:“你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蠢笨到如此地步!难怪你没有出头之日。”这任东宾本是任天广的一个远房侄子,不会武功,考了几十年秀才也没有考上,听说任天广发达了前来投奔。任天广见他读过诗书,便把他留下来专教《武德十三经》。现在,他哭丧着脸说:“都是侄儿一时糊涂,才弄出如此事端,如今……如今全凭伯父定夺。”

“你们叫我如何定夺?你们骗了他,他向苏老爷哭闹起来,你们去交待吧!”任天广气得胡子都快竖起来了:“退一万步说,便是咱们想带他去,苏老爷也不会答应。到头来还不是要怪咱们?”

正在这时,一个家人进来禀报:“苏老爷府上有人来求见。”任天广大吃一惊:“苏世纶这么快就知道了,这可如何答复?”

只见苏府内一个长随缓步进屋。任天广认得他,当初送苏立雪来的就是他,当下只好笑脸相迎。那长随坐下,拱拱手说:“任老英雄有礼了,今日小的替我家老爷传话:老爷听说公子在贵武馆背书得了头名十分高兴,又听说任老英雄要带我家公子去见天下武林第一高手,也是十分高兴……”

任天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长随又说了许多苏世纶嘉许任天广的话,然后说:“我家老爷让我问一声:那位盟主现在住在何处,离扬州有多远?也不知老英雄何时动身,我家老爷想备上一份礼物,不知是否来得及?”

任天广忙说:“那位张盟主住在江西境内,明年五月十七才是他的八十寿诞之日。”

长随说:“如此算来,还有一年光景,到也不急。在下这便告辞,回去禀报老爷。我家老爷请任老英雄对公子多多费心,严加管束,务必使其学有所成。”

任天广嘴里客气着,送那长随出门。他回头望望公孙韩和任东宾,那二人也望着他,三个人都在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苏立雪虽然是个顽童,但心计却也颇多。他背书得了第一名之后,立刻就想到父亲和奶奶会不会让他出门,于是,从任东宾那里出来,就立刻带着小厮秦松回家。平日里都是家里在浣日之时派人来接,今天,他自己雇了一乘小轿直接回家。回家后,他先找奶奶,倒把老太太吓了一跳。苏立雪先说自己背书得了第一名,把老太太喜得眉开眼笑,然后,他又问奶奶给什么奖赏,老太太自然说要什么给什么。苏立雪说奶奶不许反悔,老太太说不反悔,这时,苏立雪才说出要去见武林第一高手的事。老太太一怔,犹豫起来。苏立雪立时撒泼哭闹起来,这是他在奶奶面前百试不爽的法宝。老太太没办法,只好把苏世纶找来商议。苏世纶来后听了这件事,沉吟半晌,最后说:“出去见识见识也好,常言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身为男儿,理应出门闯荡。路上派人好好照应,料也无妨。”

原来,苏世纶觉得自己的儿子已经十三岁了,当年自己在这个年龄早就出外做工养家了,如今也该让儿子出外历练历练,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了。这一次出门去见的都是武林高手,而且还有任天广全力保护,安全方面肯定不成问题,因此,他才答应了下来,允许苏立雪去见张玄龄。

苏立雪见父亲同意他出门,高兴得不得了,在武馆里更加安心了。很快,其他新弟子也都学完了《武德十三经》,于是,他们便要正式开始学武了。

这一天,五十二名新弟子来到了一间练武厅,大家列队站好。任天广在公孙韩的陪同下来到他们面前。任老英雄先对新弟子们勉励一番,然后说:“下面,就把张玄龄张盟主的武功教给大家。张盟主四十岁前博览天下各门武功,学识渊博,精通各种技艺。四十岁后,张盟主潜心钻研,博采众长,创立了自家独门武功,这就是‘浩然正气功’和‘天理道行拳’,‘浩然正气功’是内功,‘天理道行拳’是拳法。张盟主从四十岁之后,就一直使用这两门武功,从未用过其他功夫。现在,就让你们的公孙师兄给你们演示一番。”

于是,公孙韩就一招一式地演示起来,他一边演示,任天广一边在一旁解释。这“天理道行拳”一共有三十六式,看上去一点也不复杂。任天广说,这套拳看上去简单,实际上其中奥妙无穷,众弟子初窥门径,是没有办法理解其中三味的。公孙韩演示完,任天广就叫他开始从第一式教起。公孙韩便开始教第一式“太初有道”。

且说苏立雪练武练了不到一个月,老毛病就又犯了,又觉得没意思,说什么也提不起兴趣来。这“天理道行拳”看上去简单,实际上每一招都要求极严,每一个姿势都要求中规中距,丝毫差池也不能有。马步要与肩同宽,多出半只脚也不行;出拳要与鼻子同高,到上嘴唇也不行。公孙韩对大家讲:“天理道行拳”必须与“浩然正气功”一起用才有威力,否则一套简简单单的拳法能管什么用,而“浩然正气功”要使出威力来又要求每一招拳式都一丝不苟,毫无偏差,即使差之毫厘,内力也难以发挥,所以要求才这么严。

苏立雪本是散漫惯的,“天理道行拳”如此古板,大不合他的脾性,所以总是出错。练内功他更练不了,练内功讲究入静,屏除杂念。他的脑袋里却总是有无数奇思怪想,屁股象长了草一样,哪能有半点功效。

公孙韩见他学武一月,竟毫无成效,跟没学一样,不由得心中暗想:“若是学得差些也罢了,象这副样子却无法向师父交差。”想来想去一咬牙,既然骗过他一次,再来一次又有何妨。

这一天又教习武功,公孙韩见苏立雪还是松松垮垮,便过去将他拉到一旁说:“苏公子,告诉你一件大喜事,师父把收你为徒的事写信告诉张盟主了。张盟主前日回了信来,他说十分高兴,也盼着早点见到你。他老人家还在信中说,等你到了他那里,他要叫你把‘天理道行拳’演练给他看,还要试试你的‘浩然正气功’练到了几成。要是你的拳脚内功都练得好,他就把他的几手秘不示人的绝招教给你。到那时呀,哈哈,师弟,你虽然不能天下无敌,可打得过你的人世上也就没几个了。”

苏立雪一听,不由得狂喜。其实,公孙韩的这个谎破绽颇多,以苏立雪的聪明劲儿,本应识破,但他向来是个千人宠、万人爱的骄子,只觉得别人对他另眼相看是理所当然,所以竟毫不察觉。当下,他拉住公孙韩说:“既然如此,你快来教我,我非学到张盟主的绝招不可。”

从这一天开始,苏立雪就变得刻苦用功了,虽然也不免时时有些懈怠,但每逢这样的时候,公孙韩都会花言巧语地哄骗他一番。经过哄骗,苏立雪就会重新打起精神来。练武之时,师兄弟之间免不了要切磋技艺,苏立雪也很爱和别人交手对练,武馆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金枝玉叶,因此谁也不敢对他动真格的,结果,苏立雪总是战无不胜,师父师兄们都对他赞不绝口。苏立雪愈发飘飘然不知所以,居然把练武一直坚持了下去,用了大半年工夫,“天理道行拳”已经练得天衣无缝,而“浩然正气功”也打下了初步的根基。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不觉秋去冬尽,春暖花开,一年的光阴过去了,苏立雪又长了一岁,成为了十四岁的少年,武林盟主张玄龄的八十寿诞也越来越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