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我的媳妇是女侠

更新时间:2020-02-11 12:21:21

我的媳妇是女侠 连载中

我的媳妇是女侠

来源:落初 作者:丘临 分类:武侠 主角:杨有福吴 人气:

经典小说《我的媳妇是女侠》由丘临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杨有福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什么是武?是拳霸天下,剑扫八荒?还是力拔山兮气盖世?什么是侠?是温润如玉,一身正气,还是舍生死兮保家国?杨有福穿越了?成为一个超强脑力,过目不忘,一学就懂的怪物。可他不得不装傻,直到碰上一女子,一切都开始变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有福最终还是跟着去了云府,不是因为云浩强硬的拉扯,也不是那些精装汉子凌厉而充满杀机的眼神,更不是云冉苦苦哀求。

他之所以跟去,全是因为云冉最后回头时的眼神。

那无奈的眼神像极了母亲最后一次离家回眸的样子,充满了渴望和期待。

那时候杨有福太小,并不懂,可这几年一个人生活,见到了各种各样的眼睛。他终于懂了那一双眼里的带着的情绪,可惜,一切都迟了。

如今再看到这样的一双眼,杨有福心就软了,拿着剑,低着头默默的跟了上去。

不过走进云府大门的时候,他就愣住了,门楣上挂着镇远府的牌子,让他有些心慌。还好兄妹两人的热情冲淡了他内心的不安,他在心里暗叹:“谁说权贵多无情,还得看人!”

其实这句话他是想对银根叔说的,可如今银根叔却不在身边。

穿过曲曲折折的回廊,也不知走过多少个院子,杨有福终于被领到一栋精美的客舍里。

说是客舍,可在杨有福眼里就是宫殿,他就更加的慌张了。还好云冉、云浩兄妹都走了,只有几个下人陪着。虽然还有些拘束,但看他们唯唯诺诺的样子,还有羡慕的眼神,杨有福就不慌张了。

所以在吃晚饭的时候,他就镇静了好多,虽然桌上的菜他一个也不认识,但他却装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然而,尴尬的还得尴尬。饭后服侍他洗澡的竟是两个年轻的姑娘,漂亮的就像两朵花。杨有福紧张的抓着破旧的衣衫,结巴的说不出话来,惹得那两朵花儿一阵轻摇。

杨有福还是没能幸免于难,被两朵花儿抓着按进了桶里,那块不大的遮羞布总算带在了身上。

刚洗完澡,云浩就来了,看着杨有福满面红光,衣冠楚楚的样子,朗声大笑。他的眼神就像一匹狼,而杨有福就是那只可怜的羊羔。

寒暄之后,云浩拿出了一把宝剑,精美的剑鞘上镂空雕着花纹,镶嵌着宝珠。还没出鞘,就隐约散出一股杀气,看来这把剑没少沾过血。

杨有福不知何故,正想开口,云浩却抢先笑道:“没看出,我那小妹还真上心啊,这把剑我求了好久,她都不愿意送我,可你一来,她就急着让我送给你!”

他那一双眼,盯着宝剑,充满了渴望,又盯着杨有福,意味深长。

杨有福哪里敢接,弓腰做礼,不停的摆着手,口里连连道:“我就是乡间的穷小子,这么金贵的东西,能看一眼都是福气,拿着那会折寿的。”

说完摸出手边的半刃剑,挤着笑说:“这把比较配我,那把配公子正好。”

云浩看了看杨有福,双眼在两把剑间徘徊许久,柔声道:“大兄弟,还是你有眼光,要不要跟我混?”

“跟你?就我?”杨有福疑惑道。

云浩点点头,“怎么我不配?”

“不不不?”杨有福连连摆着手,“是我不配,公子是英雄豪杰,而我是啥都不懂的穷小子,会误了公子的大事的。”

云浩点点头,若有所思,郑色道:“也罢,今后有了难处,可来找我,千万别客气,好好歇歇,我就不打扰了。”说完道别离开。

他一走,杨有福就冒出一头虚汗,他有些后悔来云府的决定,可夜已经很深了,如今走的话,就更加的不妥当。

于是在这天夜里,杨有福躺在奢华柔软的大床上彻夜难眠。直到天明时分,才眯了一会,竟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的人全都躺在血泊里,银根叔躺在地上,口吐鲜血,从他微动的双唇上,杨有福读懂了,那一句话是:“福娃子,快走,快走,越远越好。”

杨有福从梦里惊醒,抓着半刃剑跳了起来,他只觉得心里憋的难受,却不敢喊,只希望这梦是反着的。

天明之后,杨有福就再也坐不住了,可下人拦着,也出不去。就在他万分焦急之时,云浩又来了。

听到杨有福要走的消息,又看了看杨有福换回原来的衣衫,他立马沉下脸道,“兄弟,你这是不给我云浩面子啊!”

杨有福讪讪道:“哪敢?哪敢?我只想去外面走走,可呆在这,好吃好穿的,我却不习惯,还望公子能谅解才好。”

云浩抬头看了看天,有些不悦,可转眼又挤出一个微笑。

“兄弟要走,我也不能拦着,别的给不了,可这些东西,你一定得带上。”说完挥了挥手,身后的下人拿出一个包袱,摊开放在桌子上。

包袱里放着金银细软,差不多值几千两银子,杨有福哪里敢接,连连摇手。

云浩脸一黑,高声道:“看来,你还是不把我当兄弟啊?”

杨有福刚要搭话,他却一挥手,又道:“也罢,你我兄弟情义到此,只怪云浩无能,他日相见,只当陌路。”

杨有福知道,今日不拿是走不脱了。只好拿起包袱,俯首做谢。

云浩终于露出笑脸,陪着杨有福折折绕绕,一直送到云安城西十里。

寒暄一番,杨有福又恢复了一个人孤零零的样子,除了那个包袱之外,一切如故。

本来,杨有福还想在云安城待上几天,可如今他知道没法再待了,可前路在哪里,他也说不清。

到了此时,杨有福才觉得,自己这一次出门有些鲁莽了,啥都不懂,啥都不知道。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他记得银根叔说过,“啥子,大银隐于市。”他当时随口问了一句,银根叔说:“大银啊,就是那种世外高人,越厉害的就隐藏的越深,最厉害的,待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你也看不出来。”

他还笑话杨有福,想当大侠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想到这里,杨有福突然了主意,要不就到京城吧,哪里一定有能帮自己成为大侠的高人。

这么一想,杨有福就定下心来,沿着官道一路向西南而去。这路的尽头说不定就是京城了,大不了多张张嘴罢了。

杨有福就这么一路向前,直到临近黄昏的时候,前面一条大河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小时候听说过这条名叫澜沧江的大河,因为清风镇边上的小河最后中汇入澜沧江,流入大海,说不定父母就在这条河的尽头。

杨有福第一次见到这么宽阔,这么浩渺的大河,呆呆的站在岸边,久久不愿离去。连河边的渔夫也看不过眼,提醒他离远点,别掉下去,他这才清醒过来。

因为最后一趟渡船已经停了,杨有福只好留在大河北岸的小镇上。

镇子并不大,临着澜沧江只有一条短短的单面街道,客栈只有两间,杨有福朝最近的一个名叫来喜的客栈走去。

登记好客房之后,杨有福才觉得有些饿了,下楼点了些吃的。邻桌围着一群人,正议论纷纷,不知为何争的红鼻子胀脸。

一人道:“你们知道不知道,昨晚上发生的大事?”

“大事,啥大事?”众人纷纷开口道。

“唉,这酒不够味啊!”那人咂着嘴,有些卖弄。

“不就是酒吗?小二,来坛二十年的窖藏老酒坊,嗯算我账上,现在可以说了么?”一公子模样的青年人接口道。

“可以,可以了,白公子,要十年的就成。那我接着说了啊?”那人吞了一下口水又开口了。

“昨个儿开战了,镇远军连夜奔袭,已连克两城,今晨大军已动,难道你们都不知道?”那人左右望望,一脸惊奇。

“你该不是胡说吧?乱说话是要掉脑袋的。”那个叫白公子的青年,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一脸严肃。

那人摇着头,大声说,“这我可不敢乱说,我那侄儿,一大早就被招走了,他就是镇远军,刚回来没几天,还说让我帮他照顾父母呢?”

“唉,这天下又要不太平了!”送菜的客栈老板,放下盘子,嘟囔了一声。

这一下,一桌子的人全都愣了神,谁都知道战事一起,就没了好日子。

“好好的,打啥仗吆?你说镇远军是不是弄错了啊?”一个商人摸样的人,不甘心的问了一句。

“错不了,这次不怪镇远军,要怪就得怪吴国的那些斥候探子了,抓谁不好,竟然抓到云将军头上。”那人肯定的说。

“啥,抓云府的人,他们是不是疯了啊?”另一个青年插嘴道。

“疯不疯我不知道,我侄儿说啦,镇远军众将士听说抓了小姐,都义愤填膺,云将军实在也拦不住,只好连夜追杀。谁知,这一追,还真追出了问题,那个叫清风镇的地方竟然藏着大批敌军。”

那人,随手喝掉一口酒,站起身,高声道:“你们都怕打仗,可我吴二不怕,我一家几代死在战场上的一双手都数不清了,吴国要战,那就战,我越国的子民那个怕了他?”

他这一声,中气十足,震得杨有福耳内嗡嗡作响,他只听到清风镇三个字,其它的全都听不到了。

这嗡嗡声持续了几十息才停了下来,杨有福这才又侧耳细听。

那白公子要的好酒早已上桌,众人正举着杯子齐呼,“越国必胜!”

白公子端着酒对着吴二问道:“听你这么一说,那贼子借着救云小姐的名头,已潜入越地,不知为何不见追捕公文?”

吴二灌了一口酒,大声嚷嚷,“那又如何?他要让我碰到了,必要他命。”说完从桌下掏出一把弯刀,哐的一声拍在桌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