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棋胜

更新时间:2020-05-03 09:06:43

棋胜 连载中

棋胜

来源:落初 作者:江鱼丸 分类:体育 主角:太祖玄 人气:

主角叫太祖玄的小说是《棋胜》,它的作者是江鱼丸最新写的一本体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拢袖观棋有所思,分明楚汉两军峙。非常欢喜非常恼,不看棋人总不知。有笑有泪、有梦有爱的硬核象棋小说。——两军对敌立双营,坐运神机决死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短短两天,兰柯就在弈楸家里扎下根来——弈算夫妇也都很喜欢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而且还有老祭酒的渊源在,将其视如己出。兰柯从小就只跟祖父在一起生活,哪里经历过一家人在一起的温馨日子,很快就融入了这个家庭。

这天下午,弈楸刚打完比赛回到家里,还没喘口气,就见兰柯急吼吼地跑过来:“弈楸,今天下午你还有事吗?”

弈楸想了想:“半决赛是在后天举行,这两天都没什么事了,无非就是打谱练习之类的。”

兰柯闻言笑逐颜开,不容分说地拉着弈楸往外走:“那正好,陪我出去办点事。”

弈楸一头雾水,跟着兰柯来到了东湖棋院附近的一个街市上。

兰柯不知从哪里鼓捣出了桌椅和棋具,就在路边摆起了一个棋摊。

弈楸有气无力地说:“我的小姑奶奶,这两天我是缺了你吃还是短了你穿?让你迫于生计出来摆棋摊过活?”

兰柯不开心地嘟起小嘴:“这两天受了你们这么多照顾,我很是过意不去......我堂堂棋仙,怎么能总是吃白食?”

弈楸无可奈何:“那你准备了什么残局?这里可是东湖棋院,是你爷爷当年开课授徒的地方,不是什么三脚猫都能来踩上两脚的。”

大家可能都以为,在各大棋院边上,应该不会有这种江湖棋摊——最专业的棋手都在各个棋院里,想用棋局从他们手里赚到钱,这不是班门弄斧吗?

其实不然。棋院中高手虽多,但对象棋一知半解的学生更多。而棋院中所教授的残局大多为实用残局,江湖残局仅仅是课余的“选修”——毕竟在棋赛当中,是很难走出排局棋形的。

很多学生,学了一些开局定式,懂了一点中局搏杀思路,又掌握了一些残局杀法,就觉得自己就算不是天下无敌,也是棋中高手了。这时的学生总是自认算无遗策,看见棋局就想去下,碰到陷阱重重的江湖残局和手段老辣的摊主,岂有不上当的道理。

敢在棋院摆江湖棋摊的江湖艺人,自然都是有两把刷子。大多江湖残局的正解都是和棋,就算挑战者步步正着也赢不了摊主;只要走错一步,就要输钱。而如果是标明了“和棋红胜”的残局,大多数时候都不能允许“红黑任选”,挑战者更是吃亏。所谓“十个赌客九个输,唯一不输是庄家”,放在江湖残局上也是一样的。

弈楸曾听父亲讲过:“就街头摆出的江湖残局而言,凡是贸贸然去下、干脆脆输钱的,无非一贪二狂:觉得天上会掉馅饼,别人会在街头给我送钱;再就是觉得自己水平不错,这局简单......对于这种贪或狂的人,老实说,我是没有同情的。摆棋的是不是‘混盘’、有没有骗人,另说;但是这种思维,不在残局上受骗,也会在其他方面受骗;今天不受骗,明天也会受骗。”

兰柯嘿嘿一笑,在一张白纸上写好“红先黑后、红黑任选、和棋红胜”十二个字,又在棋盘上摆好棋子:“我昨天在你的残棋书籍里面找到了这盘残局......你来看一下,你知道正解吗?”

弈楸一看,不由得扶额叹息:“这......这个‘二炮争功’残局,算是很有名气了吧......棋院里的学生大多数都听过,标准的‘红先和’残局啊。你还允许和棋红胜,这是来给学生们发生活费了吗?”

兰柯勾勾手:“来,你用红的,看我能不能赢你。”

弈楸在兰柯对面坐下:“我要是能和棋,你给钱吗?”

兰柯笑道:“等你输了,我就不跟你要钱了。”

这个“二炮争功”残局,其实有一个更好听的名字,叫做“龙驹宝马”。菜鸟们一看到这个局面,首先就会想到:先进车沉底叫将,黑马只能吃掉;然后一路炮沉底再次叫将,黑马只能逃开,而后二路炮沉底重炮,不就绝杀了吗?

可惜,想得是很美好,但江湖艺人不会白白给你送钱的。当红一路炮沉底叫将之时,黑方选择马8进9,红方就傻眼了——黑马退跳到了红一路炮和黑9路炮之间,充当了双方的炮架,令红黑双炮互相瞄准。此时如果红方炮二进五叫将,黑炮9退5打掉红一路炮,红方没有了重炮的杀着,黑方下一着棋进卒绝杀无解。在这个陷阱里,黑马退而复进,化解了红方的杀着,功不可没,因故得名“龙驹宝马”。

顺带一提,这种弃车重炮叫杀的陷阱在江湖残局中非常流行,已经构成了一大体系,屡屡有菜鸟中计交上学费。

弈楸按照印象里的正着与兰柯进行对弈,双方明显都是驾轻就熟。走了几步,兰柯忽然变着。

江湖残局前面的很多步都是唯一着法,如果变着就要输棋。弈楸跟着变着,预备着惩罚黑棋。谁料十几着棋之后,红棋竟然要被绝杀带走了!

弈楸额头冷汗涔涔,不断回想着自己哪一步走错了。

我每一步都是棋谱正着,没道理会输棋的呀!

兰柯笑眯眯地把棋子归位:“想不想知道输在哪里了呀?”

弈楸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兰柯开始详细拆解这盘残局每一步的变化和其中暗伏的陷阱。弈楸越听越感觉不对:“这些......都是你昨晚一个人拆解出来的?我怎么感觉你已经知道这些变化很久了?”

兰柯的表情有点小尴尬:“那个......其实这个残局就是我爷爷所创......”

弈楸:“嗯?就是说你早就知道这盘棋其实是‘红先黑胜’的残局?”

兰柯点头。

弈楸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会是这个结果:“那......为什么这盘残棋的通行解法是和棋?”

兰柯的表情愈发僵硬:“你先保证不笑话我,我就告诉你。”

弈楸伸手指天:“我保证不笑话你,求你快告诉我吧!”

兰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当时爷爷创造这盘残局的时候就直接伪造了这个和棋的局面,准备等到这个和棋解法广为人知的时候,再跟人赌棋赚钱......”

弈楸眼含热泪,仰天长啸:“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内容未予显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