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最后一个鬼师

更新时间:2020-01-03 15:24:29

最后一个鬼师 已完结

最后一个鬼师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粮食 分类:其他 主角:周先生麻姑 人气:

新书《最后一个鬼师》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粮食,主角周先生麻姑,是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天地人神鬼,五道皆有师。天师,观云海,盈日月,移星换斗;地师勘形势,察川流,寻山取脉;人师相人面,卜吉凶,问命打卦;神师邀八仙,请天力,降妖伏魔;鬼师穷碧落,下黄泉,百鬼夜行。我就是最末流的鬼师,跟鬼王称兄道弟,与黑白无常喝酒聊天,对牛头马面喝来喝去,且看我如何捉鬼降妖,振兴鬼师之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 毛树林

我笑着说:“你不是把那个什么天煞给放跑了么?这样也敢说厉害?”

“这倒不是,”周微名摇摇头,说:“一年前我见到它的时候,它还不过是游魂野鬼,当时就给它逃了,只因它怨气极重,不是那么好消灭的,我才小心谨慎,前段时间它害了镇上的赵二叔,我才发现他的踪影,刚才我以‘降运之法’吸引它来,本想将它灭了,没想到它竟然已经化成了天煞,如此下去,只怕这城镇之中无人是它对手,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遭殃了。”

我刷的一下站了起来,皱眉道:“赵二叔?他不是脑血栓突发,送救不急,在家里走的么?”赵二叔是我老爸的好朋友,从小看着我长大,对我很好,两个月前在家突发脑血栓去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难过,周微名摇摇头,说:“我查看过,就是那天煞吸了赵二叔的阴气,人体之内阴阳协调,一旦一方失衡,阴阳失调,有违天和,自然会死……”

他话还没说完,我猛地弯腰攒住他的衣领,怒道:“也就是说,你知道是这天煞害死了赵二叔了?那你在干什么,你怎么不出来收了那天煞?”

“你放开!”周微名叫了一声,我死死拽着他不放手,眼里满是怨恨目光,赵二叔待人极好,我本来就想不通为什么好人死得早,现在找到了原因,更是怒不可遏。周微名看我神色愤怒,叹了一口气,说:“你以为我想么?在这之前我都找不到它,嘿,小子,你看我像是坏人么?你要是觉得我是杀人凶手,那我也无话可说。”

我咬了咬牙,脑里闪过赵二叔的和蔼身影,最终手上一松,放开了周微名的衣领,周微名咳嗽一声,说:“小子,那赵二叔,是你的亲人吧?你这么伤心,也是正常,其实,很多时候,生命都脆弱的无法想象,尤其是在这个鬼怪潜行的时代。你想不想保护自己的家人?”

我一愣,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周微名哈哈大笑,背靠着墙壁说:“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看你天生鬼眼,是我们鬼师一道的好苗子,如果你愿意,老子我倒是可以收你为徒,传你正统鬼师术法。待你鬼师之术小成,任何鬼怪凶灵,都休想靠近你分毫。”

这狗日的,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我呸了一声,说:“扯淡吧你,什么鬼眼pi眼,老子是社会主义好青年,家里还是那么一大间典当铺等着我去继承呢,我要跟你学什么狗屁鬼师?身正不怕影子斜,老子没有做过亏心事儿,还真就不怕邪魔外道。”

周微名摇摇头,笑道:“可惜了一个好苗子,嘿嘿,也好,鬼师一道向来需要意志坚韧之人,你小子,一看就是屁股坐不住三分钟的主儿。”

嘿,这是在羞辱我么?我哼了一声,但想想赵二叔,那么好个人,还是被天煞害了,如果不会点儿鬼师之术,以后还真保不齐家里人谁会着了道。我眼珠子一转,咧嘴笑道:“不好意思啊,周先生,您说的对,您说的对,我不是这种人,不合适,其实,我听我爸说了,你们周家跟我们的联系,您对我们是有救命之恩的。”

周微名愣了愣,冷笑道:“小子,你转了性了?”

我笑道:“那个,周先生,你怎么不把鬼师之术传给你儿子?这样吧,我和您儿子认识一下,以后有个啥问题,也能去找他帮忙。”

周微名摇摇头,说:“我没有儿子。”

嘿,原来是个老光棍,怪不得要找我做传人。幸亏没着了他的道。我笑嘻嘻的说:“嘿嘿,是没人喜欢你吧,也是,当个鬼师,神神叨叨的,谁会喜欢这种人啊。”

周微名抬起头来,脸上第一次没有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落寞,他说:“不怕告诉你,因为当鬼师,与地下世界想通,交往的也是幽冥鬼魂,身上鬼气重,运势受阻,命格欠缺,但凡鬼师,必受‘五害’,即孤,病,残,老,衰。”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叹道:“我便是受了孤,注定一辈子孤独。”

我往后一跳,拍着胸脯说:“好家伙,差点被你害死!老子我还没享受过红尘呢,要是像你一样孤独一生了,那不是害死了那些苦苦等着我的少女们?不当不当,绝对不能当。”妈蛋,我现在连个对象都没有,要是孤独一生了,那还不苦死了我和我小弟?

周微名瞪了我一眼,说:“老子告诉你这个弊端,就没想过还要把你收为徒弟。嘿,臭小子,滚蛋吧。”

我哼了一声,走过来将他的包裹收拾好,然后去搀扶他,他皱眉道:“你干什么?”我没好气的说:“干什么,你现在这个样子能走路么?再废话老子把你扔这里。”周微名被我搀扶起来,嘿嘿的笑,他说:“你小子心肠还不坏,以后不要对着老子一直自称老子的,老子也不叫你小子了,我叫你张骁,你叫我老周好了。”

我虽然对于赵二叔的事情耿耿于怀,但周微名也算为名除害,值得人敬佩,虽然斗嘴,但心里还是很认可这个鬼师的,当下也就点头同意。回去的路上,我问他:“那个天煞怎么办?”

周微名说:“我当初遇到的时候不过是怨灵一个,没想到一年之后竟然成为了天煞,要知道怨灵到天煞,中间还要经过怨鬼,凶鬼,地煞,才能成为最狠的天煞。这些怨灵靠的无非就是一口怨气,怨气越重,他们就越能成长,两天之后就是十五,晚上阴气最重,这天煞很有可能就在两天之后变化,如果让他从天煞化成人形,就真的没人能制了。所以,我要在两天之后找到他的藏身之所,将他消除。”

我皱眉道:“你知道他在哪里?”周微名嘿了一声,说:“不知道,但是我能找到,你想不想知道我怎么做的?”我知道他又想勾搭我做鬼师,当下二话不说,不再问了。

将周微名送回家,我也骑车回了家,老爸问我干什么去了,我就说吃过饭去消消食儿。晚上躺在床上,心里想着周微名给我讲的话,不知怎的,竟然还有些向往。鬼师,这个神秘而古老的职业,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呢?我就这么想着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身穿黄色道袍,手里拿着剑,另一只手里拿着符咒,正走街串巷,嘴里嚷着:“占卜吉凶,降妖伏魔啊。”

好吧,我一定是电视剧看多了。

这天下午,我正在前台坐着发呆,周微名风风火火冲了进来,张嘴就问:“张骁,你的二侉子借我骑骑。”二侉子是我们地方话,也就是电瓶车的意思。他说完推着旁边的电瓶车就走,我一看急了,这尼玛是入室抢劫啊。我拉住他问:“等等,你干嘛?”

周微名嘿嘿的笑,他说:“我找出那天煞的老窝了,可惜太远了,在城北,我现在骑车过去,提前准备一下。你要不要一起去?”其实我心里蛮想去的,尤其是这两天睡觉不安稳,梦里都是斩妖伏魔神经兮兮的场景,搞得我心里也发痒,我翻了翻白眼,说:“我带你去,要是让你自己骑车,还不给我拐跑了?”

我把店里的事儿交给小伙计,然后推着车出门,带着周微名往城北冲去。想想也牛逼啊,骑着二侉子去抓鬼,哪个电影情节里有过?我有些兴奋,车速不自觉的提高,半个小时后到了城北,这里是县城的一块试验田,荒无人烟,路边有一个毛树林,我把二侉子放在一边,跟着周微名走进毛树林,左拐右拐,到了一棵参天大树前停了下来,周微名抬起头来看看,嘿嘿直笑:“这天煞倒是会找地方,栖息在这大树里,怪不得我的‘五鬼牵引术’找不到它。”

我吓了一跳,一下子躲在他身后,颤声道:“老周,你他妈别吓我啊,那天煞在树里面?”周微名笑道:“放心,现在才下午,白天它是出不来的,也毫无知觉,只有入了夜,它才会出来,要不然我们在这儿,它早跑了。”

我这才放下心来,皱眉道:“什么是五鬼牵引术?”

周微名从包裹里拿出一卷钢丝,顺着这棵大树绑了一圈,然后拉到旁边的树上去继续绑,他一边动作一边说:“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鬼师的术法么?”我点点头,说:“穷碧落,下黄泉,百鬼夜行。”

周微名嘿了一声,说:“脑子不错。鬼师的术法,大多是请鬼怪冥神之力,五鬼牵引术就是鬼师术法中的一种,借用周游五鬼之力,寻找那天煞。但这周游五鬼能寻千里之内所有地上之物,却不能找到不着地的。这天煞栖息在树里,算是半空,自然找不到。”

我笑道:“这么说来,鬼师是借鬼的力量,来消灭鬼?”

“哈哈哈,孺子可教,世人只当鬼怪就是坏的,却不知道鬼中也有好的,借用好鬼之力,消灭恶鬼,这就是鬼师之道。”周微名笑道。我被他夸奖,心里有些高兴,又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周微名将钢丝绕着周围的几棵大树一圈,说:“我在做灭鬼圈,防止那天煞跑了。今晚我就来个瓮中捉鳖,彻底灭了他!”

我看了看,挥手道:“你做你的法,我可要走了,别一会儿吵到了天煞,那我还不死翘翘了?”我说完转身就走,刚走两步,忽的感觉不对,原本还有阳光的树林,此刻早已灰白一片,不知从哪里涌起的雾气,正一点点包围四周,起初还能看到来时的路,不一会儿就看不清楚了。

我吃了一惊,赶忙走到周微名身边,急道:“这,这,这怎么回事?”

周微名看了一眼,嘿道:“哎呀,老子忘了告诉你,这片毛树林是阴气最重的地方,也是鬼怪最喜欢的栖身之所,看这情形,该是那天煞快要醒了。这会儿你是走不掉了,还是等我灭了天煞,再带你出去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