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遇上我是你的错

更新时间:2020-09-13 06:40:21

遇上我是你的错 连载中

遇上我是你的错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雪松 分类:其他 主角:蔣氏云笑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遇上我是你的错》的小说,是作者雪松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是他错了吗?是他失败了吗?他不该失败的。因为他不是一般人。是她错了吗?她不该错的,因为她来之不易。但都错了。错误地相遇在人生路上。遇上我是你的错。太惨了。惨得坚强。或许是怨欠的前世因果。唯一慰籍心灵的,他活得依然价值不菲。滔滔大河东逝水,红尘情激爱涌,是非曲直转头空。天若有恨天亦老,难得平常心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路妹无亲娘的天然奶汁可吃,价廉的奶粉、稀粥、白糖是她的基本生活。寒假,雾里云又回到野鸡山,带回了钱与衣物。十一个年头一去不复返,上次突然出现在门外,头带草帽眼架太阳镜,蔣氏猛眼未认出,还以为是过路的串乡外地人,直到雾里云叫了声“蔣姐!”蔣氏才反应过来。蔣氏叫一声“哎呀,是老幺哇……”眼眶刷地湿润,声调就变了形,差一点就要抱住幺兄弟痛哭一场,但她不是城市人,更不是西方人,强行纠正了声调,硬生生把眼泪吞了回去。人生各安天命,雾里云能回来看她,那是对她人生莫大的慰籍。因有了小孩的牵挂,雾里云可算是不回便罢,这一回就勤了。蔣氏欢喜得很,抱过路妹挑逗道:“寄兰子,你看你看是哪个回来了?叫幺爸!”雾里云抱过路妹,路妹对他一笑。雾里云说::“蔣姐,你怎么称寄兰子?”蔣氏说:“梁上邱家银锤取的名字。”雾里云半真半假笑道:“寄兰子?多俗气,我又不是没取名字。”蒋氏又改口称路妹。

雾里云以理性克服不习惯的带子麻烦,以别扭的心态当了保姆,蔣氏家人可以轻松一段日子了。“哦哦,偎偎……”唱着不习惯的摇蓝曲,背呀,抱呀,溜呀,哄呀,手臂好酸呀权当四体不勤的初练。路妹过上了一段舒适的日子。

雾里云又走了,他必需走。路妹又失落了,只能泡在床上哭醒了又哭睡着了,只能等待家人空闲下来理睬她,那幼儿的潜意识里己有了独立生存素养。“幺兄弟呀,啥时再回山?”目送下山的雾里云,蔣氏顿生失落感。

路妹混到了三岁。

晴朗的天,楮河却涨了浑水,那是楮河上游晴日暴雨涌下来的浑水,中下游自在游弋的魚儿毫无思想准备,呛了个半死。“趁浑水摸魚”由此而来。雾里云下车来到昔日渡口,欲走捷径上山,只有涉水,这一路无桥。河床地貌多已变形,浑黄的河水撞击大小石包激起无数浪头,望着这情景,他有些胆怯了,水这东西可不是好玩的,虽然地球众生离不开水。唉,长年静坐书斋,体力退化了。

他久久地坐在河边,田里的过路老农还以为他是在河边休息,哪知他是在揣摸如何过河。问问农人吧,一时却又不知如何称呼。同志、大伯、伙计?都不妥。老人家?对,就这样。

“老人家,请问从哪过河最浅?”

“那要从下边马家门前斜过。”

那得回头多走怨枉路,罢了,他显得很累。

自讨的牵挂,不然何以三番两次奔劳,还不是为了后来?

长年文人工作,何曾得赤脚板粗糙锻练?如若脱鞋赤脚下水,定会一触即痒不摔倒才怪!

终于,他鼓足勇气,脱了裤子穿着鞋子,头顶行包下了水。

浪扫腿根,单薄的身子头重脚轻,摇摇欲坠,他努力进入一种功能状态,想像顶天立地,重如泰山,果然桩基就稳了许多。半步一挪,避深就浅,迂回过了河。

岸上不高处严家,那是大嫂蒋氏的干亲家。

午后时分,野鸡山上蒋氏见严家干亲家母高氏背着背篼上山来,进屋就说:“亲家母啊,赶快把路妹背上下我家去,你家老幺回来了,他实在不想再爬山了,上辈人居所的选择下辈人的不便。要你把绿妹带到我家,有你好处。”

蒋氏兴奋不已,来到严家老远见雾里云,连连打招呼:“老幺回来了么老幺!老幺回来了么老幺!”对她来说,雾里云就是她社会关系中最亲热最尊贵的客人了。雾里云说:“快把路妹放下来,走几步路我看看!”

路妹两腿如钳形内撇,小腿弯曲,走路如机器人,严重畸形。优点是有双明亮的眼睛。

天啦,这是怎么了,这是谁的错?怎么不幸又被言中,是本不该交给大嫂抚养,是我反而害了她?怎么就出差错了呢?雾里云两颗眼泪刷地滚出。

众人见状,作声不得。许久,蒋氏开口,连连辩解:“捆了两个月,改不过来,路妹哭闹得厉害。这是命中带的。”

既如此,那就将路妹继续留在山上,以观后效。带去学校人们会当猴子看。雾里云给了蒋氏三百元、严家新婚小夫妇伍拾元。翌日搭乘上楮河下来的班车回到三百里外的中学……

绿妹的状况令雾里云失望,还是找个爱人性质的女子吧!但那得负起性爱的责任。用进费退,刀不磨要生锈,需要常磨磨,可这又触及道德问题。这世界事物规律往往与人世伦理矛盾,谁又愿作你的磨刀石呢?路边店妓女吗?败味口。

赵艳子吗……

宽大的乡镇中学操场,一派暂时放下课文的放松场面。

学生最喜欢的课是什么?体育。

而且是“放羊式”体育课。

赵艳子与两女生“放羊”至教师宅后院。二女生见雾老师正在竹丛边编织什么,凑拢问道:“雾老师,编的啥子?”

雾里云说:“爬爬虫。我重编一个,你们记住过程。”

女生们见雾老师将两片竹叶重合,中间撕开三条缝,两头却不扯破,翻钻整理便成形了。雾里云说:“现在考考你们智力,仍旧把两片叶子分开,但不允许撕破。”女生们你争我要,感到不可思议,雾里云给了赵艳子,启发道:“要想还原,上床先脱鞋子,后脱袜子,起床呢?”女生们一边拨弄去了。

“雾老师,把你洗衣粉抓点,”赵艳子又回头说。

就那么特别,全校学生可以不认识其它老师,却没有不认识雾老师的。

去雾里云屋里找方便的学生不少,这又多了个赵艳子。“雾老师,你还有个这么漂亮的日记本呢!带锁的。”赵艳子道。

雾里云说:“送给你吧,反正现在我已无用了。”赵艳子收下。又道:“我妈也姓雾,我爸也是个老师,在初小。”雾里云微笑道:“哦?那我们还是亲戚嘛!”他对赵艳子已生喜爱之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