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百年孤魂之落花嫡女

更新时间:2020-05-06 08:06:37

百年孤魂之落花嫡女 连载中

百年孤魂之落花嫡女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墓时 分类:其他 主角:如云千秋 人气:

《百年孤魂之落花嫡女》由网络作家墓时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如云千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叫法直,警校毕业两年,入行不久就遇见了各种诡异的案件,血腥的手法,一桩桩案件的背后,是魔鬼在微笑还是人性的黑暗在招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七章 皇兄,我要娶她

萧声忽高忽低,忽轻忽响,她吹奏着最后的音符,睁开双眸缓缓扭头看向他们。

君淮苍一看到这双印象深刻的凤眸,丹凤眼雀跃的睁大,惊喜道:“是你!真的是你!”

宫即璃的凤眸映着满月,眼珠子轻轻一动就像是水在波动一样,极为美丽,柔声说出四个字“倒是有缘。”

君淮苍认同宫即璃的话连忙点点头,笑得嘴不合拢“有缘当然有缘啊!不过这大晚上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出来散散心。”

“啧啧啧~也不怕遇到些歹徒。”

“嗯!我不怕。”

君默寥心无波澜的听着他们说话聊天,宫即璃看得心里失落,眼睛也有着淡淡的哀愁,他果然不是容零,连对自己的熟悉感都没有了,她每晚日思夜想,她不肯放弃,她不肯相信那么爱自己的容零突然毫无眷恋的离开了,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再转世为人,她的心好苍白也好无力。

看了君默寥一眼宫即璃便转过头望着月下的河流也竟是与她的心情一样凄凉。

末华,这是道我深爱着也不舍得越过的坎,我该怎么面对才好?

“先不说,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君淮苍丝毫没感觉到她眼睛的变化,一副要贴上去的样子。哼哼,他说过要把她祖宗十八代都问个清楚就得问个清楚。

“梧恋。”

“那姑娘你家住在哪儿啊?”

“四海为家。”

“。。。。”

这四个字可把君淮苍给噎住了,骗人肯定是骗人的,那个流浪的姑娘气质比他妹妹还要好的,而且身手还这么好,他不笨好吗!

宫即璃侧眸又看了要君默寥,见君默寥安静的看着快要炸毛的君淮苍并没有给多余的眼神给自己,眼眸一别看着天上的满月,柔声的清唱“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深深的一段情,叫我思念到如今,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

柔美的歌声在夜中余音绕梁,萦绕在他们的耳畔,似是行云流水,却也是天籁之音,真是此音只应天上有,人生难得几回闻。

君淮苍回味着歌声,一手搭在了君默寥的肩上,用三个人听到的声音认真道:“皇兄,我要娶她。”

秉清又是一脸黑线,主子,你说要娶的人如今都可以下几锅饺子了。

君默寥皱起眉头,一副质疑的样子,但她的歌声为何让他有点熟悉?却又觉得陌生。

“皇兄我说得很认真,你不让我娶,我也要娶。”

君淮苍说出“你别跟我抢”的意味,君默寥嘴角一抽,“随你,我可什么都没说。”

听君默寥这么说,君淮苍松了口便看向宫即璃,见宫即璃望着天上的月亮,双眸没有了以往的清笑,也没有任何感情,君淮苍又不高兴了,这个女人见了两次,一次她的注意力都在狐妖上,这次她的注意力又不在自己身上,难道他就这么没有美色吗?

不满的君淮苍连忙清咳了几声,道:“那个梧小姐,请问这次那个男的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他吗?回到他该回的地方去了。”

见宫即璃依然没有看向他,心里一阵挫败的看着君默寥,“皇兄,我是不是变丑了?不然她都不看我。”

君默寥紧抿着嘴表示不想回答这种白痴的问题,君淮苍直勾勾的盯着君默寥,等待君默寥的答案,但君默寥一直都是沉默,君淮苍以为君默寥默认太丑,脸胯下来就变成受伤样“皇兄,原来我在你心里这么丑。”

宫即璃缓缓向他们看去,今日只是为了自己的不死心才出现在这里与他一见,她应该面对事实才对,不再纠缠或许会是最好的结局。

她缓缓的背过身,君淮苍一看急忙喊道:“梧姑娘别走!!!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吃夜宵?”

宫即璃停下脚步背对着他们,侧着头双眼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清笑,柔声道:“没有,但如若是王爷你亲自做的,小女子可以考虑考虑。”

君淮苍一愣,让一个王爷下厨?这明显就是让自己知难而退说着没戏,这是在挑战他,他怎么可能会输。

“好!要是今晚本王做出来,你就得住在本王的王府。”

宫即璃转过身眼中的清笑变得意味深长,轻吐出两个字“可以。”

“皇兄你看着她,别让她跑了,秉清,走!我们去偷点菜。”

君淮苍风风火火带着秉清转身就走了,剩下的两个人四目相对,一个冷如冰山,一个温柔似水。

晚风带着他的冷漠吹到她的身旁,他有着一张和容零一模一样的脸,无论是哪里都跟容零一模一样,但前世他的满眼柔情爱意如今似是对一个陌生人一样都是冷淡,就像是当初的一切都已经石沉大海,都已经风平浪静。真的!最可笑的人是她自己,不是他变了,而是她没有变,还在捉着不放,当她觉得一切都被时间冲淡的时候,他却出现了。

君默寥看着她一直望着自己,那双美艳的凤眸似是有情又似是无情,他虽然也生气她破坏了的计划,但对她的兴趣大过于怒火,她是什么人?谁家训练的玄士?对他有利还是有害,他都想知道。

“你故意把苍支走,有什么话想和本王说?”君默寥终于打破沉默的气氛,开启薄唇冷漠的问道。

“想和你独处。”

她毫无遮掩说出的话让君默寥一愣,但一想到她在青楼也曾这样调戏过君淮苍,一个冷哼“少和本王贫嘴,本王可不像那个笨蛋。”

“说得也是呢!”

她风轻云淡的回答,撒在她身上的月光像是披在她身上银色的衣服,周身散发着点点银光,她的眼眸不再温柔变得平静,但也看得出她的一点挣扎。

又是一阵晚风吹过,她的紫衣又是衣袂飘飘唯独面纱一片平静,君默寥比桃花还美的眼睛一眯,声如洪钟 ,低沉富有磁性、冷漠道:“姑娘是不是该以面示人?还是有本王亲自摘下你的面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