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飘去的孤独岁月

更新时间:2020-03-23 08:42:26

飘去的孤独岁月 已完结

飘去的孤独岁月

来源:落初 作者:15881795111 分类:其他 主角:俞帆幺 人气:

《飘去的孤独岁月》是15881795111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飘去的孤独岁月》精彩章节节选:茫茫红尘中,三个女人各不相同的命运都为自己的人生画上了浓彩重墨的一笔。杨琼是一个温婉可人的美丽女人,和丈夫肖敬轩情深意笃,虽经历了艰难尘世的风雨,灯红酒绿的生活的诱惑,但两人共同抒写了人生的真爱之歌。汪小净是一个勤劳能干的,大气善良的如花般美丽的农村女人,她的命运坎坷曲折悲壮,曾经不幸的婚姻,生活的艰难沉重,并没有使这个女人落魄潦倒,她为自己的人生抒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奋斗之歌。林小婉也是一个命运迂回曲折的可爱的美丽女人,曾经自己不经意地种下了一段潦草的婚姻,吃尽了人世间的苦头,后又迷失在感情的纠结中,经过人生的一番千回百转的激流奋进,终于也为自己的人生铺满了美丽的花絮。【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教我们语文的是一个胖胖的,高个子中年老师黄海平。他腆着肚子,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常用威严的能镇住每个同学的目光扫视大家,他头上纹丝不乱地梳着偏分头。常穿一件条纹T恤衫。他往讲台上一站,有时总是从他嘴里迸出没完没了的空龙门阵。我听着听着心里就焦急起来,我想这样下去,我们就学不到扎实的知识,怎么能升上学呢?我暗自焦虑了一阵子,也没办法。可是有一次上晚自习,校长把我们这些课代表叫到走廊上,询问老师是否负责任,我是语文课代表,我心里已经对黄老师的教法有些不满,我不加思索地冲口而出:“黄老师有点不负责任。”

“嗯。”校长抽了抽眼镜,他的大圆眼在我身上绕了绕。

我说完转身飞快跑回教室里。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我的两个好友出去扫公共场地去了,教室里只有俞帆和我。我正趴在课桌上做作业,我在本子上画上一个几何图形,用铅笔指着它的角和边,冥思苦想着,看怎样才能把它证明出来。忽然,教室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一阵清脆响亮的脚步声,一个人影从窗子外面走过。我抬起头,怔怔地望着那人走进教室来。来人是语文老师黄老师,他的脸上乌云沉沉,表情显得深不可测,他冷漠沉重地直视着我。我心中夹杂着一丝惊悸和不安,我预感着有什么事要落到我头上。

黄老师走过来站在我的桌旁,生气地厉声质问:

“林小婉,你一个女孩儿,怎么可以信口开河,乱说老师的坏话?我什么时候又不负责任了?嗯?!我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吗?没有按时给你们上课,是不是?”他轻蔑地哼了一声,又说:“以后,可别再乱讲话了!”说完,就转身愤愤然地离开了。

我被老师的话问懵了,我红着脸,像犯了罪的人一样,低垂着脑袋坐在那里一声不吭。我知道,是我对校长说了那句话,现在让黄老师知道了,使他大动肝火。怎么办呢?我得罪了我的语文老师,他以后再不会管我的学习了,我的心里惴惴不安。老师的斥责给我带来的伤心及难为情,使我长久地傻呆呆地坐着,不觉中,泪水大滴大滴地滴落到桌上。俞帆掉过头来看见我在哭,就低声对我说:

“林小婉,你说都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别担心,他不会把你怎样?”他顿了顿又说,“要不,你什么时候抽个空,去给他道个谦”。

“嗯。”我用手背抹了一下那忍不住的眼泪。俞帆见了,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花格子的小手绢,递到我眼前,叫我擦。我的脸又一下红到了耳根,我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那一下午,我情绪很低落,心绪不宁,心中老是想着白天所发生的事。晚上下了晚自习,我干脆拿了两本书向家里跑去,在黑漆漆的田间小路上,我深一脚浅一脚地紧走慢跑,望着田埂上奇形怪状的树影和那荒凉的坟冢,心里毛骨悚然,我一口气跑回了家。在昏黄孤独的灯光下,母亲坐在桌边织毛衣,两只手一起一落。

“怎么,你回来了?有什么事吗?这么晚了,你不害怕?”母亲疑惑地盯着我说。

“我,有点事。”我嗫嚅着,“我把语文老师黄海平得罪了,我向校长说了他不负责任,他知道后生气了,狠狠地说了我一顿,我怕他以后再不会管我了,怎么办呢?”

母亲带着责备的目光盯着我说:“谁让你乱说话?”顿了顿,她又说:“哦,我想起了,你们那个黄老师的家属和你大姑是好朋友,我让你大姑去找找黄老师,说说这件事”。

第二天,母亲提着两只大花鸡和大姑一同去了黄老师家,她给黄老师道了歉,说我从小不懂事,不要把我所作的事记挂在心上。果然,从那以后,黄老师真的就没把我怎样。

学校枯燥的生活按部就班地向前飞流。每天大家都在教室,寝室,食堂交替忙碌。甚至有时候看书看的头部神经发痛了,大家都还在硬撑着,目的是大家都想在书中寻找自己的前途,谁也不愿意落后谁。一天中午,吃过午饭,我照例早早地来到教室看书。教室里已有少数同学在学习了。俞帆也低垂着头在默默记外语单词。

“喂,我觉得毛泽东好伟大!”我忽然想起早上老师给我们讲的一首毛主席的诗,便兴致勃勃地对俞帆说,“他不仅诗词写的悲壮有气势,而且能带领红军把江山夺下来,是多么的不容易呀!真不愧是一个伟人!”

“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周恩来才最了不起,要是没有他及那些老同志的出谋划策,毛泽东一个人也完成不了这样伟大的事业。要知道周恩来是何等的崇高,死后连骨灰也要洒在江河里,最无私心”。俞帆抬起头,嘴角带着微笑,不以为然地说。

“总之,我是敬佩毛泽东的,他太伟大了,重建新中国,这是举世瞩目的壮举。”我继续坚持我的观点。

“可你要知道,没有那些文武大臣的相助,他一个人是完成不了那些千秋基业的。周恩来为新中国的事业Cao碎了心,结果膝下连一个儿女也没有,他本可以和邓颖超离婚再娶,可他没有那样做,他最无私心。”俞帆涨红了脸高声和我争辩。

“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还不是战死在了战场上吗?要是不死,现在肯定和毛主席一样有本事。”我毫不示弱地说。

那一次,我虽然和俞帆进行了一此喋喋不休的争执,但我们都是怀着善意的心情各自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明知俞帆说的也有道理,但就是不承认他的观点正确。争执了一阵子,我们便各自又匆匆埋头于书本。

看了一会书,我就从书包里掏出水笔来准备做数学作业。我拧开笔筒,一不小心,水笔掉在了地上。“糟了,笔尖触坏了。”我心里想着,下意识地拾起水笔,笔尖果然触裂开了,我懊恼地在那里东弄西弄,怎么也弄不好。

“拿来我看看。”俞帆掉过头来用一双含着笑意的眼睛盯着我。

“唉,真倒霉,笔尖摔坏了。”我带着感激的心情把笔递给他说。

俞帆皱着眉头,低着脑袋弄了一小会,就给我弄好了。他把水笔轻轻放在我面前。

“谢谢。”我轻轻地说道。

“不用客气。”俞帆咧嘴笑了。

在学校里,我们三人最为用功。我们都在心里暗暗地以对方为学习的榜样。在蝉儿拖长声音鸣叫的中午,火辣辣的阳光流泻在静悄悄的校园里,树叶儿在闷热的微风中偶尔摇动一下。同学们都已经午睡了,我们三个人偷偷地溜出寝室,来到学校后山坡的竹林里记外语单词。我们各自选好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一声不吭地看起书来。其实,我瞌睡已经闷流了,我努力睁着犯困的眼睛,头脑里模模糊糊的,好久好久都记不住那些单词。要不是看着我小姑和凌兰那样专心致志地看书,我真想一趟子溜进寝室呼呼睡大觉。许多年以后,我回想起那时的情形,难免觉得自己好傻。在那种头脑受到抑制的情况下看书,收效甚微。难怪老师总是说我们几个人不是很聪明的,成绩优秀靠的是勤奋刻苦。

不知过了多久,火辣辣的太阳就隐没到太空中去了,天空忽然变得阴沉沉的,一阵风刮得竹叶儿急急地,沙沙地响。紧接着,那亮闪闪的雨滴就快快活活地滴落在我的头上,脖颈上,书上,我的背上顿时感到一股凉意,我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哟,下雨了,咱们回去吧!”我的小姑惊奇地喊道。

“老天爷说变脸就变脸了,刚才还是大太阳呢!”凌兰自语着。

“走吧,下大了,咱们还要跑快点。”我说。

我们把书夹在腋下,嘻嘻哈哈地向寝室飞跑而去。

五四青年节到了,学校要举行一场文艺晚会,各个班都要出节目。班长让我们三人合唱一首歌,由我的小姑领唱。最后,我们选定的歌曲为《酒干倘卖无》。晚会在食堂举行,那晚食堂里坐满了全校师生,人头攒动,成为人海汪洋。舞台上垂挂着舒适自然的大红幕布,几颗大白织灯泡把舞台照得如同白昼。主持节目的是一位可爱俊美的年轻女老师,她穿着镶边的合身的白色旗袍,拿着话筒袅袅娜娜地站在舞台中央讲话。轮到我们唱了,我感觉到我们已经成为所有眼睛注视的中心,我不免带着紧张的心情走上舞台,但就在那一刹那,我注视到在那浪潮般的人群前面俞帆正挥着手臂,用那双含笑的眼睛鼓励我,好像在说:“不用怕,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唱一首歌吗?”我随即整理了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从容,沉着的跟着风琴声的伴奏和他们一起唱起来。台下的观众怀着激动的心情用手打着拍子,我们那清脆动听的歌声小心翼翼地在食堂上空响起来。

一曲完毕,紧跟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掌声。我们激动而又兴奋地走下台来。

“耶,真没想到,你们唱的真棒!”俞帆向我们表示感谢和赞美。

“全靠杨琼领唱的好。”我回答说。

在我们三人中,我的小姑和凌兰最羡慕我。她们羡慕我很幸福,整天无忧无虑,不用为家里的事Cao心。每次学校出门Chun游,母亲总是给我准备好大包小包的水果,给我提到学校里来。“你好幸福,什么事都是你妈妈给你准备好了的,你就像在糖包包中过日子。”我的小姑带着羡慕的目光对我说。我点点头,对她嫣然一笑。我知道我的姑婆姑爷年纪大了,他们养的子女多,对我的小姑Cao心不过来,倒是小姑每次回去主动要为家里做很多家务事。凌兰呢?他父亲在县城工作,母亲一人在家做庄稼活,还要带四个孩子,她硬是为家Cao碎了心。每周末,她都要急急忙忙赶回家去,帮母亲喂猪,干地里的活。有一次,她的父亲生病了,她甚至还赶到县城去照顾他。

在学校,我的语文和外语成绩很好,但代数和几何总是不怎么优秀。有时上晚自习做作业,我老是在那冥思苦想几何题,在心中证明来证明去的,也没证出个所以然。每每被俞帆觉察了,他便主动在草稿纸上画好图形,耐心细致的给我讲解。而他呢?他的外语不怎么好,有时我也主动给他讲一些他在外语上不懂的题。当我们成功的解决了那些疑难问题时,我们便会相视一笑,表示战胜了难题时的快活。

栽秧的时节到了,大家都在忙着过忙。当然我家也有一亩多田,但那田离我们家特别特别远。星期六下午,我回到家里,母亲正在正房里和父亲商量安排栽秧的事。

“哟,小婉回来了,正好,明天我们家里要请人栽秧,你可以在家帮我烧锅择菜。”

“好吧。”我把手中的书包随手扔在桌上说。

“哦,对啦,孩子他爸,你这会到林家湾去请几个人帮我们栽一下秧,争取在明天一天完工。”母亲对父亲说。

第二天早晨,天还没大亮,大家就早早地吃过饭下田去了。母亲收拾好碗筷之后,便去菜园子里择回菜来。我开始烧起锅来,我使劲地扯着风箱,灶膛内的碳火噼啪地燃起来,越烧越旺。我的思绪飞扬起来,我想到了俞帆在和煦的微风中那俊美的带着亲切微笑的面孔。

“姐,你在择菜呀?”忽然,门口想起了我幺舅的声音,随后就出现了我幺舅和俞帆那笑嘻嘻的面孔。

“哟,快请进,这是你的同学吧?”

“这是我的同班同学俞帆,听说你们今天在栽秧,我就约了他来,给你们栽秧。”幺舅说。

“这多不好意思,耽误了你们的学习。”

“没什么,阿姨,我的家也在农村,我经常帮母亲干活儿。”俞帆客气地对母亲说。

“那好吧,我叫小婉给你们带路去。”

“小婉,去吧,把他们带到田坝去,我叫你弟弟来烧锅就行了。”

“行。”我快活地说道。

我们行走在那长满野草的弯弯曲曲的田径小路上,我的心里又快乐又兴奋。一畦畦的水田中,零零星星地散布着弯腰栽秧的人。路边寂寞的野草从中偶尔开着一朵朵硕大血红的野花,我不禁弯下柔软的腰肢采摘起来,偶尔腾地惊起一只水鸟,向清朗朗的天空飞去。

等我们来到自家田埂上,就看见七八个人排成一串,挽着裤腿,弯着腰,在浑浊的河水里手不停地按着秧苗,在他们前面,那嫩绿的的秧苗舒适自然地排列成一排排,在微风中轻摆。

“哟,我们的‘大学生’下田来了。你们也来栽秧呀?你们会栽秧吗?”邻居张大妈直起腰来笑着问我们。

“会栽,这些活儿太简单了。”幺舅脱掉鞋,边挽裤腿边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