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八美图

更新时间:2022-11-23 05:28:38

八美图 连载中

八美图

来源:创别 作者:佚名 分类:其他 主角:相公柳兴 人气:

主角是相公柳兴的小说《八美图》此文是佚名原创的其他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拱手而别。千岁爷到了张家,永林便叫随从人等皆往王秀道院屯札,大家进厅,重新见礼。平西王又到中堂见了姐姐,柳大娘一见,欢喜自不必言,永林吩咐备设筵席,其随从人等,亦皆款待。酒罢,沈员外田家兄弟辞别,各自回家。且说华鼎山回到家中,沸闹翻天:“皇后娘娘的妹子来了,你们快去接官亭码头上迎接。”

合府家人俱到接官亭码头上迎接,少刻八美俱到,放下三声号炮,真个笙歌送耳,好不兴头。宫娥成双成对,大家入内见了华太太,各说了前情。只见丫环抱着官官,后面孟安人上前见礼。华太太不知就里,连忙同回礼,大家说知,孟安人道:“老身只为沈夫人虑着,与员外气恼,故此斗胆伴随前来。实欲解劝沈员外安人息怒,不想员外已经气平,老身来之无益了。”

华太太道:“安人既然来此,俱是一体尽道,且在敝舍盘桓同住,过了残冬,俟新春,老身送你回家便了。”

孟安人称谢,华太太又问:“这官官是什么人?”

孟安人接口应道:“就是这沈夫人的。”

月姑羞得满面通红,华太太也是乖人,见月姑羞惭,便不再问。接抱官官在手,玩耍。不多一时,酒席齐备,大家入席序次而坐。座上闲谈,休要细说。这日定边王花千岁,奉旨归林,一路回家,见门户萧条,亭前冷落,比前大不相同。心中恻然!众家人接进,凌氏换了吉服,出来迎接公公。问安毕,苦诉夫君被害一番,花千岁便将宋文采怀恨柳树春,误伤孩儿之事,说了一遍。如今已明白了,只是苦儿无辜被害,辜负媳妇少年独守青灯,我心实在难忍。凌氏才晓得其中曲折之事,即命备酒与公公接风。花千岁又往孩儿灵前哭奠一番,方才入席饮酒。

说张永林那夜另备小宴,银烛高烧,与平西王二人对酌言谈。平西王方知姐夫奉母之命,众家两边,俱已行了大礼回聘之事。永林又说起柳兴欲与小桃成其亲事,央我与他作媒,平西王道:“柳兴患难相扶,并无差错,况且小弟前有戏言,我若后来成全花烛,就将小桃赏他。一言已出,难再解口。若负前言,必被他所怨。且我亦有心要提拔这小使做个官儿,受了皇恩。小桃也有夫人之称。”

永林称是。此夜闲文不要细说。次日郎舅一同到华家田家沈家陆家相探一回,然后又到国太府中。魏光接进行礼,国太请入内堂相见。待过了茶毕,就把花府凌氏设下谋害之计细说一遍。树春诧异,原来嫂嫂为人如此刁奸。国太又命春香昌德出来叩见。平西王大喜:“难得二人仁心,每人赏你一百两银子。”

二人上前叩谢而退。平西王亦起身辞别国太,回归张家。且说那日众姐妹辞了华老夫妻,各各回家。孟安人护送月姑到家,这孩子留在华府乳媪服侍。月姑回家,拜见父母,安人是全无一语埋怨,惟沈员外气恼在心,没奈何已作皇家之贵,说也枉然。孟安人果然伶牙俐齿,说得一团如花的言语,并不提及不去征西之事,亦不说已经破腹养下孩子了。所以员外安人,皆不知道。

孟安人亦即辞别回华府。次日平西王备了祭礼,到着花府。花千岁接进厅堂,再三致谢。平西王即到花琼灵前上祭。花千岁在旁陪礼。凌氏哀得十分惨切,平西王也觉伤心,祭毕烧焚银纸,回归张府,打点还乡。柳大娘即将八美图取交兄弟,平西王笑而藏之。即刻起身,永林护送到府。且说柳太太在家等望,也打发家人到前途探听,这一日家人如飞报说,大爷已到了。合府家人一齐去接官亭护送进门。

平西王先排香案,望阙谢恩。然后方见太太。永林亦上前相见,那些亲邻朋友,俱皆登府道贺。日日开筵唱戏。永林请了太太之意,不知八美何时完婚?太太说:“已选了次年元宵佳节,到嘉兴迎娶。”

过了二日,永林告别回归,到各家关照一回。华太太道:“如若各家迎娶,更觉徒劳。倒是一齐来我家叙为一处。省了许多之烦,岂不是好?”

永林复将此言向各家相议,皆称使得。各各整备妆奁,听候吉期。再说魏烈在都督府中卷帐回家,亦有一番官员迎送热闹。夫妇同归,见了国太,国太大悦道:“自从孩儿别我之后,岂知被人谋害,做娘的好不心焦!幸你遇着仙翁解救,收为徒弟,与国建功。我闻此言,方才放下忧愁。”

魏烈又把姐姐宫内言语亦说一回,国太大喜。又看看媳妇,果然丰姿俊雅,十分爱惜。兄弟二人相见,也有几句别后言语。即同到衙门去见生身父母。魏老爷夫妻十分大悦。且丢开魏烈荣归之事,又说苏保柴君亮二人在着孟家庄,亦辞员外回家。

柴总兵到了家乡,地方官已经造好府第;苏总兵到了家乡,焕然风光。百姓闲人,无不交口称羡。不觉过了残冬,又是春来。元宵佳节已到,柳府张灯结彩,大吹大擂,八美妆奁先已陆续发到。各省官员,以及亲邻朋友,送礼贺喜,纷纷不断。

花船结得十分齐整,平西王下船,到嘉兴迎亲。先说众姐妹家中,那日田家兄弟送姐妹二人,陆夫人同双娥二人,沈员外夫妻相送月姑,月姑不负昌德前情,赏他白银一百两,昌德随同伴送,都来华府。张永林在着柳府乱忙,不在家中,华太太差人接张金定姑娘,一同到家。国太亦送了许多礼物,打发魏烈护亲。魏老爷与儿子魏光亦到华府,定边王花千岁办得绝盛礼物送到华府,亦来做送亲之人。

平西王船只到了嘉兴,迎接之人,如排阵一般。前前后后,哪数得清?八美嵌宝蟠龙花轿,笙歌盈耳,号炮轰天。到了华府,八位美人打扮皆齐齐整整,这宫娥服侍。那爱珠平日间已经安慰小桃,同我到柳府完婚之后,待我与千岁跟前赞说一句,自然亦是会中之人。故这小桃今日相同而去。小爵主留在华府,令乳媪服侍。当下八美一齐上轿,柳大娘久别家乡,此番又是姑娘迎归之期,一行两便,故此也护送而去。

孟安人十分高兴,也要护送。使女宫娥各乘小轿,足有百十余乘。花千岁、魏烈弟兄俱护送前去。到了码头,各各下船。一到杭州,又是这些大乡绅前来接亲。八乘花轿到了厅堂上,平西王望阙谢恩。八美各归八处洞房,正是燕尔新婚,如鱼得水,成亲不免自长而下,休要细表。那柳太太留住了侄女,孟安人,朝夕盘桓;柳千岁留住了花千岁,魏家弟兄早晚开怀,情浓无比。苏总兵亦时常来往,彼此相亲。只有柳兴心事未了,求之于永林,永林禀柳太太,太太依诺无辞。那小桃闻知,心中不平。柳千岁安慰道:“柳兴虽然是个奴仆,与我犹如手足一般,自然提拔他一官半职。你亦有夫人之称,休得见怪于我。”

小桃无奈,只得与柳兴完婚。众姐妹皆念的小桃同心合力,首尾相随,况平西剿叛辛苦,姐妹们每人各赠一千两银子。月姑心下不忍,格外加赠银二千两共成一万两。

平西王要接抱生儿前来,沈月姑羞惭,再三阻挡。平西王瞒着月姑,悄然告知母亲,柳太太大悦,差人前去接抱。华太太亲自抱送到柳府,取名元观,四个乳媪伺候。不觉亲事一月已满,嘉兴众客相辞,俱各旋归。

张永林后来夫妇相偕到老。华鼎山夫妇,陆老夫人,田家兄弟,沈员外夫妻,一体无儿,多靠平西王一人承祧宗祀。苏总兵留住了孟安人母女相依,后来苏保承顶孟氏香祀。马国丈服满之后,马后奏明圣上,奉旨御葬。将国太迎请来共享晚年,夫妇同谐到老;柳涛其子柳元观,亦成名为官,子孙繁盛不衰云。

【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