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食戟之田中秋

更新时间:2020-01-06 07:00:19

食戟之田中秋 已完结

食戟之田中秋

来源:落初 作者:全职码字工 分类:其他 主角:阿贝师傅 人气:

经典小说《食戟之田中秋》由全职码字工所编写的其他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贝师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和小当家的妈妈一起穿越了!用发光料理画出会动的山水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田中秋愿意学做菜,最高兴的就是阿贝了。

阿贝认为料理是能给人带来幸福的东西,而田中秋始终将那些会发光的光明料理和攻击Xing十足的黑暗料理当成是毒药猛兽,不仅自己不吃,还限制阿贝的研究,让阿贝很没办法。

“你想学什么?”

“阿贝你会西洋菜吗?”

“你想学,我就会。”

看阿贝微笑的面容,田中秋突然冷静下来了,对着阿贝说道:“你等下,我感觉这事情有点奇怪,今天有个人莫名其妙的就想踩我,这很不合道理,大家都是知道我成绩不好的,而且也都知道中华楼的名声都是你撑起来的,所以我感觉是有人多嘴了!”

田中秋首先怀疑的就是阿贝,很敏感的感觉到对方对这种事情的接受度很高,似乎是早有准备了。

阿贝知道狡辩什么的是骗不过田中秋了,就坦诚的承认了错误,“是我找的演员。”

“水户郁魅是我的手下!是我让她去挑战你的!”薙切绘里奈不会将事情都推到阿贝身上,也将事情揽到了自己身上。

田中秋很无奈,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就算了,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说不行吗?你让我上学,我也过来了。我不让你做饭,你私下里做饭我也就随口唠叨两句,也没有阻止你吧?”

“可是你不吃啊……,你不吃的话,我对料理的兴趣就降低了一大半。”阿贝也发了几句牢骚,“要么你吃我的料理,要么就让我吃你的料理吧!”

“真是怕了你们了……”田中秋走了进去,在吃与被吃之间,田中秋果断的选择了被吃,“教我做饭吧。”

阿贝的料理毒Xing太强,田中秋虽然没吃过,但是本能的感觉自己是扛不住的,所以只能自己动手了。

阿贝对着薙切绘里奈高兴的笑了笑,说道:“绘里奈!谢谢你了!”

“我也没做什么。”薙切绘里奈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感觉就是我们不干扰他,他也会慢慢的认真起来的。”

“好了,我们进去吧!今晚加餐!”

……

比赛场

今天的比赛场史无前例的座无虚席,不仅演员阵容强大,在上方的大厅内也是有十杰中的第二席小林龙胆、第四席茜久保桃、第六席纪之国宁宁、第八席久我照纪、第十席薙切绘里奈分别位于不同的大厅进行关注着,这几人坐在玻璃前的沙发里,直接俯视着整个比赛场。

因为十杰都有自己的特殊待遇,所以大家也没有挤在一观众席里看比赛。

新户绯沙子看着旁边几个房间的十杰成员,对着薙切绘里奈小声说道:“绘里奈大人,您觉得田中秋能赢吗?”

薙切绘里奈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摇了摇头说道:“水户最擅长的就是肉料理,而田中秋只是一个初学者,而且从他携带的食材和道具上来看,要做的是西式菜品,应该是水户很轻松的取得胜利才对。”

“可是我看另外几位大人都过来观看这场比赛,总有一种田中秋会翻盘的感觉……”新户绯沙子很清楚光是水户郁魅的比试可无法让十杰中的任何一个人过来,现在能来这么多人,可以说都是田中秋的名声带来的,更准确的是为了田中秋背后的那个第一女厨师,所以期待的问道:“贝仙女是不是传授给田中秋什么绝技了?”

“应该是没有……”薙切绘里奈也无法肯定,“他进入厨房之后就把我们都给赶出去了,说要自己寻找创作的灵感。”

“而且,输就输了吧!”薙切绘里奈想到了有趣的事情,期待的说道:“只要他输了,那么阿贝师傅肯定会为他出头的,到时候我们就能见识到真正的料理了!”

“真正的料理?”新户绯沙子感觉这话的口气有点太大了,而且竟然还不是薙切绘里奈形容自己,而是形容她人的!

新户绯沙子还想问什么,不过感觉薙切绘里奈有些不对劲,她的目光紧紧的注视着下方,于是也顺着薙切绘里奈的目光看去,结果就看到了田中秋正用一个长方型的菜刀切肉,这菜刀比大家使用的弧形菜刀要大上不少,而且顶端没有尖头,是典型的中式菜刀,显得有些笨重了。

新户绯沙子刚想就这种菜刀发表自己的看法,就看到薙切绘里奈那郑重,甚至有些嫉妒的俏脸,而通过面前的玻璃,新户绯沙子也发现另外几位大人都将目光放在了那把看起来很笨重的菜刀上。

在这种情况下,新户绯沙子自然不能嘲笑那把菜刀了,只能是耐着心的观看,想看看那把刀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贝……”在比赛场地给了田中秋一个大镜头,将田中秋手上的动作在屏幕上放大之后,大家就都看到了菜刀上的那个字。

“是阿贝师傅的专用菜刀!”薙切绘里奈咬着牙说道,“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在用的专用菜刀!”

……

“这人可真多!幸平,那个家伙是和你一起的编入生,你知道他的实力吗?”

刺猬头的幸平创真想了想,说道:“感觉还可以,我见过他用简单的料理做出过一份很好喝的汤,而且刀工非常的好!能在不让鸡蛋清洒出来的情况下将鸡蛋皮和鸡蛋壳分开!”

“那确实很强了,可惜一色前辈没有过来,要不然十杰里就有超过一半的人来观看这场比赛了!”

……

田中秋昨天在进入厨房的时候就找到了感觉,感觉整个厨房就是自己的主场,房间里的每一样厨具都在呼唤着自己,那感觉就像是在等待自己回归的老朋友一样,在看到自己终于回来后,拉着自己将自己推上了胜利。

“快看啊!田中秋选手用布条蒙住了自己的眼睛!他想要做什么?!”比赛的解说员,也是现场的主持人在看到田中秋的动作后,立刻就不淡定了!

田中秋只是单纯的感觉自己这样能行,而且也想试试自己这颤抖的双手能不能做出那道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料理。

没有理会其余的事情,田中秋顺手从一边拿过食材,开始慢条斯理的修正起来,刚好是五个评委加自己对手的六份。

从柜子下面拿出油,打开并滴入了已经点燃的平底锅中,然后并没有直接放入肉块,而是开始切菜,将新鲜的辣椒叶子再次清洗了一下。

“好厉害!”观众台上的人看着这一幕,感觉田中秋的眼睛一定能透过布条看到盆中的叶子,要不然绝对无法这么精细的抓住每一片叶子的!

“好慢的动作啊……”新户绯沙子感觉田中秋的速度很慢,就对着薙切绘里奈说道:“这么慢,油锅上的油很快就会干了吧?”

“不,是非常的快!快的让我们产生了慢动作的错觉!”薙切绘里奈看着下面的田中秋,终于是感觉到了阿贝所说的那种天赋是什么了,“你仔细看,水户已经被完全压制了!这场比赛的胜负,已经出来了,现在我更想知道,他能做到什么地步……”

新户绯沙子仔细的看了下,发现正如薙切绘里奈说的那样,田中秋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顺畅,不论是抓取食材还是翻炒肉块,整个人就像是在主刀的医生一样,在周围有许多看不见的人为他递送工具!

在这个舞台上,主人只有一个!这就是观众们最深切的感觉,不论是水户还是水户的料理,都被挤兑到了角落里。

和田中秋处于同一舞台的水户郁魅是感觉最深切的一位,在田中秋蒙上眼睛并开始动作的时候,水户郁魅就感觉到了一种满含恶意的排斥感,也可以说是无视,感觉自己就像是走进了别人家的厨房一样,而那个别人家就是田中秋他们家!

不需要慌张,也没有任何的不适,田中秋只是按照自己的感觉来行事,至于做出来的菜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田中秋也没有去想,反正就是做饭而已。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加什么就加什么,不必去可以引导,顺其自然吧……

蒙着眼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思维干扰这种意识,田中秋一边想着一些无聊的事情,一边做着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做的饭菜。

水户郁魅咬了咬嘴唇,利用疼痛来让自己清醒过来,自己绝对不能输!

即使是背对着田中秋,水户郁魅依旧是感觉很不自在,现在想做的就是快点结束比试,然后离开这个地方。

“可恶!”水户郁魅一拳打在了铁制的台子上,用疼痛缓解了自己的不适,也只有这种疼痛和屈辱,才能让水户郁魅能够正常的发挥自己的实力了!

为了这场比赛,水户郁魅准备好了最最顶尖的牛肉!用最好的食材战胜对方!

“最强的技巧,再配上最强的食材,我是不会输的!”水户郁魅将牛肉放在锅中开始加热。

嗞啦嗞啦的煎油声响了起来,当牛油浇灌在肉上,并发出更响彻的嗞啦声后。浓郁的牛油香气也在会场中四散开来,光是这香气引出来的饥饿感就要人命了。

田中秋闻着这牛肉被煎熟而发出的香气,不过重点却是放在了那嗞啦嗞啦的响声上,对田中秋来说,这声音引发了自己的灵感,于是顺其自然的将这个灵感融入了自己的料理之中,将原本的计划进行了一些改变。

另一边,水户郁魅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不重视的地方被田中秋重视了,将锅关闭后就将牛肉放入了烤箱,这样也让四散的香气被阻断在了烤箱之中。

“绘里奈大人,水户已经恢复了过来。”新户绯沙子看到水户恢复之后,就和绘里奈报告了起来。

薙切绘里奈点了点头,说道:“水户厉害的地方不是巨大的力量,而是与力量相反的细致入微,在于感受Xing!她能通过嘴唇感受到正确的温度,这种事情只有她能做到,能够精准的感受到肉质的变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田中秋将六份料理都盖上之后不久,时间也到了。

“到此为止!现在开始审查!首先的是田中秋的料理!”

田中秋在另外一名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将五个盖着盘子的盘子放在了五个评委面前,无所谓的说道:“自己打开尝尝吧,只要有一个人吃一口,那么如果没有人继续吃的话,那就算我输。”

“切!真嚣张!我一口都不想吃!”评委A抱着手说道。

“我比较期待贝仙女的出场,所以我也不吃好了。”评委B微笑着说道。

“……”评委C闭着眼睛不说话。

“没人给我打开盘子的话,我可不会动手的。”评委D一手撑着头,无所谓的说道。

评委E笑了笑,一边打开盘子,一边说道:“说好了哦,我只吃一口哦!”

“那家伙在想什么?!怎么那么大的脾气!”薙切绘里奈也听到了田中秋的话,此时不满的说道。

不过很多的话,在评委E将盘子打开之后就说不出来了!

那贯彻云霄的金色光芒!

“啊!我的眼!”

“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发光啊!”

“灯呢!快开灯啊!”

“啊!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看着那盘会发光的料理,薙切绘里奈知道胜负已定了,不发光的料理都不是好料理,这是薙切绘里奈从小就拥有的常识。

评委E咽了一口,在金光消散之后,盘子里留下来的就是一块平淡无奇的炸鸡腿,但是经过刚才的金光冲击后,没有人敢小看这块炸鸡腿了。

用有些颤抖的双手拿住筷子,评委E夹住这块有些大了的炸鸡腿,忐忑的咬了一口。

“渣!”

咽口水的声音响了起来,四个评委还有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在这焦脆的声音和那逸散出来的香气下升起了食欲。

“渣!”

我的心好痒呐……

我的麒麟臂隐隐作痛……

“渣!”

“我受不了了!”评委C大吼一声,然后掀开了Zha弹盘,在漫天的金光消散之后也颤抖着夹住了炸鸡腿,激动的咬了下去。

“渣!”“渣!”

“啊~”评委B捂着下面娇声叫了起来,心痒难耐,此时唯有炸鸡腿才能一解那十年之痒,什么礼义廉耻全部丢到了一边,抓住盘中的炸鸡腿就咬了下去。

“渣!”“渣!”“渣!”

“啊~”水户郁魅还有主持人以及周围的人都瘫坐在了地上,上下都有了流水的征兆。

“渣!”“渣!”“渣!”“渣!”“渣!”

当五个评委一同渣起来后,胜负已经是注定了的事情。

“渣!”“渣!”“渣!”“渣!”“渣!”

这魔Xing的酥脆音和那散发出来的香气迅速的铺满了整个比赛场,在“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的响声中,整个比赛场地的男男女女们全都无力的瘫倒在了座位上,整个比赛场都安静了下来,只有偶尔发出的无力娇声。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廉价的炸鸡腿能作出比我的A5牛肉还要美味的料理?!”水户郁魅捂着手,夹着腿,躺在地上不甘的说道。

田中秋没说什么,将剩下的那份炸鸡腿拿出来,直接塞到了对方的嘴巴里,看着对方鼓胀胀的嘴巴,有种莫名的奇妙感觉。

“渣!”

当咬下一口之后,水户郁魅就无法忍耐早已被魔Xing之音影响的火热身躯了,舒展开身体,发出了对美味最认可的评价:“哦啊啊啊啊啊~”

看着除自己之外没有能站着的比赛场,田中秋感觉自己放的药有点多了,下次还是用80分的水平发挥好了,90分的冲击不是这帮渣渣们能够抵抗的。

“渣……”

即使是倒下了,失去了意识,水户郁魅也要用最后的力气把炸鸡腿吃完,就是骨头,也要舔干净……

胜负已定,连水户郁魅这个对手都已经无法反驳自己的料理了,而田中秋则是拿起话筒,对着上面的薙切绘里奈说道:“这份料理不是从阿贝那里学来的,不过按照我们中华楼的规矩,大致的做法还是要说一下的,不过不会说的太详细。做法就是和普通的炸鸡腿一样,不过关键的核心是把我其中的比例,就像女孩子一样,有些女孩子很高傲,但是在傲的下面还有娇,不过同时具备这两种属Xing的女孩子就和路边的炸鸡腿一样普通,真正不普通的是这种黄金比例的炸鸡腿!”

“三分,七分娇!比起外在的酥脆,松软的内部才是最好最有价值的,不过最先吸引人的,只是那三分傲!至于能不能留住人,则是那七分娇了,如果内部和外部一样的话,那就是不合格了。”

田中秋看着场中已经别玩坏的评委们,一边走一边说道:“这道菜的名字是——傲娇炸鸡腿!”

话筒在田中秋说完之后就被仍在了一边,留下的只有站不稳的众人。

薙切绘里奈听到了田中秋的话,不过此时她和一旁的xiǎomì书一样都瘫坐在了地上,身下都湿了,根本就没有力气和田中秋斗嘴生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