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末世武者

更新时间:2020-02-13 10:06:56

末世武者 已完结

末世武者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我见你就笑 分类:其他 主角:程伟曹越 人气:

主角是程伟曹越的小说《末世武者》此文是我见你就笑原创的其他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拳力达到400KG,速度达到9秒100米,算是合格的一级武者。 拳力达到800KG,速度达到7秒100米,就是二级武者了。 拳力达到1500KG,速度达到5秒100米,则为三级武者。 拳力达到3000KG,速度达到3秒100米,便是四级武者。如果你达到了这个级别,那么恭喜你,因为这个级别有还有一个别名---初级战将级武者! 看少年程伟如何一步步成为武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声轻响、

那是刀锋划破衣服与皮肤的声音。程伟的胸口,顿时被划了一个十多厘米长,几厘米深的大口子。

“啊!”

程伟也是痛叫一声,紧接着再次扑出!

此刻可没有什么时间添伤口!、

挥刀猛刺,直扑高川咽喉!

高川则是一个蹲身前滑步,手中匕首向前挺进,直刺程伟小腹!

一出手便全是杀招,直攻对方要害!

程伟见状,赶忙一个侧跃,借助冲力蹬蹬蹬几脚踏在一侧的岩壁上,躲过了这要命的一刀。

高川则是紧咬不放,回头一刀,对着身后的上方猛地削了过去!

呲……

又是衣服与肌肉被划破的声音。程伟的背部,再次中刀!

不到3秒的时间内,程伟已经接连中了两刀,鲜血,瞬间将他上半身的衣服染成了红色!

好机会!一鼓作气干掉他!

高川在心中对自己喝道,不待对手喘息,将手中匕首用力对着飞在半空中的程伟后心掷去!

程伟,则是在背部中了一刀之后知道大事不好,赶忙强行在空中变向进行横移,这才堪堪地躲过了那一刀!

那柄军刀,在空中飞了5米之后,叮地一声插在了石壁上!

什么!

高川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大骇!

这小子的身体灵敏度与韧性,竟然达到了这样一个地步!幸亏这个小子已经精疲力尽,否则我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一系列的念头,从高川的脑海中瞬间闪过。

不过,震惊归震惊,高川依旧是毫不留情地一个鞭腿,向着程伟的脖颈处扫去。

就在高川打愣的那一瞬,程伟已经缓了过来,见高川鞭腿踢来,程伟马上挥刀迎上!

这会是生死决战,可不是什么武术比赛,程伟自然不会有什么留守顾忌,一切都是以杀死对方为目的。

若单是从格斗技巧而言,高川跟程伟可谓是势均力敌,真的公平地杀起来的话,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但现在高川是吃饱喝足了空降过来的,而程伟却是没命地逃了几天,连觉都没怎么睡,可谓是状态极差。

此消彼长,结局可想而知。

见程伟挥刀直刺而来,高川的腿就好像忽然没有了腿骨一样,在空中打了个弯,缠上了程伟的右臂!

同时,高川的左腿顺势下压,整个人也向后仰倒,随后用双手紧紧扣住程伟持刀的右手,另外的一条大腿也是缠了上去,并开始用双腿猛蹬程伟的身躯以获得更大的撕扯力!

这是柔术中的绝招之一。程伟只觉得右臂传来撕裂的疼痛!

肌肉组织严重受伤!

程伟心中大急,他努力移动着身躯,想扭转自己的劣势。

可这种努力,似乎是徒劳的。

高川见胜券在握,也并不着急,只是继续地扭动着程伟那只受伤的臂,给程伟造成巨大的痛苦,以此消磨程伟的精力。并在恰当的时机猛地抽出右脚,用脚跟猛踹程伟的头部。

胜利的天平,也在程伟的持续挣扎中,渐渐地朝着高川倾斜。

程伟此刻只觉得眼皮有些重,头有些晕。

他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表现。

他流了太多的血。

经受过系统格斗训练的他非常明白,自己翻盘的可能性,已经无限接近于零了。

现在自己,只不过是在做垂死挣扎而已。

只是,他不甘心!

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杀了该杀的人!

我程伟,只是想挺直腰杆,平平安安地过日子而已!

为什么就这么难?!

“啊~~~~~~~~~~!!”

知道自己结局的程伟大吼一声,挣扎着将全身最后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试图挣脱高川的锁技。

然而由于几日的逃亡,程伟并没有多少力气了。这最后的挣扎,仅仅是让程伟的身体,滚动了一下而已。

忽然,程伟的左手,在挣扎中,摸到了一个冰冷光滑的物体。

是枪!

是那把54式手枪!

没有丝毫的犹豫,程伟左手持枪,对着高川就是一阵猛射!

砰……

慌乱中,程伟不停地扣动着扳机。直到子弹打尽,扳手卡壳才停住。

12颗子弹尽数命中!

生机,已经随着大量流出的鲜血,从高川的身体里飞速流逝着。

他的身体此刻正在不停地抽搐着,撕扯程伟的动作,再无半点力量。

虽然他是3级异能者,身体各项素质远好过常人,但依旧敌不过子弹。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高川的眼神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他想到了父母,想到了爷爷,想到了高中时暗恋的女孩,还有自己的那一帮子兄弟……

还有,还有自己资助的那几个贫困地区的儿童。

他的眼皮越来越沉,四周也开始开始陷入黑暗中。

对不起,叔叔再也不能去看你们了。以后,就靠你们自己了。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高川的嘴里,轻轻地呢喃着。

随后,高川的意识彻底涣散,眼中的泪水,也是再没了约束,顺着他那年轻的面庞轻轻地滑落。

程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件被点燃的上衣,依旧在燃烧着。借助火光,程伟看着高川的脸。

自己,又杀了一人。

自己,与他并无仇怨。

他也是个格斗高手。

如果不是因为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原因,或许自己还能跟他成为朋友。

不过。

程伟是逃犯。

而高川是特警。

对不起。

程伟轻轻地对着高川的尸体说了一句。

此刻程伟的心情复杂得很。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对还是错了。

不过,他却很清楚一点。

那就是,如果可能的话,他绝对不喜欢这种该死的生活!一刻也不要!

生死的危机解除,程伟的精神也迅速萎靡了下来。

刚跑几步程伟脚下就是一轻,跌倒在地。从伤口涌出的鲜血,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程伟几乎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他觉得眼皮越来越重,脑海中一片空白。

怎么办。怎么办。

程伟的脑子此刻晕得很,他在山洞里漫无目的地晃着,不知道要做什么。

实际上,这是失血到了一定的程度外加小脑受伤的缘故。

阴湿的山洞,滑得很。程伟脚下忽然一轻,然后一滑,整个人向着山洞内的更深处坠去。途中,忽然一阵眩晕的感觉传来,程伟晕了过去。

那是大脑撞击到了洞壁的岩石。

此后的大半天时间,程伟都是处于无意识的昏迷状态中,直到醒来的时候还是晕乎乎的,努力地将上下眼皮撑开了一条缝,却发现一点微弱的亮光。

天亮了。

有的时候,人处在黑暗中,只要有一点点光亮就可以让人的心情好上许多。此刻程伟甚至觉得,身上的伤口已经不怎么疼了。

但这种感觉,却没有持续多久。

程伟肩膀上的伤势,将程伟拉回了现实。

纵然程伟因为练习御风诀的缘故,身体远远好于常人,但是这伤势没个几天还是好不了的。

毕竟那高川就死在门外,程伟从他的身手就看得出来,这家伙肯定是一特警,而且应该是属于特警中厉害的那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其特警队的其他队员,应该很快赶来支援才对。

只不过程伟心中也是疑惑一件事,那架直升机怎么迟迟没有来?难道在外面埋伏好了,来个守株待兔?

程伟想了一会,依旧没有头绪。无奈之下,他只能咬咬牙爬到之前与高川发生战斗的大厅,将高川背包里的那几袋牛肉干与高能压缩饼干,还有云南白药气雾剂,派瑞松以及一些急救用的绷带一股脑儿地装进了他自己的背包里,再将那支还有9发子弹的54式手枪关了保险装进了裤袋里。

这玩意,要是走火了可不得了。

忙完这一切,程伟小心翼翼地出了洞。临近洞口时程伟还躲在洞穴内的背光处向外面整整观察了好久,直到最后发现竟然有野猫从洞口走过时才放松警惕走了出去。

夜猫这种生物敏感得很。若是洞口有埋伏的话,它是绝对不会就这样大大咧咧地出现的。

抬头,看了看天色。

雨停了,一轮艳阳挂在天上,山风吹的有些凉,整片山林,看上去都湿漉漉的。

毕竟,是秋天了,还刚刚下过雨。

右手臂与2处刀伤伤口处的疼痛,再次传来。程伟暗道一声不好。

右手臂还好,只是肌肉组织受伤。以程伟的体质只要注意一点,过个几天便会痊愈。不过那2处刀伤在这深山老林中却是要命的玩意,只要一不小心伤口感染了,就是大问题。

程伟这会可再也容不得半点闪失了。从背包里取出云南白药气雾剂对着伤口喷了几下,再用绷带绕着自己的胸围绕了几圈将伤口遮挡住,总算完成了简单的治疗。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程伟摇了摇头,选择了继续前行。

有了之前的那只变异刺猬的惊吓,程伟现在是不敢再继续深入这神秘的神农架林区了,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程伟总算登山了一处视野比较开阔的制高点,观察了一下地形。

好在程伟目前所处的位置还没有真正的深入深山老林。在程伟登上的那座山峰的北部,隐约可以看见一条公路。程伟目测了一下,大概有10多公里的路程。

看了看天色,程伟决定还是先休息一晚,等第二天一早再继续赶路。虽然时间紧迫但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因为在夜晚的山林中赶路非常容易迷路遭遇到各种危险,是极不理智的行为。

弄了点树枝树叶搭了张简易的床,这一次程伟可硬是忍住了没敢生火。将就了一晚上之后早上天一亮程伟马上起床赶路,向着那条公路的方向走去。

而此刻,一场规模巨大的搜索行动,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在与高川同机的另外两名飞行员的指引下,一支3000人的搜索队伍以高川失踪地点为中心,对其方圆10公里的区域范围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因为某些特殊部门介入的缘故,当地的部队也抽调出了一个连的兵力,协助搜索。

此时已经是9月4号。

当天傍晚,程伟走到了那条公路的边缘,开始跟着公路的走向向东南方向逃亡。

次日下午,程伟与高川生死相搏的山洞被搜索队发现,一个多小时后,搜索队员发现了高川的遗体,并将其背了出来。

当晚,一条题为:人民的好警察高川同志为抓捕杀人犯程伟壮烈牺牲的新闻出现在了全国各地的新闻节目上,并与次日在全国各大城市见报,不少报纸都是以头版头条报道了这条消息。

而程伟经过这2天的跋涉,也来到了靠近荆门市的一个叫做石花镇的小镇附近。

这几天程伟路过好几个镇子,不过都没敢进去。这2天塔都是靠吃野味为生,水也都是喝的林间的积水。

他多多少少料到了,自己现在该是什么样的追捕规模。恐怕现在只要是个看电视的,都能将自己认出来。

不过程伟却不想一直过这种类似于野人的生活,他打算先这样躲躲藏藏地走,等到几个月之后头发长出来了之后就好办了,到时候装成捡破烂的,骑着个三轮车走街窜巷绝对不会有人怀疑,而且生计问题也解决了。

至于口音吗,就用东北的腔调好了。这对程伟来说并不难。因为王文就是地道的东北人,东北话自然是地道的很。

这一晚,程伟就躲在了石花镇附近的小山上过夜。躺在草丛中的他,还能依稀地看见山坡下小旅馆里的那台21寸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的节目。

不过其节目内容,却是让程伟的心情大坏。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的,赫然是悼念人民英雄高川的新闻,此刻电视里的画面是高川出殡的那天,高川的家乡,省会静海市的数万市民冒雨前来送行,许多人举着英雄,一路走好,以及血债血偿,严惩凶手的标语横幅,让趴在山坡上准备睡觉的程伟看的不寒而栗。

貌似事情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自己已经引起公愤了。

不过到了程伟的这一步,他已经别无选择了。去自首铁定是个死,半分宽大的可能都没有。只有继续逃亡下去,才是他唯一的一线生机。

接下来的日子里,程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但凡有人烟的地方,绝对不靠近。就这样死撑活挨了几个月,在程伟都已经开始习惯这种野人生活的时候,他的头发,已经长得足够长了。

而且也许是天意吧,程伟的身体在这几个月里迅速地发育,他的身高从170直接窜到了175,值得一提的是,程伟的胡子也开始长了出来,并且这胡子竟然是络腮胡。

这也正好合了程伟的意,毕竟现在的天气已经非常冷了,已经出现了零下的气温。程伟虽然身体强壮,但却仍旧是扛不住了。

这样一来,程伟由野人回归社会的想法,终于变成现实。

俗话说,大隐隐于市。

在紧锣密鼓的一番行动之后,程伟最终选择了一个叫做石台县的地方落脚,那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县城。顶着一个类似于披头士的发型,踩着一辆顺来的,几乎可以当废铁卖的三轮车首次出现在了石台县的城郊,这也是程伟在时隔4个月之后,第一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内。而这时,也已经是12月底。

程伟警惕地环顾了一会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人注意他,胆子便开始渐渐大了起来,那一句北方味十足的“废旧物品拿来卖喽!”也喊出了口。

东北话,就这个好处,够地道,而且全国各地都能听得懂。在汽车站附近的一排大排档附近吆喝了一下,便被一个开大排档的老板叫了过去,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以2毛钱一斤的价格,收了十多斤的废纸。

这废纸板拿到回收站那里,能卖上3毛一斤。这一来程伟直接赚了1块多钱。

接着继续吆喝。一个上午下来,程伟收的杂七杂八的东西一大推,易拉罐几十个,废铁十来斤,最主要的还是废报纸废纸板,加起来有百多斤重。程伟粗略地算了一下,这些东西全部卖掉的话,可以净赚15块钱左右。虽然不多,但足以填饱肚子了。

傍晚时分,程伟踩着收废品的三轮车来到了石台县的废品收购总站,将车上的东西全部一股脑儿地卖掉了,一共卖了57块6毛钱,成本却只有43元整。

也就是说,程伟这一天一共赚了14块6毛钱。

看着手中一把的碎票子,程伟心中升起了一股淡淡的喜悦。

至少,吃饱肚子是不成问题的了。

至于住,简单得很。程伟睡废弃的破棚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习惯得很。

买了10个肉包子带着,骑着三轮车来到郊外一处早已经找好并打扫过的废弃工棚外,将车停在门外后程伟猫身进屋,窝在角落里干掉了肉包子之后紧了紧身上的那件数月前顺来的军大衣,就这么睡了过去。

在有的时候,能安稳地活下去,就是一件最值得庆幸的事情。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一转眼已经大半个月过去了。程伟也适应了这种生活。

他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充实。

遗憾的是,程伟并不知道,他已经被石台县的几个小痞子盯上了。

这几个小痞子隶属于石台县的一个叫做小西门的黑社会势力。小西门,在石台县算是几股大势力之一,其中的老大们都是靠包工程捞钱,盯上程伟的自然不会是小西门中的老大,而是老大手下养着的一帮子看场子的打手。

众所周知,那些搞房地产的老大们,都是空手套白狼的。手上就算赚了几个钱也是立马投入到了新的一轮卷钱活动中去,譬如什么高利贷什么的。给这些小弟们发放的钱实际上少得很。一般只够生活而已。

但这些小弟中有不少都是二十出头了,那一个月几百的票子显然不够花销的,但又不敢问老大要。怎么办呢?

这不,保护费就来了。在学校收小弟收保护费,在外面就收一些没有势力的家伙的保护费。

程伟,自然也被他们视为是此列。

原因很简单,这个1米75的家伙是个收破烂的,是个人都能想到这个家伙没有什么底子(废话,但凡是有点底子的人,会干这行?)于是便考虑到了他。

虽然这个小子是个穷光蛋,但是连吓带打每天挤个5块钱出来应该不难。

几个小痞子一番商议后,便有了计较。

今天傍晚,去城西废品收购站外面堵程伟。

1月29号,阴。

从昨晚开始,北风就刮了一夜。这自然导致了29号早晨的气温骤降。如今天气阴沉,气温也是在零下3——5度之间。看天色,这场雪最迟在夜里就会下下来。

这一天,由于天气太冷加上不是周末,程伟收来的废品并不多。废品收购站前也是冷冷清清的。程伟将收来的废品卖掉后就骑着三轮车往回走。

好在前几天还算不错。所以今天的失利程伟并未放在心上。

忽然,几个人挡在了马路的中央。程伟抬头看了一眼。

三个小光头。二十出头的样子。个子与自己差不多高。

“小DB,过来!”

为首的那名痞子大喝道。

来者不善啊!

程伟心中暗道。

跑,是没用的。这20多天的收破烂生活让程伟将石台县转了个遍。他知道这个石台县小的很。如果这几个痞子真的想要找自己麻烦的话,自己除了离开这个地方,别无他法。

硬上,显然是不成的。

打,程伟自然是无惧。但若是牵扯得大了,万一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一番思量之后,程伟还是将车停在了路边,大模大样的走了过去,走到了痞子们面前一米处停下。

几个光头努力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盯着程伟看,试图将程伟吓到。

“朋友,你们是收保护费的吧。”

程伟的声音异常平静。

几人一听程伟如此说,倒也不好说什么了。

混混吗,只要达到了目的,一般都不会将事情做绝了。既然目的已经达到,自然就不会动手。程伟也非常配合地掏出一张20元面值的纸币递了过去。

“几位朋友,一点意思。”

“小子,你挺会做人的吗。”接过钱,三个痞子的态度马上变得友好起来。

程伟,则是沉默不语。

“以后要是有人找你麻烦,就报我西门王哥的名字。”

为首的那名光头痞子丢下这句话后,径直离开了。跟程伟这样的人,他也懒得深交。

算了,破财消灾。回到家中,损失了20块钱的程伟一直这样安慰自己。

他现在担心的是这样的敲诈会不止一次。不过想了想,还是决定咬咬牙,继续留下来。

原因无他,皆因为程伟发觉这间破旧的屋子里,竟然有一套完整的打铁锅炉。

是的,这老屋,原本竟然是一处铁匠铺!

发现了这点的程伟,自然喜出望外。

因为程伟在前几天收到的一本旧版的,关于矿物知识的书上面偶然了解到,当年海堤上那只神秘盒子里放着的那块黑色的金属,竟然是一种稀有的金属,玄铁精!

如果打一把刀,将玄铁精融入其中的话,那么那把刀的锋利程度,将会达到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

巧的是,这块玄铁精,程伟一直带在身上,一直没有丢掉。

这段时间,程伟都在尝试着修复这套锅炉。实际上,这套锅炉的大体上并没什么损坏,只是风箱那块有些地方破了,有些漏风,好在程伟是个收破烂的,前些天已经找了几块皮,将其补好了。

不过,打铁可是个技术活。而珍贵无比的玄铁精则是只有1块。程伟觉得在没有足够的能力之前就贸然尝试,绝对是一种浪费。

这不,程伟将砍来的木头统统点着,一只手拉着风箱,另一只手将一些收来的废铁丢入其中。

片刻,这些铁都红了起来。

程伟见状,赶忙用火钳将其统统取出,放在台子上,用铁锤开始锤打起来。

叮叮叮……

火星四溅。

程伟弄出的动静虽然不小,但这里是郊外,所以没什么事。

打铁,是一门技术活。俗话说百炼成钢。在高明的铁匠手中,哪怕是一块普通的凡铁,只要经过不断的锤打,都能变成百练之钢。

在打铁界,所有的打铁匠人都知道一种当之无愧的第一锻造法:百炼钢。

所谓百炼钢,就是将一块铁打得长长的,扁扁的,再从中间一折,继续打,再打得又长又扁,再折,再打……

如此反复。不过中途只要把钢打断一次,这块钢的整体延展性就没了。必须要重头再来。而且因为不断的锤打,钢块内所含的杂质也是越来越少,也就越加容易碎。百炼钢,只是一个名称而已。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从古到今怕是没几个人。一般地来说,只要打到10次以上,就是上好的钢了。用这种钢打出来的刀,切肉剁骨头都轻松得很。

程伟打算打到50次左右时,再融入那块玄铁精,造一把绝世好刀。

遗憾的是程伟目前的水平距离50次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程伟的技巧还没有达到那一步。即使有过人的力量与体能支持,程伟依旧只能打到20几次就会将钢打断。几次试验之后程伟觉得这绝对是技巧问题,与力量运气什么的无关。

看来,是要去买几本此类的书籍了。程伟心中暗道。

冬去春来,春秋交替。

转眼间,7年的时间过去了。时间,也划到了2012年的春天。

这7年里,程伟只长高了一点点,现在的他个头大约有1米78,浑身的肌肉比过去结实了太多。此刻他正在用力地锤打着一块通红的东西,脸,也由于兴奋变得通红。

这一切,都源自一个意外。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程伟在放入废铁的时候一不小心走了神,将那只变异刺猬的独角丢进了炉子。等程伟发现的时候却已经晚了,那根独角已经被烧得犹如血一般的通红。

这也让程伟郁闷得很。动物的骨骼遇到火,不是应该被烧得碳化的吗?

随后,一个奇怪的想法从程伟的脑海中冒出。

这血红色的独角,能否锤炼?

这个想法一出来,程伟就控制不住自己。

用火钳将其夹出放在台子上,程伟抡起锤子就砸了下去。

叮!的一声,这块血红色的物体明显被敲得凹下去一大块。程伟心中狂喜。

看来,这东西是能被锻造的!联想到这东西的硬度,程伟更是激动。

挥锤,挥锤,在挥锤……

火星四溅,废渣乱飞。

一连2天,程伟都没有休息。而锻打的次数,也超过了50次!

而在此之前,程伟最高的记录,也只不过是43次。一般是在35次左右徘徊。

50次!这绝对是一个飞跃!这也是程伟体力超强的缘故,一小会就可以砸扁重来。如果是一般的铁匠,2天能打上个七八次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所以在古代要打一把好兵器需要好几个技艺精湛的铁匠师傅轮流锤打才能做到。

然而对于这一切程伟浑然未觉。现在的他已经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中。也就是说,他已经打得入迷了。只有那依旧清醒的神智在潜意识里告诉程伟: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对了,玄铁精!

程伟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后马上从身上翻出了一块大拇指大的深黑色铁块,投入炉火中!

片刻,炉火中的玄铁精变得通红。程伟赶忙将这块玄铁精放入变异兽的独角中,一起锤打了起来。

又过了将近天。到了此刻,程伟锤打的次数也已经达到了恐怖了70多次。终于,在某次锻打之后,程伟没有敢将其继续翻卷对折。

他害怕会打爆掉。

那么,就打一把刀把!

程伟猛地抡起铁锤,仅仅一小会功夫,一把造型彪悍的砍刀出现在程伟的眼中。忍着激动的心情用火钳夹起砍刀放入盐水中,完成了最后的一道淬火工艺。

好刀……

一天之后,对着春日的暖阳,程伟抚摸着手中的砍刀,心中说不出的舒爽。

这把砍刀整长70多厘米,重约20多斤,整体呈黑色,只是在刀刃的锋利处,有着一抹暗红。

黑色,是因为加入了玄铁精的缘故。

而血红色,则是变异刺猬独角本身的颜色。

这两者混合在了一起,才形成了这样独特的色彩。

真是人间四月天啊!

程伟心中微动,挥动砍刀,对着身旁的一株杂树砍去。

擦。

很轻的一声响,手臂粗的杂树轻易地被切成了两半。

好锋利!

程伟大惊。

刚刚自己,根本没用什么力。

难道,古书中的那些吹毛断发,切金段玉的好刀并不是夸大其词,而是真有其事?

从屋里翻出一块铁坯,依旧这样一刀劈了过去。

叮。

一声脆响,铁坯,断成了两截!

程伟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神中尽是震惊。

好锋利的刀!

日光下,刀刃的边隐隐有着暗红色,犹如鲜血一般。

就叫血刃吧。

程伟心中一动,给这把刀起了个好名字。

“小伟哥,早!”

一转头,程伟便看见王二几个痞子走了过来,边走边打招呼。

话说这几个痞子对程伟态度大变,是有原因的。在某次身上的钱又花光光之后,他们又想到了程伟,于是便来到了程伟的住处。

但程伟深夜打铁的一幕,深深地震撼了他们。

那结实的肌肉,那强大的力量……

都让他们惊惧不已。这些痞子那会也都是20出头的人了,从十多岁就出来混的他们也算是老江湖了。他们的心中瞬间明白,这个收破烂的是一个低调的人,只是不喜欢惹事而已。如果那天晚上干起来的话,去医院的,绝对是他们。

不过,令他们更加震撼的是,程伟锻出的刀。

那一柄柄用废铁打出的刀,竟然会那般的锋利,那般的有韧性。

虽然在现代社会,枪才是王道。

不过,私藏枪支便是违法,一经发现就可以判10年的。而用枪斗殴逮到了肯定是个死。所以非到鱼死网破的地步谁也不会用枪。

一般地来说,痞子混混们开杀,用的都是刀。

由于这些痞子都是普通人,一把好刀,在很大程度上会增添这些痞子的战斗力。

所以几个痞子一见如此,马上对程伟的态度大变。开始变得讨好起程伟来。甚至还在私下里将城西地面上其他收废品的人都用拳头警告了一番,算是对程伟的一种示好。

程伟也不想与这些人交恶。就送了他们几把刀。本来程伟是抱着不想多事的心情送出去的,没想到一个多月后,王二这3个痞子又找上门来了。

非但找上门来,还递来了200块钱,说是受人所托,想买一把刀。

程伟正缺钱呢。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放过。欣然地将钱接了下来,并递了一把刀过去。

由此,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程伟负责打刀,而王二几个痞子则负责卖刀和提供原材料。

不过程伟害怕引起过多的关注,出售的刀都是十锻左右的样子,而且每个月出售的刀,绝对不会超过3把。

“兄弟,这把刀我打了自己留着玩的,上次你们说的那把,过2天我给你们送去你看如何?”

程伟不动声色地将刀装起,笑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