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亡语者的救赎

更新时间:2020-11-20 06:00:07

亡语者的救赎 连载中

亡语者的救赎

来源:落初 作者:路无遥 分类:奇幻 主角:斯鲁 人气:

新书《亡语者的救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路无遥,主角斯鲁,是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前世宅男莫名来到另一个世界,顶替了某城主儿子的身份成为了官二代,可因沾染亡灵魔法被世界所不容。在历史的漩涡下如何才能获得不被他人操纵的力量?难道唯一的出路就是投身这无尽的黑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麦基一行人的脸色竟无一丝变化,如果说脸上非要有一种表情,那就是轻蔑!

麦基缓步向前说道:“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个优秀的骑士,不过,光明神的威严容不得尔等亵渎!

主教麦基微张双臂,嘴里念念有词。

“又是一个装逼犯...”何围如是想道,“要是我就趁他装逼的时候上去结果了他,这个距离下那些曙光骑士也反应不过来,可却眼睁睁看着他装逼……哎……无趣的骑士精神作祟。”

麦基双手上的光芒越来越强,刺得何围难以睁开双眼。

“神赐!”

只见麦基手上的光团逐渐变大,缓缓飞向倒在血泊中的昂可,两团光芒分别包裹昂可断裂的上下身。

“复活吧,我的勇士!”

两团光芒最终飞向一块,光团逐渐变大,再一次刺眼的光芒消散后,昂可竟完好无损的站在众人面前。

一旁的曙光骑士单膝跪地,左手握拳举至头顶轻触额头行礼道:“赞美圣光!”

“这一次我要将你撕碎!卑劣的骑士!”

也不待重伤的拉卡德答话,拉卡德甚至都还没能站起来,昂可便冲了上去,提着单手剑直刺拉卡德心窝!

“卧槽,这信奉圣光的圣光骑士居然完全不顾骑士守则!”

“铛!”拉卡德身后的阿德里安挡下了这一剑!

“又是你!竟敢阻挡圣光骑士!死!!”昂可没想到拉卡德身后的无名小卒竟又挡住了他的剑,愤怒与耻辱淹没了昂可的双眼,势必击杀阿德里安洗刷耻辱。

“裁决圣剑!”昂可这次不再犹豫直接放大招了!

随着昂可手中的单手剑凌空劈出,一团拉长的圣焰扑向阿德里安,看似缓慢实则疾如迅雷!阿德里安已无法躲避,只见他单手持剑,迎着扑袭而来的圣焰便是抬手一剑,看似随意的一击却是化解了昂可的圣焰!

昂可的双眼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自己的全力一击竟被一个等级甚至不如连拉卡德的小喽啰轻易化解。麦基的脸色终于有了些变化,不是震惊,而是怀疑!

昂可虽未回头,不能看见曙光骑士们的表情,但却感到有无数戏谑的双眼狠狠地刺在他的背上。昂可的尊严一而再,再而三的遭到践踏,如此下去,他这个队长怕是没有脸当下去了。

昂可已经顾不得一切,现在只有鲜血才能洗刷他心中的耻辱!只有杀戮才能平复他心中的怒火!只有毁灭才能重新获得荣耀!

此时此刻,在昂可的心里,明妮城城主府内的所有人,都得死!

“圣能,爆发!”

昂可的斗气迅速飙升,眨眼之间就提到了巅峰!却没有停下了的苗头,一路攀升到59级!而原本光明、柔和、温暖的神圣斗气现在却只有了肃杀!

“你……”拉卡德话还未说完便再次遭到了昂可的突袭,昂可化作金黄耀眼的流星向拉卡德砸来!

“轰!”

一声巨响,烟雾弥漫。

这一剑虽被阿德里安挡住了,但却没了之前的从容,巨大的冲击将阿德里安的上衣尽数撕裂,双臂被巨大的冲击震荡得无法再拿起大剑,嘴里涌出大股鲜血。

昂可并没有继续出击,而是改变了目标,仅仅一息不到,城主府内的侍卫被尽数斩首。似乎尝到杀戮味道的昂可心中的愤怒平息了几分,单手持剑指着阿德里安,眼神里充满了不屑与蔑视!

早已感到不妙的何围远远遁去,暂且躲过一劫。

拉卡德艰难的站了起来,拉住了阿德里安,气喘吁吁地说道:“走……带着……斯权嘉走……离开……圣……璐姆……去艾瑞艾斯……找……”

“你的临终遗言太多了!”昂可又一次扑了上来。

“圣光裁决!”

“走!!”拉卡德推开阿德里安,怒吼道。

“黑骑士的尊严!”

只见拉卡德的斗气如同附了一层黝黑的铠甲,艰难的抵抗着圣焰的灼烧。不消几时,斗气铠甲再耐不住圣焰的灼烧,跳到了拉卡德的血肉之上,眨眼便将拉卡德的几处血肉烧成了金色的血气,这血气成为新的圣焰逐渐蔓延到拉卡德的全身。

“孩子,记住!用等级衡量对手,得到的只有死亡!”拉卡德用尽全身力气吼道。

“最后的黑骑士!”全身已被圣焰覆盖的拉卡德无畏疼苦,无惧死亡,双眼变得灰白却更加坚毅,直直的冲向昂可。

“主教大人救我!!”当昂可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发出最后的呐喊便和灰黑的剑影撞在了一起。

惊天的一剑将城主府外的街道劈出了三米深的剑痕!

何围被阿德里安带着飞速离开明妮城,感受到身后的冲击自是明白发生了什么,再也忍不住眼中的热泪……

“主教大人,我们追吗?”

“不必,他们身上有我的圣光道标,逃不了的,我们先回卡斯特洛尔复命。”

“是!”

“把这个蠢货带上。”

----------

十一月末的金色大陆万物渐渐沉睡,即使是温暖的南方,也被一层层浅浅的寒意所覆盖。

“安叔,我们接下来去哪。”

阿德里安带着何围向北连赶了三天路,一路餐风露宿,何围这个前世宅男现世公子哥早已吃不消了。

阿德里安将湿漉漉的靴子脱下放在火堆旁烘烤,从怀里掏出一份羊皮地图说道:“我们去这里,靠近边界的比桥城。”这份地图还是在逃亡路上向一个冒险者买的。何围小心翼翼地接过地图,他当然知道这无尽的逃亡路上一份地图是多么的重要。

说起来这才是何围第一次直观的认识这个世界,这片大陆名叫金色大陆,四周皆是无尽之海。而金色大陆主要被三个大国占据,分别是何围所在的圣璐姆、艾瑞艾斯帝国和罗门王国,周边分布着十余个小国均不同程度依附于这三个大国。何围很快在地图上找到了圣璐姆的圣都——卡斯特洛尔和曾经生活过的明妮城。

圣璐姆位于金色大陆东南方,北接艾瑞艾斯帝国,西靠罗门王国,而圣都卡斯特洛尔几乎位于辽阔的圣璐姆的中心,交通便利四通八达。明妮城位于卡斯特洛尔正东,是个小城市,而何围接下来的目的地则是非常靠近艾瑞艾斯帝国的比桥城,位于卡斯特洛尔的东北方。

“安叔,给我讲讲金色大陆吧。”何围低声问道。从不问世事的花花公子,在遭受如此变故后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阿德里安心不在焉地烤着靴子,“圣璐姆建立已有千年,是一个彻底的神权制国家,教皇是人们的精神领袖也是权利核心,内政则由众多红衣主教参议,最终经教皇裁定。西边的罗门王国同样建立近千年,原本叫卡兰王国,在一百多年前,卡兰王国的国王莫卡萨·卡兰突然宣布奉罗门教为国教,改国称为罗门王国,强制全民信奉罗门教,虽然罗门教不直接干预内政,但其影响力依旧不小。最简单的则是艾瑞艾斯帝国,是四百多年前由一群在巨龙之乱中存活下来的强者建立的,起初因赋税低廉吸引了大量巨龙之乱后的难民,经过数百年的建设逐渐变得繁荣强大。”

“那……”

阿德里安制止了何围的提问,遥望着远方,接着说道:“三百多年前,艾瑞艾斯帝国的第四任皇帝,艾瑞艾斯大帝的曾孙,诺肯·艾瑞艾斯登基时颁布了一条铁令,肃清境内一切宗教。此令一颁布,烧毁教堂千余座,屠戮各教教徒数十万,此后更禁止一切形式的传教活动,至今依旧严厉执行。”

阿德里安放下靴子对何围说道:“我知道你对大陆的历史存在很多疑问,不过你的疑问同样是我的疑问,很多我也不能解答,唯有靠你自己去探索。”

何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接着看手上的地图,整个金色大陆的局势逐渐变得清晰。何围注意到在三个大国接壤的地方有一块块不小的尖三角标记,没有注明地名或是归属于三个国家的哪一方所有,看样子应该是山脉。

“安叔,这是什么地方。”何围指着地图向阿德里安问道。

“黑骨山,埋骨镇!”

“埋骨镇?这是隶属于哪方势力的?”

“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也可以算作是第四方势力。”

“第四方势力?这里……”

“这里,有着无数的资源,有着无数的天材地宝,但没有皇帝,没有国王,更没有教皇,只信奉丛林法则,只尊从绝对的力量。这里,有着能买到一切的黑市,有着敢去刺杀教皇的佣兵。这里有着大陆第一人的镇长——被誉为最接近神的人。”

“这里是强者的圣地,亡命者的天堂。”阿德里安补充道。

何围感觉阿德里安说到埋骨镇的时候好像勾起了什么往事,也不多问,转向其他话题问道:“既然这里资源丰富就没哪个国家去将其占据了独自开发吗?”

“想,非常想,但没有哪个国家能单独攻占黑骨山。且不说黑骨山上众多的魔兽,光是埋骨镇里的强者就足以抵抗任何一个国家的力量,更不要说虎视眈眈的另外两国,这也是埋骨镇存在三百多年的根本原因。”

“埋骨镇里有这么多的强者?”何围惊呼道。

“是的,不只是人类强者,一些不受人类待见的其他种族也生活在这里。”

“其他种族?都有什么?”何围连忙追问道。

“有很多异族,不过他们数量都不多,以后见着了再说吧。”阿德里安将这个话题糊弄过去转身欲睡。“好了,赶紧休息吧,明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赶。”阿德里安说完便抱着长剑,靠着大树浅浅睡去。何围望着满天的繁星,彻夜难眠。

这一路上何围与阿德里安两人快马加鞭,渐渐靠近了圣璐姆的北境,离比桥城只有五天的脚程。赶路虽然枯燥,但好歹可以听阿德里安讲讲金色大陆的过往历史、风土人情。不过却对斗气魔法异族魔兽避而不谈,即使何围主动追问,阿德里安要么打着哈哈,要么也只是静静的望着远方默不作声。

“这天才十一月可真够冷的。”何围将双手合起,中间留一个小洞,对着手掌吹气,企图使冰冷的双手暖和起来。

“前面有个镇子,我们找个酒馆喝杯酒暖和暖和。”

入冬,小镇冒险者也少了许多,整个小镇虽然冷清也不会显得太萧条。两人匆匆躲进酒馆,找了个墙脚坐下。

何围打量周围,整个酒馆只有十张桌子,吧台上坐着两人闷头喝着麦芽酒,其余的桌子上散坐着三五个冒险者,或小声私语,或拨弄着武器,或独自饮酒。不过他们坐的位置很奇怪,全部都坐在酒馆进门的右手边,何围两人也一样。

木门“吱吱嘎嘎”地怪叫了两声,又进来了两名冒险者,戴着宽檐帽,低着头,看不清脸。即使右手边已没有了空桌,也还是找了一张坐有一名冒险者的桌子坐下,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左边的五张空桌。

这一举一动让何围很是不解,心里想道:“左边的5张桌子不仅椅子宽,离壁炉近,而且还干净,为何阿德里安不让我坐在火炉边烤烤靴子却要躲在这冰冷的墙脚。难道就因为我们是逃犯?那刚刚进来那两人为何也不坐?这里的所有人为何都远离壁炉?难道都是逃犯?”

何围越想越不解,用手肘碰了碰阿德里安,用眼神指了指刚进屋的冒险者和火炉旁的桌子。

阿德里安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何围靠向他,耳语道:“那里的位置是教廷专座,整个圣璐姆无论是酒馆还是旅店都是这规矩。”

何围听后心里直骂娘,却又祈祷那五张桌子能一直空着。

似乎何围不仅被光明神抛弃,还走上了厄运缠身的道路。这个世界同样有很多定律,其他的定律不知道,但墨菲定律一定适用于何围——随着一阵人喧马嘶,旅店里进来了一个小队的曙光骑士,全幅武装的曙光骑士!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