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挖坟人

更新时间:2022-11-20 04:32:00

挖坟人 已完结

挖坟人

来源:黑岩 作者:终南山洛洛 分类:奇幻 主角:陈伟灵堂 人气:

《挖坟人》是终南山洛洛写的一本奇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挖坟人》精彩章节节选:师父说,挖坟不下葬,月半不动土,天黑别回头,夜语莫答应。这些我都记得,可最终因为一次贪恋而破例,也因为这次的破例让我付出前所未有的代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嗖!”

孟朗月手中桃木剑带着金光飞迸而出,随后便听到几声凄厉至极的鬼叫声,伴随着轰隆的爆炸声响起,顿时将原本漆黑无比的树林炸的亮如白昼。

随后,天空中乌云散开,皓月临空月光洒落一片。

我第一次见这种场景,目瞪口呆好一会才鼓掌道:“厉害,厉害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茅山术法吧,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令人大开眼界。”

孟朗月大抵是被我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竟面红耳赤的站在原地连连摆手道:“没,没有,林姑娘过誉了,其实林……”

其实什么我还没听到,就见不远处师父正拎着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有实体的鬼喊道:“干什么呢,让你们来是聊天的吗?”

闻言我和孟朗月互看一眼,匆匆跑上前,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不是陈四又是那个。

“你,是人是鬼?”有师父在,我胆子大了不少,但也不敢太靠近陈四。

不曾想陈四一个字都没回,他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见此我疑惑道:“师父,孟道长,这鬼是听不懂我的话吗?”

如果陈四是人,那他肯定不可能听不懂,唯一的可能他已经变成了鬼,而我又不会鬼话。

对于我的疑问孟朗月没有给出回应,他只是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篆隔空朝着眼前的陈四打了过去。

结果符篆碰到陈四,顷刻间无火自燃,陈四也像是被滚烫的熔岩给灼伤了一般,吱哇乱叫看起来不可谓不惨。

“他是鬼。”孟朗月转头看着我说道,随后目光一转,正色的看向师父:“不过林先生,此人绝不是上次跟我交手的人,因为两人实力相差太远。”

“我看也不像。”师父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陈四面色一沉:“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趁我还能好好跟你说话,赶紧说!”

最后一句话师父说的极为威严,像是有一道莫名的威压从天而降,陈四更是直接双膝一软重重的跌落在地。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紧咬着牙关什么也不说。

这是宁死不屈?

我看了看师父,又瞧了瞧孟朗月问道:“师父,孟道长,他不开口我们该怎么办?”

人能严刑逼供,但鬼能吗?

孟朗月似乎也是头回遇到这样的事,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反观师父,他倒是真像经过了无数大风大浪的人,面对闭口不言的陈四,既不着急也不动怒。而是转头看向孟朗月:“小道士,给他一个定身咒,将他定在这我来慢慢问。”

“是,林先生。”话落只见一张黄色的符篆,从孟朗月袖口飞出,旋即落在陈四的身上便消失无踪了。

而下一瞬陈四,则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一动不能动。

师父对此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既然不想说,没关系那就听我说。你是不是有一个孪生兄弟?”

陈四抬眸看了看师父,依旧没有回应。

我和孟朗月则是十分吃惊,互看了一眼后,想问又不敢问。

“你这个哥哥或者弟弟呢。生来不祥,且白如枯骨对吗?”师父再问。

陈四依旧没有回应。

我却忍不住小声嘀咕道:“如果有人生来带白气,如同枯骨一样,这样的人自幼便缺少生气,只能等死必不可能长大。”

“啊?”孟朗月听言,也压低声音道:“可是我见到的陈四,跟他一般大都是中年人啊。”

这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了。

师父则是瞥了我一眼道:“还能为什么,自然是用一些旁门左道的法子来续命。只是我有一事不明。”

“你还会有不明白的事?”谁曾想一直都死不开口的陈四,竟然开口说话了。

而他这一说话,我才确认之前雇我挖坟的人,绝对不是他。

因为人的样子可以伪装,但声音却很难假装,这个人的声音低沉且沙哑宛若古刹的破钟声,而雇我挖坟的陈四,声音却十分正常。

“他能活到这把年岁,想必你们那些法子也算可行,既然如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们为何要来招惹我们?”师父面色一凛,神色肃然道。

陈四身不能动,可整张脸却变得无比狰狞,他的眼角甚至还流淌着血水:“什么叫招惹,明码实价我们给了那么高的价格,难道仅仅就是让她挖个坟吗?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说着陈四双眸渗血,呲牙咧嘴的朝我看去,俨然一副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的架势。

我吓得一哆嗦,赶忙跑到师父身后,但想了想还是探出头道:“对不起,这事我确实有错,当初我就不该接你们这单。”

只是我还没来得及跟对方,正儿八经的道歉,就被师父一把拽了起来:“你有没有错,为师不知道吗。”

“说实话,你们到底想干吗!”师父一改刚刚的温和,面色越发冷冽。

陈四好似很惧怕师父,竟将自己狰狞血腥的一面给收了回去,又露出了刚才与常人无异的一张脸,只是这脸显得过于死白了些。

“婴儿的运势已经用光了,她家大女儿的怨气也不够,所以我们才想着再找一男一女以活人下葬,来收集他们的含冤而死的怨气用来续命。”陈四看似老实地说道。

孟朗月身为正派人士,听到这话自是十分不耻:“续命一说本就是旁门左道,你们竟然还这样草菅人命,真不怕因果轮回报应不爽吗?”

“报应,呵呵。”陈四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好笑的笑话,好半天才停下了声音:“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报应一说,如果真有为何好人不长命,那些为非作歹的恶人却逍遥自在?”

孟朗月到底还是年轻,一时被他说的哑口无言。

见状我欲上前帮腔,不想师父却抢先一步:“一男一女是指的小徒和王昊?”

“没错。”陈四看了师父一眼,大有一种破罐破摔的架势:“早听闻你林玄有些本事,没想到你比传闻中还厉害。”

“那是!我师父超厉害,想欺负我也得先调查清楚。”我趁机接话,顺便讨好了些师父。

可惜师父却半点没有理会我,而是目光陡然一凉:“你在撒谎!”

他这话一出,我们在场的两人一鬼皆是一愣。

但我和孟朗月都没说什么,反倒是陈如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道:“林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说什么谎了。”

师父没有看到他,而是将我拉到其身边,随后用红色丝线缠绕在我手腕上,原本空无一物的上方,竟然凭空出现了几个金色的大字。

可这些字来的快,也去的快我完全没看清楚,倒是一旁的孟朗月道:“林姑娘,原来你是己卯月,乙丑日,己卯时。”

啊?

我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问他一句,他怎么知道的。

就见孟朗月一脸崇拜:“林前辈果然是高人,以红线断生辰八字,此法我只是在书上见过。没想到当今世上还真有人能做到。”

听到他这话,我明白了,原来刚才显出的几个大字,便是我的生辰八字啊。

不过话说孟朗月连称呼都换了,看来师父还真有本事,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面对孟朗月的夸奖,师父丝毫不在意,他只是目光凌厉的看着陈四:“小徒乃是四柱纯阴体,你说你们要用她的命来续命,这不是天大的谎言是什么?”

陈四被师父说的哑口无言,而我却一脸懵。

直到孟朗月低声同我解释,我这才明白过来。

“林姑娘,你有所不知凡是都讲究阴阳相生,陈四的兄弟之所以会如此就是因为身上阴气过盛。所以不管他用什么法子,他所要的人都不可能是四柱纯阴体,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那你们为什么坑我?”弄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忍不住看着陈四质道。

可这次陈四,又再度沉默了,像他最开始那样一个字也不再往外冒。

就在我以为事情就陷入困境的时候,不曾想师父却开口道:“小道长,可以麻烦你帮个忙吗?”

孟朗月满脸笑容,可在听完我师父吩咐的事后,他还是不免有些疑惑的顿了顿。

“怎么,有问题?”师父再问。

“哦,没有没有,林前辈请稍等。”孟朗月一面说着,一面将陈四被符篆定住的身子转了个圈。

而我看着这一切,很是莫名奇妙道:“师父,你把陈四调转个方向他就能说实话了?”

这事我咋觉得不靠谱呢。

师父没有理会我,而是直言道:“上次师父跟你说的法葬还记得吗?”

一想到法葬里面的那小姑娘,并非刚死不久,而是为了收集怨气陈四刻意让她死而不腐,我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同时也赶忙点头:“记得,可师父你突然提这个干什么?”

师父未解释,而是伸手指了指前面。

我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调了头后我们所在的位置,就是当初假陈四请我来挖坟的地方。唯一不同的是我挖的是四四方方规规正正的,不是眼前这种大到可以平躺一具尸体的大坑。

“师父,这绝对是有人刻意篡改了我的手艺。当时王昊也在你可以问他。”我急忙解释。

虽然不知道师父为何会指向这,但这个坑对我们这种专业挖坟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侮辱,这绝不是出自于我之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