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约克拉秩序

更新时间:2020-02-26 11:25:24

约克拉秩序 连载中

约克拉秩序

来源:落初 作者:隔岸观鱼 分类:奇幻 主角:巫师老龙 人气:

主角叫巫师老龙的小说是《约克拉秩序》,它的作者是隔岸观鱼最新写的一本奇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多年以后,很多约克拉大陆中的智慧星宿、无敌至尊、集权力与意志于一身的盟主等等,都会避忌一个名讳,因为他们知道,无论怎样,他们都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才是约克拉秩序的合法制定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亨德利教士原本是一个勤恳而务实的牧师,也是神罚所公认的老实人。他因曾经在约克拉最为贫苦艰难的地区带领一干修士完成了学业,而后被主教看中,直接推荐给神罚所的大主教。他待人热情,也善解人意,每一次大主教都愿意把可做可不做的事情交给他打理,他总是能出色的完成使命,令主教大人又一次重新认识了这个勤奋的人。

约克拉新历375年8月13日,这个变成神罚所纪要题头的日子,令亨德利教士印象颇深。

大主教临时的任命,让这个老实教士十分看重。他的任务是前往驻扎在帝都城外的帝国骑士团,随时留意这支军队的动态,包括内外氛围及所呈现的等等,每天再呈报给神罚所,用来判断是否对大骑士休斯顿采取一些必要的制约甚至和元老院那帮家伙的态度一样直接让他滚蛋。

只是今天,亨德利并没写出什么细节,而且也耽误了不少时间,因为高傲的休斯顿大骑士在军团内部,发布了自无涉谷和平日以来,最激动人心的演讲。

如果非要摘录下来的话,大致意思是,军队是为整个约克拉国民服务的,在帝国骑士团内,绝不容许有任何形式的以强凌弱,同时,颁布了有史以来最为严酷的军规,单是亨德利速记下来的就是七百多条。

很多诸如以民为本,效忠绝对不是愚忠,还有每一个士兵的背后,都有无数个肯为你付出的牧民等等,这些辞令让自诩饱读神圣传道之书的亨德利眼前一亮。

只不过,他也遗憾地发现,在整肃军队过程之中,依然有类似的军痞无赖,那个总是抱着臂膀斜眼看着天际有着一个副队长身份的年轻人就是一个特例。

“楠五,你有什么想说的?”

大骑士休斯顿看着这个始终令自己头疼欲裂的小朋友。

于是,这个年轻队长开始了以青年和希望为主题的演讲,大致意思就是,如果没有神罚所的介入,军队永远不可能具备信仰,从而形成战斗力并让帝国迎来一次又一次的曙光,随之他歌颂了大主教这些年来的傲人业绩,并且很巧妙的将惩戒年轻的女巫说成是排除异端最为理智的抉择,提前挽救了一个又一个幼稚无知的灵魂。

就连一向脸皮比战靴还厚的休斯顿也对这位爱教青年的演说至少咧了七次嘴巴。

这几乎是亨德利最为深入地了解骑士团动态的一次了,而且大骑士一再叮嘱他,不要把这些丢人现眼的事情报告大主教,那些年轻人不过是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思维简单的很。

最后并没忘记给亨德利备足了这些天在军营中的身体营养损失,但愿那些金币可以弥补骑士团的恶劣条件对教士大人造成的残害。

在帝都那充满了民主气息的广场,愤青们一波接一波的演讲引来了无数民众的参与,他们有皮革匠,有车夫,有杂货店老板,还有一些无所事事的地痞流氓,还有一堆堆以先知为中心的小型集会,在给那些找不到方向的年轻人指点迷津。

任何吟游诗人到这里,都会被这里的氛围所感染,也会把一个又一个即将成名的先知的名讳牢牢记住。

然而这种祥和又民主的氛围刚开始不到一个月,这天就发生了一件令人惊诧的事件。

沉重的铁履声震撼了整个黎明大广场,数以百计的骑士团及士兵顷刻间围住了整个聚集区,就像一圈银亮色的花环,把所有人隔离在出口之内。

一名年轻的带队骑士,率先走进广场正中,他高大结实,虎背熊腰,背握着马鞭,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态。

这阵势,让一个正在亢奋之中的青年演讲者出现了失语,呆望着这些不速之客,以至于忘记了从那人工搭建的临时木台上下来。

“谁是主使者。”

壮硕的军官走着方步,目光不时地朝着有嫌疑制造事端的人群中心掠过。

众人多半低下了头,只有一个年纪苍老的先知,并没有低下头颅,相反,用异常淡定的目光回敬了骑士的注视。

“你,出来。”

骑士充满堂音的嗓子并没使出战斗呐喊的亢奋劲儿,却已经在广场上空回荡。

风声,只有风声在盘旋,一群远去的黑鸦预示着它们随时还可以再回来等候一个残酷的结果。

为了方便老人走过来,起先把他围住的人群纷纷闪开,这里也包括接连几日始终如一地向他讨教的虔诚的学生。

既然那位骑士大人这么看重老师,让他老人家上前去传传智慧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吧?很多人想到这儿,一颗罪恶的心灵似乎得到了救赎。

“你是……”

汉斯看着这位头发几乎掉光的老人,就像西方那些往返西里岛与帕米高原沿岸的僧侣一样,从来不知道烈日与饥渴,对真理的求索胜过一切。

“来自奥斯的智者,游吟诗人,曾经的泛大陆明灯,米歇尔。”

汉斯的表情开始有些惊异,没到眨眼的工夫便显露出兵痞的不屑一顾与看破一切的世故神态。

“你被捕了。”

骑士有意提高了嗓音,生怕在场的人听不见。

“请问这位尊贵的大人,我犯了什么罪?”

先知展露了他的阅历与智慧,似乎对面这个骑士刚才在对黑鸦讲话,完全不在一条线上。

“我是说,尊敬的诗人,您被捕了。”

汉斯略有些不耐烦的重复了自己的公告,随机摆了下手臂。

两名同样壮硕的骑士走了过来,他们手里拿着那种对待重犯的刑具,这套行头随便交给神罚所的执刑官都会吃惊,因他们并不会陌生。

这是一种布满荆棘的绳索,两端是一根联系全体的单绳,中间是一个吊床状的凹陷网体,当这个网体套住犯人之后,锁紧的绳索一端会成为一个封闭的死扣,犯人越是挣扎就越紧,而另一端,维持着两倍的原长度,末端带着一个死扣,只不过,这部分是拴在战马上的。

可想而知,叫米歇尔的老智者被布满荆棘的网子困住,然后任由疾速驰骋的马匹拖着的情形。

这种刑具在帝国有一个称谓--坦途之途。

很多人都惊讶于,即便是神罚所也未必有这个勇气,连罪名都不安上就施以重刑,难怪帝国骑士团这么嚣张,背后有摩罗陛下撑腰啊!

米歇尔眉毛挑了一下,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彪悍骑士的不通情理,仿佛很享受的样子,直接将双手交叉抟握,很有风度的递了过去。

两名军士看了看汉斯,似乎也被先知的从容不迫所动。

“啪!----”

汉斯的马鞭结实的抽了过去,很多人都同时闭上了双眼,恐怕这位智者,还没被施予坦途之旅,就被这大块头一鞭子打碎内脏了吧。

只是,先知还是傲娇地站在那里,并没因鞭子而屈服,倒是一名军士身子侧歪一下,马上又笔挺地站直,他胸前的铠甲,却被汉斯的鞭子抽出一道痕迹,鼻孔已经开始淌血,显然是振出了内伤。

另一名军士知趣地走到先知身边,抖了抖网子的一端,好让它罩住老人时不会那么生硬,那样最好。

可就在这时,马蹄声响。

其实也没那么震撼,一匹老马晃晃悠悠极其不情愿的跑了过来,骑在马上的青年面色冷清,双眼犀利。

“帝国骑士团,怎么做事这么拖沓?休斯顿大人没教你怎么对待敌人吗?”

本以为事情有所转机,很多人替这位倒霉的先知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位的到来,居然是来催命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