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诡游笔记

更新时间:2022-09-14 04:46:31

诡游笔记 连载中

诡游笔记

来源:黑岩 作者:戴沙牛 分类:奇幻 主角:肖遥肖 人气:

《诡游笔记》为戴沙牛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肖遥的快乐人生,各种离奇遭遇,穿越时空,体验各种不一样的人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山村异事

鄂中大山下有个肖湾,肖湾有个叫肖昆山的,行三,人皆喊他肖老三。肖老三本是地主的儿子,在省城念过医学院,后来肖老三家的老宅子征用做了大队办公室,他自己跑到村子南山脚下搭了间茅草棚子,围了个小院,远离肖家湾,离群索居。离他住处不远就是村里的坟园,村人们说这个地方也只有像肖老三这样的人才敢住。肖老三的草棚是肖家湾人平时去镇上赶集的必经之路,时隔不久,他们看到肖老三在草棚屋的小院子里摆了一张松木桌子,几把柳条椅子,桌上放了一把红泥烧的茶壶,几只蓝花粗瓷碗,院墙上贴了张纸,上面写着四个字儿:超度灵魂。从此肖家湾碰到哪家如果死了人,也会请肖老三去做下法事。

赶集的人就有了歇脚之所,累了就停下来喝口茶。乡下人生病了都说自己“中邪了”,难免会把肖老三找去“驱下邪”。肖老三去了,除了贴个纸符念几句咒语,一般都会用几味山上的草药,大多数时候是药下病去,十分的灵验。慢慢里肖老三在大洪山方园五十里名气越来越大。肖老三平时上山挖些草药,就在茶棚给人看看病。同时兼职给死人唱经驱鬼看风水,总之这样的人乡下十里八野都有一个,虽不招人待见,但也少不得。

肖老三快60多了都没有讨到一个老婆,肖老三有个特点,没钱的人家看病不收钱,有时老肖看谁家娃缺吃少穿,还悄悄往他们口袋里塞些好吃好喝的,一村的小孩都喜欢跟着他跑。肖老三好像从来也没缺过钱,大家都猜测说他祖上留下的宝贝多。

1973年的8月16日,腊狗老婆难产,把肖老三找去,一直忙乎到半夜还是不行。肖老三问男人是要大人还是保小孩,男人想了想说,孩子丢了可以再生,保大人。按本地习俗,半夜孩子就被男人用篓子拎着扔到了乱坟岗。

当晚肖老三在镇上老街喝了酒回南山茶棚,其时头上一轮圆月跟着他,正翻过一道山坡时,突然间感觉正前方一亮,抬头一看,一颗硕大鲜亮耀眼的流星正在他头顶的上方朝南方不紧不慢的飞去。活了一大把年纪,老肖当然也看到过流星,但没想到这颗流星离他如此之近,近得几乎就是从他头顶掠过一般,他不由自主的跟着流星飞去的方向跑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年纪一大把了为什么会这样?老肖心底升起一种奇异的温暖,仿佛那颗明亮的大星是他日夜思念的东西,感觉很亲切,还有点儿激动。老肖就这样一直跟着这颗流星跑啊跑,幸亏是在晚上,大白天如果有人看到他这么疯跑,可能会把他摁在地上绑了推到台上斗上一斗。流星越过南山一片长满松树林的小山坡,不见了,这时候,老肖隐约听到一阵断断续续的婴儿啼声。循着这哭声过了一个水塘一直往前走,再穿过一片竹林子,就到了南山的乱坟岗。五分钟后,肖老三抱着那个本来被他判了死刑的婴儿出了坟园。

时值半夜,天上一轮圆月当空低底的挂着,满天繁星在蓝黑的天幕上分外美丽。肖老三边走边看他怀里的婴儿,眼睛亮如天上的星星,一直望着他笑,只是身上还沾着些血污。肖老三心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情,他看了看月亮,脸上弥漫着迷茫之色。

月光下,老肖突然隐约看见小孩的眉心闪烁了一下。老肖揉揉眼睛,伸出一双粗糙的老手轻轻抚去婴儿额头上的血污,才发现男婴眉心上方有一块半厘米长的紫色疤痕,如一片桃花花瓣,明显是个胎记。肖老色又仔细查看了婴儿额头上的斑痕,看上去就只是颜色稍微暗一些,如果不仔细看是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的。

老肖抱着婴儿直接就回了茶棚。村里有人问起,肖老三说孩子是一个远方亲戚的。那晚本来天黑,腊狗几次在茶棚歇脚喝茶都没认出来,还问肖老三孩子的名字。肖老三看着腊狗,一字一顿地说,肖遥,他叫肖遥。

岁月如梭,一转眼肖遥六岁了,长得白白净净眉清目秀,挺招人喜欢的。除了肖老三,没人知道肖遥额头上的那块斑,因为这块斑记只会在月圆之夜才能隐约发亮,平时根本是看不到来的。

肖遥没事就老跟在肖老三屁股后面漫山遍野的跑,跟亲孙子似的。村人都说肖老三大难没死总算有点后福,肖老三听了,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肖老三没事便教肖遥认字。肖老三草棚子里睡房里有两只柳条箱子,里面尽是书,肖遥识字后就爱在箱子里翻来翻去,找自己喜欢的,有时一本书可以乐呵一天,不懂的地方就去问肖老三。

肖家茶棚依着的这座山是鄂中大洪山南麓余脉,山林茂密,泉水叮冬,白天是肖遥的乐园。他一有时间钻进山岗子的松树林里乱转,找山洞,摘野果,有时他也会站在岗子上遥望不远处的坟园,一点也不感觉害怕,反倒有一些亲切感。

肖老三和村民最大的不同就是书多,各种书,小人书,四大名著,各种古书,肖老三说这都是他当年在武汉读书的攒下的。肖遥最喜欢的还是一本《徐霞客游记》,他认为老徐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对他痴迷的不行。肖遥最大的梦想是长大后能像老徐那样走遍祖国的名山大川。

肖遥最喜欢的事就是跟肖老三讨论书中的人物,命运,观点,爷俩挤在一张床上,月色相照,清风徐来,一聊就是很晚,肖遥感觉很有意思,很快乐。此时肖遥并不知道,这种快乐和玩具不同,是谁也无法夺走的,而且日久弥浓伴随一生,决定他命运的走向,人生的质量,幸福感的多寡。书看得多了,肖遥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凡是他喜欢的人都命不好,比如岳飞。想到这个他感到非常难受,岳飞是他非常喜欢的人物,可是最终却被皇帝杀了。他对肖老三说:“要是能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改变他们的命运才叫超度,死了再度也没用了。”听了这话,肖老三默然不语,这世间的真相,肖老三一时也无法跟肖遥说清楚。

肖遥一本正经跟肖老三说:“好人有好报,总有一天,我会想办法改变他们的命运。”

肖老三摸摸他的头:“每个人的命运都是老天爷的安排,天意,改不了的。”

“那我把天意给改了。”肖老三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我的儿,好人都活不久,等你想改他们的命,他们已不在世上了。”

“改不了好人的,就改恶人的。”

一日半夜,肖遥醒来,发现肖老三悄悄披衣起了床,带了一个蛇皮袋子出了后门。其实肖遥有好多次都发现肖老三半夜起床,开始他以为是去小解。

这次,肖遥突然就睡不着,他感觉额头上有些灼热感,于是在黑暗中把眼睛睁着,却看到肖老三走到马桶边小解后并没有到床头躺下,而是披衣起了床。肖老三从草棚后门的一条小路上了山,这条小路肖遥白天经常走的。此时月光正好,林间传来夜鸟的低鸣声。

此时半空中一轮明月,圆若玉盘。肖老三在前边走,一直走到半山腰,在前面的一片竹林前停了下来,肖遥趴那一动不动。这时肖老三头也没回,说了声:“起来吧,地上有土龙子。”土龙子是一种大洪山特有一种短尾蛇,极毒,肖遥忙爬了起来,走到肖老三身边。

肖老三也没看他,依旧看着竹林,肖遥也看着竹子,这丛竹林肖遥无比熟悉,经常在里面钻来钻去,特别是初春时节,里面的竹笋掰几只回来,肖老三就着腊肉炒上一盘,鲜嫩可口,人间美味。

这样看了大约有三分钟,肖老三说:“竹林子有宝贝。”肖遥不信:“您怎么晓得?”肖老三从贴身口袋里拿出一块巴掌大的布,递给肖遥:“解放前,整个肖家湾都是我肖老三家的雇农,半座县城的铺面都是我们肖家开的,人人都知道肖家有钱。”

肖遥看了看这块“布”,准确说是块猪皮,上面有了些淡白色的线条,不仔细的话真看不出来。

肖老三转身进了竹林,走到偏北处,在一道山泉前蹲下来,把手伸进了泉眼,掏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件东西,有淡淡的光,肖老三把东西递给了肖遥。这时,月亮正好就在竹林的上方的云层里,肖遥认出是金元宝。

肖老三说:“走吧。”

肖遥刚要转身,却发现眼前有个东西在灼灼发光,他看了看手中的元宝,指了指泉眼旁边的一丛芨芨草:“那里有东西。”肖老三看看肖遥,掏出一把小铁铲,在指的地方挖了起来,挖了约半米深,小铁铲碰到一个东西。肖老三把铲子放一边,用手去抠,竟抠出一个椭圆形的跟元宝差不多大的东西,就着旁边汩汩的泉水一洗,这时月亮虽然离开了竹林,但仍可看出,是一个碧玉弥勒。

肖老三递给肖遥,肖遥把元宝还给肖老三,把玉弥勒捧在手里,弥勒望着他笑。

“这件也是老肖家的吗?”

肖老三摇头。

接下来发生了一件让肖遥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事情,可以说着实是被吓到了。

他看到竹林里过来一群人,起码十几个,有男有女,黑压压一片,他们把肖遥围在当中,然后一个接一个用手去摸肖遥的额头,每个人摸大约半分钟,其中有一个女人在摸时嘴里模糊不清的说了句什么,肖遥当时吓傻了,浑身发木,不敢动,只感觉额头有点发热。

10多分钟后,这群人走进山峦深处消失在蓝色夜色里。

肖老三说:“他们都是十里八乡死得不甘心的,你的额头刚才发亮。”

肖遥一路沉默,回到屋倒在床上就迷糊睡着了,一直睡了第二天太阳落山才醒,趴到水缸边拿葫芦瓢舀了一大瓢山泉水喝了,完了一溜烟上学去了。

村里有个三贵,家里穷,快四十才娶了个老婆桂花,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五喜一个叫六喜。三贵女人嫌三贵穷,三天两头吵架,还跟同村的二流子员生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不久,桂花不见了,员生也不见了,人们都说桂花跟员生跑了。

一日肖遥放学从村子走过,经过五喜家门口时,五喜朝他招手:“进来玩一下。”

肖遥一进去,五喜就和他弟弟六喜把大门关了,门一关堂屋就黑暗了下来。

肖遥问:“你们关门做什么?”

五喜说:“打你一顿,都说你是神童,今天要看看你有几神?”

五喜说完就叫六喜去抄家伙,七岁的六喜拿着擀面棍就扑了上来。

肖遥眨眨眼睛:“君子动口不动手。”

五喜笑:“老子先打你一顿再说。”

肖遥说:“我发现你家堂屋里有宝。”

五喜将信将疑。朝六喜摆了摆手:“要是没有老子挖个坑埋了你。”

五喜又指示六喜:“拿锹来。”

六喜把锹拿到肖遥跟前:“挖。”

肖遥摇摇头:“我挖你家的宝就会跑,你俩挖。”

五喜想想,拿过锹把,就挖了起来。挖到一半,外面有人敲门。

六喜说:“哥,你要挨打了。”

六喜把门一打开,三贵一进屋,见五喜拿着把铁锹正在奋力挖自家堂屋,一把冲过来,抬手就掴他一巴掌。

五喜捂脸哭,说:“神童叫我挖的,说下面有宝。”

三贵愤怒道:“我日你妈他叫你吃屎你吃不吃?”

迎着三贵恶狠狠的目光,肖遥冷静极了:“你接着挖,马上宝就出来了。”

这时村里几个闲汉也进来了。

三贵叹了口气,挥了挥手,也站在一边看。

五喜都挖了半米深了,他扬起了手中的锹把,边说:“要没有,这个坑就埋你。”

一锹下去,咣当一声,火花四射,锹刃碰到东西了。

六喜趴下去一看,是个红土陶瓮缸,已经破了,里面一坛子白花花的骨头,借着屋顶瓦缝射下来的辉,闪花了二狗的眼。屋子门大开着,一村的人都涌了进来。

人们问起,二狗说:“是我家六喜在堂屋里挖坑玩挖到的。”

镇上派出所来人了,把坛子带回去送县上给法医一查,骨头就是桂花和员生的。后来村人们说,三桂把桂花和员生给煮了和两个儿子吃了一个月,骨头就放这瓮缸里埋了。

肖家湾有一户人家姓黄,女主人肖遥叫她黄婶娘,黄婶娘生了三个女儿,最小的女儿叫秀秀,今年16岁了,比肖遥大6岁,瓜子脸,杏仁眼睛,生的很好看。秀秀经常到山上放牛,肖遥就跑去跟她一起玩,秀秀总给他带吃的,一次两个人坐在田埂子上,秀秀看着肖遥,脸红红的,小声说:“想不想亲我?”

肖遥摇头。

秀秀又问:“那你摸我一下?”肖遥伸手摸了一下秀秀,秀秀抓住肖遥的手,往下面那里移过去,肖遥象被烧红的铁烙到了,一下子把手收回来,大声叫了一句:“流氓!”起身就跑了,跑得飞快,耳边只听到呼呼的风声。

晚上肖遥半夜睡不着,还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跟秀秀一起睡在她家床上做些让人脸红的事。这事后一连几天都没看见秀秀,肖遥很想秀秀,这天吃了晚饭,趁着天黑,忍不住就去村里找秀秀,走到秀秀家门口,躲在她家稻场边的一棵枫杨树后面偷偷观望,他就想看秀秀一眼,然后回家睡觉,如果出来的人不是秀秀,他就可以从大树后面蹿到稻草垛后面躲起来。肖遥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听到门吱呀一声响了。

出来的人是黄婶娘,肖遥一看,吓得兔子一样溜到了草垛后面,靠着草垛,他就那样坐在那里,呆呆的望着天上的月亮。不知道坐到多久,突然听到枫杨树那边有人说话的声音,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肖遥大气都不敢出,他听出来了,女的是秀秀,男的是村小学的老师三毛。肖遥这时候也顾不得被人发现了,猫着腰从草垛的另一边跑了,他一边跑一边眼泪刷刷的往下淌。

肖遥10岁那年,肖家湾发生了一件事,余克明家刚过门不到一年的儿媳妇半夜上吊了。克明年轻时死了老婆,没再续弦,一个人把儿子三毛带大,供他读了师范。三毛毕业后国家分配到村小学教书,教过肖遥,是村小惟一的公办老师,长得秀气,说话也秀气。克明还张罗给儿子娶了老婆,没曾想过门不到一个月就出了这事。三毛的老婆就是秀秀。

克明按村里的老习惯把肖老三找去,肖遥也跟着去了,进了克明家堂屋,就见门板上躺着穿着簇新花衣裳的秀秀。秀秀面容娇好,眼睛微微的闭着,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她脸上苍白的脸色让肖遥感觉到一种寒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