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医女雪晴不愈心

更新时间:2021-02-14 03:53:54

医女雪晴不愈心 连载中

医女雪晴不愈心

来源:掌中云 作者:唐悦 分类:女生 主角:杨雪晴沈蓦然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医女雪晴不愈心》的小说,是作者唐悦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张破草席卷着俩尸体,这就是杨雪晴初来时的场景。公婆恶劣,家徒四壁,还有个半死不活的病秧子相公,七大姑八大姨的没事就来找茬,咋整?穷不怕,她神秘空间加医术,发家致富无绝路;找茬的也不怕,来找茬就是来找死,打到你喊娘!可这多出来的相公要怎么办?   “你撩我,我要报官!”   “抱官没用,抱我吧!”  撩汉种田养包子样样不差,唉,其实她只想当个安静的土财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雪晴有些不屑,这里的人不会都不知道鸟粪和蛇皮是中药吧? 夜明砂不正是蝙蝠的粪便吗?望月砂不正是兔子粪便吗?还有白丁香,不就是麻雀的粪便吗? 还有,蛇皮可入药是从古时就有的,在古代各医典中都有提起过,这里的人不该不知啊! 可显然季珩不知,这历史中未记载过的南屿到底是介于什么朝代之间的? 一时间杨雪晴有些搞不清了,嗤笑一声,问:“季掌柜没看过《千金方》?” 季珩摇头。 “《伤寒杂病论》?” 季珩依旧摇头,“闻所未闻!” 难倒这里是平行的另一个时空?所以另一个时空的某些事物这里都不曾有过? “《神农百草经》?”杨雪晴再次问道。 “《神农百草经》?!”季掌柜的突然惊讶道,“杨姑娘说的可是炼丹圣人陶弘景的《神农百草经》?” 不知《千金方》与《伤寒杂病论》,却知陶弘景与《神农百草经》,看来这南屿应是南朝之后的朝代了。 陶弘景是给《神农百草经》做注过,且补充了《名医别录》,但他并非《神农百草经》的原著。 《神农百草经》的真实作者不祥,最早出现于秦汉时期,而陶弘景是南朝人,除了是炼丹家还是道教思想家、医学家、文学家。 很显然的,这些季珩并不知道。 杨雪晴也懒得解释那么多,她想要的,只是将蛇皮卖出去,“陶弘景字通明,号华阳隐居,《神农百草经》正是他所批注。” “杨姑娘看过?这本书如今何处?”季珩已经激动不已了,仿佛一本《神农百草经》就在他眼前。 如果在现代,杨雪晴那里倒是有一本《本草经集注》,可在这里,她什么都没有,但她不能说没看过,否则怎么能让季珩买了她的蛇皮呢? 杨雪晴摇头,又点头,“《神农百草经》的原本我未曾看过,但我师傅看过,也教过我一些。” “那杨姑娘的师傅如今何处?”季珩打破砂锅问到底,毕竟这整个南屿医学落后,追寻极致医学是他毕生所求。 “我师傅,已经仙逝了。如今这世间,恐再无人见过那本《神农百草经》了。” 杨雪晴摇头叹息,一脸惋惜之态。 “可惜!可惜!可惜啊!” 季珩一连道了三声可惜,又道:“杨姑娘记得多少?可否能说给在下一听?” “季掌柜想听?”杨雪晴歪了歪脑袋,细细将药铺里药柜上的药名都看了一遍。 果然,这朝代医学十分落后,现世很多常见的草药这里竟然都没有。 杨雪晴的心中突然有些小激动,越是落后就代表她的空间越大! “杨姑娘莫要卖关子了,就快告知在下吧!”季珩催促道。 “就单说我这蛇皮吧,蛇皮又叫蛇蜕,也叫青龙衣,祛风解毒,明目,杀虫,治疗皮肤疥癣,荨麻疹等都有很好的效果,还能治疗毒疮,无因的臃肿,带状疱疹都能治。” 季珩挑眉:“杨姑娘,你不会是在哄我吧?想我买了你这蛇皮?” “切!季掌柜,我们打个赌可好?” “如何堵?” “你这里可有皮肤病之类的病人?蛇蜕治疗皮肤病效果来的最快,不如我们找个病人试试?若是有效,你就收了我这蛇蜕,若是无效,我甘愿奉上《神农百草经》中我所知的所有药方!” 其实不管输赢,只要季珩愿学,她倒是很愿意将她会的都倾囊想传。 学医就是为了救人,若是会医,却藏着掖着,又如何能将医学发扬光大? “好!”季珩一口答应,环视了一下药铺中的病人,然后指着其中一个说道:“就她吧!” 杨雪晴看了过去,只见那女子二十来岁,同样的一身粗布衫,发丝枯黄,面容憔悴,而在她衣领处微微露出一片淡白色的斑来。 白癜风?! 杨雪晴寻思着,她倒是知道几个治疗白癜风的药方,不过在古代怕是难把药凑齐,且白癜风的顽固性非常高,要根治也是有一定难度的。 “姑娘,我能看看你的皮肤吗?”杨雪晴上前问道。 这女子名为黎静云,年刚过二十,她微微一怔,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将衣领拉低,低声说道:“这位姑娘也是大夫?” 杨雪晴点头,然后细细看了一下那些白斑。 “起初为豆大圆形斑疹,颜色很浅,后面积逐渐扩大,有时会很痒,饶的时候会掉落像小糠秕一样的皮屑,可是如此?” “是。”黎静云一惊,这位大夫厉害,说的全对! 医宝堂什么时候多了个女大夫?真是太好了,有个女大夫,女子再来看病就方便多了。 杨雪晴看过,示意她可以了。 “姑娘,我这病可能治?”黎静云眸含希望,但转瞬又灰暗下来,“唉,你小小年纪,我又怎么能奢望你能医治我呢?之前换了好几家医馆了,都无法医治的。” 杨雪晴笑了笑,在现代她二十四,在这里她十七,不管现代还是古代,她的年龄都不占优势。 曾经在现代她也这么被人质疑过,不过后来,不管是在军营还是在医院,再无人敢质疑她。 “能治。”杨雪晴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来。 黎静云闻言大喜,“真的能治?姑娘你没有骗我?如故我的病能治好,那他们就再无法将我和我儿子分开了!” “你儿子?” “恩,我有个儿子,但是家里人怕我的病会传染,就把我赶了出来,我……”黎静云声音越来越低,几近哽咽。 杨雪晴了然,女子在古代的命运果然是悲催的,生个病都会被赶出家门。 “你这病不会轻易传染的。”杨雪晴确认,这女子得的是花斑癣,不排除会传染,但是不强,而且这是属于接触传染的。 “太好了,如此我就放心了。”黎静云说道,本该高兴,却又为难起来,“可是医药费会不会很贵?我……钱不多。” 杨雪晴耸耸肩,“这就得跟季掌柜说了,我只负责开方子,若是按照我的方子来,一月可愈。” “这……”黎静云很想治疗,可是又银钱紧缺,内心几番挣扎,最终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铜钱都拿了出来,说道,“我这里只有这些了,季掌柜的看能给几服药就给几服吧。” 能根治是运气,不能根治是命运,她都认了。 “黎姑娘放心,这次免费给你治!”季珩大方的说道,他倒是要看看,这杨雪晴能有什么能耐,“杨姑娘,请这边开方子吧!” 其实季珩是有些后悔的,如今他四十,学医三十余载,打理药铺十余载,如此都不敢说能治愈黎静云的病,何以她杨雪晴小小年纪的就敢? 他是这药铺的掌柜,若是出了事,杨雪晴一走了之了又如何是好? 但总归是话是说了出去的,又如何能反悔? 静看杨雪晴走到柜台前,拿起毛笔写了起来。 在现代开一盒克霉唑霜,再嘱咐病人洗几次艾叶浴便可。 但这里没有克霉唑霜,杨雪晴只能开了一道偏方,全中药的,而且其中加了蛇蜕。 之后将药方交于季掌柜的过目,道:“季掌柜,这药方出自《神农百草经》,可遇不可求,今儿也当是发善心,你施药,我施方,如此便是公平了。” 季珩没想到杨雪晴这般骨气,他免费提供药,不管输赢均能落得好善乐施一名,且若是赢了,那更好。 另一方面,医者向来宝贵药方,他没想到杨雪晴会如此大方,轻而易举的就将药方赠与了他。 也就是说,如果杨雪晴赢了,那他也不算输,毕竟他还得了药方呢。 能在赌局一开始就将结局控制成双赢,杨雪晴不简单啊! 当然,最高兴的莫过于黎静云,这下好了,她的病有救了。 季珩亲自抓药配药,交代了黎静云使用方法,这才算罢。 蛇皮没卖出去,杨雪晴赶在天黑前回了茅草屋。 “你回来了!”沈蓦然看到杨雪晴回来了,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不知为何,杨雪晴从晌午出去到现在,他就担心到现在,他突然很害怕,害怕杨雪晴一去就再也不回来了。 “恩。”杨雪晴应了一声,抬眸看到杨俊杰也在,不禁好奇,“俊杰来了?” “姐,你可算回来了,我和姐夫都要担心死了!”杨俊杰上前抱着自家姐姐的手臂撒娇道。 咦,这小屁孩,姐夫姐夫叫的挺亲啊!杨雪晴撇撇嘴,不过这一天也挺累的,她懒得去跟他计较。 往木板上一坐,“咱娘知道你来吗?” 杨俊杰脸色一沉,这个姐姐自从死而复生后,好像不怎么跟他亲近了啊! 可是又一想,死过一次的人,必然是承受了很多痛苦的,所以才会变得冷漠吧。 这样一想,杨俊杰反而觉得是自己误会自家姐姐了。 再看杨雪晴是两手空空的回来的,顿时更加觉得她可怜,语气里不禁带出了哭腔:“姐,是咱娘叫我来的,春耕忙完了,家里活儿倒是不多,咱娘不放心你,叫我来看看你。” “是有什么话让你带给我?”杨雪晴知道秦玉芝的不放心,大概是因为昨儿晚上两家人来抢肉的事。 杨俊杰挨着自家姐姐坐下,小心翼翼的说道:“咱娘让我告诉你,她让你无论如何要把那两斤米藏好了,咱奶奶好像发现米少了,今儿晌午时就疑神疑鬼的,咱娘怕再有人来你这里找,就赶紧让我过来了,不过还好,我听姐夫说,你已经把米藏好了的。” “恩,让你们操心了,你回去告诉咱娘,让她放心好了,我心里都有数的。”杨雪晴轻笑,昨儿晚上两家人来抢肉,当时她就想起那米来了。 所以早上熬粥吃了一些后,剩下的她都藏了起来,以防她不在的时候有人来抢。 这年代,人们还真是能为了吃的变虎狼! “姐,我都听姐夫说了,昨儿晚上沈家的婶子来找你麻烦了,还有咱二伯娘也来找你要肉了,你都这么可怜了,他们还来欺负你,真是太坏了,要是下次让我碰到他们欺负你,我肯定拿棍子打跑他们!”杨俊杰气呼呼的说道。 他也馋肉,但他绝对不会跟自家姐姐抢的。 杨雪晴咯咯咯的笑出了声,这个弟弟倒是个好的,知道心疼姐姐。 在现代时杨雪晴是独生子女,现在突然多了个弟弟,这被亲人关心的感觉,似乎也不错呢。 杨雪晴一把拦住了弟弟的肩,因为缺乏营养,杨俊杰很是清瘦,那小肩膀瘦小的很。 “好,将来姐可就指望你了,你要保护姐姐啊!”杨雪晴拦着他,心里是满满的怜惜。 杨俊杰回去后,跟自己娘说起杨雪晴去了镇上,又空手而回,秦玉芝不免又是一阵悲叹。 隔了几天,这几天杨雪晴每天都会去山坡小树林转转,碰不到猎物时,她就挖点野菜配着糙米熬粥吃,两斤米应是让她跟沈蓦然撑了五六天。 今儿,是跟季珩越好去镇上的时间,这么几天过去了,想来那黎静云的病也该有了些效果。 “米吃完了,我去镇上转转,你一个人没事吧?” 沈蓦然从木板上站起,逆着光看向站在草棚门口的杨雪晴,“我跟你一起去吧。” 这几天一直在服用杨雪晴熬的药,如今他已经觉得好了很多,整个人也都有了精神。 “你病还没完全好,不适合走那么远的路,不如就在这里等我吧,我去去就回。” 杨雪晴说罢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独留沈蓦然站在茅草棚内惆怅不已。 这次去镇上对杨雪晴来说是熟门熟路的,她脚程快,用了不到俩钟头就到了。 再次来医宝堂,杨雪晴熟络了很多,不需药童招待,她直接进去找季珩去了,“季掌柜的你好啊!” “杨姑娘你可算是来了!”季珩见到杨雪晴时神情激动,仿佛是等她等了好久,如今终于等到了。 杨雪晴见状打趣了一句:“季掌柜,今儿有喜事?怎么这么高兴?” “哎呀杨姑娘就别开玩笑了,出大事了!”季珩差点急跳脚了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