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待到咸阳花开时

更新时间:2020-11-21 06:46:52

待到咸阳花开时 已完结

待到咸阳花开时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流淞 分类:女生 主角:李斯嬴政 人气:

完结小说《待到咸阳花开时》是流淞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斯嬴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王疯了!大王昨夜在咸阳宫的河里冒着大雨跳了一夜的舞啊!” “姬夫人也疯了,大王昨夜跳了一夜的舞,姬夫人就在河岸唱了一夜的歌啊!” “大王的疯病好了,听说李大人与大王洽谈了一夜,大王的疯病就好了!” “完了!大王又疯了!大王居然要凭秦一己之力灭六国而称霸天下啊!” 人生不过一场戏,痴痴颠颠一世过,若得一人陪你疯,不罔人间走一遭。 嬴政是个疯子,姬婉也是个疯子,而李斯,则是疯子中的疯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年后,楚国上蔡。

上蔡有一户人家姓李,这李家有个独子,名唤李斯,今年九岁,别看他年纪小,却是聪慧异常,深受邻里喜爱。其父是个郎中,家里开了间小医馆,日子算不上富裕,却也还凑合。但是人人都知道,这李斯不是李父李母亲生的,五年前他就这么出现在了李家。据李父李母说,这是一个远房亲戚过继来的孩子。

“李斯,你家父亲母亲呢?”

李斯听得门外有人叫唤,开了门,只见是平日里与自家交好的王婶儿,便道:

“我家父亲与母亲早间出去赶集去了。”

王婶儿顶着一张笑脸道:

“这么不巧啊!”

想了想,平日里这李斯就懂事儿,今日让他给他父母传个口信儿想来也是可以的,便道:

“李斯啊,你父亲回来便告诉他,就说你翠姐姐下月初一成婚,到时便让你父亲带着你们来王婶儿家喝喜酒啊!”

“王婶儿放心,李斯定会将话传给父亲。”

王婶儿笑得一脸开怀,道:

“那就这么着,王婶儿再去别家看看。”

“王婶儿慢走。”

王婶儿离去后,笑盈盈的道:

“真是个懂事儿的孩子。”

王婶儿离去不久,李斯照常拿起了诗书又看了起来,忽觉腹中不适,便起身往茅厕而去。进了茅厕,解手之后,听得一声吱吱作响,循声望去,便见几只黑瘦的老鼠小心翼翼的躲在角落处,不禁有些感慨。

不久,李父李母回家,带回了些家用之物,李斯便上前,帮母亲将购置的东西带到仓库存放。须臾间,又听得一声鼠叫,仔细一看,原来是仓库库存的粮食堆里窜着几只大老鼠。个个吃又大又肥,毛色鲜亮,又想起之前所见的厕鼠,李斯叹道:

“人,贤与不肖,关键还是取决于所处之处啊。”

此话刚好被进仓库的李父听见,李父心中有些不悦。晚间的时候,见李斯前去睡了,李父这才对李母说了今日之事。李母不知丈夫是何用意,当下有些不解,李父叹道:

“通古此人,生性自私,想的只有自己,我是在担心将来老了无人送终啊。”

李母毕竟是妇人,听丈夫这般说也有些担忧。

“毕竟通古不是我们亲生的孩子,难免他会有些想法。”

想了想,李父道:

“娘子,不若这般吧,我们将通古送到他处求学,期间,再收养一个孩子,好生培养如何?”

毕竟是养了五年的孩子,李母多少有些不舍,可是丈夫又是一家之主,拗不过他,李母只好妥协。

第二日李父将此事同李斯一说,李斯只是愣了愣,又道:

“全凭父亲做主。”

听李斯这般回答,李父心中欢喜,当即便为李斯打点了起来。三日后,年仅九岁的李斯背着一个书篮,带着盘缠,按照李父所说的踏上了求学之路。刚出了上蔡十里地,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子骑着快马拦住了李斯。

“公子,徐师傅命小人前来护送公子。”

李斯道了句:

“徐师傅有心了。”

二人一人站在地上,一人骑在马上,相顾无言。不知过了多久,李斯觉得两腿发麻,这才讪讪道:

“这位壮士,你不打算让在下上马吗?”

那位壮士老脸一红,他以为李斯能够自己上来的,方才他不上来是自己不想上来来着、、、、、、连忙将李斯捞上马背,这才缓缓的踏上了官道。想起那日王婶儿交代的事情,李斯叹了口气。

“我终究是忘了王婶儿交代的事儿啊。”

那神情,要多懊恼就有多懊恼,身后的壮士脸一绷。以他保护了李斯五年的经验来看,你以为他会相信吗?答案当然是不会。

“壮士。”

“公子,小人卢生。”

“哦,卢生壮士。”

卢生一脸黑线,你绝对是故意的!我就不信五年了你还记不住!

“翠姐姐出嫁,我竟不能相送,只能赋诗一首相送,忘卢生壮士待在下传给翠姐姐。”

还不等卢生答话,李斯便道:

“新年喜,来年盼,吾家有女初长成。

大红锦,轻纱曼,头戴凤冠上花轿。

珍珠缀,玉佩环,鸳鸯戏水绣锦帕。

郎有情,妹有意,喇叭吹吹鞭炮响。

抬花轿,挂红灯,噼里啪啦过小桥。

喜鹊鸣,爹娘泣,十里相送过凉亭。

叩双亲,谢恩情,万般不舍也无奈。

清风吹,轿帘起,挥泪惜别当珍重。

摆酒宴,谢乡邻,欢欢喜喜把堂拜。

大红枣,胖花生,还有桂圆莲子心。

小登科,掀喜帕,来年生个胖娃娃!”

李斯说的兴奋,卢生心中忍不住吐槽:我说公子,你才九岁吧,生什么胖娃娃啊!

李斯转过头,一脸认真的说:

“卢生壮士,你想多了,这是给翠姐姐的。”

卢生等大双双眼,心想:我说出来了吗?

李斯点头,万分肯定:

“你说出来了。”

卢生倒吸一口凉气,瞪大双眼:我没说出来啊!

李斯很认真的点头。

“你真的说出来了。”

说完转过头,很淡定的看着前方,不管身后的卢生是怎样的惊讶。那么一个九岁的娃娃,居然顶着一张娃娃的脸,一副大人的模样,而且还这么神叨叨的,真是,真是,真是,太有趣了!

两人一路往齐国而去,一直到了李父为李斯安排的去处,拜了当时很有名的儒学大师荀子为师,随行的卢生,很自觉的消失了。的第一天,迷路了、、、、、、

这么大一个鹿台院,只有二十名学生,严格来说,少了点儿。学生少了,仆人也自然就少了,于是,李斯这个天生不认路的人,在上学第一天,迷路了。正在李斯懊恼着看不到人问路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让他仿佛看到了光明。韩非第一天上课就睡过了头,急急忙忙起身,往书院而去。但是再慌乱也不能失了王族的体统,虽然心中急切,但是在外人看来,他走到是不慌不忙的。只见一个绷着脸的孩子向自己走来,看他的穿着打扮,应该也是鹿台院的学生,该不会也是睡过头了吧。

“这位兄台。”

李斯行了个礼,出于王族良好的教养,韩非停住了脚步。在对方看来,两人都是不急不慢,进退得当,谁又得知他们各自心中早已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李斯虽急,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韩非虽急,又得维持王族的礼仪,真是,两个都不容易啊!两人行了个对拜礼,李斯眨了眨眼睛,不见韩非说话,心想这人怎得如此傲慢,还是自己先开了口。

“在下李斯,楚国上蔡人,不知兄台贵姓?”

所以说,文人就是啰嗦,其中以儒家弟子最为啰嗦,不就是问个路吗,都能搞出这么多花样。韩非张了张嘴,似乎十分艰难。

“韩、非,韩、国、人。”

李斯心想这人看着傲慢,讲话却是这么认真,都要一字一字的说,当下对韩非的映像又好了几分,见韩非要比自己年长几岁,便道:

“韩师兄,师弟初来此地,道路尚不熟悉,如今前去上早课,却是不慎失了方向,不知师兄可否指点一二。”

韩非看着这人面不改色的说出这么厚颜无耻的话,忍不住心中吐槽道:我不也是初来此地吗!记不住路就是记不住路!有必要说那么天花乱坠吗!但是,王族的礼仪容不得他发火。

“跟、上。”

说完转身,李斯点头,果然傲慢。

两人到的时候,早课已经上了一半,荀子双眼一眯,对这两名胆敢在第一天上课就迟到的学生做出了最严重的惩罚,罚站!李斯不服,面不改色,心中却是已经怒火中天。

“学生以为老师此举甚为不当。”

韩非见李斯敢质疑老师,瞬间急红了脸,却是碍于王族礼仪,仍是傲慢的站着。荀子不怒反笑,问:

“如何不当?”

李斯正色道:

“一、迟到,只因鹿台院太大,容易迷路,二,学生等人皆是独居,没有伴侣,三,书院与住所相聚太远。”

荀子捋着胡子笑了笑,突然面色一变,抓起一旁的砚台扔到李斯头上。

“强词夺理!”

李斯闭着眼睛,忍着额头的疼痛,墨水四溅,好不凄惨,甚至是殃及到了身旁的韩非。李斯面不改色,心中直呼,果然暴力!

书院门口,韩非与李斯一左一右跪在两侧,头顶各顶着一碗水,水何时干了,他们何时起来。韩非一脸的气急败坏,道:

“都、都、都、怨你!若、若、不是、你、你、你、你顶撞、老、师,我、我等、岂

会、会、会受罚、罚、、、、、、”

听了韩非的长篇大论,李斯很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然后道:

“师兄,我明白了。”

韩非顿时感到欣慰。

“明白、就、就、就好。”

“我明白了,师兄是口吃,不是傲慢!”

“你!”

李斯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他,本来就年纪小,虽然脸上总是没什么表情,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分外有神。韩非却不是这般想的,只见他面色通红,似乎憋得十分难受,半晌才道:

“你、你、你、、、、、、”

李斯看着他,认真道:

“师兄别急,慢慢来,我不急的。”

韩非脸色酱紫,大喝一声:

“路痴!”

咚的一声,韩非倒地不起。

“韩师兄!”

李斯与韩非第一次见面,路痴李斯将口吃韩非给气晕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