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将军,请吃瘪

更新时间:2020-11-12 05:54:05

将军,请吃瘪 已完结

将军,请吃瘪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晏桑 分类:女生 主角:王爷岩 人气:

《将军,请吃瘪》由网络作家晏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爷岩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个是前途无量的少年将军, 一个是粗俗土气的山匪之女, 当土匪遇到兵,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这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少将军吃瘪的故事, 这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姑娘恋爱的故事, 这是一个我只愿与你在这乱世纷扰中携手并肩的故事。 女大男小,架空没缘由,双C。 看我剽悍的老姑娘如何收复你这棵嫩嫩的小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会有事呢!我就是偷偷地回去瞧了瞧你在不在,找了一圈之后发现你不在,我就又溜了出去。”政莲道。

“逍遥峰的守卫这么差么?竟然都没有发现你?”熙华表示了疑惑。

“你什么意思!瞧不起我是不?”政莲一拳捣过去,熙华连忙赔不是。

政莲不放心又道:“要是他们发现我的话,我怎么还会站在这儿同你说话?”

熙华想了想也是,也就作罢了。

“走走走,咱们去秋逸斋,好久没瞧见秋意姑娘了。”熙华道。

“不去,你自己去。”政莲皱眉,看什么秋意姑娘。

“今日他们新收了幅李继儒先生的画,你当真不去?”熙华再问。他一向自诩文人雅客,最爱的是美人,其次便是字画,而李继儒的画又是其中的翘楚。

“李继儒?你不早说!”政莲一听得李继儒,也来了兴趣,跟着去了。

秋逸斋从各地收来名家的字画,请各位骚客雅士鉴赏品味,当然看上眼了就带回家收藏吧,价格也由顾客自己拟定,在你心目中这幅画值多少那就给多少。

熙华爱这秋逸斋不仅仅因为这字画好,还有这人美啊。秋逸斋的主人是位女子,气质如兰,空灵通透。熙华总在政莲的面前称赞那女子,心思精巧,蕙质兰心,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妙人儿啊。

对于熙华的这种说法,政莲嗤之以鼻,他倒是觉得那女子身上满满的都是势利虚荣的臭味,唯一可取的一副皮囊也被沾上了世故风尘味。

“到了秋逸斋,你别对秋意姑娘摆着个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人家有意见呢。”熙华对着政莲嘱咐道。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政莲摆摆手。

政莲熙华两人到了秋逸斋,一进门,沈秋意就瞧见了他们,远远的迎上来:“哟,是什么风把这两位大爷给吹过来啦。”

政莲来这里的次数算上这次区区三次,每次来都有种到了青楼的感觉。有次被熙华骗到了青楼的门口,他死活不肯进门,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冲上来就这么和他们说的,当时他还纳闷了好久,他从没来过青楼,这女子怎么会认识他。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对每个人都是这么说的。

“当然是思念秋意姑娘你啊,夜不成寐,辗转反侧啊。”熙华与沈秋意调笑。

“王爷真会说笑,”沈秋意抿嘴笑了笑,转而又对政莲道:“这次秦将军也来了,那小女子可要弥补上次的过错,请将军千万不要拒绝。”

上次政莲与熙华来的时候,沈秋意在给政莲倒茶时,不小心手上一滑,将水洒在了他的袍子上,她刚想给政莲擦,就被政莲拒绝了,后来又想补偿他,也被拒绝了,于是才有这么一出。

“我并不会怪罪于你的,你不必这样。”政莲硬邦邦的道。

这话一出,沈秋意的笑脸着实僵了僵,暗怪此人不解风情。

熙华“哈哈”笑着给她解围:“实不相瞒,我们今日是来瞧李继儒先生的画的,劳烦秋意姑娘给我们拿一下吧。”

沈秋意只得拿画去了。

“行啊,你小子,那秋意姑娘对你如此示好,你都无动于衷,真是块木头啊!”熙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政莲对他说的这话嗤之以鼻。

很快,沈秋意就将画带来了,下人们将那画卷打开,一边打开,一边有人在惊叹,就连身边的熙华都倒吸了一口气。

那幅画卷长达十尺左右,画的是李继儒生活的时期是最鼎盛的都城——廷和。如果只是画的静物也就罢了,可还描绘了各种人物活动的场景,果真是人生百态。

画面长而不冗,繁而不乱,严密紧凑,如一气呵成。画中所摄取的景物,大至寂静的原野,浩瀚的河流,高耸的城郭;小到舟车里的人物,摊贩上的陈设货物,市招上的文字,丝毫不失。

就这样的一幅画,政莲只看了个大概就皱眉道:“这画是假的。”

随即便转头就走。

“……”熙华呆住了,连忙追出门去,赶上了政莲。

沈秋意看着秦政莲的背影,眼眸深深。

“政莲,你怎么知道那画是假的?”熙华知道秦政莲不可能在这事儿上开玩笑,于是问道。

他当然知道那画是假的!因为那真画在他爹的书房里藏着呢!虽然只有半幅,看他爹这么宝贝的样子也知道那是真画了!但是保不齐他爹有什么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秘密,这话也不能对熙华说,于是便道:“沈秋意可以找到这么幅逼真的假画,可能与什么人有勾结,要好好的查查她。”

传说李继儒在后期因为某些原因被迫逃到了北羌,也就是现在的羌族,虽然这幅画是假的,但如果没看过原画怎么会画出来呢?既然有一半在他爹爹那里,可能依照这线索找到另外半幅。

熙华见他不说也拿他没办法,于是就只能自己折回秋逸斋向沈秋意套套话,另外茶水钱还没付呢。

“秋意姑娘,刚刚政莲多有得罪,我带他向姑娘赔礼了。”熙华脸上笑意连连。

“王爷言重了。”沈秋意笑着摇头。“不知这画有何不妥么?”

“政莲是个粗人,不识宝物,姑娘不要与他计较。”熙华再笑赔礼。

秋意抿唇微笑。

“敢问秋意姑娘是如何得到这幅画的?”熙华再问。

“这画原是一个老人家在土中挖出的,恰好那老人家向我家提供木柴,于是就拿来给我,我一瞧,这不是坐在家中还能捡到宝么。”沈秋意笑道。

“那姑娘可否割爱,将这画买与我?”熙华又问。

“这……难得有幅经典之作,秋意想自己珍藏,恐怕小女子不能赠与王爷了。”沈秋意面露难色。

熙华面上没有半分不虞,笑意更深:“无事,是本王强人所难了。”

“还请王爷见谅。”沈秋意拂了拂身子。

———————————————————————————

“这沈秋意果然有问题。”熙华对着政莲道。

本来他就只以为沈秋意只是一个一心想要飞上枝头的还恰好有些才气的普通女子,现在看来好像没这么简单。

政莲把玩着手上的陶瓷杯子,不说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