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一代帝后之千璇传

更新时间:2020-09-24 06:36:17

一代帝后之千璇传 已完结

一代帝后之千璇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欢乐行走 分类:女生 主角:千璇晏清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一代帝后之千璇传》是欢乐行走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千璇晏清,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绝色锋芒的侠女,才华无双,艳冠天下,他是初登帝位的王者,却处处受人挟持,一次偶然相遇,他许她一世,她护他周全,两人联手,一一铲除朝中奸佞,共创太平盛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众位臣子便是这般一愣,心下都是甚是明了了,这摄政王的势头果真是如日中天的,居然得了太后这般的重视。一般臣子的生日,皇室都是只要是送些礼物便是行了,赏一些东西,例如亲笔题写的字画什么的便是很好的,那便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可是摄政王的这次生日,这太后居然是亲自来了。不由得庆幸,自己果真是巴结对了人,这摄政王果真是极有权势的,连太后都这般亲自降临。太后还未进门,一群人心中便是一下子便是想了个明白,这以后,想必这烨梧的天便是摄政王的天了。“参见太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百官见院门口走进一道倩影,便是都拜见道。“众位爱卿,平身,不必多礼。”皇后慈祥的说道。这才看清了今日太后的装扮,今日太后摒弃了以往的华贵的金色,反倒是穿了一身主色调为淡绿色的长裙。虽然是淡绿色,没有那么奢华。可是那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莲花,确是用那天蚕丝线勾勒出的,也是不显得寒碜。莲花的四周又用同样的天蚕丝勾出了几片祥云,衬托着莲花更加的圣洁。这长裙的下摆做工也不含糊,那密麻麻的一排蓝色海水,竟都是一笔一划勾勒出来了,可是如此繁杂的绣工,却是并没有让那图画变得繁重,不知是用了什么方法,反倒是看起来很是轻盈。头上并没有侍弄太多,只是绾了个玉环飞仙髻。简单却又显得华贵,不失身份。脸面上的妆容没有丝毫懈怠,极是庄重典雅,将原本的那股机灵全部都埋藏在了这妆容之下,因为,一国太后只需要端庄,因为太后乃是全国上下所有女子的典范。太后本就是极是年轻的,今年也不过就是二十出头罢了,这一身淡绿色的长裙更显得太后的生机与活力。众人一时间心中都是有着些许赞叹。姚青曼的脸上端庄的笑着,不过分不冷漠,恰到好处,不过她是很享受这般被众人跪拜,高高在上的感觉,无论是多少次这般被跪拜,自己仍是会有些飘飘然的感觉,怪不得自古男儿都是追逐权势。姚青曼的眼神一一扫过众人,便是‘不留痕迹’的看向王爷,似乎只是看其他人一般,可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即便是只有一眼,可是看的却是那么的认真,仿佛要将那人的一切都印刻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墨谦之却是除了最初的惊讶之后,便是些许恼怒,呵呵,她居然穿的是和几年前他的生日之时款式一模一样的裙子。可是当年只是凭借姚尚书的官位,虽是权贵,却是用不起那些天蚕丝的。对此,墨谦之只是感觉可笑,这天蚕丝乃是皇家之物,当年那个自己爱的人早已经自那日她进宫的时候,便已经死了,此时这些物品,无一不是提醒着他,这个女人,早已经不是当年的人了。可是这姚青曼却偏偏是一副深情的模样,不肯放弃曾经的情,却是带着这些她选择的东西,这不就是可笑吗?墨谦之的嘴角已经是一丝冷笑。姚青曼扶着身边近侍的手,一步步的向着那主位走去。感觉到那丝淡绿色的身影接近,墨谦之忽然说道,声音不大不小,“来福,为太后备一张桌子。”姚青曼其实是想和墨谦之同坐,走到半路确实听到如是的吩咐,身子轻微的一晃,感觉晴天霹雳。都不愿与我坐在一起了吗?谦之?是感觉我太脏不配吗?呵呵~确实是脏了点,我的手上沾满了他人的鲜血,踩在别人的尸体上一步步的走到现在,确是是脏了。这样的我,定是你所不齿的。平复了一下情绪,姚青曼没有理由推辞,便是说道,“那便,多谢摄政王费心了。”“岂敢,这乃是谦之应该的。”墨谦之恭恭敬敬的说道,礼数一点都不差。可是墨谦之越是这般,姚青曼心中越是伤心,对自己这般客气,这般疏远……她的心,真的好痛。宴席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进行着,大家都略微有点拘束,毕竟上面做的是烨梧国权势最为滔天的男人和女人。席间,姚青曼只是低头吃饭,今日的菜都很是丰盛,有些还是她从未吃过的,可是面对着这么一桌子的菜式,姚青曼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姚青曼一直注意着墨谦之,可是,不一会儿便是发觉不远处的墨谦之却是离了席。墨谦之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个芙蓉丝玉鸡,忽然就想起来楚千璇,没有她一个桌子吃饭,看着这般美食,竟然确实没有一点食欲。姚青曼又呆了一会儿便是找了个借口,对身旁的近侍说道,要出去透透气,这里人太多了,吵得有些头疼。她想自己待着,便是让内侍退下了。姚青曼悄悄地一路去了听雨轩,寻找墨谦之。来到了听雨轩,姚青曼放慢了步子,在门口犹豫着,心中很是忐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可是忽然想到,自己现在是太后,这般在门外若是被人看到便是不好了。也就是这般一想,便是一个纵身,进入了听雨轩。姚青曼已经记不清,自己已经多久没有来过这听雨轩了,可是这里的情景还是那般的熟悉,这里一直存在与自己的脑海之中,从未消散。在自己的内心深处,那份久远的记忆原来从来没有消散过,当年的那些日子,那些温馨,那些温暖,一直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了这些,在深宫之中的尔虞我诈之中,在哪寒冷的地方,才会有东西一只温暖着自己。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便是,那时候的自己只是姚青曼,而那时候的他,只是墨谦之,那时候都不知道彼此的身份,那时候那般的单纯,就那样的相爱了。后来虽然知道了彼此的身份,可是好在门当户对,好在家还可以在一起。可是自己确是喜欢那些浮云般的权势,放弃一切进入宫中。那日,也是如今日一般,自己也是穿着淡绿色的裙子,来到这听雨轩,为他过生日,那日也是两人永远分开的日子,那日之后,自己便是进入了那深宫之中,与他,再也没有任何的交集。姚青曼问过自己,在无数次的尔虞我诈之中,在与其他女人共同争宠于一个男人之时,自己问过自己,那般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日子,自己还想要吗?答案是肯定的,姚青曼无数次的告诉自己。可是事已至此,已经买没有丝毫退路,踩在别人的身体上,一步步地走到今日的这般高度,她是欢喜的,可是他希望那人能和自己一同欢喜,高处不胜寒啊,希望是一方面,事实却是另一方面,终究是成了‘寡人’。“你来做什么?”墨谦之感觉院中有人进来,便是看了看,居然是这个女人,心中不免的有些反感。“谦之,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许是四下无人,姚青曼也是不在乎那么多,很直白的说道,她不想让墨谦之,这个自己最喜欢的男人这般的不喜欢自己,这般的厌恶自己。“请太后自重。”墨谦之虽然嘴上说的是太后,可是行为上没有丝毫臣子对太后应有的尊重,满脸的不耐烦,身体周遭的空气由于主人的气场都是跟着降了几度。他实在是不想看到这个女人,每一次看到都会提醒自己自己当年的幼稚,和这女人的势利,可是自己不得不承认,在刚刚那一眼看到她穿的这件衣服的时候,自己当时那么一秒种的呆愣。忽然想起了那些以前的事情,虽然很是怀念,可是那人已经死了,那心也已经死了,他不会傻到分不清现在的人和以前的人。“我不是太后,我只是姚青曼,我只是和当年一样,那个爱你的青曼。”这里没有人,所以姚青曼也没有在和平时那般的忍耐,反倒是情绪一阵爆发,她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她忍受不了她爱的人对她这般的冷漠、无情。墨谦之只是在一旁听着,并没有说话,而且现在他也真的是不想说些什么。“谦之,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亲手绣了一个荷包,你看你喜不喜欢?这是你最喜欢的颜色。”姚青曼从袖中取出一个玄色的荷包,荷包上的针脚很是好看,错落有致,绣了一对鸳鸯,栩栩如生。两只鸳鸯并排的在水中游着,一只头埋在了水中似是在饮水,而另一只的头略微的歪着,似乎是在看自己的同伴,姚青曼的绣工很是高超,那鸳鸯的眼神栩栩如生,充满着留恋与温柔,看着自己的爱人,眼中充满满足。这个荷包,无论是从绣工到荷包的缝制裁剪,都是匠心独运,可以明显的看出,这个荷包绝对是姚青曼准备许久的,而且绣的很是认真。“谦之,你看一眼,喜不喜欢?”姚青曼期待的看着墨谦之,希望自己的一番心意能够感动墨谦之,就算是不原谅自己,至少收下这个荷包,也算是不辜负自己的一番苦心。墨谦之并没有看向那个荷包,反倒是转身看向了姚青曼,眼神充满着审视,一步步的像她靠近,“姚青曼,你到底想要干嘛?这样很好玩吗?这般逗我很好玩吗?你若是不舍,当年干什么了?既然做出了那般的选择,你这般又是为何?”“我……我……”姚青曼被这种眼神吓得步步后退,她想要解释,可是忽然发现,这东西根本就没法解释,他说的都是事实,自己无法辩驳。只能在他的眼神之下步步后退,突然碰到了身后的桌子,终是无路可退。“你?你怎么了?姚青曼,我告诉你一个做人的道理,做人不要太贪心,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我想太后这般高贵的出身应当是懂得的吧?嗯?不是吗?太后娘娘?”墨谦之看着眼前满脸惶恐的姚青曼,继续的说道,不留余地。姚青曼看着眼前自己这个心心念念的男人,忽然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举动,只见姚青曼原本背在身后,依靠着桌子的手,忽然的抱向了眼前的人,不管他的表情如何,义无返顾的,对着墨谦之的嘴,便是亲了上去。如蜻蜓点水般,不过这个吻,不仅是震惊了当事人墨谦之,还是震惊了‘隔墙之耳’的楚千璇。楚千璇本来中午的时候,宴会将要开始了,厨师们开始做那芙蓉丝玉鸡,而她这般守株待兔,终于是有所收获,不仅是捞到了一只芙蓉丝玉鸡,更加是顺了一壶据说是千金难买的名酒胭脂醉。楚千璇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原本墨谦之已经答应她,给她一只芙蓉丝玉鸡,可是一只怎么会够呢?所以便是有了接下来的一番动作。不过结果也是美满的,楚千璇终究是拿到了一只芙蓉丝玉鸡,大厨的手艺也真不是一般的高,她拿的这只乃是用秘制的卤汁调料熏蒸而成了,调料的味道完全融入了这只鸡之中,甚是好吃。配着美酒胭脂醉,简直是人生一大美事。楚千璇便是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在王府后院深处的一个花园亭子之内这般解决了这些东西。吃饱喝足,楚千璇便是昏昏欲睡了,这已经是她的日常之事,对于吃货楚千璇来说,吃饱之后睡觉,是世界上最为幸福的事情。于是便是在亭子之中睡得逍遥,蓦然醒来,却是忽然想起,今日乃是那个冰山的生日,自己的生日礼物还没有送出去呢,便是一下子便蹦了起来。去了前院,前院很是热闹,可是看向主座却是没有了墨谦之的身影,便是问了来福,来福告诉她,王爷应该是回了听雨轩。自己来的那一刻,正巧是看到了一抹淡绿色的身影闪了进去。心下一阵好奇?这……难不成是王爷的桃花?他的心上人?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里,千璇便是心中不是个滋味。好奇心驱使着楚千璇来到了房外,床角下,透过那窗户的缝隙,便是把屋内的情景看了个一清二楚。这那抹淡绿色的影子居然是太后——姚青曼!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千璇便是继续看了下去,才发觉,原来,这姚青曼进宫之前定是和这墨谦之有一些事情。心里不是什么滋味,特别是看到姚青曼送给墨谦之的生日礼物也是一个荷包之时,更加的不开心,那个荷包明显是比自己这个荷包精美许多。两人的对话楚千璇却只是听了个大概,可是动作确是看了个一清二楚,特别是最后太后主动亲了墨谦之一下,楚千璇彻底震惊了,太后乃真的勇士……没想到啊,楚千璇真的是一点都没想到,原来姚青曼和墨谦之的关系这般的不一般啊?楚千璇不知道当年为何一对相爱的人却是分开,可是一想到原来,他俩……楚千璇的心中便是一阵的不好受。这下子,楚千璇算是真的明白了,算是彻底的明白了,那日为何太后竟然会召唤自己,并且一直言语上针对自己,一直想要自己离开墨谦之,原来真相竟然是这般。那个姚青曼分明就是对墨谦之余情未了,看到自己呆在墨谦之的身边便是感觉到嫉妒,所以才会有后来的事情,想不惜一切把自己弄走,甚是是送上西天。从开始到现在,一直以来,楚千旋的气息隐藏的都很好,可是就是那一下的震惊,却是将自己的气息打乱了。高手之间本就是不能有丝毫的差池,这一下,墨谦之便是发现了这隔墙居然有耳。自知自己暴露了的楚千璇便是撒腿就飞跑了,她可真是怕被‘杀人灭口’啊。墨谦之赶紧去推开窗户,可是却是只看到一抹天蓝色的影子。天蓝色?墨谦之认为自己应该是猜到了那人是谁了?这般的武艺,定是那楚千璇了。心下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不是旁人、可是尽管知道是楚千璇,墨谦之也是感觉自己心里便有股莫名的情绪,竟有那么一瞬间,希望那人是别人,而不是楚千璇,内心深处,竟是不想让楚千璇知道。“谦之,可是知道是何人?”姚青曼问道。“没什么,只是一直淘气的猫而已。”墨谦之说道。姚青曼也是看到了一个人影的,可是墨谦之这般说,自己也不能在说什么。“谦之,我……”姚青曼想说,我还是爱你的,可是却是话到嘴边怎么也是说不出口,扁丝顿到了那里。墨谦之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太后,你该走了,离席这么久可是不太好的。”心里却是在惦记着楚千璇。姚青曼眼神幽幽的看着墨谦之,仿若都是快要哭出来了,竟然还是如此冷漠的轰他走?姚青曼一阵神伤,便是转身离开了听雨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