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

更新时间:2020-05-16 13:48:03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 已完结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上伤桑 分类:女生 主角:甄秀莉尹佳 人气:

《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是上伤桑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涅槃归来:玩转王爷府》精彩章节节选:她的好朋友甄秀莉被横风语的妃子华新月残忍杀害。得知的她很是悲愤,她觉得华新月该死,可是那万恶的横风语更该死!可是,当她还未报仇雪恨,她就被杀死了……还好上天有眼,让她死而后生,让她有了报仇的机会。她来到王府报仇雪恨,却对他这个罪魁祸首屡次放水!他纨绔不羁,唯独拿她无可奈何,简直玷污了堂堂王爷的名号!她对他仍然深情,他却依旧没心没肺,招蜂引蝶!她该在仇恨与爱情中如何抉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百姓的确激动,有鸡蛋的挎着一篮子鸡蛋,没鸡蛋的挎一篮子烂菜头,有的甚至拿剑持刀,一个个怒目圆睁,有的抗锄头,拎铁锹,都是一群不逊之势。 近看这些,风语有点恻然。接着那些东西纷纷袭击他去,一头一脸鸡蛋清、鸡蛋黄,烂菜叶,几个汉子持武器逼近,被侍卫发现,当下拿住,风语才免遭血光之灾。 事在人为,真的如子柳所说,横风语欺压百姓,强抢民女,自然众愤。 回到此地齐丹王府,风语满腹怒火无处宣泄,没头苍蝇似打转,狠狠地大声道:“气死本王了!这哪里是民,简直是土匪!本来看见他们夹道欢迎,打算回头一人打赏十石粮,既然他们不给本王面子,就休怪本王不客气!” 瑞雪堂肃静无声,尹佳梳妆盥洗后过来,正巧听见后面两句,扬声接道:“百姓需要的是明君,明君是有了,次者就是本地横行之人,关系到他们的人身安危,六爷想受到欢迎,功夫在平时!” 风语暴跳道:“他们把本王打的这个样子,你却安闲放马后炮!” 尹佳悠悠的说:“什么时候改掉了你这副怪脾气,再痛定思痛,慎独起来,那离好日子就不远了。” “你就知道扯本王缺点,怎不说优点,关键时刻,你就胳膊肘往外拐!怀疑你是不是本王养的。” “怎么不是?常言道: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忠言逆耳利于行,想听到忠言,亦不容易,你要珍惜才是!” 风语表面应了,实则阳奉阴违,筹谋美事。 鲛绡帐把美人骨染红,把唇红透,当含住那一抹红透娇樱,轻轻一咬…… 尹佳住在醚秀殿,殿前两排樱花,繁花似锦,熟悉的味道沁人心脾。她前生就居住在此,风语只道里面死过人不吉利,奈何尹佳偏要,只得整修一遍,随她住去。 邻次有怀柔轩、挽香阁、觅春轩等,空荡荡独立小桥风满袖,她吩咐萃环收拾了挽香阁,与碧琼闲坐牡丹亭,把茶饮罢,惆怅低语:“不知莲舞和司马青如何了,都怪我忘了询问。” 碧琼莞尔一笑:“娘娘,六爷已派出人打听了,迟早会找到,不必担忧的。” 尹佳愕然笑道:“难为他有这份心。” 碧琼握住她的手:“六爷对娘娘是前所未有的痴心,就像刘公子对甄离王妃。”犹未说完,忙怪自己失言,悔不迭,“哎呀,奴婢胡说乱道,娘娘别放在心上!” 生着是个悲剧,死了还这么说她简直污秽她的名誉。 尹佳微微垂首,眼睑飞红:“痴心之人,普天之下像子柳那般的,寥寥无几。” 碧琼诧异的站起身来:“六爷也是痴心人啊娘娘。” “痴心,但不一样。”尹佳喃喃。 碧琼想不通,复坐下去盘踞双臂,蹙紧眉弯:“我看刘公子,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去爱别人了,跟六爷的确不一样。” “那怎么行!”尹佳忽的认真起来,充满怒斥。 “他行走江湖,飘摇不定,一回到惠阳,自有许多女子追随,可是他,无动于衷,就像……”碧琼的声音越来越低,朦胧不清。 她善解人意的露出甜美的笑容:“就像你。” “娘娘!” “子柳是男子汉,好儿郎,更是个好人,你喜欢他,当然有道理。” “可是。”碧琼激动地红了眼圈,“他为了王妃舍身忘死,去杀六爷。于今我俩咫尺天涯,而我生来就是奴才命,怎好带累他的,我不要。”强颜欢笑的自嘲着。 她亦热泪盈眶,鼻头酸酸的,露出一排贝齿:“真正的爱情不拘一格,什么高低贵贱,美丑胖瘦,真的有那个心,和他心心相印,就足够了。子柳才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再说了,你有我当靠山,金银珠宝随便拿,我待你亲如姐妹,你更别把自己看低了。妹妹,你若有心,我与六爷商量商量择个夫婿如何?” 碧琼羞得红霞满面,羞怯道:“娘娘取笑了!蒙娘娘看得起,碧琼伺候你一辈子吧,至于男人,我可不稀罕!”越是喜欢,越是嘴硬,直到行为和言语完全的背道而驰,还羞怯于承认。 “子柳不应一生空守寂寞。”茂密的叶子悉悉率率,她低语。 风语吩咐吴总管把尹佳拖住,在他回来之前,决不能让她踏出齐丹王府一步,吴总管不明所以,应个不停,当下风语整装外出,他愁容满面,叹道:“只剩下一位娘娘了,他自然不会安分的,希望娘娘能意识到这一点,阻止他乱来。” 横风语对齐丹百姓的侮辱岂肯轻易的善罢甘休?带着十几个随从,手持十二扇骨吊翠玉坠子的折扇,张扬不可一世,走过之处人们退避三舍,都把摊子收了,像躲避瘟神,一看就是纨绔子弟! 但凡看见年轻貌美的姑娘,就令左右抓起来,送到妓院里,一时间丧失女儿的长辈哭成一片,被抓的姑娘也大声哀哭。 为此百姓们不知状告他多少次,但他官居显赫,背景雄厚至极,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办他的案? “本王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可你们对本王太过分了,本王如果咽得下这口气,岂不成了缩头乌龟!”最可恨的坏蛋,无外乎一面做坏事一面把正义说的头头是道,他们把牙齿咬碎,还得咽进肚子里。 六个花季年龄的姑娘被强迫拖进妓院,父母在后呼救,喊叫,父亲忍不过,豁出性命,与他们争打,结果自讨苦吃。 那边尹佳把吴总管盘诘,风语的一举一动,她需要了如指掌,吴总管本就想说,但先确保自己不会承担后果:“娘娘可别告诉六爷是奴才说的,否则打死奴才,奴才也不知道!” “吴总管,你都是六爷身边的老人了,放心,有我在,他不会把你怎么样。”尹佳説。 吴总管才放大胆子把风语的消息透露给她,不知他外出何事。尹佳马上叫人备辆马车出府,秘密查勘风语。据先前的经验,他最常去的地方不外乎有三种:茶楼,酒馆,妓院。十几个小厮去茶楼、酒馆寻找,她亲自进了几家妓院,没有,贫穷之地别的东西不昌盛,唯有妓院数不胜数。 风语抓的那六个小姑娘当中,有一对是姐妹,大的名唤宝珠,小的名唤宝莲,因父母年纪已近六旬,她们一离开,两位老人势必孤苦无依,死了都没人送终,宝珠用膝盖走到风语跟前,磕了个头,脸上洒满泪花:“王爷,民女和妹妹系家中唯一的子嗣,爹爹和娘亲下半辈子就依靠着我们过生活,王爷把我们捉了不要紧,可怜两位老人家孤苦伶仃,死不瞑目!” 此处是出了名的风月场所,镜花楼,周围红飞翠舞,一对对勾肩搭背,女的袒胸露乳,男的色眯眯调戏。等了半天,还不见老鸨子出来,风语不耐烦,举起杯酒一饮而尽,忽听哭啼声中这姑娘说了这番话,方注意到,细看,一张银盆圆脸,两只璀璨星眼,一双不点自红樱唇,两颊灿若桃李,活脱脱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不觉春思潮涌,抚掌大赞:“好!好好!” 众人怔怔的,宝珠止泪,扯他衣襟:“王爷应了我姐妹俩?” “什么?”风语回过神来,惊愕的望着她。 宝珠回看宝莲一下,宝莲啜泣的轻微极了,宝珠复又求道:“求齐丹王开恩,怜恤民女一家四口,老的老,小的小,放了民女和妹妹吧!” “你多大了?”风语摇开折扇,目不转睛的问。 “十五。” “十五,还是个雏儿,天生丽质,果然妙不可言,叫什么名字?” “宝珠。” “掌上明珠,大放异彩,是为珍宝,好名字!” “王爷……”宝珠惴惴然。 风语悠然自得笑道:“你放心,本王会差人把你父母安顿好,让他们下半辈子好吃好住,安享晚年可好?” “……”脱身的计谋眼看要消失了,宝珠不忍年幼的妹妹受此大劫,因痛哭流涕,额头伏在风语脚前,“王爷高抬贵手,饶了令妹,让民女作牛作马,民女绝无怨言!” 风语思量片刻,把手一挥,扬声道:“罢了罢了!看子柳宝珠的面子上,除宝珠之外,其余的都可以回家!” 以她一人之生死,抑或牺牲一辈子的幸福,换取小伙伴们的自由,她觉得值了。 老鸨子扬着尖细的嗓门儿,摇着红艳艳的羽毛团扇,扭着身子从里面迎出来:“我当是人贩子来了,原来是六王爷!折煞了老娘,千万想不到六王爷干了这营生,穷人以此为为生,王爷以此为乐吧?”说着,扭扭捏捏捧着嘴儿笑,小姑娘们得到恩准,爬起来就往外跑,老鸨子傻了眼,赶着叫,“哎,怎么都走了!王爷拦着她们,照顾老娘的生意,老娘把花魁免费给你睡十天!” 真是诱惑,混乱之际,尹佳出现了,凑着老鸨子挤眉弄眼的笑:“老妈妈,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什么花魁睡呀陪呀的,您们的花魁,身子就这么不值钱?” 风语吓呆了,身边的小厮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王妃娘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