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大将军养成记

更新时间:2020-03-21 09:47:03

大将军养成记 已完结

大将军养成记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者:云千重 分类:女生 主角:霍远沐婉宁 人气:

《大将军养成记》作者:云千重,女生类型小说,主角:霍远沐婉宁,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大将军养成记》小说简介:沐婉宁身为靖远侯府嫡小姐,从小丧母,在宅斗这块领域上一片空白,只会以势压人。于是,她谋来了长公主做后娘,手把手地教她。长公主觉得,宅斗这活儿技术含量太高,吃力不讨好,赢了是心机女,输了死是活该。为了一劳永逸,她决定给婉宁选一个冷性冷情的夫婿,图一个后宅清静。霍远看全天下的女子都是蛇精病,惟独婉宁不一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曾经的才女加美女已经老了,正倚着柴门,往山道上望了过来,看到两个外孙,乐得嘴都合不拢,赶紧上前来,把沐庭云搂在怀里,才一个月没见,热泪盈眶,叫着,“外祖母的乖孙孙,想死外祖母了!”

沐庭云酝酿了一下情绪,也跟着鼻头酸涩,可听到王释阳鼻涕猛地一吸,刺拉拉地,他一阵恶心,就听到王释阳在旁边说,“祖母,表弟和表妹也没回去几天,我还天天在您跟前晃呢,您想他们了,可以多宝贝一下我啊!”

王老夫人忍不住就笑了起来,松开了沐庭云,拿了帕子把王释阳的鼻涕全部都擤了,恶心得沐庭云兄妹俩一阵翻白眼,沐婉宁指着王释阳,“你出门别说认识我啊!”

虽然门口是柴门,但毕竟是响当当的华山书院山长的宅第,修得虽谈不上有多气派,但前堂后院,门口两尊大石狮子,因为是皇帝赐的,颇显威仪。

两个小的,一个是堂堂靖远侯府的世子,一个是皇帝亲封的南宁郡主,常年在宫里走动,关键两个老的对这两个小的是疼到了骨子里,除了怜惜从小没了母亲外,也是两个孩子格外懂事。就算是常年住在这里,王家也是格外重视地开了正门迎接。

过了二门,晚宴设在花厅里,大舅妈沈氏见人来了,和两个小的打了招呼,让人带他们回各自的房间梳洗一番后,就吩咐人上菜。

四面把竹帘子一拉,四面角上各挂了一盏宫灯,中间吊着一盏八角的宫灯,还是去年沐婉宁来的时候带过来的,惹得侯府里的二婶娘说了不少闲话,说是两个小的把侯府都快搬到王家来了。

一顿饭还没有吃到头,沐婉宁就和王释阳扭打在地上了。起因是碗里只有一个红烧狮子头了,沐婉宁觉得自己是客人,大舅妈亲自下厨烧的这个红烧狮子头应该是自己的,但王释阳觉得,沐婉宁都吃了两个了,他一个都没有吃着,沐婉宁作为妹妹,应该有孔融让梨的精神。

沐庭云觉得,自己这个表兄真的是脑子进水了,这么多年了,居然还奢望沐婉宁有孔融让梨的精神,这不是与虎谋皮吗?也难怪外祖父不肯教他读书,成天就在华山这一片野得跟霸王一样,把自己妹妹都带坏了。

随着沐婉宁一拳打在王释阳的额头上,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拳头给打疼了,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这一场仗才算是告终。大舅王泽之顿时心疼得不行,一把把沐婉宁抱起来,揉着她的拳头,“好了,好了,不哭了,大舅揍表兄,大舅帮你好好地惩罚他!”

“不,不行!”沐婉宁的裙子滚得跟灰狗一样,边哭边阻止,“表哥又会笑话我了,打不赢了找大人帮忙!”

王释阳揉着自己的额头,一脸得胜将军的模样坐到了位置上,很淡定地把盘子里最后一个红烧狮子头夹到了自己的碗里。

沐婉宁看到之后,越发生气,带着哭腔求大舅妈,“呜呜呜,大舅……妈,明天你给宁宁多做几个红烧……狮子头,不给表哥吃!”

“行!”大舅妈沈氏忍着笑,很是认真地回答,哪怕沐婉宁最后一拳揍在自己额头气势汹涌,她也没有半分计较。

“不给……表哥……吃,嗝,一个……都……不给!”沐婉宁打着哭嗝,显得格外可怜。

沈氏忙放下碗筷,从相公的怀里把婉宁抱了过来,给她擦了满脸的鼻涕眼泪,安抚道,“明日中午,舅妈就给宁宁做,做十个,每一个都这么大!”她用拳头比了一下,朝自己儿子瞪了一眼,“一个都不给表哥吃!”

“嗯,馋……猫,吃了……长得……比……石墩……还肥!”沐婉宁打嗝打得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石墩是石狗子的弟弟,胖的程度简直就不辜负了他的名字。沐婉宁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而且一说起来还心有余悸是因为,她和王释阳一起跟石狗子兄弟俩打架的时候,一不小心被石墩坐在肚子上,差点把她给憋死了。

打了一架,大哭了一回,沐婉宁就很累了。毕竟今天还赶了一整天的马车。不一会儿她就在大舅妈的怀里睡着了。

沈氏将她抱回了她的房间,和老夫人住在一个院儿里。原本东院住的是沐婉宁,西院住的是沐庭云,去年冬,沐庭云进了七岁后,就从后院搬到了前院去了,和王释阳住在一起。

沈氏盯着婉宁的奶娘和丫鬟帮她擦了身上,又通了头发,服侍她睡下之后,才回到了自己的院儿里。王泽之正在灯下练字,王家世代书香门第,传承数百年,沈氏原本是王凤浦一位老友的女儿,颇有才学,嫁过来之后,与王释阳举案齐眉,夫妻性情相投,生活颇为得意。

“唉,我还想着咱们释儿和宁宁从小青梅竹马,将来长大了还能成全一段佳话,可如今你看,两人都懂事了,还这么打在一起,可见我是白奢望了。”沈氏走过去给夫君磨墨,一阵唉声叹气。

王泽之顿了顿笔,摇头一笑,“你可不是白奢望还是怎么地?咱们宁宁是皇上亲封的南宁郡主,是实封,可不是虚名,大汉朝也就出了这一个,她的婚事只怕连妹夫都做不了主,你这打的是什么主意?”

沈氏听了心里越发难过了,声音都有些嗡嗡的,“我不是怕她这性子,要是嫁到了别的家里,人家长辈能容得下?万一和夫君打起来了,可不是大笑话?”

她真是愁死了,毕竟是一手带大的孩子,想当年妹夫抱过来的时候,跟小猫儿一样,浑然不知道娘亲没了,在她的怀里拱着要奶喝,想想都让人心疼,咬牙切齿地道,“也不知妹夫是怎么想的,好好个女孩儿每次回了侯府,就成了男孩子,还找人教她武功,是不是怕将来打不死她夫君?”

“你呀,真是!”王泽之用笔头点了点自家娘子的额头,“她以后还不是跟长公主似的,富贵一生,你还担心有谁欺负得了她?”

自家孩子,不受人欺负就行了!沈氏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