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

更新时间:2022-09-11 04:40:47

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 连载中

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浅若夏汐 分类:女生 主角:黎景芝傅子墨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的小说,是作者浅若夏汐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前世她是将军府的嫡女,一心想做一个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安稳此生,却不料家有庶妹,步步为营将她推入万丈深渊,家破人亡。。。 她恨!若有来世,她定要护家人周全,让所有害她之人粉身碎骨! 原以为此生不会再爱,那个步步靠近的人算怎么回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到黎振出了兰芝院,黎景琛屏退下人,房中就只剩下了兄妹两人这才不乏担忧的问道:“景芝,方才发生的事,你当真没了印象?” 黎景芝睁着雾蒙蒙的双眸看着他,疑惑道:“刚才不是爹爹和大哥回府先来看景芝的吗?”说完顿了顿,“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发生么?” 黎景琛默默看她半晌,叹口气,摸摸她脑袋道:“没了,好好休息一下,哥哥回去换身衣裳再来看你。” 他身上还穿着铠甲,银光锃亮的甲胄上虽不见血迹,可周身那股子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始终存在,本来一回府就该去换下来的,谁知竟撞上兰芝院出了事,急忙赶过来到现在都没来得及换。 等到黎景琛离开,黎景芝周身气势一变,柔弱不复存在。 她倚在床头,指尖把玩着一缕青丝对青秀青梅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不用我再教你们了吧,今日我就是做了个噩梦,让下面的人把嘴给我捂严实了,要是透露出了什么消息,我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青秀应了一声,青梅紧咬着下唇不敢吱声,黎景芝揉了揉眉心,眸光从她们二人面上掠过,沉声开口道:“你们二人既是跟了我,以后自然便是我的人,该有的体面我一分都不会少了你们的,但是,倘若叫我发现你们生了些不该有的心思,可就怪不得我不顾念主仆情意,我黎景芝的眼中揉不得沙子,更容不下吃里扒外背主的奴才,真个儿叫我发现了,便是千刀万剐之刑,你们,可懂?” 青秀青梅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着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直起身道:“奴婢明白,奴婢生是小姐的人,死是小姐的鬼,万万不会做出背叛小姐的事!” 黎景芝眸底浮上一层笑意,悠然起身走到梳妆镜前坐下淡淡道:“给我梳妆。” 揽翠阁。 黎振前脚刚离开兰芝院,连衣服都不曾换便径直来到刘姨娘住的揽翠阁,一进门就见着刘姨娘已经醒了,正倚在软塌上抹泪。 刘姨娘一抬头看到黎振,挣扎着要从榻上起来,被黎振抬手制止,这才又软下身子,看了眼黎振的脸色,低声道:“大人,今日此事与景芝无关,您别怪她,也不知道这可怜的孩子上哪儿招惹上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伤了妾身不要紧,若是伤了她自己这可怎么是好啊,妾身怎么跟余姐姐交代啊!” 听她提到余氏,黎振面色微变,复又恢复面无表情的模样淡声交代道:“一会子宫里会有人来宣旨,你既是身子不舒坦便歇着吧,不用去了,让景夕去便可。” “妾身知道了。”刘姨娘温柔的低下头,心里却是将黎景芝骂了个痛快,要不是黎景芝刚才掐晕了自己,接旨这样的大事儿她怎么可能不露面! 心里一面恨恨的想着,面上却是眉目含情的看着坐在桌边的黎振说道,“大人,都是妾身的过错,您和大少爷不在府中,偏偏大小姐还出了这样的事情,妾身回头叫人去请得道高僧来做场法事,帮大小姐赶走那不干净的东西。” 她言语柔软的像是锦缎滑过一样,然而黎振却好像是想着什么事情一样,并没有听进去。 “大人?”刘姨娘微微皱了皱眉。 黎振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刘姨娘开口道,“这件事情就不要张扬了,到底对景芝的名声不好,对我们将军府也不好。” 不要张扬?刘姨娘暗暗的咬紧了牙,这就是说她刚才的委屈都白受了吗? 看着刘姨娘委委屈屈的样子,黎振开口道,“委屈你了。” 刘姨娘闻言赶紧摇摇头,“妾身不委屈,为了大人,妾身做什么都不委屈。” 黎振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便站起身来,“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说完不看一眼刘姨娘,就出了屋子。 看着那关上的房门,刘姨娘气恼的捶了一下被子,余氏都死了六年了,黎振却还是没有忘记她,连一点点关心都不肯分给自己。 掌管府中中馈又能怎样,说到底她也还是一个妾,一个身份还不如黎景芝的下人! 很快,宣旨的太监就到了将军府,黎景芝和黎景夕都跪在黎振的身后,听着那太监尖细着嗓音宣旨。 “兹闻大将军黎振之女黎景芝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朕闻之甚悦。特将汝许配皇二子为王妃,待汝及笄之年举行大礼成婚。” 听完圣旨,跪在黎景芝身边的黎景夕震惊的不能自已,二皇子啊,那可是皇上最喜欢的一个儿子了,说不准以后是要做皇帝的人啊! 想着,她转过头看了一眼身边面色如常的黎景芝,到底是嫡女,跟自己这个庶女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什么都没做就成了皇子妃,以后还说不定是皇后娘娘…… “二小姐这是对圣旨有疑问?”那宣旨的太监有些不满的看着黎景夕,黎振转过头也颇为不满的看着她。 黎景夕这才反应过来,大家都磕头谢恩,就自己还傻傻的跪着,慌忙拜下身子,“公公误会了,景夕这是替姐姐高兴呢!” 看着黎景夕的样子,那公公鼻子里哼了一声,黎振朝着身边的管家使了个眼色,那管家赶忙上前,往那公公的手里塞了个荷包,他脸上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下来。 “杂家就先行回宫了,大将军请留步,大小姐还请好生准备着。”那公公说着,善意的朝着黎景芝笑了笑。 黎景芝也朝着那公公行了一礼,“多谢公公了。” 送走了宣旨的公公,黎振看了一眼黎景芝,“景芝你跟我来书房,景琛也一起过来。” 黎景芝和黎景琛互看一眼,便跟着黎振走了,独独留下黎景夕一个人。 她看着远去的三个人,眼神阴狠了起来,转身就往揽翠阁去了。 “你说什么?!皇上下旨赐婚?!”脖颈上还有淤痕的刘姨娘听到黎景夕从前院带回来的话,愣在了当场。 难怪将军要自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难怪将军说要保住黎景芝的脸面。 其实他早就知道了吧?早就知道皇上要下旨赐婚,早就知道黎景芝会是二皇子妃,这才不允许有一丁点儿的丑闻。 早知道,她就应该在第一时间闹得人尽皆知,第一时间毁掉黎景芝的名声,毁掉这次赐婚! “早知道我就应该早早儿的毁了那丫头的名声!”刘姨娘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黎景夕却是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娘,您别着急啊!虽然这婚是赐下来,我们现在毁她的名声也不晚,皇上圣旨已下,也不好收回,爹爹为了将军府,让我这个二小姐代替大小姐嫁过去也不是没有可能。” 听她这么说,刘姨娘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她看着自己的女儿,论样貌论才情,哪一样不比那黎景芝好上千倍百倍?可就庶出这一点,便是生生的被黎景芝压了一头。 “可她到底是嫡出,你是庶出,二皇子是皇上最为宠爱的一个儿子,就算那丫头名声不好,这二皇子妃也怕是落不到你的头上来。”刘姨娘担忧的说着。 黎景夕敛去笑容,看着刘姨娘,“所以说娘,为了我,你也要做这将军府的主母啊!黎景睿才出生不久爹爹就去打仗了,这么些年身边都是男人,这才回来上京,母亲你要把握住机会啊!” 听到黎景夕的话,刘姨娘的脸红了红,“娘知道,可是……” “没有可是!”黎景夕突然站起身子,“娘你哪怕为你自己想一想,你要是能为爹爹再生个儿子,还怕不能抬上主母的位置吗?到时候我也是嫡女,她黎景芝又算什么!” 这边母女俩商量着美梦,那边的书房里,父女三人也在商量事情。 “景芝,你可知道为父叫你过来要说些什么?”黎振开口问着。 黎景芝微微低头,“女儿不知。” 黎振叹了口气,“刚才的圣旨你也听到了,皇上为你和二皇子赐了婚,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皇上感念爹爹在外打仗,守护疆土,这是想要帮爹爹照顾女儿。”黎景芝不慌不忙的说着。 黎振和黎景琛却是大感意外,皇上召见他们的时候,就是这个说辞。 “你真是这么想的?”黎景琛开口问了一句。 在外打仗六年未归,面前这个黎景芝,好像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柔柔弱弱的妹妹了,就是连他,也有些看不清楚。 黎景芝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黎景琛,“哥哥认为我会怎么想?” “我的意思,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去想办法搅黄这门亲事。”黎景琛豪气的开口说着。 他不曾忘记,母亲临终前对他说的话,要好好照顾弟弟和妹妹。 “放肆!”黎振一拍桌子,低吼了一声,“圣上金口玉言,如今圣旨也下了,岂是你说不愿意就能推脱的掉的!” 黎景琛挠了挠鼻子,“您还不是跟我一个想法。” 听到他这么说,黎振扬起胳膊就要揍黎景琛,却被黎景芝眼疾手快的拉住了,“爹爹别生气,哥哥也是为我好,不想我受委屈。这门亲事,女儿愿意嫁!” 她嫁,她为什么不嫁?那可是二皇子,前一世做了皇帝的人!有了这样的身份做筹码,她何愁对付不了黎景夕母女呢! “景芝,你可想清楚了啊!”黎景琛怕她没想清楚就随便答应,不得不再问一遍,“哥哥跟五皇子有些交情,你知道他跟二皇子关系不错,我若是从他这便下手,这门亲事取消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黎景芝看着黎景琛那担忧的脸,突然的笑了开来,“哥哥你说什么呢!我可是听外面说,二皇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若是我嫁给他,可不知道要急红了多少大家闺秀的眼,哥哥你不替我高兴,怎么还想着拆散这门亲事呢?” 看着黎景芝的表现,真的是跟外面那些只看面皮的姑娘一样,可是黎景琛知道,自己的妹妹一定不是这样的人。 “景芝……”他还想劝些什么,一旁的黎振却是打断他,“既然你已经想清楚了,那我们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是你要知道,你嫁的是皇子,即便现在还没有成亲,你的一言一行也是有很多人都看着的,若是出了一点差错,都是不得了的事情。” 黎景芝点点头,“女儿知道了,爹爹放心,女儿不会给家里惹麻烦的。”她说完,看了一眼两人,这才退出了书房。 看着离去的黎景芝,黎景琛不由的开口,“爹,您看这件事情……” “景芝不明白,你还不明白吗?”黎振说着,叹了口气,“我不求你们能大富大贵,只想你们能安稳的过好下半辈子,可世事又岂能总尽如人意呢,罢了罢了,为父能做的,就只能是守好这座将军府,让景芝以后有所依仗。” 黎景琛知道父亲的意思,他深吸一口气,“爹,我会跟你一起,守好这座将军府。” 只是没过两日,外面就开始盛传,将军府大小姐黎景芝被脏东西上了身,时不时的就会犯病,之前还差点掐死府中姨娘,听说现在都没有下人敢去她的兰芝院伺候。 听到这些传闻,黎景琛气得不轻,但又不好真的对那些人动手,别是又将事情闹的更大,到时候不好收拾。只是叮嘱府中的下人,这事情不能告诉黎景芝。 只是他不说,不代表别人不会说,比如他的幼弟黎景睿。 将军府的主母余氏生产之时大出血,虽然保住了小公子,但是余氏却香消玉殒。 而黎景睿才半岁,就有外敌入侵,黎振不得不披上铠甲远赴边疆,说到底,黎景睿其实是黎景芝这个半大孩子照顾着长大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