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异界之华夏风云志

更新时间:2021-02-22 03:42:48

异界之华夏风云志 连载中

异界之华夏风云志

来源:落初 作者:倾剑天下 分类:历史 主角:秦言秦 人气:

火爆新书《异界之华夏风云志》是倾剑天下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秦言秦,书中主要讲述了:大荒乱世群雄并起,市井有妖魔,高峰隐仙门,更有露台高铸显神明。荒古世家有一孺子小儿,携带华夏文臣武将,横扫诸侯,封神伐仙,扫荡群魔。威震天下,高做九重天,俯视天地间。百万军中过,常山赵子龙,人杰鬼雄,西楚霸王项羽。三国鼎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是温候吕奉先,戟霸长空弑鬼神,西府赵王真无敌?且看秦言横扫六合,席卷八方,一统宇内,什么妖魔鬼怪随手镇压,什么魑魅魍魉烟消云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天生我材必有用

秦家炸开了锅,怒其不争的家族长辈一反常态的安静。以一人之力吊打十几个炼骨期,离筑基只怕也不远咯。

无论天青白露是否为秦言服用,如今筑基有望便不再多言。

当然怨恨的也不少,自诩才俊的秦家少年,唯恐自己没出生在嫡系之中,哪有秦言何事。

最为欣喜的当属秦语了,起初怒其不争,气愤秦言拿着家族瑰宝讨好他人。

未曾想有这种操作,秦言修炼有成,秦家嫡系一脉崛起有望。

兴高采烈的跑去了,青春洋溢,一把推开秦言的房门。

“啊”一声尖叫惊了初晨的秦府,不知出了什么幺蛾子,旁人不敢多问,自顾自去了。

秦语为何尖叫,自然是因为我们的秦大公子。

推开门,直面眼前的便是澡盆里一丝不挂的秦言了,那光秃秃的身子被看得透彻,秦语既害羞又好奇的看完了再捂上眼睛。

伸了个懒腰,秦言眉眼轻挑,缓缓睁开双眼,睫毛修长,愈发深邃。秦言秀发乌黑披肩而落,嘴角微扬,靠着澡盆,慵懒的注视着秦语。

“都是自家兄弟,别害怕。”

“兄弟你个头,快快快吧衣服穿上,有谁大清早光着身子洗澡的嘛。”秦语怒道,刚放下双手连忙捂上,蒙脸红彤彤。

缓缓起身,挥手退去跑来的丫鬟,擦拾好身子,穿上一袭青衣,少年姿颜英伟,秀丽堂皇,像极了一个王侯公子。

伸手轻抚过秦语的秀发“傻丫头,张开眼吧,该不该看的你不是都看完了吗。”

秦语那个气啊“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大吼。

秦语好气啊,自己真看到了,还不能承认,愤愤的,盯~~~。

“好吧,寻我何事?”秦言也不纠结,意气风发,气质与之前相距甚远,只是这些都被少女轻易的忽略过去了。

秦语这才从走光事件出来,看着秦言,白嫩许多,身材也高大不少,眉目清秀,英姿勃发。先前怎么没看出来呢,是自己太久没关注这个公子哥了?

秦语心中疑惑“天青白露你服用了是吧,快筑基了?还是你自己修炼的?不对呀你先前不是连炼骨都没成吗?”

秦言不知从何说起,总不能说老子开金手指了吧,现如今好似炼骨小成,秦言后来发现金手指中有个属性栏:

四维:统帅:36:武力26智谋:78政治:71

26点武力,实在是高,感觉浑身充满了气力,身材也壮硕了几分,比之先前只差了9点的武力却有成倍增长的感觉。

一套广播体操下来轻轻松松,脸不红气不喘,顺了好多呢,不愧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这个秘密我守了二十多年都不曾告诉别人。

“额,我秦言何人,天纵之姿。”秦言摇了摇头没有说谎,毕竟是自己亲人,稍微臭屁了下,转头看见黑脸的秦语连忙道“本公子天纵英才,何须灵药筑基,要不了几日便可筑基天元。”

昨晚一不小心就到了炼骨期,外加重瞳的BUFF,炼体大CD能争锋一二,不由臭屁的吹牛道。

看着满脸臭屁的秦言,秦语一反常态的安静,心中窃喜,秦家有后了,以前那个好吃懒做的哥哥可挑不起大梁。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哥哥,竟不靠外力月旬之间就从淬血直指筑基。

莫非废物哥哥实乃练武奇才?还是说那个冷美人陆月刺激到了?听着秦言吹牛B的秦语两眼放光,眼冒金星,一脸崇拜。

想到天青白露不免可惜,喃喃道“天青白露还可以提升根骨天赋的,可惜了,不然哥哥以后的路就更好走了。”

看着有些娇羞可人的妹妹,秦言心中多添一丝暖意。在陌生的世界,唯一一个给自己亲人温暖的人,只有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妹妹。

伸手轻抚着对方的秀发“傻姑娘,天生我材必有用,何必借助外物。哥哥我天生神勇,无须身外之物,我给陆月不过是瞧那小丫头对筑基求之不得,心起怜悯罢了。”

当然事实秦言自愿,再得知天青白露能辅助筑基,就偷偷的送予了对方。

谁叫此时的秦言不是当初的秦言呢,死不承认,自己可是融合两人之后的自己。

“嗯,哥我相信你。”秦语这个傻丫头还很信了。

看着少女乐呵呵的跑了,秦言心中吐槽,傻姑娘。

想起昨天之事,秦言略有所思,此事可大可小,支脉的对嫡系动手。

说小的是几人年少不更事,往大的说是犯上忤逆的大罪,需要剥夺一切家族资源革除族谱赶出秦家的。

时至今时,竟无人前来询问,更别提请罪之事。

那些青葱年少的孩子不懂便罢了,旁支的叔伯不可能毫不知情?起码该有所表示,与自己说道说道也是应该。

更可能的是不了了之了,想来跟自己那暗弱的家主大伯有关,才多久就将爷爷大半辈子积压的威望败得干干净净。

大伯本就是个碌碌无为之辈,一辈子活在爷爷威压之下,膝下无子为人诟病,一辈子抬不起头,当了家主也一样毫无作为。

爷爷近年来基本都在闭关,鲜少理事,偏房支脉暗渡陈仓愈发得势。

身前的秦言为何敢偷拿天青白露那般灵药,还不是占着秦家嫡子的身份,跟老家主的溺爱,若是面对大伯便不同了。

知道大伯是个软弱的主,当家以来没少被偏房占便宜,久而久之别说尊敬,逼宫都有可能。

秦言默默的思考着,以前是一个好游无荡的纨绔子弟,不管不问,天塌下来有爷爷顶着。

作为嫡系唯一的男丁谁敢让他半分不悦,身旁不过一群溜须拍马的主,哪怕天青白露都不过是一句玩笑尔尔。

再也不能只是一个纨绔的公子哥了,记忆力中多的是明争暗斗,冰与火之歌,权利的斗争,貌似天真浪漫的戏也到头啦。

低头看着自己的属性栏,26的武力,好低呀,炼骨易筋不过是武道的初始。

武道巅峰是什么样子,那开山裂地的武道高手,移山填海的道法宗师又是何等风光?

少年思索着,难道这就是网文里的强者世界,武力至上?如此瑰丽的世界又有多少风景不曾看过,未曾领略,秦言思绪万千。

随着思绪舞动,秦言不知何时捡起园中一根树枝,脑海中回想起秦家有名的剑法招式《秋风回落剑》。

乃秦家藏书阁中的高端剑术,除了一些德高望重的长辈,皆需不菲的功劳才能观摩。

秦言身为秦家大少自然不用,老家主早早将无数秦家秘籍典学扔与他,秦言却从未将心思放于此,对他来说武林高手不过是匹夫之勇罢了。

记忆中的招数如同书章一页页翻过,树枝滑动,一边默念一边舞动。

剑招在脑海中逐渐清晰,手下树枝缓缓挥舞,招式也从生疏逐渐熟络起来,手臂随着记忆翩翩起舞。

这套剑术篇幅不小,常人死记硬背也的有些时日,自己竟凭着翻阅一次的记忆,全部打了一遍。

跟着吐纳一起舞动树枝,说来奇怪,自己的记忆竟慢慢重组,那这尘封许久的往事也缓缓印入脑海。

自己的重瞳竟能将记忆中的片段不断的拼组,一套套剑招法诀不断涌现。

相对的内视,重瞳还有一个更加恐怖的能力,外视,能360度无死角的观察自己,如同观看全息投影,能轻易发现自己的不足瑕疵,不断完善。

没得到楚霸王的武力,重瞳似乎也不坏,至少对修为低微的自己极为好用。剑随心动,那树枝化作利剑,在掌中飞舞。

秋风扫落叶,满地尽黄昏,树枝划破清风,落叶共舞,青石蔓延。

剑法在秦言中手不断的完善,万山红似火,水天共一色。秋风扫落叶,一叶知深秋。秦言仿佛天生的剑客,心剑如一,真气涌动,周天大穴齐鸣。

秦言练剑愈加入神,将一根脆弱不堪的枝丫舞的虎虎生威,锋芒璀璨,一时无两。直到将这套剑法练得透彻,才勉强停了下。随眼望去,自家的院子跟进了强盗似的,乱七八糟。

四落的石子残渣,断裂的树枝躯干,花草凌乱不堪,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贼。秦言摇了摇头,想来以后不能在自家院子练了。

唤来几个家丁奴仆收拾,秦言回到屋中带上自己的佩剑,决定出去练习。

一套剑法半时辰可以小成,说出去恐怕没人会信,初识武道的秦言心中兴起,提剑出行。

太渊城三面环山,山上还有不少飞禽走兽,偶有农夫孩童遇害,没带三两武艺陌入山林间。

照常来说,大清早山林间是极少有人的,但当我们秦家大少爷刚入林间就被人围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