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1522年我在大明当海盗

更新时间:2021-02-16 04:08:53

1522年我在大明当海盗 连载中

1522年我在大明当海盗

来源:落初 作者:路过的老百姓 分类:历史 主角:陈靖川陈闲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路过的老百姓的原创小说《1522年我在大明当海盗》,主角陈靖川陈闲,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嘉靖元年,这是一个属于海洋的时代,这一年,麦哲伦的维多利亚号,越过好望角,横渡印度洋,他本人却阴沟里翻船,客死他乡;这一年,臭不要脸的苏里曼一世进攻罗德岛,二十万兵马浩浩荡荡群殴敌方骑士团而后凯旋而归;这一年,远在大明的海瑞还是个纯情正直的好少年;这一年,刚刚克继大统的朱厚熜托着脑袋,看着殿下群臣吵得不可开交;这一年,大航海时代巍巍壮阔;而也在这一年,在一艘驶回两广的福船上,陈闲却灰头土脸地成了阶下囚。……“我陈闲是陈祖义之后,满刺加酋长的正统继承人,福建望族陈家的直系子嗣,我和你们说,我是要成为海盗王的男人。我的梦想是五洲四海!喂!你不要叫人啊!我没疯!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乱说!”陈闲穿越后的第一天,就在这座海上监狱里鸡飞蛋打地开始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闲心中咯噔了一声,他忙推搡了两下身旁还流着口涎,发着愣的魏东河,低声骂了一句:“狗东西!快去把桅杆上的黑旗取下来!”

他一边抹着汗,希望这帮子海盗都是睁眼瞎,都说海上争锋,这些海盗可真就是明面上冤家,在这种万里都碰不上一艘同行的大海上,两伙海盗要是撞了面,可不会满脸热忱地互相喊话:“你好,你今日吃了吗?”

没当场开炮已经算给足了颜面。

听魏东河说,当年陈家的无敌海盗团可是敲闷棍搞偷袭的老祖宗,当年陈祖义从一块小舢板发展成名震南洋的大海盗,可没少搞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

当然了,南洋海盗虚心学习,这打一炮再说的风气就这么流传下来了。

陈闲当时听完,嘴角就抽动了两下,一下子没说出话来。

他思绪万千之时,仰着脖子望向对面的船舷,只见那儿站了数十个长相奇特的汉子,他们都晒得皮肤黝黑,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有人理了个光头,其余的披头散发。

他们或是举着长刀,或是擎着金瓜锤,还有的人拄着根火枪当拐棍,面色不善地看着他们这条商船上的一切。

陈闲觉得自己就像是把自个儿主动褪了毛,还娇滴滴地送上豺狼虎豹之门的小香猪,嗯,嘴上还得含上一枚苹果。

好在他们所在的位置靠近船舱入口,被船壁遮挡住了大半。这些贼寇才不曾直接扑上来,把这里的人剥皮拆骨,大卸八块。

可,这算什么事儿啊?

陈闲苦笑,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是死在自己同行手里,他不由得一扶额。

都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他岂止是冲了龙王庙,恐怕还得去给阎王爷捶腿敲背,按时点卯。

身旁的谢敬虽是一言不发,但握着菜刀的手,却是青筋暴突,连带着另一只勒着外国友人脖子的手也捏得越发紧了。

陈闲看着传教士脸色一点点地发紫,面带怜悯地低声说:“阿敬,再这般掐着,这鬼子恐怕得咽气了。”

谢敬“哦”了一声,一撒手紧接着一撤身。

那个传教士本悬浮在半空之中,还未来得及反应,此刻已是重重撞在了船甲板上,立马便是撞了个吐血三升。

陈闲倒是听他在那儿念叨:“你们这些……野蛮的魔鬼……”陈闲翻了翻白眼,你们这帮子佛郎机人在世界范围内烧杀抢掠,光陈闲知道的腌臜事儿两只手都数不过来,还有脸说别人魔鬼?

他听着来气,上去又给这糟老头子补了一脚。

那传教士一阵吃痛,只是没了气力,低声“哼哼”了两声。

“阿敬,把这身狗皮子脱了,我有个主意。”

他们穿得还是从大明福船上偷来的兵服,上头沾了不少泥灰,丑陋不堪,若是说海盗相见还有一线生机,官兵碰上海匪怕不是真只能剩下你死我亡了。

他继续说:“咱们现在只能拼一枪了,”陈闲搓了搓手,他心里也没什么底,毕竟不是谁都同他一样好讲道理。

“阿敬,如今佛郎机人在沿海,与倭寇、海盗并列,几家在此抢夺地盘,闹得不可开交。”他的嘴角动了动。

“我们可以在此之中做些文章。”

……

而此时海盗船上,一群奇形怪状的人正站在甲板上举目眺望。

“他娘的,奇了怪了,这艘船怎么不跑,也不迎战,上头的人都死绝了?还是点子这么背,遇上幽灵船了?”站在一侧的一个八字胡矮小汉子直犯嘀咕。

这话仿佛是说出了同伴们的心声,众人点头。

反倒是站在正当中的一个粗壮汉子啐了一口,大喝:“葛老六,放你***屁,这光天化日之下,一艘破商船能掀起什么风浪,现在早就吓得手足俱软了!也不想想,之前咱们抢的那些个佛郎机商船……”

那个被称作葛老六的汉子颇为不服,于是又小声道:“咱们团何时抢过佛郎机人,不都是吃黑锋剩下的残羹冷汤……”他话音刚落,一只沙包似的拳头已是递到了他的面前,只听船下“扑通”一声响,那矮子已是落了水,正在那儿死命扑腾,大喊:“救命”。

众人不由得噤若寒蝉,却是都暗中腹诽,这位大头目本事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正当这位统领志得意满地要对着手下一干人等发号施令之时,有眼尖的水手已是怯生生地说:“老大……下头那艘船好像有什么状况……”

众人循着他的眼光看去,只见那船舱口子有人颤颤巍巍地举着一面小白旗,正在那儿颇有节奏地轻轻摇晃着。

……

陈闲抹了把汗,喘着粗气,远处只听一声响,得,这应该是接上舷了,陈闲觉得这一天之内,两次被敌人登船,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倒霉还是运气好,要说别人这一辈子可都不见得能撞上一回呢。

他把白旗一收,示意谢敬把老头子像是扛死猪一样扛了起来,而后低垂着脑袋,精赤着上身,走到了那些上船而来的海盗跟前。

谢敬木讷地向着那些个海盗一抱拳:“列位老爷……”他说话生硬,活脱脱像是个在地里耕种的莽汉。

那伙海盗一瞧见这么个人物,也是稀奇,打量起这两人俱是沿海农民装扮,尤其是那个高个子更是晒得像是一块黑炭,夜里瞧见了恐怕连影子都看不清。

“哈哈哈,哪里来的俩半大小子,叫你们主子回来见话,小小年纪不学好,给洋鬼子当狗?”有个扛着鬼头大刀的汉子大声笑了起来。

此时,谢敬却闷声不吭,只将那传教士往众海盗面前一丢。而后不卑不亢地说:“我们兄弟三人,乃是当地的农户,却被这些鬼子掳了做了船上的苦役。”

陈闲看着谢敬苦大仇深的模样,比魏东河那个狗腿子不知道高到哪里去,寻思着要是以后海盗内部演技评选,怎么都得给他整个小金人。

那海盗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居然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谢敬继续说:“这个老头便是那些佛郎机人的首脑,其余人与官兵打仗,全亡了,如今就剩下这一个!如今,我们兄弟几个已经回不去了,万望这位爷台收留一二!”

那为首的海盗头子已是上前一把扶住了谢敬,笑着说道:“没成想,你个娃娃也是个义士,咱们白银团,打得就是这些洋鬼子,如今咱们船上正是用人之际,你们这些青壮男丁肯入伙,咱们那是求之不得啊!”

在一旁的陈闲悠悠地出了口气,得这条小命算是保……

正当他给菩萨许了个大愿,给三清祖师许点猪头肉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阵欢快地呼喊:“少~东~家~小的,我摘了黑旗,回来啦~”

得,完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