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一脚油门到三国

更新时间:2020-11-21 06:39:35

一脚油门到三国 已完结

一脚油门到三国

来源:落初 作者:东篱泽 分类:历史 主角:刘辩李儒 人气:

《一脚油门到三国》由网络作家东篱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辩李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秦翼玩游戏中了大奖,获得了一辆汽车。谁知这辆汽车自带一套穿越任务系统,把秦翼送到了汉末乱世,还附送了一位冷艳美女给他当指导助理。他需要完成系统赋予的一系列任务。这些任务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在秦翼看来全都是送命题。且看秦翼如何险中求胜,一步步成长,搅动三国时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雒阳,立河洛之间,居天下之中。

战国时,始有雒阳之名,当时为周天子王城。秦朝一统后,五行学说盛行,秦始皇按“五德终始”进行推理,认为周得火德,秦取而代之应为水德,因此,改雒阳为洛阳。后雒阳之名又几经改动。至东汉,光武帝定都于此,因汉尚火德,复名雒阳。

至初平元年,雒阳作为东汉的国都,已历一百六十五年。虽前遭十常侍之乱,但雒阳城并未受到多少破坏。

跟着刘辩走在雒阳城的夜色中,秦翼隐约可见城中高楼广厦林立、街道整齐宽敞,内心不由得感叹东汉国都的建设底蕴。

如果是在盛世,城中应该相当繁华吧。可如今,先有黄巾起义、紧接着又爆发十常侍之乱,再加上董卓军入雒阳之后的种种暴行,这雒阳城想必也繁华不到哪里去了。别看建设的挺不错,想来如今也只剩外表,而无内在生气了。

虽然秦翼初来乍到,可他对当下的形势还是很清楚的。

李儒奉董卓之命毒死刘辩,是因为关东诸侯打着迎刘辩复辟的旗号,讨伐乱政的董卓。

毒死刘辩,此乃董卓的釜底抽薪之计,以绝诸侯念想。如今,讨董的兵马应该快打到雒阳了吧。

接下来,董卓便会逼迫献帝刘协和群臣、百姓迁都长安,而这雒阳城,也会被一把大火烧掉。

唉,即便是这只剩躯壳的雒阳城,也是看一眼少一眼了。

想着这些事情,秦翼忽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跟在秦翼身后的唐姬诧异的问道。

前方带路的刘辩,也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秦翼。

“我忽然觉得不大对劲。我们出宫的经过是否太顺利了?”秦翼压低声音说道。

刘辩小声道:“顺利了还不好吗?”

对呀,按照正常逻辑,自己劫持了李儒,他迫于生命威胁,是应该老老实实将我们送出宫的。这又不是小说和电视剧,还非得搞出一些事情来。但李儒那人可是以擅长阴谋诡计著称的……

“我在想,李儒的表现,似乎太平淡了,不像一个有智谋的人。”秦翼又道。

“可也没见到他耍花样啊,我们这不是平安脱险了吗?”刘辩满不在乎地说道。

就在这时,唐姬又说话了:“也许,李儒并不想加害殿下。”

秦翼一怔:迟疑道:“此话怎讲?”

唐姬道:“殿下终究是做过天子的,即使被董卓所废,也还是王爵。李儒虽然阴险狡诈,可他终究是饱读诗书的士人。而士人,最重名声。想必,李儒也不愿担下一个毒杀殿下的罪名,为时人、后人所诟病。”

“哼,李儒那狗东西可没少给董卓出坏主意,他还怕什么诟病!”刘辩忿忿不平地说道。

“殿下,这不一样的。”唐姬说话的语气变得分外轻柔,“李儒身为董卓的谋士,为他出谋划策是本分。虽然,他是董卓的帮凶,可只要董卓一直得势,将来在史书上,李儒就是大汉的良谋之臣。但毒杀殿下这个罪名,却能让他遗臭万年。”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刘辩愣愣地点头。

“王妃的意思,李儒是迫于董卓的命令,才不得不到弘农阁的。我劫持了他,他正好顺水推舟,有意放过我们?”

对于唐姬的这番分析,秦翼佩服的不要不要的。这小姑娘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吧,可人家这头脑,比起刘辩这个熊孩子来,强出的可不是一点啊。

唐姬微微一笑:“这只是我的推断而已。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安全出宫了。对了,敢问壮士高姓大名?”

秦翼稍作犹豫,便如实回答:“秦翼。”

“秦壮士,你究竟是何人所派?”刘辩又一次问出了心中疑惑。

秦翼一摆手,故作慷慨道:“我秦翼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营救殿下和王妃,只是出于侠义之道。”

“秦壮士高义!您的大恩,妾身和殿下铭记在心。”唐姬对着秦翼欠身施礼。

就在这时,街道上传来脚步声,秦翼抬头一看,一队巡逻官兵打着火把,正朝他们所在方向走来。

顾不上继续说话,秦翼一手一个,拉着刘辩和唐姬钻进了一条小胡同。

一直等那队官兵远去了,三人才再次回到大街,继续往蔡邕的住处而去。

秦翼本想让刘辩专挑小胡同走,可刘辩却说,他去蔡邕家那次,走的是大道,走小胡同他不认识路。

无奈之下,秦翼只好冒险了。

好在,蔡邕就住在内城。今夜风大,巡街的官兵警惕性也不高。一路上,秦翼他们三人躲避过数波巡街官兵,终于顺利到达一个大院门前。

因为天黑,秦翼也看不清这个大院的具体外观。不过,大院门口因为挂着灯笼,秦翼倒是看得仔细。

门口宽广,门楼高大。大门共四扇,中间两扇大的对开,左右两扇较小,都是单门。门扇呈黑色,上面整齐排列的铜钉,在灯笼的映照下泛出淡淡的氤氲光华。

门楼两侧的灯笼上,都写着一个“蔡”字。笔法金钩铁划,乃是隶书,秦翼勉强能认出。

四下观察一番,见街上此时并没有官兵,秦翼便让刘辩上前叫门。

刘辩拍响了门环。过了一会儿,左侧小门露出一条缝,一个头戴青巾的男子打着呵欠露出了脑袋。

刘辩与那人小声交谈了几句,从腰带上解下一块玉佩,递给那人。

小门随即关闭,显然是那人拿着刘辩的玉佩找蔡邕禀报去了。

“殿下,你没有泄露身份吧?”秦翼走上前,小声问刘辩。

刘辩大咧咧一笑:“孤岂会如此无心计?我只是告诉那门丁,言我是蔡中郎的学生,有急事寻蔡中郎。”

“那块玉佩……”秦翼又问。

“那是去年孤为蔡中郎祝寿时,他送的回礼。幸亏孤很喜爱那块玉佩,一直随身佩带,今夜正好派上用场。蔡中郎见了那块玉佩,必知孤的身份。”

这熊孩子也不是毫无心眼嘛!

等候的时间,依然没见到有巡街的官兵路过。

过了好大一会儿,蔡府的中门忽然打开一条只容一人进出的门缝。随即,一个衣袍尚未穿整齐的老者就从门缝里走了出来。

“果然是弘农王殿下!您怎会……”老者见到刘辩,连行礼都顾不上,就开口问道。

很明显,这老者就是蔡邕。

刘辩被董卓软禁之事满朝皆知,却忽然深夜来访,事出反常,蔡邕自然也急于弄清状况。否则,他断不会连衣服都没穿齐整就出来了。

“蔡中郎,先让我们进府可好?”没等刘辩说话,唐姬就着急的对蔡邕说道。

“好,三位快请进府!”蔡邕点点头,闪到一边一手虚引。他还诧异的端详了秦翼几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